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谁为谁狂关于西藏问题的七点看法

xixtao 收藏 4 325
导读:【2008评论之十:谁为谁狂关于西藏问题的七点看法】      关于西藏问题,与台湾问题一样,既是一个国内问题,也是一个国际问题,这个问题牵扯进了太多的国外因素,所以小民曾多次在评论中提及,最近一段时间内,西藏问题因奥运圣火的传递而被西方无限放大成为一个热点问题,对这个问题,国际上有各种举动,国内也有各种看法,在这里,小民谈一下个人对西藏问题的几点认识,整理下来,与国观的各位网友交流,欢迎批评指正。      1、在西藏问题上,我们的对手是谁?   西藏问题看似中央政府与达赖集团的交锋,实际并非如

【2008评论之十:谁为谁狂关于西藏问题的七点看法】

关于西藏问题,与台湾问题一样,既是一个国内问题,也是一个国际问题,这个问题牵扯进了太多的国外因素,所以小民曾多次在评论中提及,最近一段时间内,西藏问题因奥运圣火的传递而被西方无限放大成为一个热点问题,对这个问题,国际上有各种举动,国内也有各种看法,在这里,小民谈一下个人对西藏问题的几点认识,整理下来,与国观的各位网友交流,欢迎批评指正。

1、在西藏问题上,我们的对手是谁?

西藏问题看似中央政府与达赖集团的交锋,实际并非如此,西藏问题的实质已经不是中央政府与达赖的交锋,也不是中央政府与激进藏独分子的交锋,而中央政府与试图借助西藏问题来抵制中国崛起的西方势力的交锋,也就是说,在西藏问题上,我们的对手是西方势力,也只有隐藏在藏独背后的美德法英等国的西方支持力量才有能量将西藏问题上炒作到如此地步,而奥运圣火只是在英、法、美等国遇到的强力杯葛也印证了这一点,流亡藏独分子根本就没有能力组织出如此强大的场面,认清了对手,将有助于我们更好的解决西藏问题。我们永远都要弄清楚,在西藏问题上,美国是我们最大的对手,德、法、英等国不过是美国的吹鼓手罢了,欧洲国家因其本身的国家规模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拥有像美国那样追求全球霸权的实力与信心,而美国则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对手,他们都是中国需要重视的对手,但是需要有所区别。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在西藏问题上持有杯葛中国心态的,不是整个西方,但是也绝不是极少数西方媒体与少数西方政客,这是种杯葛中国的行为是建立在一种相对广泛的民意的基础之上的,民主的两面性就体现在这里,只为维护本团体的利益,而不会考虑其它团体的利益。

小民给大家打这样的一个比方:我们将中国与西方比作两户人家,一户人多但是贫穷,一户人少但富裕,人少的这一户人家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只会考虑是不是对自己有利,不会考虑是不是会损害另一户人家,所以他们会很“民主”的做出决定,动手去抢大户人家的土地,去抢大户人家的钱粮,将从大户家抢来的宝贝堂而皇之地摆在自家的客厅,再后来,小户人家觉得他们的“民主”进步了,为了体现他们的“道德优越感”,于是他们又“民主”地做出了决定,他们唆使大户人家中对家长不满的一员放火烧房,大户人家表达不满,想要痛打放火者,小户人家说了,不许打,如果打了那就是“血腥镇压”,没有“宗教自由”,你们应该让他分家,不让他分家就是不“民主”,一边说着这些,小户人家一边痛打试图在自己家里放火烧房的人,有趣的是,他们把自己的行为叫作“打击恐怖主义”与“打击宗教极端势力”。

2、西藏问题为何在近期为西方如此重视?

