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国抵制活动”看“中国人的素质崩溃”

(声明:本文一不是汉奸贴 ,二不涉及敏感而不可谈及的话题;只是就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抵制家乐福行动”的一些所见,所闻,所感,以及评论。斑竹请高抬贵手,也劳驾费心细细品读再下定论。)

这个题目很耸动。我必须承认,我动机不纯,有标题党的嫌疑;不过也请大家原谅我,我只是希望多吸引几个发热的头脑,毕竟,最近我们的头脑都在发热……

客观地说,我这个题目是有道理的。中国人长久以来都绷着一根弦:一根“不能让‘老外’看不起”的弦。

在这方面最好的体现就是一种求全责备的态度。

还记得我所在的城市曾经发起过“维护城市形象 拒绝‘膀爷’”的运动。仔细想想,大热天的,穿着背心都觉得很痛苦,更何况有很多“心宽体胖”的中老年男子比较多汗,其实享受一下“清风吹背”并不算什么太奢侈的要求。但是,为了维护一些东西,这样是不被允许的,甚至遭到了全社会的集体唾弃。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上海的外国人身上就完全不同了。中国社会是用惊讶又平淡的眼光看待那些出现在草坪上享受日光浴的年轻白人女子。这个时候的中国人没有激烈的反感,反而认为这是人家生活方式决定的,无可厚非。殊不知,这些白人女子已经算入乡随俗了,如果这是在塞纳河边,那么她们直接脱光了就可以了——为了照顾中国人的观感,她们已经很低调了。

如此看来,中国人的自我批判是强烈而扭曲的。用日本人的说法就是:我们大和民族有强烈的忧患意识…… 虽然这个观点见仁见智,但意思很清楚,这是中国人提升自己的一股动力,也是一口气。不过就在最近,这口气顶在我们喉咙,几乎让我们窒息。

当爱国的狂热口号开始响起的时候,我们脑中对自己的这个弦瞬间绷断了,为了爱国,我们几乎不择手段了。这就像过载的反应堆——我们明明在洋人面前硬撑起自己的自信和尊严,但当这种自信和尊严受到“莫须有”的挑战,国人的神经系统似乎一瞬间从“过载”直接“逆转”;反应堆变成了终于变成了原子弹。

“家乐福”有罪吗?

其实“家乐福”这次真的是冤枉了!也许有人看了第一句就要开始骂我,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必须要说:把“家乐福”当目标是牵强的。

虽然这个时候有人一定会提到拉美农民在“麦当劳”门口示威的事情,并认为“家乐福”是具有标志性作用的目标,而非实质目标。但是我必须说的是,拉美农民只是宣誓自己的态度,而我们的抵制活动本身就存在问题;况且这其中伴随的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制造的谎言。

我虽然不知道事情发起者的动机。但是,我有理由认为,那个将“‘家乐福’股东资助藏D”的消息制造出来的人,其最初的动机是希望寻找一个国人团结的凝聚点。这样的动机我没法批判,但是,这有“猫论哲学”的嫌疑——不管“白猫”或“黑猫”能够团结国人的就是“好猫”。这样的想法目的性太强,不惜片面论述和编造谎言,如果用谎言打击说谎的敌人,还连带无辜,那么,我们和我们的敌人有什么差别,我们有什么道德制高点和理由去批判和打击敌人的卑鄙?

“家乐福”只不过是一家上市公司,其股权结构无疑是复杂的;仅凭其股东中 有人支持藏D就痛下杀手,这明显不合情理,也为本来应该理直气壮的爱国运动蒙上了一层阴影。而最近谎言还在叠加。

有人说法国政府要拿出两千万美金,“家乐福”自己要拿出五百万美金,他们的目的就是通过集中促销活动来摧毁中国人的“爱国意志”……如果说前一个谎言还有点根据的话,后一个就将“爱国”彻底变成了煽动闹事。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家乐福”中国区总裁,你会做这样的决策吗?拿出钱来和你的消费者“死磕”?那不是即损失了金钱又损失了市场吗?难道人家不想混了?德国总理见一次十四世达赖喇嘛,马上德国企业界就叫苦不迭,并向政府施压;“家乐福”是不是有“钱烧的”?要为了伟大的政治理想牺牲经济利益?这完全不合情理。

