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唐宋征文]混战的锅炉

宁夫人 收藏 4 313
导读:9世纪后半期,在安史之乱后又维持了百余年的唐朝处于全 面危机爆发的前夕。藩镇割据使唐帝国濒于分崩离析,当时惟有淮河以南诸节镇、主要是东南藩镇还与中央政府保持着密切的联 系,以其富饶物产、丰厚岁贡支撑着唐朝的统治。江、淮地区土地肥沃,气候适宜,长江三角洲及太湖周围是著名的水乡泽国,盛产稻米;江南丘陵地带有适合茶树生长的酸性土 壤,江、淮之间富有渔盐之利,中唐以后,这一地区已成为唐之经济 命脉所在,故明末学者王夫之说:“唐立国于西北而植根本于东南。” 历史上,经济发达地区在特定时期易形成割据,江淮

9世纪后半期,在安史之乱后又维持了百余年的唐朝处于全 面危机爆发的前夕。藩镇割据使唐帝国濒于分崩离析,当时惟有淮河以南诸节镇、主要是东南藩镇还与中央政府保持着密切的联 系,以其富饶物产、丰厚岁贡支撑着唐朝的统治。江、淮地区土地肥沃,气候适宜,长江三角洲及太湖周围是著名的水乡泽国,盛产稻米;江南丘陵地带有适合茶树生长的酸性土 壤,江、淮之间富有渔盐之利,中唐以后,这一地区已成为唐之经济 命脉所在,故明末学者王夫之说:“唐立国于西北而植根本于东南。”




历史上,经济发达地区在特定时期易形成割据,江淮及江南一带凭借优越的自然条件,经济上可以自足,在地理上与中原之间有今淮河、秦岭一线的天然分界,距离唐的统治中心关中地区更是山高水远。终唐之世,不乏有人图谋独占这一富庶之地。尚在安史之乱时,玄宗之子、永王璘即做过割据东南的努力;宪宗 朝时,镇海军节度使李锜起兵,谋割据江左。这些反叛者没有得到 他们所期望的响应,被唐政府全力镇压下去,原因之一是唐的统治者早已清醒地认识到这一财源之地存在割据可能,对东南诸镇一贯实行严格控制的政策。唐朝在东南地区设节度使较晚,而且中央严控藩帅任命权,频繁更换主帅,据统计其平均任期一般不超过三年,有效防止了藩帅于所辖地区内培植势力,避免河朔割据政权的出现。同时,唐政府严格限制当地兵力,安史之乱时为形势所迫,不得不增加军备,局势稍定,立即裁减,以免形成有威胁的军事力量。



就藩镇内部来看,由朝廷任命的东南节度使大都为客帅,他们上任后一方面以聚敛为务,一方面与朝廷往来密切,以江淮财赋博取政府欢心,换得更多利权。唐德宗时,韩滉任镇海军节度使(治润州,今江苏镇江),这时,关中遭朱泚兵乱后,又遇蝗灾,出现饥荒,唐政府为平乱已耗废大量军费,处境困难,靠韩滉自江南源源不断地把物资运送到关中,朝廷才度过危机。后又有李锜任浙西观察使(治润州,今江苏镇江),他搜刮当地财富,按时进贡,唐德宗对他深为信任。大多数东南藩帅在离任后都在朝廷取得了高位,甚至位居宰相,他们与朝廷之间相互依靠,相互利用。当地社会也缺乏拥护藩镇割据的社会基础。由于上述原因,中唐以后当唐中 央政府在全国的统治权威急剧下降时,东南诸镇仍保持着对朝廷的“忠诚”,唐“每岁赋税倚办,止于浙江东西、宣歙、淮南、江西、鄂 岳、福建、湖南八道四十九州,一百四十四万户”,诚如王夫之所说:“而唐终不倾者,东南为之根本也。” 然而,一旦唐统治中心发生动乱,政府无力兼顾遥远的东南, 一场争夺江淮的战争在所难免,其结果有可能使东南割据变为现实。 唐僖宗乾符元年,王仙芝率数千人起义,传檄诸道。 次年黄巢聚众数千响应,一场震撼全国、影响深远、致使唐帝国最终毁灭的大起义爆发了。



起义爆发地点介于黄、淮之间,其北面是拥兵自固达一个多世纪的河朔强藩,相对而言,唐政府在其南面所布防的兵力较弱,起义军一开始就往南发展。在农民起义的影响下,淮南当地的民间武装力量活跃起来。淮南地区不仅为唐政府承担着丰厚岁贡,并且大运河由南向北贯穿其境内,东南财赋必须由大运河经淮河入汴河再转黄河抵达关中,这一曲折水道构成唐朝漕运系统。能否保证运河沿线的安全,关系到唐朝廷的存亡。唐政府恐慌于形势突变,急赐漕运沿线节度使密诏,让他们选精兵于辖境内巡察,保 卫漕运,并“五日一具上供钱米平安状闻奏。乾符三年(876年)王仙芝进攻淮河以南诸州,自淮河南岸至长江沿岸是千里坦途,唐东南重镇、淮南节度使镇所、号称富甲天下的扬州(治今江苏扬州)形势危急,宰相郑畋上表称如果扬州失 守,唐政府将难保江南财赋重地,唐立即在淮南集结重兵,阻止起义军势力进一步向南发展。




