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白发征夫泪

有人说,食谷者聪慧,食肉者强悍,华夏民族从来不富于扩张侵略性,缺乏尚武精神。历史上仅有一个汉武大帝雄心勃勃,豪情万丈提出了“有犯大汉者,虽远必诛”的强者口号,但后人还总是批评他穷兵黩武,虚耗了国力。其实中国人骨髓里还是充满血性的,只不过不爱好恨斗勇罢了,更多的是体现出了军事谋略与智慧,一部《孙子兵法》至今还光照千秋,让后人在现代战争中加以借鉴。历朝历代涌现出的中华名将星汉灿烂,各领风骚数百年。就是在民间,各方百姓也习武成风,路见不平一声吼。在西方有骑士,日本有武士,中国的侠士的特点也很鲜明,他们的拔刀相助、劫富济贫的故事总是让人津津乐道。

细究之下,起码在战国、秦代时期,武者的地位还是很尊贵的,世人对他们推崇倍至。刀光剑影中杀出的马背将军总是威风八面,气吞万里如虎。象白起,在攻城掠地的光环下,一夜之间竟能坑杀降卒几十万人。象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在四面楚歌声中尚能乱军中取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只是到了后来,最高统治者为了维护家天下的江山永固,总是处心积虑采取各种手段来控制军事将领们的权限,以防他们拥兵自重威胁到皇权的生存。所以,重文抑武的做法就蔚然成风,武者的地位也就江河日下,沦落到了悲惨的境地。我们总是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其实在这血雨腥风背后,还有更多的“将军白发征夫泪”的凄凉的历史怪圈。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铁一般的定律,成了套在将军们脖子上的不二枷锁。

将军们不但要对付拿枪的敌人,更要时时提防背后射来的冷箭,而后者往往更能置人于死地。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可将军们一旦走上战场,很快就会发现自己陷入了腹背受敌、两面作战的困境。一方面要在枪林弹雨中赤膊上阵,出生入死,用鲜血来捍卫一个勇者的尊严。另一方面,在九死一生的压力面前,还得时时以最大的耐心与冷静,经受来自自己阵营内部的更大的考验。稍有不慎,就会稀里糊涂地丢了脑袋,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此,一个杰出的将军,不仅要能带兵打仗,真枪实弹地决胜千里之外,这叫自强的军事能力。除此之外,还要明白做事先要做人的道理,能够在复杂的情况面前审时度势以求自保,拥有政治头脑,做一个合格的政治将军。象岳飞,只知道凭着精忠报国的一腔热血“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一心想着北渡黄河抄了金人的老巢,王师凯旋迎回二帝。这就是脑子少根弦,你没有想一想,这样的局面会置高宗皇帝于何地?等到一连十二道金牌把他招回家解除兵权时,他似乎醒悟了过来,也明白了如何韬光养晦,在任枢密副使时与韩世忠一起寄情山水,不问政治。但为时已晚,最后还是落了风波亭遇难的下场。可怜被杀之时,他悲愤难掩,一连写下了“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以明心迹。可一顶“莫须有”的罪名,纵是神仙也救不了他。还有那个大明的袁崇焕,虽是进士出身,书肯定没少读,应该有读书人的头脑。可一遇上金人的反间计,再加上刚愎自用、生性多疑的崇祯帝,也就不明就里地做了刀下之鬼。大概在菜市口被凌尺处死之日,袁大将军死到临头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丁汝昌,当年亚洲第一强海军的大提督,中国首任海军司令,好不风光。丁大帅虽是陆军行伍出身,当初让他充任海军统帅也实在是勉为其难。可人家当上海军的最高长官后,却也兢兢业业,不断由外行向内行进步。从现在保存的当年的来往函电中,可以看出丁汝昌已经对舰队的日常训练、给养维护了然于胸,所欠缺的只不过是指挥海军作战的军事战略。等到黄海的炮声打响的时候,作为前线指挥官的丁汝昌夹在帝党与后党的斗争夹缝中,所接到的指令朝令夕改,弄得他左右为难,无所适从。战斗还没有到最后的关头,他已是带罪在身,先自乱了方寸。刘公岛的孤立无援的境地中,丁汝昌心里很明白,战也是死,不战还是死,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他总免不了一死。好在他还算是个血性汉子,最终选择了宁死不降,吞毒殉国。大清王朝耗费了诸多黄金白银打造的,修补匠李鸿章苦心经营多年的北洋水师,就这样灰飞烟灭,成了腐朽制度的牺牲品。将军们为什么处处受到牵制,时时受到别人的设防,主要还是皇帝老儿对他们最大的不放心,生怕他们聚众哗变,黄袍加身,好象那个时候的人们已经领悟到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理儿,只是还没有经过总结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但皇帝们或多或少的也已经知道了加强政治思想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所以在拜了大将军出征后,又怕将领们“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随后总是派出大小太监们随军出征,代表皇帝传达最高批示,并在战争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候横加干涉,导致最后的一败涂地。这些监军代表,好比就是“政委”的前身吧。“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岳家军也并不难动摇,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关键是要找准它的死穴。

