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四章 二十二集团军在台儿庄大战中 二,韩复榘丢了山东(二)

何允中 收藏 4 1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二,韩复渠丢了山东,二十二集团军东调鲁南(2) 此时二十二集团军在山东己经全部布署完备。 前线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在集团军内部,装备己经得到部分换发,士兵现在每人有了一套棉军衣和一件棉军大衣。对于士兵来说,还有一桩更为实惠的事,现在吃粮是国家公米,不必再花伙食费,因此食谱大为改善,每个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二,韩复渠丢了山东,二十二集团军东调鲁南(2)

此时二十二集团军在山东己经全部布署完备。

前线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在集团军内部,装备己经得到部分换发,士兵现在每人有了一套棉军衣和一件棉军大衣。对于士兵来说,还有一桩更为实惠的事,现在吃粮是国家公米,不必再花伙食费,因此食谱大为改善,每个月还可得到几元之实饷。当时上等兵每人月饷八元,一等兵七元,二等兵六元。每月食费最多二、三元,一元钱在当地可买一百四十个鸡蛋。吃饱、穿暖、还有另花钱,这使全国有名的四川穷兵增添了自爱的信心。

军民之间,关系极为融洽。经过洪洞整训的川军纪律己经非常严明,各级长官都反复强调:鲁南地区乃孔孟之乡,民间崇尚礼仪,军中若有骚扰妇女百姓者,重惩不贷!因此,军中对百姓都是公买公卖,有借有还,秋毫无犯。当地多有人士戏说:“山东得了伤寒(韩)病,‘川军’来了,山东的伤‘韩’好了。”原来此地治伤寒等,多以大黄入药,药用大黄以四川所产为佳,川产大黄又称“川军”。戏说中的“川军”,即指我当时鲁南的川军。

军队的政工部门同地方共同组成抗日宣传队,走街串巷,深入集镇乡村,宣传抗日活动,演出活报话剧,工作进行得十分活跃。

鲁南民众欢迎川军,滕县三老之一的黄馥棠老人特地为川军赋诗:

天上遥瞻节钺临,

安危须仗老谋深。

晋文攘楚先三舍,

忠武服蛮倚七擒。

中枢一朝诛贰竖,(贰竖指韩复榘)

阳光普照靖群阴。

川军将帅皆韩岳,(韩岳指韩世忠、岳飞)

岂有神州竟陆沉。


此时,大公报记者范长江来到前线采访并且还亲自参加到这里的抗日宣传活动中,来到这里的还有中央日报特派员曹聚仁、扫荡报记者张剑心和国防部三厅的抗日宣传队等,他们都由二十二集团军总部参谋钟朗华带领深入到最前线的营连之中。范长江一到徐州,便在徐州的大街头和公车上,时时听到有纯粹的川音在对话,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在这笼罩着大战烟云的陌生城市,竟油然生出一种亲切感。从徐州到集团军总部的所在地临城,采访了邓、孙两位总司令,又乘铁甲车到滕县,从滕县再到达县城以北的北沙河。北沙河的铁路桥己被破坏,于是换乘军中四川来的小马继续向北,在不断传出哨兵的喝问声中到达滕县最北端的界河前线。在远离家乡数千里的鲁南骑上四川小种马,真让这位出生于四川内江的大记者赞不绝口、意犹未尽,真真切切在这片大战即将来临的土地上亲自感受到了一片新气象。

他在当年发表于《大公报》上的文章中满怀激情地写道:


“到(临城)地己近深夜,车站小贩营业兴隆,军民安静如平时。据地方人士说:韩军西撤时,军纪荡然,抢掠无度,民众一面恐惧日军到来,一面又恐惧韩军之蹂躏,乃率家人逃到乡间。人心惶惶,亡国之悲痛的阴影,笼罩于每一个民众心间,川军赶至,始相率回家,重渡其几乎不能渡过之旧历新年。

“北沙河为日军骑兵曾到之处,北去界河还有十七、八里,途中三、五里一村庄,居民皆甚安静,红男绿女,村中沿有集而作赌博戏者,盖全不类战时气氛。人民今有所持,而安心过旧历年耳。

“(界河)镇中居民杂处,家家大门贴上春联,街道且为驻军打扫,丝毫纷乱气氛皆无之。不知者,绝不知己入战场矣,墙上标语,有‘不退倭军誓不还!’”


山东百姓爱戴川军,范长江在这里感受更深。他写道:


“滕县民众受川军带来的新气象的刺激,大家觉得有希望了,城内的士绅如邱厚山(75岁)、黄馥堂(70岁)辈皆奋身而出,随军队政治工作人员到乡下宣传。

“县城东北九十里之城前镇民众为欢迎川军前往,除沿途杀猪宰羊,烤制大饼,预备作饭柴火,送到镇上外,且发动乡民将九十里长的道上积雪扫清,以迎川军。

“川军不扰民,而民间送川军礼物特多。王副师长士俊曾下令转达民间,不必馈赠,然而各村各镇之送礼物者仍不绝于途。计己送猪一百头,粉条一千余斤,白菜以万斤计,村民送到即走,不管收否。商家更一致公议,在旧历年关为优待川军起见,破格不提高物价。川军多穿草鞋,雪地冰天,民众心中不忍,特纷纷送鞋袜,而使士兵不至于感受缺乏。

“至前方指挥部,访谭沿修团长,知此间民众对于军队之看护又比滕县为更甚。民众送给谭团生猪己30余头,粉条近千斤,鞋袜则随时做好送来;民众见士兵无手套,各家大赶做布手套,期使人各一双;老百姓见我哨兵在雪山上监视敌人,雪风刺骨,乃亲送柴火至山上,亲为哨兵点火取暖;见我作工事之士兵,雪时亦不停,除送柴火取暖外,还带来冻疮药,并亲为冻伤之士兵绑扎;见工作过苦或有病之士兵,则在旁望视,不忍离去。

“鲁民这样爱戴川军,许多官兵都受感动,而且是他们有生以来所未遇到过的热爱,他们于兴奋之余,辄慨然道:‘为民族而战争,能得民众如此爱戴,可以死而无恨了!’”


另据《新新新闻》报道,津浦路营业局全体职工,以川军二十二集团军在该路前线各地苦战,忠勇奋发,极为感佩,特捐大批慰劳品,及鞋袜二千五百双。

真可谓“军爱民,民拥军”。在民族危亡时刻,川军和鲁民建立起相依相存的关系和感情。就是在本乡本土的家乡四川,这些当兵的也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依依不舍的军民关系。我们在后面还可看到,由于民众的厚爱,当战火在这片土地上惨烈地燃烧起来的时候,这种感情被双方发挥到了极致,成为鼓舞数千川军将士在这里奋勇献身的重要原因之一。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