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西藏独立”活动的由来及剖析

一、英国殖民主义分子侵略中国西藏地方的早期活动


西藏自13世纪中叶即归属中国版图,成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在7世纪,西藏曾由松赞干布建立吐蕃王朝,但经过朗达玛毁灭佛教被杀,藏区大乱,各土邦分割,互相争杀达300余年.300年来,原来吐蕃王朝后裔已灭亡,新的土邦贵族兴起。这些贵族已不复有吐蕃王朝的意识与观念。后来佛教恢复,各教派先后林立,各地土邦王与教派互相争夺权势,他们权力的唯一根据是谋求中国大皇帝的封赐。中国皇帝的封爵、颁给的金册、金印等是作为他们拥有统治权力的象征。所以,自1264年元世祖封八思巴为国师,赏赐十三万户以来,经历元明清三个朝代,7个世纪,西藏一直是连续不断地归属中国大皇帝管辖,成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700多年来,西藏的宗教派别此起彼落,西藏的各贵族轮番掌权,但没有任何一个西藏掌权者曾宣称要自立一国,既没有这种思想,更没有这种活动。[1]自元代以来,中华帝国以外的邻国也从来没有把西藏当作一个独立国家,都承认它是属于中国大皇帝所管辖。这些史实已有许多书籍记载,已成为全世界尽人皆知的事实。


那么,所谓“西藏独立”的活动从何而来?这就要从英国殖民主义分子从分割西藏下手达到侵略中国目的的企图谈起。


(一)英国早期企图进入西藏的失败


英国殖民者占领全印度后,并不以此为满足.1764年东印度公司征服孟加拉后,即向阿萨密和喜马拉雅山南麓侵犯。当时在喜马拉雅山麓的小国有布鲁克巴(不丹)[2]、哲孟雄(锡金)[3]和尼泊尔(廓尔喀)[4],它们都是中国的藩属,是中国西藏地方的屏障。东印度公司首先与不丹接触,发生冲突,并经由不丹意图进入西藏。


但是18世纪中叶,清军打败廓尔喀对西藏的侵犯后,不但廓尔喀臣服中国,清朝皇帝也加强了对西藏管理,特别是对外通商与交通方面,完全由驻藏大臣直接掌握。


1770年东印度公司吞并了属于不丹的库赤·贝哈尔,引起不丹人的反对;1773年英国人占领了不丹的布华、奇恰可塔等地。不丹政治上的统治者德布王即向六世班禅求救。[5]班禅即找一印度托钵僧普南吉[6]带信给东印度公司总督赫斯定,要求他不要侵犯不丹。赫斯定即趁此机会于1774年派秘书波格尔(George Bogle)来藏,探求与西藏通商的途径。波格尔于1774年11月到扎什伦布,住了5个月。他要求去拉萨,未得同意,班禅介绍他同拉萨来的官员会谈,拉萨官员说,西藏归由中国大皇帝管理,没有大皇帝的批准,他们不能做主。波格尔要求单独和班禅签订一个商约,自然也遭到拒绝。英国人第一次来藏要求通商的目的未能达到,[7]波格尔经过观察,提出入侵西藏的办法。他认为由于交通与给养问题不能直接用武力解决,先要占领阿萨密,然后以阿萨密为基地,逐步向喜马拉雅山进攻。[8]他说,欧洲人、英国人到西藏经商是不适宜的,最好利用克什米尔人、尼泊尔人等来推销英国的货物,他在扎什伦布就遇见过这些人。尔印度公司为了拉拢不丹和西藏,派他为旺甫尔(靠近阿萨密)税官,但他于1781年死了,结束了英国人第一次入藏的活动。


六世班禅在北京圆寂后,1783年英国又以庆贺班禅灵童坐床和摄政为名派代表忒涅入藏活动。扎布伦布寺摄政仲巴呼图克图说,班禅灵童年小,中国大皇帝不许与外人相见。忒涅要求通商,仲巴说,达赖、特别是大皇帝不同意,也未成功。忒涅又提出由东印度公司在扎什伦布开一商店,由英国人来主持,这个意见自然也遭到拒绝。忒涅返印报告说,七世班禅成长后会对英国友好,他说中国统治是阻碍通商的直接原因。[9]


