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民族复兴的号角(精简版)

吹响民族复兴的号角(精简版)

作者:会同天下


2008年注定是多事之年,从年前年后的恶劣天气,到台独分子推动入联公投,再到314的西藏事件,和现在火炬在法英美的遭遇,无不挑动中国的神经。面对世界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打着民主与人权的旗号,对中国的百般刁难与挑衅,中国大陆人和海外华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这场超越了地域超越了意识形态超越了政治观点的运动,所具有怎样的特殊意义和在这场斗争中我们的失误与意外的获得,本文将作一个整体性的论述,并对在这场斗争中表现出的蓬勃高涨的民族精神,以及中国如何反击,我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



一、从鸦片战争说起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清朝这个落后的帝国,在新兴的资本主义的攻击下,不堪一击。鸦片战争的爆发,表面看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禁烟,特别是林则徐在虎门销烟,力度很大,让英国人很不高兴,并损失不小。其实这个原因只是一个借口,因为中国禁烟。为什么中国就不能禁烟,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鸦片在中国肆意泛滥,白银外流军队战斗力减弱百姓身体受损而不能控制?中国近代史上列强与中国的外交,很少有讲理的。他们讲的是实力,讲的是丛林法则。

鸦片战争中国战败,被打败是必然的,能打赢才让人不可思议,因为当时的清政府已经愚民到了麻木的地步,自欺到了欺人的程度。同英国战争早已经开始了,道光皇帝还能问出“英吉利至新疆各部,有旱路可通?”的蠢话。

鸦片战争,大英帝国以中国禁烟为借口,打着公平贸易的幌子,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从此中国陷入了西方无穷无尽的蚕食之中。1856年,英法联合出兵,发动了对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1860年英法联军攻陷北京,抢掠了圆明园,无数奇珍异宝被掠夺者抢走,抢不走的打碎,打不碎的一把火烧掉。圆明园熊熊的大火将这个东方大国的尊严烧得干干净,把西方掠夺者的丑恶嘴脸照的清清楚楚。

随后,中国面临一次重大的战略选择,集中表现在海防与疆防上,李鸿章敏锐的看到了海上将是中国最大的危险,日本的野心,必将有一天冲击中国,故力主海防第一;左宗棠看到了中国当时陆上的现实危险。1865年,阿古柏开始扰乱新疆,1867年,他建立“洪福汗国”,1868年,英国承认其政权。其后阿古柏相继攻占了乌鲁木齐、玛纳斯、鄯善等地。此后英国军队侵入西藏破坏中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面对外患,李鸿章打造了北洋海军,左宗棠抬棺率军出战,打败阿古柏,收回新疆,维护了国家统一。至今,“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渡玉关。”仍为人所传唱。

但此时,中国已经危险重重,接踵而来的中日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让这个古老的帝国丧失了自救的可能,终于这个夕阳黄昏的帝国没能逃出亡国的命运。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恢复了一统的局面,一个注定强大的中国出现在世界的东方。


二、复兴之路任重道远

西藏是中国神圣的不可分割的领土,这个不容置疑的论断已经不需要再证明了,对这个有疑问的人可以花一点时间看看历史,只要不是怀有某种用心或偏见,都可以得到这个正确的结论。西方利用西藏问题并不是为所谓的人权与民主,目的就是抵制中国,牵制中国,进而分裂中国。西藏问题不过是他们的工具,是实现的目标的手段。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即便有一天,西藏假如真的分裂了出去,敌对的势力会就此罢手吗?不可能,他们会兴奋的发抖,他们会更加努力的再制造一个新疆问题、甘肃问题、内蒙问题,直到把中国大卸八块。

3月24日,在希腊奥运点火仪式上,那三名抗议者并不是藏族人,而是法国人。他们是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成员,其总部设在法国,其经费的来源是美国政府、美国民主国家基金会、绍罗什基金和自由古巴中心。值得注意的是,国家民主基金是隶属于美国政府的一个机构,而达赖集团的资金就是依靠美国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提供,中情局就是其中的大头。

在奥运火炬的传递中,在伦敦在巴黎在旧金山受到了藏独的骚扰,特别让我们感到困惑的是巴黎市长前天下午在市政厅前挂起巨幅标语“巴黎支持世界各地的人权”,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对藏独的支持又是什么?

