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赵山来上阳县委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查内奸的事却丝毫没有进展,不能单单寄希望于夏少校引蛇出洞的计划,自己也应该想办法打开这个被动的局面。他首先请上阳县委尽快将李强叛变和拒捕被打死的事实经过,写成书面报告上报漳河地委,然后又分别找执行抓捕李强任务的人员谈话,进一步了解当时发生的真实情况,

从表面上看,他这样做是为了尽早消除李强叛变投敌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稳定上阳县抗日军民的人心,但其最终目的是要引起真正内奸的恐慌,逼他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

那天去抓捕李强的一共有八个人,带队的是马副书记,可所有人对经过的描述都是大同小异,好象是早有准备似得,这本身就是一个疑点。赵山为了证实自己的怀疑,在和当事人谈话时突然抓住某个细节不断追问,往往问得当事人哑口无言,吱吱唔晤地说不上来,只好以记不得来搪塞他。

这种敲山震虎的方法固然不错,但也很容易引起人们相互之间的猜疑,县委之内人人自危,直接影响到了正常的工作。上阳县委的仇书记对赵山的做法很不满意,多次提出异议,并准备将此事上报漳河地委,双方为此闹得很不愉快。

据夏少校回忆,日军突袭游击队的前夜,李强曾说要去和上阳县委的负责同志联系,但具体是谁他没说,现在也无从知晓了。上阳县委内能掌握游击队确切活动位置的人,除了仇书记和马副书记外,就只有另外三名党委成员了。尽管调查的范围不大,可没有真凭实据,赵山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怀疑任何人,查找内奸的工作又一次陷入了僵局。

看来这事还得需要夏少校在外部施压,双管齐下方能奏效。明晚就是他和夏少校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在北峪村的废墟内,希望届时能有好消息。


在望远镜中出现的是鬼子的骑兵,一共有三十多人,正顺着山路缓速前进,似乎是在执行搜索任务。日本陆军的机械化程度不高,比起轴心国盟友德军来可差远了,像第26旅团这样专门用于山地作战的部队,战马是必不可少的机动力量,全旅团大概拥有近千匹战马。太行山区的地形虽不利于骑兵作战,但执行搜索和侦察任务还是很有效的,尤其是在相对平缓的区域内,这种优势就更为明显了。

夏少校和虎子趴伏在一处光秃秃的山崖上,密切注视鬼子骑兵的一举一动,不久便发现他们总是在固定区域内的主干道上来回巡逻,封锁的意图十分明显。他和虎子根本就没打算走大路,而是专挑仅能步行的偏僻小路迂回前进,这样的封锁对他们毫无效果,很轻易就能绕过去。

不知鬼子又在玩什么花样?

“干不干?”眼看鬼子骑兵就要驰出射程外了,虎子低声问夏少校。

“他们是诱饵,”夏少校沉思片刻说,“一开枪就上当了。”

“凭这点儿人也想消灭咱们,我潜过去一梭子就把他们全突突了!”

“别冲动,我猜鬼子是想把咱们往已经设好的埋伏圈了赶,就像古代皇帝进行围猎那样,先从四周将猎物围起来,然后慢慢地缩小包围圈,等时机成熟了便展开捕杀。”

“狗日的们想的挺美,傻子才会睁着眼往里跳呢!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看不如就当一回傻子。”

“老夏,你不是开玩笑吧,”虎子一脸愕然地看这夏少校,“明知有埋伏还往里面钻?”

“放心,这一带的地形非常复杂,”夏少校微笑解释道,“鬼子想要围住两个人谈何容易,咱俩就陪他们玩玩吧!”

与前几次进山“狩猎”不同,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引出潜伏在上阳县委的内奸,而他们在这里竟杀鬼子的行动闹得越大越兄,赵山那边的暗查工作就越好展开,一旦鬼子与真正的内奸联系,这引蛇出洞的计划就算成功一半了。


经过这几个月的交锋,犬养一郎对“太行神枪”的行事风格也有所了解,尽管他行踪飘忽诡秘,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每一次现身的方式都与众不同,但也并非无迹可寻。

没有规律其实也是一种规律。

“太行神枪”能长时间的在山区内活动,肯定会有一个或数个固定的落脚点,不然弹药和食物的补充就是一个大问题。上次的“薙草”行动没能干掉“太行神枪”是个遗憾,但却并非全无收获,至少已证明他和上阳县的共党武装有了联系,只要顺着此条线索追查下去,“太行神枪”就嚣张不了几天了。

从枪杀平谷忍到作夜袭击“人圈”,这该死的家伙总像阴影一样笼罩在自己的心头,从未彻底消散过,一想起来就令人格外恼火。他可不愿带着这片阴影去享受东南亚明媚的阳光,自己和“太行神枪”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了断,况且他手上还攥着一张王牌,这一次是赢定了!

