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

lhf801023 收藏 1 256
导读:[size=16]张宏良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一个民族的悲剧命运也会反复重演。面对西方国家的政府、媒体和各种组织竭力煽动民众,把中国妖魔化为世界公敌的空前反华浪潮,我们才发现,我们远远低估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巨大胃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仅仅是要借奥运会敲诈中国,强迫中国为西方国家的信用危机买单,通过控制中国金融来控制中国经济;其更大的目的是想借奥运之机发动“街头革命”,控制中国政府和中国政治。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仅仅是经济要求,那么博奥论坛中国银监会主席关于实行金融自由化的承诺已经满足了对方,

张宏良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一个民族的悲剧命运也会反复重演。面对西方国家的政府、媒体和各种组织竭力煽动民众,把中国妖魔化为世界公敌的空前反华浪潮,我们才发现,我们远远低估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巨大胃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仅仅是要借奥运会敲诈中国,强迫中国为西方国家的信用危机买单,通过控制中国金融来控制中国经济;其更大的目的是想借奥运之机发动“街头革命”,控制中国政府和中国政治。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仅仅是经济要求,那么博奥论坛中国银监会主席关于实行金融自由化的承诺已经满足了对方,西方国家似乎没有必要继续推动全球反华浪潮,可目前的实际情况却是,全球性反华浪潮愈演愈烈,并且如美法德等国已经不是一般的妖魔化中国,而是动用了整个国家力量在进行全民总动员,这是二战以来极其罕见的全民总动员。这就不得不让人要问一个问题:西方国家到底想干什么?显然,西方国家在针对中国准备一场战争,一场新形式的战争,就是在奥运会开幕前几个月,用持续不断的妖魔化来影响和刺激各国奥运会参加者的反华情绪,特别是对其中3万名各国记者进行思想强化训练,待8月份世界各路人马聚齐北京后,一声哨响,潜入北京的各类反华势力,经数月洗脑鼓动而十分狂躁的西方运动员、教练员、记者等,再加上极富知名度和号召力的国内美国鹦鹉,中外人士合流走上街头,立刻把北京变成一座骚乱城市,只要政府不敢武力镇压,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要么下台举行符合西方国家利益的大选;要么接受傀儡地位,任凭西方国家随意摆弄。不可能再有第三条出路。如果说上次西方国家发动的是鸦片战争,那么这一次西方国家发动的就是奥运战争,虽然这次奥运战争不像上次鸦片战争那样充满炮火硝烟,但是就对中华民族和世界的长远影响来讲,远远超过上次鸦片战争,特别是战争的结果完全不同于鸦片战争。

改变战争格局的,是海外华人掀起的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如同国内外所有政治力量都没有料到会是海外华人掀起这场自发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一样,更是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到这场自发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的伟大意义:它避免了中华民族一场亡国大祸!因为迄今为止的全部世界历史证明,爱国主义群众运动是抵制和挫败西方国家“街头革命”唯一有效的方法,如同“街头革命”是现代政府的天然克星一样,群众运动则是“街头革命”的天然克星。道理很简单,如果军警镇压“街头革命” 形成流血事件,镇压者就是世界公敌;相反,如果是群众运动扫荡“街头革命”形成流血事件,策划者就是世界公敌。所以,当普京总统的10万青年近卫军严阵以待,准备对美国民主基金会和中央情报局发动的颜色革命大打出手时,美国立刻放弃了策划多年的颠覆普京政府的计划。这次西藏骚乱就是再好不过的例证,尽管政府没有动用武力镇压,甚至连一个持枪士兵都没有,仍然被西方媒体妖魔化为大规模镇压流血事件,美国议会和欧洲议会还专门通过反华决议进行谴责。相反,如果当时不是政府出面恢复秩序,而是群众组织出手平息藏独骚乱,无论发生多大冲突,由此形成的流血事件也肯定会算在美国头上。美国最清楚这一点,所以在所有国家发动“街头革命”之前,首先用民主法制的绳索捆住当地政府的手脚,则无论当地政府力量多么强大,都将必死无疑。“街头革命”+民主法制=政府垮台,是美国打败天下无敌手的成功秘诀。“街头革命”可以聚集反对力量,民主法制可以阻止军警镇压,二者相加必然是政府垮台。苏联,东欧,中亚及世界各个地区,都是被美国如此搞跨的。