更让人气愤的是:4月9日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中国结束在西藏的“镇压”行动,释放那些在“非暴力”示威活动中被逮捕的藏人。美国国务卿赖斯还称:“美意图在西藏设立领事馆”;4月10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议会全会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将奥运会政治化的广泛民意,通过了所谓“西藏问题决议”。

请这些执行双重标准行为霸道的政客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中国的西藏既不是美国的一个州,也不是欧洲的一个邦国,西藏是中国的一个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你们凭什么对我们的内政指手画脚,还通过什么决议,这不是干涉中国内政这是什么?还好我们还有基本的防卫力量,要不然,我想西方又要像鸦片战争中那样狂妄的宣称:要教训中国人了。

究竟是哪些人特别关注西藏问题,拿奥运来说事的呢?他们是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美国众议长佩洛克,英国的查尔斯王子,法国的总统萨科奇和德国的外长施泰因等。

穿过100多年的历史往前看,我们依稀看到他们祖先的身影,他们的祖先在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都有“杰出”的表现,他们用枪炮打压中国高贵的头颅,野蛮掠夺中国的财富,屠杀中国无辜的百姓,今天他们又回忆起了他们祖先的“光荣”,又磨刀霍霍的来扼杀中国的崛起了。

我们中国人,不屈服的中国人,要勇敢且鄙夷的告诉他们,时代不同了,放弃你们的自以为是,春秋大梦吧!中国已不是那个孱弱的中国,中国不仅已经站了起来,而且已经强了起来。如果这些“文明人”不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话,那中国就有义务告诉他,把眼睛再睁得大一点吧,否则必然要失去他们早该失去的东西。

奥运总会到来,也会过去,历史不会停歇。中国的复兴是大势所趋,是任何人和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进程。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未来的美好就放松现在的警惕,民族复兴之路毕竟任重道远,希望中国人能戒骄戒躁,万众一心,少走弯路。

孔子说:“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真正的光明不是没有黑暗,而是不被黑暗淹没;真正的胜利不是没有反对者,而是不被反对者打败!


三、戳穿虚伪的面目

如果谈民主谈人权,西方媒体是应该为自己的职业操守而羞愧的,且不说CNN与BBC的虚假报道,就是看一看美英当初绕过联合国以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入侵伊拉克,萨达姆被野蛮绞死好几年了,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还是没有找到,却造成了几百万难民,几十万无辜百姓的死亡,美军至今还赖在伊拉克的事实,就让人不得不怀疑西方媒体的虚伪了。这些标榜正义民主人权的媒体面对血淋淋冷冰冰的事实,却集体的选择性失明,不去报道不去谴责。希拉里、佩洛克、查尔斯竟还有脸指责中国。自己一身红毛,偏说他人妖怪,真是奇哉怪哉!

西方高唱人权,但是他们就不会说:最基本的人权是生存权、发展权。人权不能凌驾于主权之上。在一个没有自己主权的国家,又有什么来保证所谓的人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上个世纪,正是主权沦丧,才出现国中之国——租借,才出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请问那是中国人的人权何在?

1992年洛杉机暴乱期间,前总统老布什派兵镇压,并说:“令洛杉机人民惊恐不安的杀人防火盗窃或故意破坏公物的行为是没有走任何借口的……我会动用所有的必要的力量恢复秩序。”可是同样的事发生在中国,中国也不过动用了必要的力量恢复秩序,就遭到了西方国家的集体谴责,不知他们的标准是什么?