18世纪后期,东印度公司两次派人入藏的目的是:1、希望同不丹、西藏签订通商条约,扩大贸易,这个目的未能达到。英国殖民主义分子在印度的暴虐行为引起不丹、西藏人的疑惧,不丹、西藏也没有和英印通商的要求.2、英国企图通过西藏与中国内地的通商也失败了,英国资本——殖民主义者的野心要由西南方面,中国的后门打开内地市场,当时西藏完全在清政府管理之下,进入西藏已不容易,要经过西藏打入中国内地更不可能了.3、了解西藏的情况的目的是达到了,波格尔提出侵略阿萨密、不丹的意见被采纳。忒涅提出的中国的统治是阻碍通商的根本原因,成为英国殖民主义者要分裂中国中央与西藏地方的关系要求与西藏直接交涉的政策根据。


(二)英国控制尼、哲、不,打开进入中国西藏的门户;清政府的对策


尼泊尔(原称廓尔喀)自乾隆五十六年降顺清政府,成为中国的藩属后,实际中国根据历来对藩属的政策,对其国家内外事务不管不问,叫其自理.1815年英尼在泰莱[10]地区发生争议,英国人乘机进攻。尼国王曾要求中国援助,被驻藏大臣拒绝,这样就听任英国殖民主义分子控制了尼泊尔.19世纪中叶,英国在尼泊尔树立了亲英的以巴哈都尔为首的拉纳家族统治.1854年尼泊尔在英国支持下侵入西藏,在驻藏大臣允许下,签订了1856年的尼藏条约,使尼泊尔在西藏享有种种特权。从此,尼泊尔不止站在英国一边而且成为英国侵入西藏的助手。


哲孟雄原为中国藩属。英国人利用哲尼矛盾,进入哲境,先是租借大吉岭,辟为商埠.1849年英国大吉岭负责人被哲土王扣留,东印度公司乘机派军进攻哲孟雄,将大吉岭在内的约640余平方英里的哲土地占领,称为“英属锡金”.1861年东印度公司因哲人反对修路又出兵攻打,哲土王被英囚禁,签订英哲条约,英人攫取了在哲自由行动的特权,哲孟雄地处喜马拉雅山隘口,为西藏通外重要孔道,从此,英国殖民主义者控制了进入西藏的重要交通要道。


因不丹与阿萨密接壤,英国殖民主义者积极控制不丹,企图通过不丹开辟另一条入藏的道路.1865年发生英不战争后签订了《新曲拉条约》,英国除割占长250英里、宽22英里的土地外(噶伦堡在内)并收买不丹汤沙总管为英国人服务。


英国殖民主义者在直接入藏不可能时,采取了控制喜马拉雅山诸小国的办法,形成对中国西藏地区的包围,控制了交通要道,打开了在地理上直接进入西藏的门户。


对于英国的这种侵略策略,中国清政府中有识之士是有察觉的,并引起了忧虑。光绪三年(1877)十月四川总督丁宝桢奏道:


“英既占东、南、中三印度之半,窥伺后藏久矣。从前为布鲁克巴(不丹)廓尔喀之中界哲孟雄大山所阻,山极险峻,中通一线。道光年间哲孟雄属于英,此山已为英所据。前二十余年,海道未甚通,印洋烟(按鸦片)入川,即由此路。彼若此时将山开凿,即可长驱入藏,幸尚有布鲁克巴、廓尔喀界前后藏足为我藩篱。……现在英人通藏,必由此通,此二国足以为难。若将该两国极力羁縻,绝英人近交之计,则西藏不失要隘,我得自固其藩篱。……今若不将布、廓两国极力笼络,英人必设法相与连合,则西藏一无屏蔽,而川省门户遂失,……所关非浅。……密饬驻藏大臣设法修好布鲁克巴,阴为外助,则自可伐英人入藏之谋,必然之势。”[11]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对于丁宝桢的意见,认为“深谋远虑,亦目前之要策”[12]。但那时各驻藏大臣对此事件却与丁奏是不符合的。当不丹德布王在英人制造不丹两派斗争派人向驻藏大臣求救时,恳切地说:“伏念小部落与西藏同奉佛教、全赖大皇帝及达赖喇嘛保护,别无所依。今小的事在危急,希望做主,拣派汉‘番’人员前来查办,以救性命。”[13]


驻藏大臣色楞额除了安置百余不丹难民外,只派一个粮员同一噶伦去帕里(在西藏境内)查明起事的缘由而已。这是把不丹的事务推之门外,任凭英国人去处置了。


这已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正采取依赖外国镇压国内人民起义的政策,而那时的驻藏大臣除个别外,都是怕出事以求保官,对于牵涉到外国尤其是英国有关的事,更是胆小怕事避而远之了。