西方借西藏问题杯葛中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甚至也不只十年二十年,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达赖在西方势力的支持下叛逃开始,西藏问题已经成为西方对中国进行牵制的一张牌,随着中国的日渐发展,随着达赖的日渐老去,西藏问题对中国的牵制作用越来越弱,而西方显然不愿意放弃这张牌,在担心达赖去世后此牌将基本失效的情况下,西方借北京奥运会这个可以将任何问题都无限放大的平台,力图使这张牌发挥最大的作用,抹黑中国、弄乱中国,同时通过大力扶持藏独组织壮大,使之可以在达赖去世之后继续牵制中国。西藏问题掺杂了太多的历史因素与现实因素,这个问题在大国利益博弈、意识形态差异、东西方文明冲突三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已经演变成为西方在较长一个时期之内抵制中国的最大题材,无论我们表现出如何的诚意,西藏问题都不会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因为西方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让这个问题成为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否则,我们可以去问问声称支持达赖“非暴力”的西方政客们,为什么至今没有一个人出来谴责发生在拉萨的打砸烧抢行为,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对于死在藏独分子手下的汉藏平民表示半点的哀悼之情?

3、西方用西藏问题牵制中国说明了什么?

葡、西、荷、英、法、德、美、俄、日九个大国崛起进程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这些国家的崛起没有一个是建立在和平的基础之上的,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崛起也不可能建立在和平的基础之上,但是至少可以提醒我们必须要对进一步发展过程的各种挑战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西藏问题在西方的策划下被放大如此地步,正是西方不甘心让中国崛起的杯葛措施之一。与要求人民币升值打击中国的出口经济这样的经济行为相适应,用西藏问题来抹黑中国干扰中国的则是西方所能采取的最有效的政治行为。西方借西藏问题这样一个很明显会激起全体中国国民激愤的议题干扰中国,这既说明了西方一些传统强国不甘心中国崛起的抵制态度,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已经无法找出可以更加有效的牵制中国的议题。

4、为什么西藏问题是西方手里的一张烂牌?

西方直接策划制造了西藏问题,使之成为牵制中国的一张牌,不过,这是一张烂牌,小民分析一下西藏问题对于西方是一张烂牌的原因:

1)西藏问题的实质正好与西方国家标榜的普世价值相背离:要支持西藏独立,意味他们需要告诉全世界,他们努力试图分裂一个国家的传统领土,使之成为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而他们自己则在高调地反对政教合一的伊朗,高调地反对本地区宗教极端势力;支持西藏独立,以民主的名义支持藏青会这样声称要发动自杀性袭击的组织,就意味着他们需要向全世界对西方价值有期待的人们作出解释,藏青会的自杀性袭击与巴以地区及伊拉克阿富汗的自杀性袭击有什么本质区别,这样的暴力恐怖行为与911事件及伦敦地铁爆炸事件又有什么区别?

2)选择西藏问题抵制中国,意味着西方选择了一种挑战全体中国人尊严底线的方式,必定要将十三亿中国人民推到反西方的一端,西方几十年试图以“民主”来推动中国“和平演变”的面具就此揭下,西方明知这样一点,还是执意去做,那就只能让中国民众清楚,西方关注中国民主人权是假,杯葛中国崛起来维护西方利益是真。

3)西藏问题的主导权根本就控制在中国的手里。西藏仍在中国的有效控制之下,包括藏族同胞在内的各族同胞在这片中国自己的土地上安定地生活,西方为了满足“民主”的私欲,愣要破坏这种安定,除了被所有爱好和平的人唾弃之外,没有更好的结局。

4)用西藏问题来杯葛中国,达赖起到了关键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也正是他的不可替代决定了西藏问题的只能是西方手里的一张烂牌,他在一天天老去,中国却如东方的朝阳在升起,西方考虑好达赖的接班人了吗?是藏青会声称要效仿巴勒斯坦人和伊拉克人使用自杀袭击的主席次旺仁增吗?后达赖时代,西方固然可以继续用西藏问题来杯葛中国,但是其作用是可想而知了。

5、为什么说选择西藏问题杯葛中国是西方不得已的选择?