关塔那摩事件够恶劣的了吧,我们看到一个西方国家谴责美国政府了吗?没有,一个都没有!

这就是西方的双重标准:一方面在声嘶力竭的宣传它的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另一方面,在毫不动摇的捍卫他们利益。一旦民主人权面对利益的冲突时,民主人权就立马败下阵来,符合他们利益的民主与人权,就是真正的民主与人权,不符合他们利益的民主与人权,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于是我们看到了西方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四、给我们带来哪些思考

1、中国真的强了

西方今天的领导人,疯狂的向中国进攻,并不是中国的人权与民主进程不够快,而是中国的发展太快,触动了他们优越且敏感的神经。我们知道中国的人权与民主在20年前是远远不如现在的,为什么那是看不见西方集体的进攻呢?而放到现在,西方却集体的口诛笔伐起来,为什么?因为中国崛起了,中国富强了,西方开始因忧虑而变得恐惧。

但是,对手因忧虑而变得恐惧也好,还是处心积虑的破坏也好,都不可能改变中国崛起的事实和方向。请西方的那些“老爷们”明白,在历史的长河中,中国一直都是走在世界前面的,我们走过弯路,但不可能一直弯下去,中国的再度崛起是历史的必然,任何势力的阻挠都是徒劳的。中国从抗美援朝起就已经不可侮辱,正如彭德怀总司令对抗美援朝的评价那样:“它雄辩的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的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请那些对中国有成见的国家,还是冷静的面对现实,好好想一想该如何改变自己的思想,调整国家的战略,以务实且客观的态度对待中国的崛起,而不要老是迷恋过去的“荣耀”,自欺欺人的抱着所谓的“道德优越感”,处处以中国为敌。中国不是任何国家与个人的垫脚石,不要用抵制中国来博得本国一些愚昧民众的喝彩和支持,来换取不对称的利益。从长远来看,对中国的侮辱与贬低,只会让自己受到更深的伤害。还有,请一些过激的政客能体会中国的苦心,不要再拿中国的仁慈与友善不当一回事,大国有大国的胸怀,但大国也有大国的尊严。大国不怒则已,一怒必将风雨变色。

关于德国的默克尔接见达赖恶意僵化中国的关系和萨科奇的如意算盘还有李明博的不自量力,我们要打压。具体的不在这里论述,有兴趣的可以参见我以前的评论。分别是《突变的德国往哪里去》、《让法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打压李明博,让韩国找到自己的路》。

2、有节制的斗争,不要授人以柄

就像这次对西藏问题的解决一样,由于我们采取了克制冷静的处理方法,以柔克刚,让西方虚伪的面目暴露在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的面前,此役的价值不可估量,而西方的和平演变在理论上已彻底的失去了运作的可能。西方不惜用虚假新闻不惜损失其道德而剪切照片,从而为我们揭露西方的虚伪提供了机会。这说明中国在处理西藏问题时是相当谨慎有效的,如果真的像西方媒体说的那样,中共对藏人展开了大屠杀,那势必会被美国的间谍或空中的卫星拍摄了去,在由CNN或BBC及其他媒体广泛的传播,那我们还能揭露西方媒体的虚伪吗?还能打破西方自以为是的道德优越感吗?还能在道义的高峰向西方媒体开战和施压吗?

所以我们的斗争行动要积极,但过程要冷静。就像抵制家乐福,这是达成战略的手段,而不是战略的目标,至于还有人偏激的鼓吹去家乐福打砸抢,更是要不得,那样的话,就会造成国内的不稳定,会给西方的抵制提供充足的弹药。我们未战先乱,给整个世界造成不稳定的感觉,试问,会不会对中国的经济建设造成消极影响,会不会对八月份的奥运会带来不利的影响?这种只能抒发一时的快感而对事情的解决没有任何帮助,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做法是万万要不得的。抵制当然可以,要防止有些人利用我们的爱国心而做出不利于国家利益的事。

