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纪实

最近一直没有洗头,原因可能有三:一,我最近染上了懒惰的坏习惯,认为洗个头非常麻烦,觉得这部分时间如果可以节省起来上自习那真是太好了。但事实上我一个从不上自习的人,所以这种说法很难成立。二,我已经具有非常先进的环保意识,为了节约水资源,特意减少了洗头的次数,以便将尽可能多的水资源留给下一代。但事实上,我却又是一个连小便完都要洗两遍手的人,我想我的后代也一定不会认为我会伟大的想要为他们节约水资源。三,最近我理了个一个平发,是在师傅说理平头可以节省洗发水甚至不用洗头后才理的,而且理完后我也确实一直没有用到洗发水甚至一直没有洗头。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应该有两个月没有洗头了。于是我才猛然想起,我的平头已经理了两个月,并且我真的已经两个月没有洗头了……

通过这件事至少可以说明另一件事,那就是我说的“最近”这个时间点非常不靠谱,因为很有可能已经是两个月前或者更早。所以当我说我最近想买一双鞋,那么很有可能,我已经这么想了两年了……

也许有的人要问,如果你真的已经两个月没有洗头,那么这两个月你是怎么过的?难道你都不会觉得痒或者难受吗?

为了面子,我准备回答:“不会啊,一点也不,不洗头相当惬意甚至还很舒服,建议大家也多去尝试,特别当你连续坚持了两个月后,就会开始渐入佳境并且到达所谓的高潮期。”但其实,这两个月以来,我不仅很难受,而且还出现了头皮屑,头发脱落,偏头痛等一系列与不洗头有关或者无关的症状。我很害怕再这么下去我的头发会掉光,于是我决定再怎么样也要抽个空洗个头。

洗之前我照了下镜子,然后我看到了这样的一幅景象:经过了两个月的生长,我的头发已经长的郁郁葱葱,欣欣向荣。在清晨朦胧睡意的衬托下,显得特别旺盛,如同开春后满山遍野的狗尾巴草,充满生命力的开满了我脑袋的每一寸头皮,让我看起来很像我的叔叔,我的叔叔是一个艺术家。这样的一头毛发曾经让我叔叔洗头时感到非常头疼,现在我同样感到非常头疼。如果看到这里你还看不出我其实不想洗头,而是想直接再去理个平头的话,那么我只好请你从头再看一遍。

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所以基本上我第一次在哪里理的发,那么接下来——除了特殊情况——我都会一直在那一家理。我想如果现在我有一个妻子,她看到我这么写后一定会非常高兴,因为她认为我既然已经把第一次给了她并且我又是这么传统的一个男人并且她也一直致力于防止特殊情况的出现。但是如果很多年后我才告诉她,我的第一次并不是给的她,那么她很有可能因此疯掉,蓄意自杀,并且发誓在自杀之前一定要先把我杀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好这一切都是“如果”。

我第一次理发是在一个乡下的理发馆理的。所以我这次去的还是那家理发馆。之所以称之为理发馆而不是发廊,是因为里面只有一个理发师,并且是个男的,更准确一点的说 是一个中年单身男子。而在我看来,必须要有女的理发师并且这些女的理发师除了理发可能还提供一些其他服务的,才叫作发廊。说的直接点就是,发廊有可能是情色场所,理发馆则是纯粹理发的。由于第一次理发时我还很小,那时候的我对于色情非但不感兴趣,甚至还有点深恶痛绝,所以必须特别强调我去的是理发馆而不是发廊。不可否认,那时的我真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而现在,对于我去的到底是理发馆还是发廊,我才不会管那么多呢。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那么接下来我要为你介绍的,就很有可能是发廊,而不是理发馆了。