传统的国家力量在“街头革命”面前,没有丝毫威力和作用,苏联的核武器能够反复毁灭地球数次,面对“街头革命”只能束手就擒;南斯拉夫的凶悍让历史上所有强大帝国都无可奈何,同样在“街头革命”面前四分五裂;到目前为止,除俄罗斯之外,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逃脱“街头革命”的毁灭性打击。俄罗斯之所以能够成为唯一的幸存者,就在于俄罗斯是唯一敢于发动群众的国家,是唯一摆脱了民主法制束缚的国家,当时以“纳什”(俄语“我们”的谐音)为主体的俄罗斯群众组织,与中国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完全一样,以20岁左右的青年学生为主,声称“一旦有人闹事他们能连夜赶到红场”,“用武力同敌人进行斗争”,“绝不让俄罗斯成为美国殖民地”,他们经常在网上公布那些有可能带头闹事的美国鹦鹉名单,运用公开舆论进行批斗,并且懂得进攻是最好的防御,遇有国家重大活动,就包围美国大使馆,防止美国街头革命专家乘机捣乱。在俄罗斯群众组织的强大威力面前,那些美国街头革命专家只好逃之夭夭、望洋兴叹。可以说,如果没有俄罗斯群众组织掀起的爱国主义运动,俄罗斯早已成为美国“街头革命”的牺牲品,普京总统恐怕也已沦落为莫斯科街头的出租司机,俄罗斯丰富的石油森林矿产等资源恐怕已完全被外资控制,俄罗斯议会更不可能出台捍卫民族利益的法律。就在中国银监会宣布允许外资控股中国银行的第二天(3月28日),俄罗斯议会出台了禁止外资进入俄罗斯能源行业的法律,让所有中国老百姓羡慕的眼珠子流血。面对俄罗斯这一法律,再看中国那一座座落入外资手中的矿山,那一个个落入外资手中的产业,那一个个落入外资手中的银行,所有血性尚存的中国人无不生出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悲凉感觉。到现在我们才明白,八十年代初向全世界承诺“永远不搞群众运动”的深远历史作用,正是“永远不搞群众运动”这一亡国口号,对内打开了*闸门,对外打开了国防大门,同时把中国置于了内腐外侮的可怕状态。就以这次奥运会为例,如果没有海外华人自发掀起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恐怕奥运圣火传递早已夭折,一旦奥运圣火传递夭折,将会更加激励西方国家直取北京,潮水般涌入中国发动“街头革命”,届时,奥运会倒计时就会变成中国政府的倒计时。

海外华人自发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向西方国家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就是如果西方国家一意孤行,在北京发动“奥运革命”,结果很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引发波及全国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但是,西方国家能否像对待俄罗斯“纳什”(俄语“我们”的谐音)运动那样,认真对待来自中国的爱国主义运动的信号,却很难预料。西方国家之所以惧怕俄罗斯的“纳什”群众运动,是因为俄罗斯的群众运动是普京总统支持和领导的,能够在俄罗斯境内“横扫一切如卷席”,对国内那些受美国指使的右翼势力具有极大威慑力。所有闹事者只要闻听青年近卫军出动了,立刻就会鸟兽般恐慌四散,大家知道,群众不是军警,打了也是白打,不仅是白打,甚至连被打的伤口都会成为叛国者的印记。所以俄罗斯国内外敌对势力才会放弃“街头革命”的打算。与俄罗斯情况完全不同的是,中国群众的爱国主义运动完全处于自发状态,非但是自发状态,甚至还处于非法状态,所以目前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才会发生在海外,而不是发生在国内,即便海外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也被看作是文革极左思潮没有彻底清除干净的结果。30年来西方国家之所以操纵中国学术界的美国鹦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地妖魔化群众运动,其奥妙就在这里,敌人越是恐惧什么,就越是希望对手放弃什么,八十年代以前,把美国等西方国家搞得最焦头烂额的就是群众运动了。中国文革一声炮响,全世界爆发了群众运动,美国黑人运动放火烧了数十座城市,法国红卫兵大学生沿街构筑军事堡垒,意大利红卫兵大学生干脆把国家总理拉出去一枪给毙了······,由此开始了西方国家的民权时代。正是因为西方国家吃够了群众运动的苦头,所以文革一结束,西方国家便操纵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开始了对群众运动持续30年的不断批判,并通过立法把群众运动列为头号犯罪。

