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华人首次公开租飞机抗议达赖细节 费用为捐赠

4月14日,美国西雅图的华人华侨租用小型飞机在空中拉出条幅,在达赖喇嘛举行演讲的华盛顿大学进行和平示威,要求达赖停止谎言,西方媒体停止歪曲报道。抗议活动举行后,我们第一时间采访到了参与此次活动筹备策划的西雅图华人恽海华,他向我们详细介绍了组织此次抗议活动的具体情况。


以下是采访的电话实录:


恽海华:我在微软公司工作,现在在西雅图这边,大概半个星期以前就跟一帮华人参加了抗议达赖搞藏独的一个活动。


主持人:这次活动当中您主要负责什么?


恽海华:我主要是负责抗议当天视频剪辑的工作,因为抗议当天我们租了一个大电视机在那边播放一些暴乱的录像,所以在这个集会之前我们必须做一些视频的剪辑工作,这些视频都是我在那边从网上下载做成DVD。另外一个工作主要是租赁标语飞机的事情。


主持人:参加这次抗议活动的成员都是哪些人?他们平时主要从事什么样的工作?


恽海华:应该说这次来的各行各业的都有,有很多是华盛顿大学的学生,很多是微软公司的雇员,还有在西雅图周围的一些各个公司或者其它一些学校的学生。远的也有从温哥华和波特兰赶过来的,波特兰是在另外一个洲,温哥华和波特兰开车到这边要三个小时左右。





4月13日Qwest体育场上空飞机拖着横幅:“达赖喇嘛,请停止支持暴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达赖抬头看到标语



主持人:当初为什么会想到要用飞机抗议这种方式来抗议达赖在西雅图的演讲?


恽海华:是这样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三月份在拉萨发生了一些骚乱活动,有很多人员死伤,但是在西方媒体这边基本上都是把这个骚乱描绘成和平的请愿或者说是和平抗议的活动。这边媒体基本上把矛头都对准了中国政府,说中国政府镇压。但是他们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中国政府怎么镇压。问题在于达赖在西方这边已经是好多年了,他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和平使者,是一个讲究慈悲慈善的一个人物。在拉萨暴乱以后,大家都知道媒体对中国政府抹黑,大概在两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前奥运圣火在英国、法国传递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暴力的骚扰活动,到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整个藏独的势力比较过分,就形成了一个大家来护卫奥运圣火的活动。但是因为奥运圣火只是在旧金山传递,当时美国大概有两三万华人在旧金山那边护火,但是圣火归圣火,圣火传递结束之后,达赖从印度飞过来在美国做巡回演讲,去很多城市,西雅图是第一站。我们当时觉得我们不能老是被藏独牵着鼻子走,要骚乱就骚乱,要打砸抢就打砸抢,要媒体抹黑就媒体抹黑,要抢我们的火炬(火炬博客,火炬新闻,火炬说吧)就抢我们的火炬。我们应该趁达赖喇嘛过来的机会把这些真相讲给美国普通老百姓听,有很多美国老百姓他们平时支持达赖喇嘛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支持西藏独立,他们只是被搭拉喇嘛的一些外表描绘出来的一种慈悲和善良的外表给迷惑了。所以我们西雅图这边有一帮华人趁这个机会转变倾向,把关于达赖关于西藏的一些事实讲给美国老百姓听。


一开始我们没有准备实施飞机抗议,主要原因在于我们没有钱,我们这边一开始是在网上,一个叫小龙的开始发起,没有凑到多少钱。当时的焦点全在旧金山那边去,这边没有多少钱。当时大概筹了1500块钱左右,我当时跟小龙联系了一下,我们是不是弄一个飞机抗议,这个点子其实是从藏独那边过来的。当时旧金山那边大家在筹备护火的活动,我们听到藏独那个时候好像要租几架飞机在天上拉标语,我跟小龙就想了,我们也可以这样来做。第一,我们在下面发标语,受众有限,我们发一个标语可能就一个人看,我们在下面发一个海报或者说一个传单也需要花很多钱,需要很多力量,但是弄标语的话比较有震撼力量。我们的想法,旧金山也有华人在那边租飞机护火,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当时旧金山那边大概有两架飞机在那边护火。后来跟小龙上来了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个点子很好,而且达赖到时候会在学校这边演讲,我们当时还不知道达赖演讲是室内的,我们以为是室外的,所以大家都很高兴,我们一定要把这个飞机搞起来,就因为没有钱。后来想了一个办法,跟……那边联系,我原来在那边呆过,跟那边的华人比较熟,他们刚刚举行了一个活动,反暴力反媒体抹黑支持奥运,他们当时进行了网络筹款还有一些现场的捐款,他们筹了好多钱,大概剩了几千块钱。我去跟他们联系,我们那边的一个主要负责人老杨他说可以,后来我们商定一个办法就是我们西雅图这边尽量自己筹钱,假如我们筹不到钱,他们来赞助我们的飞机这个项目。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把飞机飞起来。


