扫码订阅

各位老大,我该怎么做你们才会开心满意?我在忏悔……

­

从我们被称为东亚病夫时起就已经被当作“黄祸”。

当我们被宣传为下一个超级大国时,我们又被当成了威胁。

当我们关上大门时,你们靠走私毒品来“打开市场”。

当我们想拒绝毒品时,你们就用武力强行推销。

等我们也信奉自由贸易时,你们却责骂我们夺走了你们的工作。

当我们碎裂成几片时,你们的军队闯进来要求公平分赃。

当我们把碎片重拼接好时,你们又叫嚣要“解放被入侵的西藏”。

我们尝试共产主义,你们恨我们是共产分子。

好,我们接纳了资本主义,你们又恨我们是资本家。

当我们有十亿人民时,你们说我们正在压垮这个星球。

于是我们实行了计划生育,可是你们又说这是违反人权。

当我们贫穷时,你们认为我们是狗。

当我们借给你们现金时,你们又骂我们使你们负了债。

当我们建设我们的工业时,你们称我们是污染者。

你们一边享用我们提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一边责备我们助长了温室效应。

当我们购买石油时,你们嚷嚷着“剥削非洲和支持种族屠杀”。

而当你们为石油发动战争时,你们说它是“解放”。

当我们在动乱时,你们惊呼,然后要插手替我们制定律法。

当我们依法平息暴乱时,你们称这是“野蛮镇压”。

当我们沉默时,你们说我们没有言论自由。

当我们不再沉默时,你们又说我们仇外,因为全都被洗了脑。

­

“你们为什么那么恨我们?”我们不禁要问。

­

我现在很后悔,为什么,因为我曾经是一个自由派,因为我曾看到中国有那么多叫人不满意的地方,因为我曾看到了中国的道德与文化水准在这些年里急速下滑,因为我曾看到太多不公平不公正的地方,因为我曾相信西方的绝对“民主与自由”…………但是现在我后悔了,因为我终于知道了西方自由民主的虚伪,因为我终于了解了只有祖国才是我的家,那“极端民族主义”的帽子我准备戴定了,如果“极端民族主义”能够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那我欢迎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

­

我后悔我没有更早的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

我后悔我没有去过卢沟桥和南京屠杀纪念馆。

我后悔97年华人在印尼被屠杀时,我没有去抗议。

我后悔驻99年南联盟大使馆被轰炸时,我没有去抗议。

我后悔05年日本更改历史教科书时,我没有去抗议。

我后悔08年,北京奥运会圣火在伦敦被羞辱的时候,我没有去抗议。

­

我相信我以后就不会有后悔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