其实,群众运动和“街头革命”完全是同一个东西,这本来是毛泽东留给中国共产党人克敌制胜的传家法宝,过去我们凭借这个法宝打遍天下无敌手,现在却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拿了过去,换了个名字叫“*”和“街头革命”,同样用这个法宝打遍天下无敌手,最终打到了我们自己头上,可谓是猫教老虎虎伤猫。在此我们再次遇到了那个衰老的身影,共和国所有劫难几乎都与那个衰老身影有关,随着西方魔影的日益迫近人们才发现,捆住中国手脚的所有绳索都被那个衰老身影打上了死结。眼前的劫难就是一个悲愤例证:群众运动是对付“街头革命”唯一有效的方法,而中国却是世界上唯一严禁群众运动的国家。这就使国内全体爱国群众陷入了无比悲惨的历史悖论之中:要么成为爱国暴徒,要么成为卖国汉奸,此外再没有第三条道路。中国历史上许多汉奸就是这样造成的。可以说,假如没有那句“永远不搞群众运动”的历史承诺以及由此衍生的诸般法律,目前中国海外华人运动就会和国内爱国主义群众运动连成一片融为一体,迫使西方国家放弃对中国的新型战争,形成中华民族世纪性崛起的历史跳板,21世纪将由此开始形成中国人的世纪。然而,海外华人爱国主义群众运动的自发性和国内爱国主义群众运动的非法性,给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出了一个矛盾的信号,美国等西方国家如何处理这一矛盾信号,直接决定着中华民族的历史命运。中国如同足球比赛中需要某队获胜才能出线一样地开始了被动等待,再次陷入了义和团前夕那种复杂的历史困局。

本来,如果没有把群众运动看作是洪水猛兽的国内政治和法律环境,矛盾十分简单,就是中国政府领导的人民群众同美国等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本质是同国际垄断资本和金融寡头之间的矛盾。可是,严禁群众运动的政治法律环境,却人为地把矛盾变成了西方国家、中国政府、中国民众三个方面之间的矛盾。历史上的悲剧循环再次上演:洋人制约政府,政府制约百姓,百姓制约洋人。目前洋人对政府的致命打击已经出手,百姓对洋人的民间抗战也已火山般爆发,唯独政府还没有任何反映。政府之所以没有任何反映,是因为目前民间抗战还只限于海外,示威*、集会抗议等都还没有波及到国内,国内最大的举动就是手机短信抵制家乐福。国内没有爆发大规模爱国主义群众运动,并不是政府压制,而是西方国家还没有在国内进行“街头革命”的尝试,一旦奥运会期间发生“街头革命”,被西方国家掠夺30年所积压的巨大愤怒就会天崩地裂般爆发出来,伟大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的熊熊大火就会在瞬间烧遍全国。到那时,中国政府将会面临巨大历史考验。中国政府的态度,将决定21世纪这场伟大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最终会以什么形式收场,是超越俄罗斯“纳什”运动的历史喜剧,还是重演义和团的历史悲剧。它不仅直接决定着这场奥运战争结局的胜负,同时还决定着中华民族的千年国运,决定着未来世界政治文明的基本走向。只是在大结局到来之前这段历史剧的导演不是我们,总策划和总导演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中华民族只能等待后发制人的历史机会。在注定要贯穿整个21世纪的世界三大族群的历史搏杀中,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先是以反恐的名义重创了***族群,现在又以反共的名义打击中华族群,试图把中华族群也变成一盘散沙的***族群,以便在世界一体化过程中完成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对世界的最终统治。奥运会便成为征服和肢解中华族群的最好机会。所以我们才说奥运战争的结局,不仅关乎中国,同时也关乎世界。