在这种制度下,将军们的最后命运也早就注定了。古今往来,将军们得以善终的似乎并不多见。大厦将倾时,皇帝们总会流着眼泪对浴血拚杀的将军们说“安危他日终须仗”,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一股脑儿地托付给了将军们,其情其景感人至深。但皇帝们总是记性不太好,能记起上半句而忘记了下半句,“甘苦来时要共尝”共享富贵的日子是做不到的。如刘邦同志把牙一咬,把脚一跺,很生气地对韩信哥们说“奶奶的,要做就做真王,还做什么假王?”等到天下初定时,末央宫里等着韩信的就是早就预备好的阴谋。不过这个韩信死不足惜,该反的时候他下不了决心,不该反的时候却蠢蠢欲动。如果早知今日,当时就反,“三分天下有其一”,最后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如果说真有皇帝把将军们当作哥们看的,好象只有卖草鞋的刘皇叔了。都说刘备摔阿斗收买人心,我看也未必。关二哥败走麦城被害后,刘大哥是真心发哀兵为其报仇的,结果刘、关、张都先后步入阴间桃园三结义了,义无反顾地做到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将军们当然也有功德圆满的,不过翻遍历史书籍却也凤毛麟角。最知名的当首推末唐大将郭子仪,史书上称他“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天下因为有他而获得了二十多年的安宁,而他自己也活到八十多岁的高龄并得以善终。不过他修成正果也来之不易,也是一把辛酸才得以换来的。他最大的聪明就是“用之则行,舍之则藏。”,碧血丹心谱春秋,对皇室忠心耿耿,从来不说二话,明哲自保。当他劳苦功高时,肃宗感激涕零地对联他说:“虽吾之家国,实由卿再造。”郭子仪顿首感谢。当皇帝对他心存猜忌罢了他的官时,他就一心一意给驾崩的先皇修皇陵。当形势危急再度起用他时,他二话没说就率领身边仅有的二十名骑兵出山,一路收复西京。特别是他的肚量非常人所能比肩,宦官鱼朝恩一向嫉妒郭子仪,就指使人掘了郭子仪家的祖坟。郭子仪对于祖墓被毁的原因心里也是明白的,但他却装聋作哑,当皇帝过问起这件事时,他哭奏到“臣长期主持军务,不能禁绝暴贼,军士摧毁别人坟墓的事,也是有的。这是臣的不忠不孝,招致上天的谴责,不是人患所造成的。”满朝的公卿大臣原来都很忧虑,怕郭子仪闹出事端,听了他的回奏后,都对他无限钦佩。正因为这样,郭子仪才成了四朝柱石,国之栋梁。另外一个能人也许就是曾国藩了,曾氏以湘军起兵,在八旗与绿营兵不堪一战的情况下,一柱擎天一手扑灭了持续十四年之久的太平天国革命,使大清王朝又得以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曾国藩可谓功盖天下,也算得上中兴之臣了。可天京城破之时,曾国藩用心良苦,立马自裁了湘军,以免引起清庭的卸磨杀驴。说到这儿,顺便再提一下后来的袁世凯,袁某人也是个高手,但也有失算的时候。话说他当年在小站练兵,一手训练出了一支北洋新军。上个世纪初,在他的提议下,清庭搞了一次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次空前规模的军事演习,以检阅北洋新军的战斗力。这次军演带来了两个影响,一是得到了观摩演习的外国驻华武官的交口称赞,对中国军队的战力有了焕然一新的重新认识。二是引起那拉皇太后的高度警觉,她并不为新军的提高而喜上心头,相反却是忧心忡忡:乖乖,袁世凯的新军太厉害了!这次演习后不久,袁大人就被明升暗降摘除了兵权,委以满族王公大臣对新军加以实际上的控制。

将军们很难,他们的难处有苦说不出,他们也盼望遇到明主,以求在征战之余,得到自保。不过这样的明主不多。有的话就是李世民和宋太祖了,一个心胸开阔,善待部下,一辈子好象只诛杀了一个当年的有功之臣,主要还是因为牵涉到了皇权的内部斗争。一个用出的是温柔一刀,搞了个“杯酒释兵权”就把潜在的危机化解于无形了,主、仆之间皆大欢喜。而象刘邦、朱元璋之流,却是对南征北战的将军们大开杀戒的,只杀得血流成河,片甲不留。有人总结说,出身高贵的皇帝很少杀功臣,而出身低微的皇帝却总是一杀到底,想一想也确实是这样。原因何在?是皇帝的个人性格造就的,还是残酷的环境逼迫的,一下子说不清楚。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好好研究一下。

将军们一生在提着刀杀人,事到最后又被别人杀,将军们在杀人时不会眨眼睛,别人在杀将军们时更不会有妇人之仁,历史就是在这样不停地循环下去,造物主真会捉弄人,阿门!



本文内容于 2008-4-20 9:13:43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