我们当时飞机飞了只是准备在4月14号达赖喇嘛到华盛顿大学来演讲的时候,其实那天是授予博士学位,只是在那一天举行一个仪式飞两个小时。真正达赖喇嘛4月12号在体育场飞,那次原来我们没有计划。星期六是达赖喇嘛在体育场演讲,我们星期四晚上一帮组委会在那边开会,后来说到12号达赖喇嘛会在体育场演讲,到时候会有大概五万人左右去听,我们当时就觉得这个观众非常非常多,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这个飞机再加一场呢?但是到那个时候我们的钱已经差不多了,钱已经筹到了大概五千多块钱,我们心里就觉得有底了,就觉得我们假如有这个钱就可以在体育场上面再飞一趟。


我们当时非常担心有一个问题,我们出了一个口号之后飞行员肯定不会接受,有些飞行员有自己的政治立场。我们一开始是定了一个口号“达赖喇嘛,请停止撒谎”,我们当时应该说是组委会几个人还是比较激进,所以就定下来这儿一个口号。但是我们把这个口号交给飞行员之前我们心里很没底,万一他拒绝了怎么办,同时也在网上找其他之的标语公司,我们只找到一家,在西雅图地区只找到一家。交出去之后,飞行员说没问题,那我们就放心了。假如他们能接受这种标语口号,我们稍微再改得理性一些肯定没问题。当时我们跟飞行员也说了,假如在同一时间段有任何人想要租用这个飞机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我们马上过来付钱。他要价是四百块钱一个小时,我们当时跟他们说我们要飞两次,每次两小时,星期六两个小时在体育场上空,这个星期一还有一次在华盛顿大学上空两个小时。后来在星期四我们开会的时候,大家稍微理性了一些,我们就觉得这个口号是给谁看的,假如“达赖喇嘛请停止撒谎”“撒谎”这个词在英语里面是比较重的,我们就想假如我们说错一个词出来,让听的人非常不舒服,下面坐的人都是他的拥护者,把达赖喇嘛当做神一样拥护的,你很直接说他撒谎的话,可能那些听众,他的拥护者很难接受。我们之所以要花这么多钱去弄飞机发传单,是要告诉美国一些群众真相,希望他们慢慢接受一些真相,慢慢把这些思想能够转变过来。所以我们不希望第一传递的信息太过强烈,导致他们心里有一种抗拒的心态。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藏族同胞是我们的同胞,很多藏族人也是很追随达赖喇嘛的,或者说他是一个崇拜的偶像。虽然达赖喇嘛某种程度分裂西藏,但是宗教上他们还是一个领袖一样的。我们也不希望把达赖喇嘛过于抹黑。后来我们商定了另外一个口号就是我们星期六看到的口号“达赖喇嘛请停止支持骚乱”。当时星期六不是正而八经的抗议活动,星期六一帮志愿者(志愿者博客,志愿者新闻,志愿者说吧)在华盛顿大学做一些标语为了星期一做准备,但是后来知道在星期六有五万人在体育场那边,我们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通过这么一个机会告诉美国群众一些真相。我们当时印了六千份传单,举了大概十几块大海报打标语牌到那边,我们总共出动了30多个人到体育场那边,把六千份传单基本都发光了。我没有去,但是我的很多朋友在那边一边喊“不要暴力”,一些美国人过来觉得你说的很好,就拿起传单看了,开始能够接受到另外方面的信息,知道故事的另外一面。他们平时都是看CNN、BBC或者FOX这边的信息,基本没有机会接触到暴乱的真相。


我是一直跟飞行员用手机保持联系,在星期五傍晚我还跑到飞行员家里去把标语再去确定了一下。关键在于我们不想再节外生枝或者飞行员临时退缩或者临时有人介入或者怎么样。


主持人:飞行员是白人么?