这个理发馆是这样的:一个理发师,两张座椅。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理发师要配置两张座椅,直到我第一次去理发后才知道,有一张椅子是用来睡觉的。去过乡下理发的人应该都知道,乡下的理发馆用的都是一种靠背可以往后倾斜并且可以自由旋转的木制类太师椅。如果你还不知道我描述的是怎样的一种椅子,那么我只好建议你去乡下理一次发。这种的椅子的往后倾斜基本是为了睡觉打盹设计的,自由旋转则是为了理发师设计的。所以当我每次来这个理发馆时我总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

一张往后倾斜没有旋转的椅子上躺着正在打盹等候的人,另一张没有往后倾斜不时旋转的椅子上坐着正在理发的人。那个中年理发师用他的理发馆里唯一的理发工具——推刀,一边熟练的在坐着的人头上来回穿梭,一边不停的在转动座椅。这样理发师从头到尾只需站在同一个地方就可以将客人头的各个角度推的非常均匀。在这里我觉得有必要交代一下推刀。本来我以为我使用的这个名词已经非常准确,专业,但百度后发现,泥水匠们使用的一种工具也叫推刀,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撰稿人,我觉得我有必要澄清一番。于是我把理发师使用的这种用来推头的工具叫做推头刀,而泥水匠使用的那种自然而然就可以叫做推土刀。在这个中年理发师的职业生涯中,他永远只有一种工具,叫推头刀,而在来到这个理发店理发的人们的整个生命里,他们永远只有一种发型,叫作平头,因为他们都是像我一样传统的男人,而这个理发师,只会理平头。补充一点:在这个理发馆方圆十里的男人们都在这里理发。女人们则都把头发蓄起来,因为她们也都是传统的女人,传统的女人喜欢把头发蓄起来。

有时可能还会看到这样的场景:那张没有往后倾斜不时旋转正常情况下不会往后倾斜的椅子在往后倾斜着,而另那张往后倾斜没有旋转正常情况下也不会旋转的椅子却也在旋转着。没有往后倾斜不时旋转的椅子往后倾斜着时那是因为理发师在帮客人刮胡子。刮胡子的时间比较长,而且胡子遍及下巴,躺下仰着比较方便理发师作业,也方便客人顺便打盹。而往后倾斜没有旋转的椅子在旋转着时则可能是由于理发师调皮的小儿子在捉弄打盹的人。这段看起来很像绕口令的话让我感觉有点累了。我觉得这个时候如果理发师还不叫我去洗头,我便要睡着,这样我就很有可能会被他的推头刀伤到。按照行规,见了红是不准收钱的。

于是我站起来去洗头,这意味着我的头快要理好了。

洗头的过程很简单,由于头发已经推的快没了,所以洗起来很快,只冲了两遍水,用了一次洗洁精。洗洁精和洗发水有着本质区别:洗发水按瓶论价,洗洁精则按斤论价。洗完头理发师会用刮胡子的刀子在头发边缘仔细的刮一圈,用专业术语讲,这个就叫修边幅。看到这里,可能有些人要恍然大悟,说,这个中年理发师的理发工具并不是只有唯一的推刀啊!恩,这证明你看的非常仔细……恩,他的确还有一把刀子,是专门用来刮胡子和修边幅的。或许他还应该有一把清理散落在脖子上碎发的毛刷,一块用来围住你的脖子以下部位的布,几条用来擦干头发的毛巾,一根用来清扫地上落发的扫帚……写到这里,我发现,这个中年理发师的理发工具确实不止一种……

理完后我要付钱,这是惯例。如果见了红,就可以免费,这也是惯例。有一些东西,就算已经过了十几年,却依然没有变。有一些东西,却变的很快,比如价格。十五年前我第一次去理的时候是两元,现在已经涨到五元。十五年前理发师还是一个中年大叔,现在虽然我还叫他中年大叔,然而他也已头发花白。收完钱后中年大叔会亲切的说下次再来,并叫醒另一张椅子上打盹的人。

付完钱我很轻松的走出去,心里很高兴的想着:又可以两个月不洗头了。这样两个月后我就可以写一篇文章,文章开头叫:最近一直没有洗头,原因可能有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