二、英殖民主义者提出所谓“宗主权”,企图分割中国西藏,并进行武装侵略


(一)英国借口旅行通商进入西藏


英国控制尼泊尔、不丹,并将锡金置于直接统治下,实际对中国西藏地方进行了包围,然后以旅行通商为借口要进入西藏。


英国提出在西藏旅行、通商问题。光绪二年(1876)因滇案缔结的中英烟台条约,其中有专款,同意英国派人去甘(肃)青(海)游历,探访经由西藏去印度的道路。接着有一批英人由青海、甘肃、四川、西康等地,要去西藏旅游考察。


清政府对这些“游历”外人,知道他们不怀好意,采取劝阻办法;不行,则派人随时保护。西藏噶厦则是不惜以武力坚决拒绝洋人入藏。


中英会议缅甸条约,清政府承认将缅甸主权完全让与英国。英国同意不派人入藏游历,而提出藏印边界议办通商。当时驻藏大臣据此建议以大吉岭为藏印通商中心。但噶厦、三大寺坚决反对,不但禁止百姓前去通商,并在各险要路口上(如隆吐山)建卡设兵断绝交往。


(二)英国第一次侵藏战争、藏印条约的签订与划界纠纷


噶厦政府于光绪十二年(1886)派兵在隆吐山设卡,阻止藏人与英通商,也是防止英人来藏游历。


英驻华公使华尔森向清总理衙门提出,要藏人不可妄为.1887年又提出照会施加压力,藏人不退,要自行调兵驱逐。


清政府把同情藏人抗英不撤隆吐的驻藏大臣文硕撤职,代以升泰。


光绪十四年(1888)三月二十日,英军约四五百名向隆吐山进攻,当即被击退.4天后,英军大举进攻,藏军受到惨重损失撤出隆吐。噶厦、达赖又动员近万人,1888年6月以3000人向隆吐山反攻,10月第三次反攻亦遭失败,退至仁进岗。英军占领咱利、亚东、朗热等地,将哲孟雄国王土朵郎思哄骗回锡,囚禁于噶伦堡。


1889年2月清政府派升泰为全权大臣去印,同印督蓝士顿会晤。升泰不理藏方意见,于1890年3月签订了“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八款”,其中主要有:1、藏哲界,不丹交界支莫挚山起,分哲属梯斯塔近山南流诸小河,藏属莫竹近山北流诸小河分水岭一带山岭为界;2、哲孟雄属英保护,不得与任何外国交往。西藏方面反对把哲孟雄划归英国为保护国。


1892年清政府任奎换为驻藏大臣。中英双方派人于1893年10月在大吉岭签订“藏印条款九款续款三款”,规定1894年在亚东正式设市。但西藏地方政府坚决反对在藏境内通商,“凡英人通商之地即变为英人之地”。英人先提出江孜或帕里通商,后议定为亚东。英代表保尔提出先来春丕、亚东看看,藏人不许他来。英方同意先在亚东通商,5年为期。以后再议。


1894年亚东正式开放,英国派汪德尔(Waddle)为委员驻亚东。


中英藏印条约,确定藏印(哲孟雄)边界走向,后来在正式勘界时,引起了划界纠纷。清政府和西藏地方都主张以乾隆时设立的鄂博为界,但在订约时并未写明,含糊地写上以梯斯塔诸河流的分水岭为界。同时,西藏地方的形势也发生了变化,达赖十三世亲政。当时西藏处在一个动荡时期,一方面英帝积极侵略,难以阻止,隆吐山一战,财力人力损耗很大;另一方面清政府国势已弱,难以依靠。


英方勘界委员锡金专员怀特,在没有中方人员参加下,于光绪二十一年在亚东一带山顶私自树立界桩,遭到藏人的反对,就把它们捣毁。怀特再设,藏人再毁,藏印(哲)边境形势紧张。


英印政府经过这段活动后,提出要摆脱与清政府的正式外交,分化中国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的关系,决定与藏方直接交涉,若藏方不派人商谈,他们将乘机入藏,即占领西藏,代清政府“治理”。所以英印总督寇松先是于1899年,后又通过不丹代表要同达赖直接交涉,均被拒绝。光绪二十九年(1903)英国派出荣赫鹏为代表,通知中藏方面在藏哲边界举行会谈。驻藏大臣派三品知府何光燮,噶厦大仲译(秘书长)为代表前去边界会谈。在干坝会议时,荣赫鹏说什么要同英方会谈,西藏须派一极品全权番(藏)员,能够全裁藏政,言而无改的方妥,不承认中、藏派的人为全权代表,会议破裂。


同时,英驻北京公使萨道义也向清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派大员和噶伦去干坝宗和荣赫鹏谈判。


西藏地方政府(噶厦)、三大寺坚决不同意在干坝宗开会,要英国人退出边界以外,谴责英国无理越界,要求清政府派兵帮助西藏保卫领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