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段时间,有两件事引人关注。一是拉萨3.14,另一件就是奥运圣火在巴黎的遭遇。其实二者是有关联的,出于避免谈论敏感话题而被删帖的顾虑,以及目前后者引发抵制法货的热议和行动,我重点谈一下后者。一时间网上沸反盈天,各种言论不绝于耳。但简单的归纳一下,一方面是精英的理性,一方面是愤青的血性。二者竟对比强烈。

精英以白岩松等为代表,对于抵制事件,分析如下:1.并没有JLF支持ZD的确切证据。2.抵制没用,从以前的抵制日货行动可以看出,空客要不要抵制,那些奢侈品一般人也没法抵制,而且德国、美国也不友好,是不是也要抵制?不能用抵制的方法输出我们大国崛起的概念。3.抵制JLF实际上是抵制自己,因为它卖的是国货,员工也是国人。

意见大概就是这些。首先,说抵制没有理由,我想LV支持ZD并非空穴来风。而法国人支持ZD就有理由了吗?他们就了解真相吗?

其次,我们抵制法货,主要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在巴黎,那么多法国人支持ZD,在市政厅挂出雪山狮子旗和五环手铐旗,辱骂、殴打我留学生,抢夺火炬,我们表示一下愤慨都不行吗?被人侮辱了,还笑着说无所谓,简直是犯贱。照我的想法,应该把LV的店打砸抢,然后说是和平抗议——一如西方媒体对3.14ZD分子的描述。

最后,抵制的结果。我在的这个城市没有JLF,似乎找不到目标,但我老婆用的是欧莱雅,她已决定不再买了,艾格这个牌子的衣服也不会去看,我喜欢户外运动,乐飞叶的东西我不会去买了。对于日货,这几年来,我也没买。这就是我力所能及的,缺了这几个东西,我能找到替代品,一样可以生活很好。没有JLF,同样有其他的超市,如果大家都这样,很快你就可以看到效果。为什么法国大使早不说晚不说,我们一抵制他就说看到金晶被打很心痛了呢?的确,空客我们暂时还找不到替代品,还必须买他们的,但我们可以选择性的抵制,尤其是那些精英们,LV、香奈儿等奢侈品,只有你们买得起,抵制与否,全看你们的血性。

JLF的确雇佣的是中国员工,卖的也是中国货。但,它来到中国,不是来当白求恩的,它是来赚钱的。如果JLF倒闭了,它会被其他的超市取代,它的员工也会就业于其他超市,供应商也会供货给其他超市。某些精英说得很可怕,貌似JLF一倒闭,马上员工就会饿死,供货商就会倒闭,社会就没法安定。其实,这里更重要的是ZF中精英要改变崇洋媚外的思想。不要外商就高人一等,又是免税,又是战略投资者,而老百姓都是愚民。看看中石油在美国为了几十亿的股份已分红数百亿,看看建设银行的外国战略投资者现在的收益。我国这么多的存款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为什么不让老百姓也分享一下经济发展的红利?

我还想谈一个问题:一些国内精英媒体的冷漠和失语。最典型的是《南方周末》。作为一份民众心目中最理想的报纸(它自己调查的),以及我心目中少有的几个有良知的媒体,这几个星期来,我一直在等待,等待它的关注。但等到的是失望。对于ZD,只有一篇《对XZ问题的另一种思维》,而同时推出了喜马拉雅山另一边布丹的民主选举报告,不免让人怀疑。对于圣火传递,除了一幅金晶保护火炬的图片,只有一篇评论,题目叫《奥运会遇到抗议者并不可怕》,作者长平。关于抵制事件,有两篇评论,其中一篇《爱国鉴定中心亲历记》,简直是嘲讽。这就是我们精英媒体的反应。从中我可以看出的只有冷漠。也许《南方周末》可以辩解,我们就是草根报纸,一如自己一向的标榜,但目前中国最草根的声音,你们是没听到,还是装聋作哑?《南方周末》不是地方小报,你应该有这种情怀和责任,拿出你调查国内不公问题的干劲,关注目前国人最关注的热点。

最后说一下我自己。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受过高等教育,专业技术人员,工作生活于贵州,年收入10万以上,关注现实及国家大事,应该向精英们靠拢。但我不折不扣是个愤青。因为我觉得中国的精英们都很理性,但对于自己的祖国过于理性,是不是有点冷血?

抗日战争时,面对刺刀,“理性”的做法是屈服和合作,于是有了汪精卫等汉奸以及大量的伪军。但正是那些不理性的人,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解放和尊严。

现在,别人给了我们“响亮的一耳光”,难道我们还要理性的把另一边脸贴上去?

对于现实,我也有很多不满,比如炒股亏损严重,比如正经历的教学评估作假成风,比如社会上贪污腐败横行。我们的国家还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但她毕竟是我们的母亲。假如你的母亲,有一些不好的习惯,比如随地吐痰,或者没有文化,没有情调,但你会去责怪她吗?

对自己的祖国过于理性,的确是冷血。

在别人侮辱了你的母亲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更需要的是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