西藏问题只能是一张烂牌,西方却仍要选择,并通过他们对话语权的控制将这个问题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其实这也是他们不得已的选择,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西方在牵制中国方面已经没有太多的牌可选,他们曾尝试过许多方式都失败了:

1)他们尝试对中国进行军事围堵,但是这是一个从1945年起从未在与任何大国的军事交锋中落过下风的国家,这是一个军事装备工业完整到如同一个世界的国家,西方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在军事上真正遏制中国;

2)在经济方面,西方国家比其它国家都更需要中国,中国从西方进口高附加值的产品,提供低价位的生活用品,如果中国愿意,中国可以自己生产出大型飞机、高速火车、大型机电设备,但是没有中国的市场,西方国家的制造商们根本找不出可以替代中国的市场;

3)他们试图用民主人权来压制中国,但是随着中国自身在这方面的改善,这根本已经不能成为可以抵制中国发展的有效题材。面对他们的一元化价值观所带给世界的痛苦,反而是中国向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种更有参考意义的国家发展模式,那就是在贫困的基础之上,在非掠夺其它国家的前提下,一个国家可以通过更加有效的配置国内资源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国家实力;

4)西方用台湾问题牵制中国,却随着两岸交流的进一步加强而失去价值,所以美国军火商们在两岸互动进一步加强之后哀叹也许不能再卖更多的军火给台湾了。

6、在西藏问题上,我们需要检讨什么?

314之后,有网友建议反思我们的民族政策,提出了诸如取消自治区、实现各民族完全平等提议,小民认为,现有的民族政策并非需要全面的改变,而是需要进一步加强。

因为地理及历史等方面的原因,中国的多数少数民族地区生活水平一般低于其它地区,而经济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往往是民族问题走向激化的推手,其实在这次西藏骚乱也检验了我们的民族政策,这次骚乱只是少数藏独分子在西方势力的支持下精心策划的,并没有引起全面的骚乱与动荡,这其中的根本原因正是因为国家多年以来对西藏的扶持政策。

世界上,没有人与钱过去,都是与贫困过不去,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们国家的首要目标都是解决民生的问题(从小民的理解角度,民主永远不是一个与民生并列的问题,而只是为民生服务的,民主不是一种结果,而只是一种手段和形式),整个国家是这样,对于中国一部的西藏也是一样,中国现有对少数民族适当照顾的出发点有两个,一是促进民族和谐、维护国家统一,一是改善国民生活水平,无论哪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让他们有更好的生活,就像让人群的贫困者得到更好的照顾一样,是有必要的,也是应该的。

当然,我们的民族政策也确实有需要调整的地方,在具体经济政策方面,根据少数民族多分布于中西部贫困地区的情况,国家应该考虑以地区优惠的方式替代以民族优惠的方式,国家应该加强民族间的交流,伴随着现有户籍制度改革,国家应该进一步加大西部偏远地区的支持力度,鼓励企业或个人到西部经商就业,同时也支持西部民众到东部地区发展,促进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促进民族之间的融合。

具体到西藏问题上,我们需要对现有的一些处理策略进行检讨:我们将达赖与所有藏独分子不加区分的策略是不是有不足之处?

我们且不论达赖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些什么,这个人本身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当他在西方势力的策划下逃离西藏的时候,当他接过了诺贝尔奖的时候,已经注定了他的一生只能成为西方的一个政治棋子,走到那里已经由不得他了,所以每当西方试图对中国有所动作的时候,达赖就冲在了第一线,50年前如此,20年前如此,现在,还是如此,他非但无法影响西方的决定,甚至无法影响藏独组织的决定,一生以“非暴力”起家的他为了圆掉314骚乱中的暴力行为,只能用一个谎言掩饰另一个谎言,比如先是声称“拉萨骚乱中的僧侣是武警所扮”,后又称藏独分子“烧掉银行是因为银行截留中央拨款”,“烧掉商铺是因为这是卖淫场所”,无论他与藏青会是不是在玩双簧的游戏,当西雅图上空的飞机上拉出让他停止暴力的横幅的时候,年过古稀的藏传佛教领袖,内心深处会有怎样的折磨与痛苦,是可想而知的,考虑到他的影响力,我们是不是可以采取一种区别对待的策略,将声称“非暴力”的达赖与公开试图采取暴力路线的藏独分子区分开来,我们公布所掌握的证据,完全有依据将藏青会等组织定义为恐怖组织,我们可以与达赖继续对话,你支持一个中国,你支持和平,那么请与采取恐怖暴力路线的藏青会划清界限吧,让他去做出选择,进行对话谈判,还是支持恐怖暴力。