恽海华:他是一个普通的做生意的,也是非常注意保密。我们不希望假如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以后有人对他施加压力,他个人对于政治并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他对这个标语并无所谓。


我当时问他,我很高兴你对我们这个标语没有什么抗拒心理,他说基本上任何标语我都能接受,我做生意有史以来只拒绝过一次,说“某某某是一个系列杀手”,其它时候他都接受了。“达赖喇嘛停止撒谎”这个标语他能接受。


主持人:咱们这个想法一共策划了多长时间?具体的组织过程是什么?


恽海华:我们整个过程是4月14号开始整个一个星期,在这之前小龙也在网上号召大家捐款,但是那时候站出来的人不是特别多,因为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旧金山那边,所以正而八经能够跳出来帮忙的不是特别多。等到星期二开始大家的热情的就开始高涨了,大家的注意力从旧金山那边转到这边,捐款也多了,出谋划策的人多了,参与进来具体做事情的人也很多了。星期二组委会第二次开会,所谓的组委会就是网上比较热心的几个人,从来没有过正式的组委会。我们完全是一个草根的组织。


主持人:当天一共飞行了多长时间?


恽海华:在体育场上空飞了两个小时,当时跟他们要求是先在体育场上空飞大概半个小时,然后在闹市区和体育场来回飞,当天我没有去现场,我在华盛顿大学这边准备标语,但是前线那边打电话回来说标语飞机的效果非常不好,飞得太高,字太小,离观众太远。等到他们发完六千份传单以后回到华盛顿大学,大家就感觉这个飞机好像租的并不值,大家一致决定我们把周一的飞机取消掉。但是那个时候只是大家在华盛顿大学的一种感受,但是等到回到家大概两个小时以后,马上就发现情况并不是我们预料的那么悲观。后来我们总结,对于我们想看到它的人来讲,它实在飞得太高了太远了字太小了,对于不想看见的人来说飞得太近了。


主持人:飞行是否需要向当地的相关部门做一些申请?


恽海华:我问过,只要不在两万人以上的足球比赛情况下都可以随便飞,但是刚才你问的这个问题非常好,后来飞行员当天大概三点多钟给我打电话,我收到过两个电话是从华盛顿DC也就是说他们首都那边的警察机构或者秘密机构,负责外国名人或者是外国首相元首到来时负责他们的安全保卫工作,他们那边给飞行员打电话,你必须要离开这边。飞行员说我们是完全合法的,没有任何违法的举动,所以我有权利在这儿飞。飞行员拒绝了,继续在那儿飞。过了十几分钟,那边机构的主管打电话过来,你必须要走。他们有他们的考虑,对于警察方面来讲,这个飞机飞得太低,万一有问题比如标语掉下来或者飞机奥下来,下面的五万人有安全隐患问题,这一点可以理解。另外他们对标语也不是很欢迎,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后来接到他们的要求之后飞行员必须办法,毕竟行政当局需要你离开,那就离开。后来他就在市区那边大概飞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样子。


主持人:在这次活动当中咱们租飞机一共花了多少钱?


恽海华:400块钱一个小时,花了1600块钱,总共是四个小时,也就是说星期六在体育场上空两小时,星期一在华盛顿大学两个小时。顺便说一下,因为飞机这个事情以前达赖从来没有过这么大规模的抗议,以前大家都是像追捧一个明星一样,追捧一个国王一样,在后面鲜花、红地毯,这是第一次突然之间有飞机拖着横幅,看到这么多人在那边抗议他,看到这么多人在体育场门口发传单。我们引起了很多媒体注意,但是我发现我也接受了两份媒体的采访,我发现他们最关心的是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很快发现,他们其实想追问的是你的钱是不是政府出的。我每次都告诉他们,我可以很高兴地告诉你这个钱是我们筹起来的,就像真正的非营利性机构一样,我们是一个一个敲门敲来的,我们在网上一个版一个版专发我们的筹款贴子,一篇文章一篇文章去宣传,这个钱基本是来自全美各地,有一些还来自加拿大,还有一些来自日本。所以这两次飞行是全美全北美加上加拿大华人那边支撑起来的,并不是我们这边组委会的功劳。


主持人:咱们的钱都是由华人自发捐赠的,是吗?


