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狙击手 第二章 在苏联 四十六 重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41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几场连绵的秋雨过后,就下起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面对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博克元帅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随着冬季的到来,俄罗斯土地上那些被秋雨泡涨的土路形成的无法通行的烂泥潭终于重新被冻结成可以供装甲车辆通行的坚硬道路了,忧的则是随着气候越来越寒冷,而对此毫无准备的德军后勤部门有些欲哭无泪,本来已经非常沉重的后勤保障根本没有多余的能力再为前线的士兵们送上冬季的服装,战士们不得不穿着单薄的夏季军服在寒冷的北风中不断瑟缩发抖。

为了争取在最寒冷的季节到来前夺取莫斯科,博克元帅不得不驱赶着他手下那些已经疲态毕露的士兵们向前方拼命地进攻。

德军步兵集群在装甲兵和航空兵的配合下相继占领了布良斯艮、图拉这些莫斯科周边的卫星城镇,面对德军势若疯虎潮水样的攻势,苏军的压力越来越大,不得不逐步退向莫斯科外围防线。

到10月末,前线如下:加里宁-库宾卡-谢尔普霍夫-阿列克辛-图拉。

形势越来越危急,苏联设在莫斯科的大部分重要工厂和专家级人员已经转移到了古比雪夫(今天的萨马拉),莫斯科火车站一辆负责运送苏联高层人物的专列静静地等候着,斯大林在站台上艰难地徘徊了两个小时后,最终毅然决定留下来和他的人民一起战斗。

这个苏联的领袖象他的名字一样(斯大林的俄语意思就是“铁人”)用他那钢铁般的意志和坚忍不拔的性格在他大儿子被德军俘虏后又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送上了战场。(斯大林的大儿子雅科夫.朱加什维利在苏联卫国战争中,于1941被德国俘虏,希特勒曾企图用雅科夫交换被苏联军队俘获的一名德军高级将领,但被斯大林拒绝,雅科夫后来牺牲;二儿子 瓦西里在战争中是一名勇敢的飞行员。)

英勇的苏联人民高喊着:“俄罗斯虽大,但已无处可退,后面就是莫斯科”的口号前赴后继地开往战场,工人武装起来了,农民武装起来了,学生武装起来了,甚至妇女都武装起来了,莫斯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兵营,街上到处构筑起了战斗的堡垒,连克里姆林宫都不例外。

11月7日,在德军已经兵临莫斯科城下的危急时刻,斯大林照常在莫斯科的红场上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一支支威武雄壮的部队在接受检阅过后就直接开赴前线,极大地提高了国民的抵抗意志和红军的士气。

“砰”杨思成从瞄准器里静静地看着一个德军士官被他击碎脑袋后重重地摔倒在冰冷的大地上,从莫斯科返回前线后,这已经是他击杀的第47个目标了,为了不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他一般只选择下士以上的骨干才会开枪猎杀。

他缓缓地收回步枪,然后悄悄地退出了自己的阵地,而对面被他狙杀掉班长的德军士兵则惊恐地趴在地上不知所措。

德军那“老鼠灰”的军服在这片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里分外抢眼,也成了杨思成这些狙击手的最佳标靶,二战开初,由于德军过于迷信闪击战的威力,对于以前自己最擅长的狙击作战有些自废武功的味道,而苏联方面通过冬季战争中血的教训早已明白了狙击手的可怕,现在整个苏联广泛地开展起狙击作战行动起来。

从各个地方调集到莫斯科防线周围的狙击手开始大显身手,短短的十几天时间死在苏联狙击手的枪下亡魂已经不知凡几,而且最痛苦的是当德军准备大举报复的时候却不得不经常面对找不到对手的尴尬局面,不由兴起一种重拳打棉花,有力无处使的无力感。

穿着雪地伪装服的杨思成借着夜色的掩护,安全地回到了狙击手营地,这是一个刚刚建立起来的新营地,也是附近所有狙击手晚上休息的地方。

经历过一整天高度紧张战斗的狙击手们难得有些轻松的时光,尽管彼此不熟悉,但并不影响他们高兴地聚集在一起聊天,交流着白天作战的经验和心得,有些人围着营火在手风琴的伴奏下快乐地跳舞,有些人则在一旁惬意地点上一支烟喝彩助兴,还有个初上战场的人由于是第一次开枪击杀敌人,到现在都没调整过来,正惊魂未定地傻坐着,旁边的人正在不断地开解他。

杨思成不喜欢热闹,他没有别人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在他看来狙击手就是注定需要默默承受孤独的人,“如果你每天的生活都不能缺少其他人存在的话,那狙击手一定不是你最好的选择!”这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伊万就告诉过他的。

哦,伊万,你现在还好吗?伊万,你现在在哪里呢?如果你也在莫斯科附近的话,多半也是在一个这样的营地里吧。杨思成无限怀念当初和伊万在一起的时光来,如果没有他,也就不会有杨思成的今天。

为了排遣自己心中的思念,杨思成决定出去走走,当他经过那个象木头人一样呆坐着的人身旁时,他不觉有些诧异,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确切点说应该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也就13、4岁的样子,从他身上杨思成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不由有些同情这个孩子。

虽然击毙的是侵略者,但毕竟是杀人,任谁看见一条鲜活的生命被自己亲手终结都难免有些恐惧。

杨思成在自己14岁那年开枪击毙了第一个敌人的时候,由于目标是躲在碉堡里面的,开枪后只看到射击口里向外面爆出来的血花,没有亲眼看见对方脑袋破碎得象个碎西瓜的恐怖场景,所以很容易就过了这道门槛,而这个孩子明显就没那么幸运了。

背对着杨思成一直在开解着这个男孩的男人终于发怒了,他愤怒地咆哮着:“振作起来,你这个孬种,我告诉你,我以前教过一个中国男孩,人家才8岁就学会了很多的狙击知识,10岁就干净利落地一枪干掉了一头重达130多公斤的野猪,你怕什么?你是我伊万的徒弟,你是个很优秀的狙击手,你干掉的是正在凌辱我们父老乡亲的禽兽!”

伊万?杨思成象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呆住了,难道是自己的启蒙师傅吗?他霍地转过身去,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那人警觉性非常高,在杨思成靠近他附近时,他就警惕地转过了头,结果看见了杨思成,两个人都不由得呆住了,短暂的沉默后,两个大男人就象久别重逢的爱侣一样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杨思成!”“师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