3、我们最迫切的问题

最迫切的问题有两个,一是不被对手牵着鼻子走,继续发展经济。西方这种“狂轰滥炸”其目的就是干扰破坏我们发展,我们能最终打败敌人的,只能是发展壮大自己。国家的较量固然要民众万众一心,但更重要的是国家整体力量的快速增长,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国家集体才是不可战胜的力量。

邓小平说:发展才是硬道理。这是至理名言。我们要冷静的看到国家战略发展的优缺点,不要因为对手的表扬而激动的忘了自己是谁,也不要因为对手的批评而愤怒的偏离最终的战略目标。

二是暴露出了一点问题:我们对非政府组织的重视程度不够。这次反华势力集体摸黑中国,除了西方政府的推波助澜外,更多是以非政府组织的名义展开的。这有极大的灵活性,反观中国由于在某些问题上,政府难以表达自己的声音,只能靠网络网民普通百姓自发的起来抗争,爱国的网民是很多的,但缺乏核心的领导和必要的资金支持,没有一个可以将无数分散的力量集合起来的大旗,加之网民毕竟不是专业,既不是在某些问题上的专家,没有足够的时间保证持续不断的战斗,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出现了造势大,效果小的局面,这个问题值得三思

4、要争夺话语权

这次在对反华势力大反击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国外的噪音,还听到了国内不同的声音,国外的噪音前面已经做过判断,现在看看国内不同的声音。从某种程度上讲,国内有不同的声音是好事,这是民主人权普及的结果,也是言论自由的表现。对其持不同的言论,我们要考量其言论的出发点和立足点。如果是从更长远乃至更广泛的时间与空间关注中华民族的复兴,那就欢迎。如果其出发点与立足点是为了一己私利而罔顾民族大义,那就要警惕。可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存在,但有个前提,不能损害国家利益,破坏中华民族的复兴。如果有损害国家利益,破坏中华民族的复兴的,这就不是价值观的问题了。就像在日本侵华时,要是有人质疑抗战的意义,鼓吹中日亲善,那还是民主与人权的问题吗?就可以像陈嘉庚的电报提案那样处理:“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

上将伐谋,大国伐交,要不战而屈人之兵,除了武力的威胁外,更多还是思想领域的进攻。我们在与反华势力争夺话语权方面是处于下风的。谎言与谬论在西方媒体重复了千遍以后,也变成了事实与真理。相反我们尊重事实的报道,反而变成了经过精心剪辑的谎言。经此一役,发现了悬殊,我们要系统的对媒体的勇气与能力进行评估,特别是要重视海外媒体的建设,必要时能把重要的情况通报出来,让受蒙蔽者有一个可以发现真相的平台,从而在以后的舆论战中,方能占据有利的地位。

5、建立保护机制

顾炎武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次运动,是一次广泛而深刻的爱国主义运动,它让在西方的民主人权教育下的青年人明白了西方民主人权的虚伪。这次在反击反华势力的运动中,无论是中国的大陆人,还是海外的华人,都表现出了极大地热情。中华民族在这场运动中空前团结,特别是海外华人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有一幅图片是那样的动人心魄:一个花白头发满脸沧桑的海外华人举起一只手做问候状,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工整的饱含无限感情的“祖国好”。还有许多冒着生命为祖国尊严与荣誉热情奔走的爱国志士。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可宝贵的财富。

在这场奥运圣火保卫战中,全球华人同仇敌忾,保奥运圣火的正常传递,卫中华民族尊严不损!我们为什么可以不远千里万里不计个人利害得失,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共赴艰难,共度难关?因为中华民族需要我们,因为我们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

