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四月.人间

又是一年的春天,我看见那一排排的树,在很久很久的日子里,一直是光秃秃,毫无生气的印象,却在一夜之间长满了绿芽,又在一夜之间,象花开一样,那些叶子就遍满绽放了。经过春天,一树一树仿佛都是心事,急不可奈的述说着沉默了一冬的心情,但人们忙碌的脚步就好似忙碌的白云,没有谁愿意停下来,倾听。于是枝枝倾伸向流光,赶于向晚前将青春和生命尽情表白。


我走过四月的街头,陌生于今年的绿,还有那朵朵黄花以及桃红。这些本应该安静于陌野的天然,被孤独的人们嫁接移栽进了城市,多了一分惊诧的妖娆,少了一分自在的素面朝天。


但春天依旧是来了,不管城里的喧嚣有多热闹,不管城里的尘土有多烦嚣,春天,总是轻易就将沉沉的梦唤醒,一夜之间,人间就换了颜面。


可是我怎么就这样的困顿了,于这个花开的季节。茫然在这片绿那片红当中,我是恍惚的,不知这是在梦里,还是在记忆当中。这让我想起了童年时候,乡下的土坡和流水潺潺的涧旁。


我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在人们狐疑的目光之中,伸手拉过鼻端,这一簇,花红。这是四月,春天啊,问花,花不语,只是散着微弱的芬芳,芬芳里满是尘埃的味道。


你那边,花开了吗?看那些白云向北,那没有尽头的流浪,牵挂于我,竟然是握在手中的这一缕瞬间即逝的春光。


没有人读懂这一枝的艳,会是这一生的恋,尽情,是与燃烧作代价的。沉寂一整个冬天,就为了让春风看上一眼,这青春织就的亮丽披肩。


我的眼皮,怎么会越来越沉重,目光也开始迷离。春天啊,你轻狂的背面,怎么会是那么的脆弱孤单。


是的,这时候,我们真的很孤单,孤单到连寂寞两个字,都忘记了。那晨昏之间的光色,以及滑如绸缎的春风,是我们唯一可以切肤的感受。我的心就象一面布白,无声的随着四月之笔,一一皴染,偶尔一只小鸟停留,鸣唱着一曲清幽,转眼就会飞走,带起了一丝颤颤的惊喜,而后遗落了恰倒好处的留白,纷繁当中的一抹冷清,归于平静。


仿佛从来,我们就没有语言可以交流。风里雨里,各自梳着各自的心事。只是偶尔的,偶尔的那道目光的触碰,又好象是记忆里似曾相识的熟悉?是什么怔住了,而后触动了,哂然一笑原只是一片叶子落下了。


四月是潮湿的。就象是血液浸泡着心脏的感觉,身体被一种若有似无的水气氤氲着。心思却是慵懒的,那一阵一阵的风,软得要命,温柔得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想睡去,这样睡去,永远不醒。


许我多情,四月的天里,花酿的酒是浓浓的后劲,吃不消这抹春光,就让我在四月里轻狂,留不住目光,可以留在梦里,以微笑飞翔。


卷半床薄被,将四月拢入怀里,露的半身背窗,好让向墙的梦里全是春光,好让你来抚摩,奢望变得这样轻薄,只想你无声的抚摩,不,应是亲吻,将全身吻过。


呢喃的虫儿,撩得我越来越困了。这是北的北方,还是南的南方?不要告诉我,四月来得匆忙,走得更匆忙。我还需要想想,在梦里梦外好好的想想,才能留住你的模样。


寂寞也是流光溢彩的,就好象夜阑下的那片港湾,微微的潮退潮涨,将梦催眠,于是我被系在了此岸,心却被摇荡在陌生的彼岸,起伏声中,是四月的呼吸,渐深渐浓。

本文内容于 2008-4-21 2:35:12 被手帕口男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