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



不知哪路的大侠,功夫如此了得?

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熟悉吗?

想似熟卖熟?算了吧你,赶快感谢人家吧。秦万琪心道。也不管看没看到人,拱起双手便道,“不知大侠驾到,有失——”

“失”字刚出口,他就觉得不对劲,人家是来救你,又不是到你家兰园作客,失什么?迎什么?真是。

忙改口: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没有回声。

怎么了?又飞了?不可能的吧?

又道:

“大侠救人救到底,先将我拔出来再说吧。大侠救命之恩,在下定涌泉相报。”

终于听到声音了。

“嘻嘻。”

“嘻嘻。”

这笑声,打死他秦万琪,他都不会忘记。怎么会是他两个奶油呢?

“说,怎么拔你呀?”徐晖笑问。

这个九尾妖狐,这个时候还笑。人有三衰六旺。我眼下衰了,你能担保我明天不能旺起来么?真是。

“爱怎么拔,就怎么拔吧。”秦万琪不耐烦地道。

“拔罗卜似的?”

“就当我是罗卜。行了吧?”秦万琪感他们趁机在笑他,心里恼,但也没办法,现在是你求人家,不是人家求你。

“那我们拔啦。”

“拔吧,那么罗嗦干嘛?”

成罗卜了。我秦万琪成罗卜了。

两个黑影飘到。一左一右,一人伸一只手,拉着他一使劲,“哗啦”一声,便将他的双脚从窟窿里拉了起来。然后架着他,三飘五飞,飞离了艳福楼。

后面传来鬼杀似的声。人家赌场搬救兵来追了。

但他们已经到了几条街之外,飘落一条巷子,三转两转便回到了客栈。

入了房,到了灯光之下,秦万琪似乎才回过神来。

望了一眼身穿夜行黑衣的张瑶和徐晖,心里不由纳闷:两个奶油,身子怎么那么苗知的?而且哪里不凸,就脸部凸,莫非长了鸡胸不成?

见秦万琪望着自己,张瑶和徐晖忙披上了一件外套,说夜了,真还有点冷。

冷过屁。秦万琪望着他俩冒汗的额头,心道。

管他吧。我还得回艳福楼,回到我的肉体。

想到艳福楼,秦万琪心里就甜滋滋的。呵呵,这下,牡丹还搂着我的肉体在亲吧?

想着,双脚就急了,就要往门外走。

“你想去哪?”徐晖瞧着他问。

“回艳福楼。”

“回去找死啊你?”

徐晖你懂个屁。你以为你真是九尾妖狐啊?人家牡丹才是。恐怕十九尾都有。秦万琪想。便道,“一时跟你们说不清。”

“有什么说不清的?那里藏着金山?”

“嘿嘿,比金山还要珍贵的。”秦万琪故意卖了个关子。

“吹牛。你够说你有夜明珠了,哪来的夜明珠?”

他俩怎么知道这回事的?难道他俩当时就在赌场的瓦顶上,揭开瓦看到了?

不由红了脸。但咳了一声,秦万琪仍道,“那是脱身之计。这么说吧,我现在的身体不是我的身体,是我的灵体。我的身体还留在艳福楼,当然不是在赌场里,而是——”

“在牡丹的房里。”两人接口道,然后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弯了腰。

懵了。

秦万琪倒有点懵了。两个奶油,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告诉你吧。”笑罢,徐晖对他道,“你去冲凉不久,就来了一个老头敲门,告诉我们你去了艳福楼,找什么牡丹去了,还进了赌场赌,叫我们想办法救你。要不,你现在恐怕被人家打成肉酱喽。”

死东方老怪,故意出我的丑的。秦万琪心里不由骂,嘴上却道,“他就没告诉你们,我现在跟你们说话的不是我,是我的灵体?”

“告诉了。还说你是转世仙童。”

“对对对,我就是从清朝转世到你们明朝来的。”秦万琪高兴地说。

“做梦。”张瑶道。

“发烧。”徐晖说。然后伸手摸摸秦万琪的额头,缩回手,又道,“也没见发烧呀。”

“他在梦游。”张瑶笑道。

“你才梦游。”秦万琪不满道。

“那你试试,如果你是灵体的话,撞墙应该没问题的。”张瑶说。

徐晖忙道,“秦大哥别听他的。你现在是懵了,自己不知道自己了。”

“你才懵,你才自己不知道自己。”秦万琪白了徐晖一眼。

徐晖呆了。

因为秦万琪这一眼白得真狠,像要吃人似的。

懒得跟他们说。不让他们见见我的功夫,他们不知道世间还有那么多神奇的事。秦万琪想罢,马上低着头,朝墙壁冲过去……

“秦大哥,我那是说笑,你也当真呀?”张瑶在他身后喊。

但迟了——

“嗵”的一声很响。

秦万琪的灵体没撞出墙,倒是灵魂快撞出了窍。

眼冒金星。

金星闪闪烁烁,美是美,但头像被大锤狠狠砸了一下。砸得他秦万琪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昏之前他还在想,没有理由的,自己从牡丹的房里出来的时候,明明是灵体出来的嘛。牡丹还搂着自己的肉体紧紧不放的,怎么就不是灵体了?

悠悠醒转,秦万琪感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觉得脸上有点凉,他伸手一摸,感到是泪。

“哒”的一声,又是一滴。

睁开眼,竟然是徐晖在掉泪。

真是奶油了。男子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我不就撞一下墙嘛,也值得你流泪?莫名其妙。

徐晖忙转过身去抹泪。

张瑶走到床前,“秦大哥醒了?”

“嗯,我睡多久了?”

“两天一夜了。头撞出的包包像鹅蛋那么大。要不是徐晖不停地用鸡蛋帮你敷,消了肿的话,你现在肯定还肿得不行。”张瑶道。

徐晖真好。秦万琪心里不由道,再不将他俩往奶油的方面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