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4月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西藏拉萨3月14日发生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达赖集团安排的所谓“暴动日”计划。在对这起暴力事件的持续关注中,英国《泰晤士报》、德国《明镜》周刊等多家媒体都提到了达赖集团中的“极端势力”———西藏青年大会(“藏青会”),《纽约时报》4月3日的文章更直接点出了“藏青会”的危险:达赖死后,“藏青会”中更多的好战组织者以及其他一些组织将转向暴力,甚至是恐怖主义。“藏青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

西藏“流亡政府”的“藏青会”烙印越来越深

被视为“藏独”急先锋的“藏青会”,是流亡藏人社团组织中势力最大、最极端、最活跃的一支。1970年10月7日,“藏青会”在印度的达兰萨拉成立,组建者是达赖私人秘书处秘书长詹东·丹增格杰、索南塔吉、丹增德通以及多年担任达赖特使的嘉日·洛珠坚赞。“藏青会”的最高权力机关是“中央执行委员会”,该组织最大的资金来源是外界捐款,也包括成员会费。此外,各地“藏青会”分支机构还可通过举办庆典活动、文化表演及其他活动筹集资金,分支机构需向“中央执行委员会”交纳部分经费,以维持总部运转。

“藏青会”成立后,迅速在南亚及欧洲流亡藏人多个主要居住区建起分支机构,1974年召开第二次全体大会时有18个地区分会参加。上世纪80年代之后,“藏青会”进入快速繁殖期,如今,它拥有81个分会,成员3万多名,遍布世界各地流亡藏人居住之处,但集中分布在印度、尼泊尔、不丹、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地。

“藏青会”是在达赖直接授意下成立的。在成立大会上,达赖和“流亡政府”的主要官员出席会议,并鼓动他们“拿出决心和勇气”,追求实现“西藏独立”的目标。达赖想借此打破历史上形成的地区和教派界限,把外逃的藏族青年组织起来,利用他们对西藏历史无知而又浓厚的民族主义情绪的特点,使他们成为“实现西藏独立的支柱”,“站在争取西藏独立的前列”。“藏青会”的宗旨就是谋求“体现藏族青年的民族精神,实现西藏独立”。上世纪80年代起,“藏青会”成员不断加入“流亡政府”,整个80年代,共有60多个“藏青会”历届委员以上的骨干分子在“流亡政府”及其下属机构担任要职。90年代达赖集团实行所谓的“民主选举”噶伦(官员)后,“藏青会”骨干把持了“流亡政府”的许多要职,开始直接参与并经营流亡藏人政治。在第一届“噶伦政府”的6名噶伦中,没有一名“藏青会”成员,仅有一名助理噶伦;但到了1993年,“噶伦政府”7名噶伦中有6名来自“藏青会”。

目前,“流亡政府”工作人员80%以上是“藏青会”成员,曾担任第一届“藏青会”副主席的桑东,就是现任“流亡政府”的首席噶伦,其他如吉尊白马等都担任过要职。“藏青会”直接影响着“流亡政府”运作和未来的发展方向,达赖集团的决策被深深打上了“藏青会”的烙印。

为了日后主导流亡藏人政治,“藏青会”1994年9月2日组建了以其骨干为核心成员的“西藏全国民主党”。达赖默认“藏青会”建党,被视为“藏青会”政治地位提高的一个重要标志。此外,“藏青会”长期主张“实行民主选举”,呼吁在“民主制度”下搞“摄政制”,目的在于控制“流亡政府”。

“藏青会”一贯鼓吹暴力

由于近来“藏青会”暴力活动越来越多,达赖常被各界追问。达赖以“内部实行民主制”借口开脱说自己是一种声音,而“藏青会”也是其内部组织的一个声音,采取了事实上的纵容和鼓励。

“藏青会”成立不久就露出暴力色彩。1974年达赖集团为使不丹成为反攻西藏的阵地,策动了颠覆不丹政府的活动。以达赖集团驻不丹代表拉丁为首的一帮流亡藏人,准备烧毁不丹王宫、暗杀国王时,被不丹警察侦破,28名嫌犯被抓。事后,“藏青会”还组织人员到不丹驻德里使馆门前进行绝食活动。1977年1月,“藏青会”组织其会员上街游行,抗议尼泊尔政府,27日,尼泊尔警察逮捕了包括其主席赤列维色在内的7名“藏青会”成员。1985年10月,“藏青会”在第五届中执委16次会议上,做出了“发动一次大规模藏人与中国人之间对抗的不合作运动的决议”。接着就出现了1987年到1989年的拉萨骚乱。1989年“藏青会”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秘密执委会,决定以武力解决“西藏问题”,并要求全体会员“要重视暴力行动在解决西藏问题上的重要性,在武装反抗中发挥中坚作用”。

“藏青会”还常与达赖一唱一和,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上世纪80年代达赖提出“五点和平计划”和“斯特拉斯堡建议”后,“藏青会”派其骨干先后到英国、法国、荷兰、瑞典等国进行游说,声称“30年经验证明搞和平斗争无效”,指责“流亡政府”无能,“只是坐、吃、祷告、睡觉,没有为西藏人民做出什么牺牲”。部分“藏青会”成员扬言“将永远使用暴力,要用武装斗争同汉人拼个你死我活”。他们进行军事人员培训,偷运枪械,派遣间谍入境,在印度、尼泊尔和中国交界的戈帕坦开设了向中国境内运送物资和武器的通道,建立了前沿联络站、情报站等机构。“藏青会”还频繁组织和策划“全民公决”、“和平挺进”、演讲会、学术研讨会、游行、静坐,甚至自焚等,诽谤中国在西藏的经济政策,诬蔑中国“毁灭西藏的宗教和文化”,极力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1983年在中央与达赖商谈他回国访问之际,“藏青会”通过决议,请求达赖取消1985年返回西藏的计划,并要求藏人停止使用中国货。“藏青会”不断引诱藏族青年出境,进行渗透破坏。利用国际节日、宗教会议、人权组织活动等,歪曲事实,制造谣言,影响国际组织和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看法,并破坏中国代表团在国外的行程。他们相继创办了《青年论坛》、《独立》等十多种刊物,宣扬“藏独”观点。他们还建立学校,控制和利用非政府组织进行“西藏独立”活动。