而从法国政府来看,萨科奇上台前后经历了两次巴黎郊区暴乱、外加法国交通系统罢工;而到了最近,由于法国政府推行大幅缩减教师编制,导致全法中学生闹学潮;现在正值法国政府最困难的时刻。更火上浇油的是,今年是法国“五月风暴”四十周年;当年就是学生运动导致工人声援,全法七百万人大罢工(罢课);法国人本来就有五一上街游行的习惯,再加上五月底要推行裁撤教师的改革,教师和学生已经决定在五月开展更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很可能全面扩大为法国大罢工……

在这个时候捉襟见肘的法国政府如果还能拨款两千万集中用于在中国的行动,那么,无疑就是自寻死路,自绝于人民——本国教育福利都快支撑不住了,还搞这一套,这纯属找死,更何况如此大笔的资金,按照法国的政治体制,政府有没有权力调动,算什么款项都很难说,只有法国人全国脑残才会想出这种注意,也只有我们全国脑残才会听信这种借口。

凡此种种,我们的爱国行动俨然成为了一出“卑鄙的竞赛”;我们看惯了西方选举的“泥巴战”,现在我们就在“泥巴战”;我开始为我们未来的民主担忧。如果说带有敌意的宣传我们还可以意志坚定,那么面对爱国的煽动,我们的青年彻底丧失了免疫力。

法兰西的异常

上面提到了法兰西的国内危机。其实聪明的读者已经知道我下面要说什么了。不错!这就是法国政府异常的原因。

我们常常有感于CNN的厚颜无耻。但是我们没有考虑到CNN的受众。西方人是非常实际的,这一点凡是在西方打拼过的中国人都深有感触;一方面他们不讲情面、严守规则的做法让我们敬佩;另一方面他们也的势力冷酷、厚颜无耻也让费解。从CNN的角度来说,他们不依赖中国人的收视率来卖广告,也不依赖中国的企业来赚广告费,所以他们完全不怕得罪中国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厚颜无耻的反复刺激的中国人的感情,因为这样可以稳定他的市场,保证他们的利益。这是最根本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华人在抗争的过程中,首先就向企业界呼吁,要求切断CNN的供给。

明白了这种游戏规则,法国政府的异常态度就很好理解了。

就像选举语言一样。固然法国政府拿了中国政府的数百亿订单“手短”,但是,“国际面子”永远比不过国内政权的重要。法国政府如果不挑起中法民族矛盾来分流民意,那么法国国内的学潮和罢工扩大很可能直接在五月就结束萨科奇的政治生涯。对于萨科奇来说,更中国人闹掰了,大不了法国政府跪倒在中国人面前谢罪,或者提供大量的军事技术讨好中国“愤青”,要不了三五年关系就会弥合——毕竟国际矛盾是常有的事情;而如果国内摆不平,那么塞纳河危急、巴黎危机、全法国都要危机……到那时候就不是“风在吼,马在啸,塞纳河在咆哮”了,到时候法国人民就要咆哮了,他也彻底的没有了明天。

如果你要是法国政府,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对中国人不要脸;二,下台;你怎么选?反正我选“不要脸”。没办法!谁让我们“资本主义的法兰西”必须依靠煽动“本国无产者”同其他国家的民族矛盾来化解国内的政治危机呢?看来马克思和列宁的眼睛是雪亮的啊!看你一眼就知道你便秘,就知道你几十年后怎么“撅屁股”和“拉什么屎”。