这场运动总会过去,民族复兴仍将继续,我们能否建立一系列的保护机制,让任何一个在斗争中付出努力的人得到应有的照顾。我没有这个力量,如果有,我会建立两个机构:一是建立在这场运动中表现杰出才能的人才库。草莽之中,也可以藏龙卧虎,市井之中,也可能出没风尘英雄。我们应当投入必要的财力与资源,提供更好的条件,搭建更好平台,发挥更大作用;二是解决付出者的后顾之忧,为在这场运动中并不具有特殊才能,但在万分凶险的环境中高扬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大旗的华人,提供一定的保护。避免他们在运动以后,在我们的关注减少之后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受到其它势力的压迫。我没有这个力量,但我可以呼吁有个力量的人能出面组织,这是千秋大事,更是当务之急。


五、韧性的战斗

中国人是容易健忘的,而健忘的民族可以获得短暂的幸福感,不可能成为世界的强者。“忘记历史,意味背叛”中国近现代史现在依然血迹斑斑。

从落后赶超先进,谷底迈向高峰,这本身就是极为艰难的事,无论当时条件看起来多么好理由多么的充足,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也就是说,对于处在劣势的落后者,任何“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与行动,都是天真可笑的。能做到的就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步一个脚印的赶超。只要方向正确,进行韧性的战斗,最终的胜利必然属于我们。

韧性的战斗最起码要具备以下两个条件

1、好记性、能坚持。健忘的人是不配谈韧性的战斗的,由于差距的悬殊,决定赶超的时间不会很短,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能否记得我们的使命与目标,这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民族的复兴,不是一代两代人的事,有时需要三五代乃至更多代人,如果不能培养未来的接班人,不能继承前辈的事业,复兴民族事业必定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

能坚持,每当极为艰难的时候,甚至不能坚持的时候,再坚持一下,不要动辄推脱责任,要勇敢的承担使命,荀子不是说“怨天者穷,怨人者无志”吗?,我们要调动所有的力量与储备,进行不间断的战斗,不受环境而改变初衷,咬定青山不放松,遇到任何困难都要挺起胸膛,咬紧牙关,如此一代就比一代强。

2、务实冷静。在逆境劣势中求发展,往往心态是不能平的。特别是受到挑拨与刺激,更容易做出过激的选择。清朝末年,慈禧受到蛊惑,老年的软弱了一辈子的慈禧突然心血来潮,这把持了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女人突然下了向十一个国家宣战的战书,不仅谈不上一点点的谋略,反而愚蠢到了极点。同样是现在面对西方国家一条声的反对,我们要在斗争中保持理智,运用谋略,叫得最凶的就要打压,态度骑墙的就要拉拢。能打就打,能拉则拉,分化敌人的阵营,建立我们的统一战线。

总之,面对让我们愤慨的言行。要明确:情绪可以激动,但做事一定要冷静。孙子兵法: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我们的标准就是民族复兴的大业,面对谎言与背叛,面对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冷嘲热讽,我们要保持冷静。有利者,为之,不利者,坚决不为。

不仅要关注言语上的战斗,还要重视利益的获取。韧性的战斗难就难在坚持。一时热血沸腾,提刀上马,冲锋陷阵易;一世矢志不移,刀剑在手,战斗不止难。事因难能,所以可贵。我们不仅要有血在烧的激情,还要有血不冷的坚持。

中国不缺坐而论道夸夸奇谈的精英,少的是冷静思考勇敢践行的斗士!


六、未来无限美好,形势不容乐观

古语说:居安思危,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一点都不安。中国经济面临转型,与世界的摩擦越来越大,中国虽然已经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的第三经济实体,但是要看到,我们的人均仍然可怜;在很多方面是相当落后的,这就是我们的现状,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看到不足,并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要时刻保持警惕,切忌盲目乐观。在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道路上,虽然困难重重,无数风波险阻,但我们如果有林则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有杜甫“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关注;有鲁迅“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勇气;有毛泽东“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自信;有“好汉打脱牙和血吞”的坚忍;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执著;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行动。凝心聚力,努力经营,必将克服困难,迎来光明的未来。




2008年4月19日

httx.cn@163.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