“藏青会”滑向恐怖主义

香港《亚洲时报》报道说,早在1989年,“藏青会”就出现恐怖主义论调。“当时的‘藏青会’主席才旦诺布接受采访时声称,‘藏青会’只考虑藏人的利益,将使用包括恐怖主义在内的任何手段结束共产党在西藏的统治”,“达赖死后,年轻的流亡藏人将拿起武器回去为独立而战”。才旦诺布还对比了车臣和波斯尼亚的武装行动。报道说,“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不止一次地对西方媒体说,没人保证藏人只会求助于非暴力行动。

“藏青会”暴力化倾向日益加剧。“藏青会”直接参与了1987年、1988年和1989年的拉萨骚乱事件,2008年3月在西藏及其他藏区发生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以及冲击中国18个驻外使领馆的事件都是“藏青会”策划的。“藏青会”甚至与国际上的恐怖组织有往来。他们的负责人多次表示:“武装斗争和使用暴力是西藏获得完全独立的必由之路。”“恐怖活动可以获得广泛的影响,吸引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关注。”为此,他们在达兰萨拉建立武装训练基地,组建“西藏自由战士协会”进行武装破坏活动。

2005年,“藏青会”在发表的“3·10声明”中宣称,“毫无争议,西藏独立的斗争仍然是团结境内外藏人唯一的因素,表达了年轻藏人的归属感和对在自己自由的国家生活的渴望……在西藏民族起义46周年的纪念日,让我们为独立的承诺和牺牲而奋斗。”在2008年拉萨和其他藏区的严重暴力事件中,“藏青会”与从事打砸抢烧活动的人保持着密切信息联系,并对他们给予各种鼓励。

拉萨事件之后,“藏青会”继续伺机发起新的破坏活动。据透露,3月23日,“藏青会”总部召开中执委会议,要在世界范围内开展抗议中国政府的活动,不但要继续骚扰中国驻外使领馆,还要以激进方式抵制中国商品。他们计划对在印度的一些中国企业包括“流亡藏人”销售的中国商品进行“打、砸、烧”,以此煽动境外藏人对中国的仇恨情绪。3月24日,“藏青会”尼泊尔分会组织的游行示威队伍在尼泊尔受阻后,该组织扬言将袭击在尼泊尔的中国公民。“藏青会”尼泊尔分会负责人声称,在西藏境内我们可能无所作为,但我们可以捣毁在加德满都汉人所开的宾馆和饭店,甚至采取暗杀行动。同一天,“藏青会”、“藏妇会”等激进势力扬言,只要有机会将再次冲击中国驻尼泊尔使馆。有消息说,3月26日,“藏青会”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会议,认为应扩大抗议活动的规模,包括使用暴力。据悉,在一些西方国家的资金支持下,“藏青会”准备在四川一些地方发动类似“3·14”事件的破坏活动。

“藏青会”谋求国际支持

“藏青会”热衷向国际社会施压,要求关注“西藏问题”。1978年1月,“藏青会”会员在迎接美国总统访问印度的仪式上,向卡特总统献黑色哈达,抗议“美国无视西藏人权被践踏的现实”,抗议美国拒绝给达赖访美签证。

设在西方的各个“藏青会”分支机构不断将“西藏问题”的宣传与政治活动渗入到当地基层,并与一些援藏组织定期开展“藏独”宣传活动。2007年9月美籍藏人次旺仁增被选为“藏青会”主席以及另一个美籍藏人丹增央顿进入“藏青会”执委会,从此,欧美籍藏人在“藏青会”中日趋活跃,“藏青会”在反华道路上进一步极端化。这部分人衣食无忧,家人远在欧美定居,他们以“藏独”为职业,反华言行更加无所顾忌。

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藏青会”同当地反华势力建立了“青年俱乐部”、“国际青年联谊会”等组织,争取国际社会尤其是青年人对“西藏独立”的支持。早在1991年,“藏青会”瑞士分会就伙同达赖集团驻瑞士办事处,在瑞士召开了“欧洲支持西藏问题协调会”,以协调其在欧洲、北美地区的活动计划,明确提出要“采取措施继续把‘西藏问题’国际化”。此后,“藏青会”第八届全会又进一步做出向第三世界发展的行动计划,提出要“着重争取第三世界,特别是非洲和***世界的支持”,利用当地存在的民族矛盾,破坏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为此,“藏青会”专门邀请在位于印度昌迪加尔的旁遮普大学中的肯尼亚、冈比亚、埃塞俄比亚、乌干达、泰国、斐济和毛里求斯等国留学生到达兰萨拉参观,同达赖见面。1997年下半年,“藏青会”与“藏妇会”等开会提出将活动范围扩大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尚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以打开“新局面”。

在尼泊尔和印度,“藏青会”是“藏独”势力游行示威的主要策划者,当地警方在密切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藏青会”在尼泊尔组织的游行示威中,尼泊尔警方曾经一次抓了四五百人。受“藏青会”影响,在最近的奥运火炬传递中,整个“藏独”势力的暴力性越来越明显,各国警方抓捕的“藏独”分子也越来越多。这一系列事实证明,“藏青会”正在暴力甚至恐怖主义的路上越走越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