恽海华:是。也许还有一些其它的国际友人吧。另外我们在周六发传单的时候有一些国际友人在帮我们发,华盛顿大学做标语的时候有老外送一些饼干给我们吃,他们专门到外面买的饼干给我们,说我们和辛苦。


主持人:这个活动结束以后,当地的一些反响是怎么样的?


恽海华:媒体是这样的,在这之前在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已经举行了很多抗议活动,得到了很多媒体的反响,负面的居多。但是在这次西雅图抗议当中,我们也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应该说比原来的一些单次的抗议活动都要多得多,因为毕竟某种程度我们也是沾了达赖的光。他们这种负面的描述比原来少多了,单独对我们的采访,一篇文章完全是讲我们抗议的多了,原来的都是比如说圣火受到袭击,在某一个角落提了一句话也有人在那儿支持北京奥运,顶多是这样的。这次基本上都能单独的文章采访我们,讲我们在那儿宣扬什么理念宣扬什么真相,或者说是怎么样一个组织方式。对于我们的报道跟原来相比是远远多了,而且某种程度上我感觉西雅图这边虽然还是带了有色眼镜,但是相对于以前那些报道来讲是终于客观多了。原来很少在媒体上放一些骚乱分子打砸抢的录像,原来说这是和平抗议,现在开始在媒体上放一些打砸抢的录像,大家已经开始能够接受这个的确是打砸抢,这个的确是骚乱。


因为飞机突然之间出现,在场的五万人都看到了,所以很多人开始想或者问,为什么有人说达赖支持骚乱,很多人在网上写博客,为什么达赖会支持骚乱呢?达赖必须要解释一下。我看网上《西雅图时报》采访一个女观众,“我很奇怪,他不是支持和平的吗?怎么有人说他支持骚乱?”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既然已经开始产生疑问了,可能他就有这个动力去寻找真相。啊由于这个原因,达赖第二天紧急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这个发布会原来并不在议程当中,这次来举办的是一个名为慈悲的种子、慈善的种子,在西雅图这边五天。表面上他说他是不讲西藏问题的,但是星期六下午突然说星期天上午要开一个新闻发布会讲西藏的事情,采访我们的记者说这个东西估计是你们飞机给弄起来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要做一下解释。


关于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也是值得采访的事情,我会另外推荐你们采访一个人,我们当时组委会的人,那次我没有参加,他们商议突然觉得参加抵抗达赖的新闻发布会,达赖大概七八点就要出发,他们五点钟出来,总共有七个人过去,在达赖的旅馆门前举了牌子在那边抗议达赖的谎言。


主持人:您身边有没有接触过身边的美国人,他们对这个事情的反应是什么?


恽海华:西雅图这边他们接受教育程度比较高,所以相对来讲说一些不同的话题他们可能不会一时之间接受,基本能够比较理性地听一下,但是也有一些人是根本不听的。各种人都有,有些人可能觉得我支持西藏独立很酷,西藏为什么要独立?我不知道,我觉得很酷所以支持西藏独立。有些人是因为受了几十年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说西藏的人民多苦,达赖是多么慈善,是这么一种态度。我们这种海报也好,标语也好,发出去以后他们反响应该说各种各样的都有,有些人根本不看,有些人很很仔细地看,有些人会跟你理论,有些人上来就说我支持你,有些人上来就说你们这个根本就是胡扯,各种各样的都有。至少我们找这么一个机会把我们的声音说出去了,至少能够影响一部分人。我相信假如能坚持下去,希望应该很大,而不像原来一样只有他们在那边任意抹黑我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主持人:您平时会不会关注火炬报道?


恽海华:这次对于达赖的抗议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关注了火炬报道以后才产生的现象。


主持人:您会不会也看一些关于国内的相关网站上对于火炬的报道?


恽海华:都会有,因为在这边一边接收西方媒体的报道,国内的报道也会看。北美有一些中文网站,国内的中文网站也是主要的内容来源。


主持人:谢谢。


恽海华:我看网上也好,有一些评论也好,我夫人的同学在杭州那边也是记者,也对我进行了一些网上采访,昨天给他写了一篇稿子。这个是我们华人全部集中起来做的事情,美国那边往往是希望强调某一个个人的力量,可能强调某某人租了一架飞机,我想强调的是,这个飞机不是我租的,这个飞机是全体华人的力量租起来的。我只是在这里面的一分子,正好负责了这件事情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