乾符五年(878年),农民起义军进攻浙西。唐浙西观察使下辖润、常、苏、杭、湖诸州,是江南最为富庶之地,其中润州不仅是节度使所在地,也是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处,为确保这一重镇的安全, 唐政府急调荆南节度使高骄来任浙西节度使。高骄在后期唐朝政府中拥有很高声望。其家世显赫,祖父高 崇文在唐宪宗对付西川割据藩镇的战争中立功。懿宗时,高骄屡 次率兵征战,为唐政府平息党项、安南,“出无不捷,懿宗深嘉之。”后位至荆南节度使。当此危难之际,唐朝廷对高骄寄予厚 望。高骄到任后,屡破起义军,收降起义军重要将领毕师铎、秦彦等人,黄巢被迫放弃进攻浙西,转而南下攻岭南。高骄初战告捷, 朝廷对他更为信任,改变了抑制东南藩镇、限制其兵力的一贯政策,而委高骄以淮南节度使、充盐铁转运使之重任。高骄集淮南军、政、财大权于一身,改镇扬州后,迎击起义军,又屡屡战胜,俨然 以救朝廷于危难中的中兴之臣自居。唐广明元年(880年),黄巢大军挥师自岭南北上,进入江西。经过战争磨练的起义军实力更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不仅动摇了唐朝统治,也使拥兵一方的诸镇节度使深受震动,他们在唐政府 召集下,纷纷进兵淮南,唐朝廷以高骄为统领诸军的诸道行营都 统。唐视东南为中兴之希望,欲借东南之财力及高骄的才干“收拾 江、淮、趋河、洛,扼其(黄巢)东奔之路”,使黄巢“困死于骄之掌上”。



然而,高骄重兵在握,其真正意图是“欲临藩镇,吞并江南”。当时形势有利于高骄,他进可救朝廷于危亡中,成为玄宗时代郭子仪、李光弼一样的人物;而倘若唐帝国覆灭于农民起义的 洪流中,他亦可退而保据江淮间,实现当年李锜等人未曾实现的割 据东南之梦。此刻高骄惟恐诸镇军分享战功,上奏谎称不日将平 息起义,请朝廷遣散诸军。唐政府竟听信其谎报军情,撤回了诸军。当诸道大军会集淮南时,黄巢面对不利形势,曾计划假降高骄,这时闻知唐大军已撤,立即反攻淮南。淮南军毫无防备,被起义军打败。起义军乘胜渡江,逼近扬州。高骄措手不及,自度诸镇大军已散去,淮南军损兵折将之后无力抵抗,遂称病退入扬州城内,命手下诸将严加防备。起义军渡过长江,直指中原。战争局势突变,唐军一溃千里,同年懿宗退出长安,逃往四川。



然而此时,唐政府仍未放弃对高骄的希望,一再诏令他出兵救援。当初高骄放黄巢大军过长江时,曾暗图使起义军成为中原之大患,而后自己出兵扑灭起义,以加重自己在朝廷中的份量。战局发展已出乎其意料,高骄权衡形势,认为唐朝廷气数已尽,自己不如保 存实力,以图割据,于是拒绝出兵。唐朝廷终于对高骄彻底失望,下诏削夺其诸道行营都统及诸道盐铁转运使之职。唐僖宗中和二年(883年),黄巢退出长安,次年战死于泰山狼虎谷,持续近十年、横扫大半个中国的唐末农民大起义被镇压。唐 皇室回到长安,其统一政权的名义虽存,但经历了这场风暴之后,早已腐朽不堪的统治机体事实上已被摧毁,它对全国的统治已经 土崩瓦解了。 黄巢起义之后,真正的获利者是在战争中发迹的新兴藩镇势力。农民战争摧垮了旧的统治秩序,打击了旧贵族的势力。但在镇压起义过程中兴起的新军阀,又构成新的割据形势:“李昌符据凤翔,王重荣据蒲、陕,诸葛爽据河阳、洛阳,孟方立据邢、治,李克 用据太原、上党,朱全忠据汴、滑,秦宗权据许、蔡,时溥据徐、泗,朱瑄据郓、齐、曹、濮,王敬武据淄、青,高骄据淮南八州,秦彦据宣、歙,刘汉宏据浙东,皆自擅兵赋,迭相吞噬,朝廷不能制。”



在黄河流域,新、旧藩镇展开了更为残酷的厮杀,使人民所受 荼毒更深,其中最为有名的人物是朱温。朱温出身贫苦,而“凶悍无赖”,黄巢起义后投入农民队伍。起义军攻陷长安时,他任同州(治今陕西大荔)防御使之职,担当屏障 长安的重任。中和二年(882年)九月朱温见形势发展不利于起长安的重任。中和二年义军,悍然举州降唐。唐政府授以右金吾大将军、河中行营招讨副使之职,唐皇赐其名为“全忠”,次年升任宣武军节度使。朱温与沙陀贵族李克用、新军阀时溥一起,疯狂反攻起义军。起义失败之后,朱温收拢葛从周等起义军残将,在中原军阀混战中逐渐强大, 连败秦宗权、时溥。李克用亦惨败于朱温,退缩于河东一隅,连盘踞河朔、与唐政府分庭抗礼百余年的河北三镇强藩,也被朱温制服,朱温成为中原最强大的军阀。



唐王朝从此距离彻底灭亡已经是朝夕间的事情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