从这点来说,美国和法国如出一辙——“次贷危机”、“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反战浪潮”、“选举恶斗”……单拿出来哪一个,危及的都不是单纯的美国政府,而是美国社会中的整个利益集团,用美国人自己的话说:危及的是“美国的生活方式”。如此种种,各怀鬼胎,但目的出奇的一致和统一,如果美国真的要分裂中国,这显然需要更大程度的耐心和低调,美国人要把声音搞那么大,明显就是要造舆论,而非真的要到实质目的。

写到这里,我的后背开始冒汗(我确定不是因为最近气候异常)。我们现在干了什么?爱国?NO!我们在针锋相对,我们在推波助澜,我们本来就没有赢得尊重,外加“怪招”频出;爱国已经成为我们打破约束自己行为的借口,我们所能得到的不会是理解和反思,更不要提尊重,我们得到的只能是进一步的误解和鄙视……然后有人开始偷着乐——“爱国”帮助了那些我们“不爱的人”安全上垒。

“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抵制活动

书接上文。我们的抵制活动在跑偏。到这个时候再用委婉的词语来掩盖“良药苦口”已经没有功夫了。

为什么网上煽动要五一走出去“抵制家乐福”?我不知道!(这不是调侃)我所能知道的是,这个时间点有力的配合了法国的“五月风暴”。现在摆在法国人的面前有两个选择:A,走上街头反“中国”;B,同样走上街头反政府……但是现在看来,大势所趋,既然中国人展现了热情,法国人自然也应该针锋相对的浪漫一回,最终的结果就是法国政府顺利过关,萨科奇安全上垒。

当然以上原因只是其一。“打着红旗,反红旗”虽然形容以上的问题最贴切,但这并不是全部。

当我看到小学生们背着书包,扯破了嗓子高喊“爱国口号”的时候。我开始为未来担忧。我们可爱的后辈青年比我们富于行动力,但也更情绪化,缺乏忍耐力。他们更容易被煽动,同时也更容易在挫折面前失去耐心。而所谓“爱国抵制运动”恰恰满足他们需要。

我们的国家现在物质上虽然仍然匮乏,但已经不是“极端匮乏”了;所以我们有更多的精力来关注我们精神上的匮乏。我们匮乏什么?信念而已!一个《士兵突击》打动了无数的人,为啥?因为许三多有信念,有一个普通人的信念,他相信“不抛弃,不放弃”,他要“好好活,做有意义的事”。中国人的热情关注,充分体现了我们对信念的追求,哪怕是最单纯而质朴的个人信念,也深深的触动了我们的心灵。

那么,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从古典信念来说,中国人古往今来的报复无非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卡太平(宋 张载);但是这样的追求是因为我们是大陆上唯我独尊的强国,这是我们社会知识分子对自我的挑战,而随着我们霸主地位的灰飞烟灭,屈辱的时代已经不再需要的这样的大气磅礴。

近代中国,无论是“西学东践”还是追求民主与科学,其中无不是走一条模仿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道路,“救国”是当时人的信念,但是这样的信念没有改变国家一片死海的局面,“实业救国”、“革命救国”等等,仿佛是用过滤水壶净化大海,基本上是杯水车薪的。

新中国最根本的意义在于,他完成了前人没有完成的事业,通过改变中国社会生态,达到了净化中国这片四海的目的,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崩溃;董仲舒当年力荐汉武帝“更化鼎新”,就是要在文化上和制度上开辟一个新的局面,其实对于当年的老毛来说,目的是一样的,但结果是失败的,五千年的文化和制度要想彻底变革,这可比当年汉朝改革复杂多了,这属于“人力不可为”。

科学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的道路归根到底没有错,但是,我们恰恰忽视“科学”,我们那叫封建迷信社会主义。于是,今天我们已经几乎没有人再相信什么社会主义不社会主义了,我们的信念开始进入了新的真空期……