犬养一郎已经派人去通知上阳县委内部的奸细,命其务必在四十八小时内搞到“太行神枪”的确切位置,那怕是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也在所不惜。他一向看不起支那汉奸,劣等民族自然会产生大量的劣等族群,这一点不足为奇,但帝国若想长久地占领支那,就一定要好好利用和扶持这些由汉奸组成的傀儡政权。

用支那人对付支那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一枚铜制弹壳在落日下急速飞旋,7.92毫米尖弹头瞬间洞穿鬼子骑兵鲜活的心脏,强大的冲击力将尸身掀起坠地,军服上的肩章表明他是一个少尉。

枪机快速复位,又一发子弹被推入枪膛,夏少校的手指再度扣住扳机,黄昏时分。

枪响过后,山崖下的鬼子骑兵慌而不乱,迅速散开队形搜索狙击手。夏少校慢慢移动狙击步枪,用瞄准镜寻找下一目标。上山崖的路非常陡峭,战马根本冲不上来,鬼子就是发现了他也无可奈何,除非他们弃马步行进攻。

如此一来,虎子的冲锋枪就能派上用场了。

一发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证实了夏少校的判断,鬼子采取的果然是围猎战术,狩猎者反被猎,这可真有点讽刺的意味。夏少校立刻停止搜寻狙击目标,关上枪机保险,随后朝虎子挥挥手,示意他该撤了。

鬼子骑兵已发出了围捕信号,游戏开始了……

两人从山崖的另一侧撤了下来,鬼子骑兵要想绕过来追他们,至少需要三十分钟,而那时他们早就远出几里外了。夏少校打算先向北行,吸引大部分鬼子来追,然后再寻机跳出包围圈,掉头西进,重新回到“人圈”附近,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或许能就出那些未曾逃出来了老百姓。

他们身处的这片山区的地形复杂多变,山峦起伏较大,沟谷重叠交错,不适合大部队展开行动,鬼子们要想抓捕他们两人,除非是第26旅团全体出动,来个铁壁合围,也许能有80%的把握。但这种战术在平原地区尚无法做到100%有效,更何况是用于山区作战了,鬼子的指挥官还不至于愚蠢到如此地步。

夏少校和虎子延着崎岖山间小路前进,大约走出三里地后,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而这时前方却突然出现了大批的火把,亮晃晃的看不清有多少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咱们可以绕过去走,”虎子伸手向左侧一指,问夏少校,“我记得那里有一条山谷,穿过去不远就有一个荒废的小村子,如何?”

“鬼子正巴不得咱们往山谷了钻呢!”夏少校盯者前方的火把群说,“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看似危险的地方反而更安全,火把多不一定代表人数多,咱们偏偏要闯上一闯。”

每到关键时刻,夏少校的判断都十分正确,这也是他们二人小组能活到现在的根本原因。虎子没再坚持自己的提议,毕竟决定权在夏少校手中,争执和犹豫不决可是战场上的大忌。

就算夏少校判断有误,鬼子们要想在黑夜里困住他们也绝非易事。

夏少校和虎子一前一后地朝火把群逼近,每前进十几米便停下来观察鬼子的动静,确认无异常后才继续前行,最终距火把群还有二十多米时停止不前,因为在这里已经可以通过肉眼分辨出鬼子们的虚实了。

与夏少校判断完全一致,鬼子们果然是在使诈,许多燃烧的火把都是插在地上的,而不是握在人手中,远远望去挺唬人,但走近仔细一瞧,手握火把的鬼子兵顶多有二十人,并且分散的也很开,完全是在虚张声势。

敌情已明,夏少校当即决定从火把群中间硬闯过去,打乱鬼子们的部署,同时也可以把其它地方的鬼子吸引过来,为下一步转头西进创造条件。他将想好的计划低声告诉虎子,随后当先弯腰前进,虎子立刻紧紧跟上。

斜背98K,手持大威力,夏少校毫无征兆地自黑暗中跃出,无畏无惧的冲进火把群,大威力同时开火,手握火把的鬼子兵成了最好的标靶,眨眼间便有三人中枪倒地。虎子虽然现身较晚,但冲锋枪的火了可比手枪凶猛多了,压制的那些想反击的鬼子都不敢抬头,窝囊死了。

两人边打边冲,绝不恋战,在鬼子们回过神儿来之前顺利横穿火把群,重新没入黑暗中……

一道道明亮的子弹射线在夜空中穿梭,嗖嗖声格外刺耳,但连夏少校和虎子的边也没能沾上,根本就是在漫无目的的盲射。鬼子们忌惮夏少校的枪法,不敢举着火把追,,只得摸黑往前追,但因路黑难行,行动迟缓,不久便连人影也看不到了。

又一颗火红的信号弹升上夜空,久久方落,是在召集援兵。

夏少校和虎子并未跑远,而是跑出几百米后便找地隐藏起来,让鬼子们继续傻呼呼地往前追吧!今晚天阴无月,伸手不见五指,山中又是沟谷无数,就连熟悉地形的山里人也不敢冒险走夜路,一步走错就会粉身碎骨。

所以夏少校才决定兵行险着,出奇制胜,冒险藏在鬼子们的眼皮底下,让他们无以为自己和虎子已经逃远,径直追杀下去。斗智不斗力,只有将埋伏在其它地方的鬼子吸引过来,才能获得脱困的机会。

40分钟内,前后共有三批鬼子从两人的藏身处经过,足足有两百人之多,有的甚至离他们不足两米远,虎子差点忍不住要开枪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被发现,冒险成功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再无鬼子经过,夏少校和虎子快速离开藏身处,顺着原路往回走,不一会便越过那片早已熄灭的火把区,一头钻进虎子所说的那条山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