日渐迫近的奥运战争,将会把越来越多的世界目光,聚焦于天安门广场奥运会倒计时的巨大指针,除非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主动放弃这一新型战争,否则没有任何外部力量能够阻止他们发动这场新型战争。而要他们主动放弃这一历史机会只有一种情况,就是他们自己感觉到不仅无法打赢这场战争,甚至会带来无法估量的灾难性结果。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来说,无法估量的最大灾难,就是“街头革命”失败而导致毛派共产党人上台,这是美国民主基金会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结果,一旦形成这种结果,将是“街头革命”发动者对盎格鲁·撒克逊人犯下的永远不可饶恕的最大罪行。盎格鲁·撒克逊的那些金融寡头和少数政客十分清楚,一旦毛派共产党人上台,别说肢解中国统治世界的计划会化为泡影,甚至连对本国的统治都难以维持,因为以大众经济大众政治为内容的新的世界变革正在动摇着寡头统治的社会基础,此时如果毛派共产党人领导的中国成为新的世界政治文明的中心,寡头统治世界的时代将会彻底结束。2年前我们在《当前中国左派和右派的斗争》中就曾经断言:“无论西方国家在中国发动什么颜色的革命,最终都会演变成为一场红色革命”,中国不同于苏联、东欧、中亚等国家的最大特点,就是曾经有过文化大革命,有过全民参加的街头革命大演习,整个民族都受过街头革命的实战训练,特别是那些经过文革淬火的造反派,天生就是街头革命的超级大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街头革命的老祖宗,和他们相比,美国那些散发着奶油味儿的所谓街头革命专家,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甚至连小巫都算不上。以理性和谋略见长的盎格鲁 ·撒克逊人绝不会忽略这一点,他们绝不会主动打开潘多拉盒子,释放出已被锁紧30年的毛派幽灵,他们可以接受任何一类中国政府,唯独不能接受一个毛派中国政府。这是他们所有对华政策不可突破的根本底线。所以,在避免毛派重新上台这个问题不能做到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他们会选择宁可暂时放弃“街头革命”或者说奥运战争的计划。

从这个角度来说,届时美国等西方国家能否发动奥运战争,将完全取决于他们对中国左翼政治力量和爱国主义群众运动政治能量的判断,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除了中国左翼政治力量和爱国主义群众运动的崛起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因素能够阻止他们对中国下手了。中国左翼政治力量和爱国主义群众运动,已成为美国动手肢解中国前唯一有所顾忌的政治因素,这也表明了中国左翼政治力量和爱国主义群众运动,正在成为推动中华民族崛起和东方文明复兴的新的民族复兴力量。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坚信凭借其所操纵的各种国际反华势力,所控制的中国汉奸买办势力,所豢养的处于中国各个关键位置的美国鹦鹉,能够赢得未来北京“街头革命”的胜利,他们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发动奥运战争。届时,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街头革命”将在北京爆发,自称世界上最优秀的街头革命专家,将会与天生的群众运动领袖展开生死大搏杀。无论期间中国人民会付出多大代价,最终都将一定会赢得这场奥运战争的伟大胜利,完成凤凰涅槃的历史升华,在世界东方再次升起一个干干净净的崭新中国,以更加广泛的民主,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更加干净的人文环境,重建世界政治文明,和各国人民一道,把世界纳入符合天道天理天良的和谐发展轨道,彻底废除支配世界数百年的兽性发展规则,让人性的太阳照耀世界每一个地方。