除此之外,我们也应该将普通流亡藏民与极端藏独分子区别对待,普通的藏民流亡在别人的国土上,只能成为别人的棋子,无法得到别人的尊重,西藏还是他们最终的选择,国家必须有这样的宽容,制定相应的优惠措施,欢迎流亡藏民回到祖国的土地,给他们一个稳定的家园,生活居住工作,也从根本上削弱支持藏独分子的生存土壤。

同时,我们也必须注意以下的两点:尊重宗教自由但不意味着对借宗教名义实施犯罪的行为就可以网开一面,尊重民族权利但这不意味着对借民族名义实施犯罪的行为放任自流。奥运会之后,西藏、甘南、川西应该召开公审大会,对所有的犯罪分子进行宣判,任何违反中国法律的行为必须得到法律的惩治,不应该有例外。

7、西藏问题应该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面对西方借西藏问题的抵制行为,我们首先应该保持对自己国家的足够信心,我们要相信,世界需要中国,即便西方也需要中国,我们不必因为西方一部分国家的敌视与抵制行为而失去对我们的信心,不要动摇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的信念,不要动摇我们失去全球化、融入世界的决心,如果我们想要世界愿意听我们的声音,首先是创造条件融入世界,而不是因为一时的挫折而与外界隔离,以怒制怒不应是我们的选项,我们应该有信心正确面对国家发展中遇到的这样一点挫折。

这次西藏问题借奥运圣火的被无耻的放大也应该给我们很多的启示,我们要让世界了解真相,同时我们也做出自己的进一步调整,小民概括为九个字:“走出去、迎进来、透明化”:

“走出去”,让更多的人走出去,留学、工作、创业、投资、交流,毕竟王千源、潭校这样的人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他们将会让西方更好地了解到中国真实地、进步的一面。我们看到了,在这次因西藏骚乱而起的中西方交锋中,海外留学生与华人站在第一线,他们发出了强大的声音,其实每一个爱国的华人,都是向西方介绍真实中国的最好平台,鼓励国民走出去,给他们更多的关爱,这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做的;

“迎进来”,让更多的西方人来到中国,了解中国。314之后,许多在西藏的外国游客发出了没有偏见的声音,许多曾在中国生活工作的外国人也发表了一些没有偏见的声音,这对我们是一种启示。在这次西方借西藏问题的反华行动中,确实有许多参与者的确是不了解真相,我们不能指望西方的媒体可以告诉他们真相,也不能指望他们会相信我们宣传的真相,最好的办法是,请那些真心想要真相的人来到中国,让他们看看真实的中国(也请那些只会用古旧中国迎合西方口味的中国导演们多拍些反映当代中国的电影吧!)。固然这会让我们的社会的阴暗面更多暴露出来,但是这并不可怕,问题只有暴露出来,才有助于更好的解决,这将会推动社会进步,而试图掩盖的结果只能是无法掩盖、更加恶化。

“透明化”就是要逐步取消我们在新闻方面的管制,增加我们在新闻方面的透明度,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民众对CNN、BBC等西方媒体的“选择性”报道的反应,我们也可以想见西方民众对我们“选择性”报道的反应,中国媒体目前的新闻报道方式如果都不能取信于国内民众,还能取得国际上的尊重吗?事实证明,在中国国内,没有一个问题因真实曝光而引起社会动荡,反而是遮掩与修饰导致群体事件的发生。因此,我们最应该看重要是国内民心的向背,而非国际上对我们的声音有多么难听,在中国一穷二白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都不曾将我们如何,更何况是今天。中国要成为一个真正受尊重的大国,不可能建立在处处反击西方的基础之上的,在我们的国情之上,我们也必须采纳一些普世的价值观念,这有助于我们更好的融入世界,更好的在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谁为谁狂于2008年4月18日晚)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