于是,“爱国主义”出现了。它仿佛是救命稻草,成为了我们凝聚精神的唯一载体。而实质上,它只不过是兴奋剂,它可以短期内让我们亢奋,但是会在兴奋期过后让我们陷入更深的空虚。顺便还可以衍生出“极端民族主义”、“国家沙文主义”(就是不讲理 只要是本国的就好 别国的就垃圾 一种纯真的价值取向),甚至“法西斯主义”等等病变。对照一下我们今天的表现,恐怕这不叫强大,这也不叫崛起。爱国的悲哀就是最终所有的行动演变为闹剧和被人利用的把戏。

这段结尾处我必须敬告大家,抵制了法国货、抵制了日本货,我们自己的产品仍然很差劲,并不是差在技术层面,而是差在态度。我们出口国外的产品为什么质量都好?这不只是因为跨国公司会提供技术,是因为人家在标准上不讲情面,质量不好就卖不出去。我们中国的消费者已经算很迁就我们的民族企业了,很多垃圾商品,假冒伪劣都是我们内部消化;难道要让我们永远这样消化下去吗?类似电信、能源、供水和铁路这样独霸一方的企业,我们难道没有老老实实的把钱都送进他们腰包吗?他们因此强大了吗?因此就变成了名牌吗?没有!而且他们口碑都很差。品牌首先强调商品和服务的质量;其次强调诚信,要表里如一、一如既往的贯彻自己的经营理念;最后,也是最基本的,至少要保证质量的稳定……回头看看我们所支持的这些企业,他们的质量差强人意;诸如向“南航”、“中油”和“平安”那样的企业都是业绩第一,至于诚信……我只能说一般般(中国人现在已经不像过去那么要脸了,要是因为说实话被告了,那是很冤枉的。);至于质量的稳定性,可以说全看心情,如果心情好,ATM都可以随便“喷钱”,如果心情不好,“晚点”只不过是小菜……

我们爱国为的什么?国富民强!(我个人认为的,如果有人认为是可以欺负别人或者不被人欺负,我也没办法!)抵制了!卑鄙了!得逞了!舒服了!国富了?民强了?科技发达了?文化先进了?政治开明了?……西方人为什么瞧不起我们?我们还穷吗?相对来说还穷!但不是绝对的。所以说有没有钱不是根本问题,我们现在变成了一个坐拥五千年文明历史的文化沙漠,千年之后我们要从头开始做暴发户,贵族们自然是瞧不起我们的,因为我们穷得只剩下了钱……所谓的“爱国抵制运动”更多地显示出了我们仍然“穷”。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现在越来越像西方人一样愚蠢的理解这句话——什么“斩首行动”纯属扯淡——这“马”是“骑兵”的“命门”,这“王”是“军事指挥”的“中枢”,我们“爱国抵制运动”如果是放鞭炮听响声,我什么意见都没有,因为所谓凝聚人心就这点象征意义,我这要是都剥夺了,那实在不近人情;但是,我们的“穴位”在“国富民强”,而“抵制活动”对于这个“穴位”无疑是南辕北辙,而且打了兴奋剂的热血燃烧,长此以往,就算我们“外强”,恐怕也难逃“内虚血亏”。

意外的意义

其实我现在滔滔不绝都是在说废话,爱国青年们未必看了不骂我(我的要求最近越来越低了,不被骂我就很开心了,当然被骂了也相对正常,只是我的内心会有更多担忧。),但是我仍然要写出来,留在以后有人想来的时候,翻看一下。

我曾经提出,中国人正确应对法国这股反华思潮的正确方式应该是“反对媒体暴力 ,抗议舆论霸权,揭露西方政府挑拨民族矛盾的险恶用心,声援全法学生运动和法国人民争取自己教育权利的正义主张”。这样作就像西方人讨论西藏问题一样,我们也来个换位思考;同时防止了自己被别人利用,作了分流矛盾的冤大头;法国人民也可以因此更容易接受我们的诉求;还可以把矛盾都转移到法国政府去,让他们自食恶果。不过,我的这些主张多半只能说说,现在暴走状态的爱国主义者们多半没有心情发扬国际主义精神。