不过,就目前来讲,我们的敌人比我们更加自信,敌人的自信,主要来自于他们相信能够动用中国的国家力量对付中国的爱国力量。目前法国驻中国大使就威胁要动用法律手段对付抵制家乐福的行为。法国大使的威胁让中国所有爱国者都脊背发凉。要知道,这不是企业竞争,而是两国交恶,是两国之间的新型战争,两国交恶的一方居然自信能够用对方国家的司法力量来惩罚对方国民的爱国行为,这不能不说是该国国民最大的悲哀,也是世界上很少国家的国民能够体会到的悲哀。他今天自信能够用对方国家的司法力量来惩罚其爱国的国民,明天就会更加自信地用对方国家的军事力量来惩罚其爱国的国民。如此的嚣张傲慢,甚至超过了八年抗战期间的日本大使,可是我们又不得不感叹对方有理由嚣张傲慢,为这位法国大使鼓掌喝彩的,就是中国百家媒体百位名人对抵制家乐福的齐声讨伐。其实,中国老百姓抵制家乐福,不过是如同受害妇女紧了一下裤腰带,就这么一个纯粹是弱者本能的下意识保护动作,就被中国百家媒体百位名人骂作是德日意法西斯民族主义。真想请教一下中国这百家媒体百位名人,中国人到底要怎样做才不算是法西斯民族主义?外国人外国公司在中国享有的种种特权,在全世界都绝无仅有,外资几乎吸干了中国所有资源,致使中国再也找不到一条干净的河流,再也找不到一口可饮用的水井,至少有数百万中国妇女的裤腰带可以任凭外国人随便解开,落到如此悲惨地步的苦难祖国,竟然还要被她所养育的子孙骂作是法西斯民族主义,你们还有没有做人的最基本的天良!

就拿眼前的家乐福超市来说,中国人应该做的不是什么抵制问题,而是应该彻底关闭。法国总统萨克齐在竞选时就一再承诺,一定要让大型超市牢牢控制在法国人手里,把大型超市看作是法国第一战略产业。大型超市可以通过对生产和消费的两头定价,随心所欲地掠夺所在国的社会财富,低价掠夺生产企业,高价掠夺消费者。中国去年以来愈演愈烈的通货膨胀,就是来源于大型超市的涨价狂潮。由于外资已经在中国大型超市中形成了绝对垄断地位,通货膨胀便成为外资大肆掠夺中国财富的公开合法手段。如果情况倒过来,是中国公司垄断了法国超市,法国大革命肯定会再次爆发。超市已经成为外资插在中国身上的巨大财富吸管,而这个吸管的发动机就是通货膨胀。可以说,一个超市,一个银行,已经成为西方国家控制中国经济主权的两大战略产业,目前西方国家之所以对中国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完全控制了中国超市,并且正在控制中国银行。每一个遭受通货膨胀之苦的中国人都要记住,你们的微薄收入是被家乐福等外资超市抢走的,他们掏空了你们的钱包,又指使美国鹦鹉说什么通货膨胀是流动性过剩的结果,要解决流动性过剩,就必须改革银行,把银行也交给对方。如此高明的连环杀招,用《地道战》中伪军大队长那句话来说,就是“高,实在是高”,只是这种高明是通过中国的买办汉奸来实现的。所以,无论中国百家媒体百位名人主观动机怎样,在客观上都是地地道道的汉奸勾当。大家可以想一下,为什么同样是抵制,法国从政客、议员到百姓都动员起来抵制中国奥运,却没有法国百家媒体百位名人出来指责法国是法西斯民族主义;而中国人抵制家乐福,马上就有中国百家媒体百位名人出来指责中国人是法西斯民族主义?同样是国家精英在同样事件上同样是对待祖国,为什么会有如此截然相反的不同反映?你只要去比较一下法国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的不同区别,比较一下二战后法国人对法奸和中国人对汉奸的不同区别,自然就会找到其中的答案。

大潮将至,所有政治力量和各色人物都会蠢蠢欲动,浮出表面,以保证历史的筛选无一遗漏;大潮之下,所有政治力量和各色人物都会显露出本来面目,以保证中华民族能够清洗得干干净净,又不至于清洗错误;大潮过后,冲走的只是肮脏的泡沫,留下来的所有东西包括每一颗最细小的石头,都是干干净净的沙粒。

还剩3个多月,那帮浑身散发着刺鼻狐臭味、双手沾满历史血腥的家伙就要降落北京,肆意享受13亿中国人民历时数年吐血准备的历史上最为丰盛的奥运大餐。如果对方吃完拍屁股走人,咱也就洗筷子刷碗,祛除满屋的狐臭腥味,然后再找刘明康看看咱家的“房契”有没有被人乘机顺走;如果对方吃完掀桌子扒房,那就正好做一个百年了断。中国与西方的百年恩怨,也该做一个历史了断了。[/size]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