因此,我现在断言,这次狂热浪潮已经不可逆转了,那么我就来谈谈他的意义。

首先,以“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沙文主义”为代表的“爱国运动”在一般民众心中会走向崩溃。

别担心,大家不是不爱国了。而是通过这样一种封建迷信外加低级趣味、卑鄙小聪明的爱国运动,让民众彻底对这种非理性的表达方式开始失望。任何理性的人都会得出“此路不通”的结论,就像当年的历次爱国运动和历史机遇一样,运动的时候民族资产阶级欣欣向荣,一旦跨国资本家“反攻倒算”,那么缺乏硬实力的民族产业瞬间摇摇欲坠,根本在于自强不息和努力变革……如果这次运动可以让人们了解到这一层,他们就算现在激进一点也无所谓。

其次,民族资产阶级利用民族主义创造自我发展的温室这一美梦将彻底破裂。

抵制家乐福吧!我们能抵制他一辈子吗?恐怕不能!没有家乐福还有沃尔玛,还有乐购,还有百盛……北京华联在管理和经营理念上如果不行,那就是不行,一个家乐福倒下去,千百个大卖厂站起来,民族企业自身垃圾的局面不改变,永远没有出头天。当然,这是理想的意义,鬼知道这帮人会不会真地认识到这其中的意义;不过如果民族资产阶级认识到了,只有自强不息,方能立于不败之地,任何爱国运动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他们自己垃圾的局面,那么这也许会成为他们集体在意识上走向变革的契机。

再次,锻炼的青年队伍。青年学生无疑是这次激进活动的生力军,但是,他们的狂热多余想法。

经过这次“无用功运动”,他们的“热血虚耗”和“空虚归来”也终究会让他们明白:爱国!不是这个爱法!不过这也只是个理想的推断,如同当年的学生运动后,青年深感苍白无力,所以有识之士纷纷投身更为切实的革命一样;这样的活动虽然没什么可赞扬的,但是锻炼了他们的行动能力,让他们清醒地认识到了“西方的月亮”未必圆,而且从根本上存在偏见,同时也唤醒了一部分人投身于祖国的革新与建设,于己于国未必不利。

最后,其实是我最不认同的意义:就是震慑的西方世界,不但是反动政府,也包括西方人民——这是很遗憾的。本来我们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的。

结语

以上不过是片面的乐观。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更有可能的是出现一段极端民族主义膨胀的黑暗期,如果按照“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标准,我们恐怕很容易被打成汉奸,这对我个人无所谓,但是却只会让我更加担忧未来。这恰恰证明了我们的浩劫产生于我们的社会意识本身,而并不在于具体触发它的事件。在社会意识方面我们一百年后比我们一百年前进步的有限。

也就是说,我所提到的意义可能未必会显现出来,而我的担心可能变成事实。反思的力量也许由于太微弱而根本不起作用;追寻狂热的凝聚力反而可能成为主题,至于最后产生什么,我不说大家也知道。

千年积淀的变革一定是万分困难的,这需要更强的理性,更大的气魄,更多的耐心;这并不是空话,单纯说现在多数中国人已经看不懂的古籍,就需要我们来“继绝学”,而这是个浩大工程,从秦末的学术没落到宋代因朱子(熹)为首的一大批学者的努力而复兴发展,其间历经数朝,跨度达到千年,这不是我们现代人一时脑热就可以生产出来的。

“为万世开太平”的诉求几乎是永恒的主题,当我们获得了这种永恒的抱负,人自然也会冷静下来,耳边历史的杂音也便不再会让我们陷入极端亢奋。(我怎么感觉“共产主义”是中国人千年前就开始追求的了呢?)写到这里了,希望有人也可以读到这里……

特别备注:本文纯属本人个人观点,如有不满可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但是不接受殃及家人和无辜的言论;同时本人承担此文的完全法律责任,与铁血无关;如果大家有兴趣,并且愿意转载,请尽管拿去,不用另行通知。

本文内容于 2008-4-20 1:47:42 被因血而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