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看"王千源事件"的诸多报道后面都是网友们对其的不屑和愤慨.其中对她最多的评价就是"汉奸"和"藏独".

但是骂完之后,在来细细地看一看她的言论,我觉得这两个称呼并不合适.

1.记者申铧:你觉得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你支持不支持西藏独立?

王千源:我觉得西藏绝对是中国的一部分,正因为它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对待它就要像是对待自己的同胞兄弟,要用的方式和对待外人是不一样的。对待外人,你可以不予理睬、你用比较强硬的手段也好,都可以。但对同胞兄弟的话,是自己的亲人,就要更加理性,要注意情感上的交流。跟藏族讲话更多的是要考虑,这不是简单地这几年或几十年或奥运会几十天的事情。我们跟他们是几百年、几千年的渊源,并且会不断地继续下去。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专访王千源)


我评:很明显,从她的话“我觉得西藏绝对是中国的一部分”可以看出她是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且她最后总结到“我们跟他们是几百年、几千年的渊源,并且会不断地继续下去。”,这又说明她是认为也支持西藏作为中国一部分的这种关系将一直继续下去的。而从“但对同胞兄弟的话,是自己的亲人,就要更加理性,要注意情感上的交流。”这些话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她认为西藏地区现在的问题,是没有被其他民族理性对待,更是缺乏之间应该有的交流。在说的简单一点,整段她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整个民族和藏族间应该更平等、团结、互助、共同发展。这么看来王千源也只是在表达一种民族团结的愿望,这个想法是对的也更是被马克思主义所支持的。

所以,之前我很疑惑,她并没有支持藏独啊,那她为什么还要参加藏独活动呢?


2.被问到为什么打雪狮旗(zangdu旗帜)

她反问:香港有区旗,为什么西zang不能有呢?(转自凤凰咨询)


我评:看到这个回答,我开始怀疑王千源是否知道藏独的真正含义。我们都知道,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对于香港,我国是采取了一国两制的政策,这是一种以一个中国为前提,在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在香港[包括澳门,并希望以后可以在台湾问题上发挥作用]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和平统一政策。而这就决定了目前港澳是享有除去外事权[不包括文化、经济上的外事权]外的大多数自治权的。而西藏地区,是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对于西藏地区,我国实行的是少数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这决定了在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前提下,藏族同胞有权也应该自己来管理西藏地区的事物。王千源用紫荆花旗和雪狮旗作比较,显然是没有明白两个问题。第一,西藏的存在和香港一样,都是以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的形式存在的。第二,紫荆花旗,即香港的区旗的性质是行政区区旗;而雪狮旗的性质是所谓西藏独立的旗帜。一个是代表地方的旗帜,另一个是妄图代表国家的旗帜,两者何来可比性?这又让我再生疑惑,在网友通过“人肉搜索”搜索出来的王千源的背景资料里,提到王曾在高中时便表现出了很强的学习政治的欲望。口才出众,曾在辩论赛中取得过优异成绩。且据说在高二的一次联合国模拟会议中,她就被当时的同学看出了非同一般的政治才华,并认为她将来必定不得了。

如果说,这些背景资料可靠、准确,那么这个1988年出生的女生应该对我们当下使用的高中政治教材中的国家制度了如指掌、熟透于心才对吧?怎么连最基本的两者间如此明显的差异都不了解呢?且口才出众、托福成绩670,我们也大致可以排除她当时表达不清楚的可能性。再退一万步说,就算以上的那些背景统统是假的,那么得到进入杜克大学的学习资格是因为对民主的独到见解,应该不是假的吧?既然对一个如此专业的政治术语都有了自己的高见,那么怎么连最基本的自己国家的政治制度都不通晓呢?但在这个问题里我们也可以全当她是搞错了两者间的性质,整段是在表达西藏也可以有旗子这么一个观点,也并没有涉及藏独。


3.为了让大伙了解更多的情况大家好,那天晚上我是7点到7点半之间到的杜克现场.我到的时候,一个白人小孩当众说I have been to Tibet.我高叫Show me the proof you have been there.他不理我.继续重复他的话.我就说,You are liar.这些话后来被在chronicle上歪曲成了:当他们说God bless america, he was booed. When he said we need peace, he was called liar.这个时候,王同学刚好走到我前面.她说, Give us peace.我和边上一个同胞就指着达赖在西藏杀人的材料问她, Is this true?.她回答I on't know (the answer to your question). But do you know what happened in china? Many T.i.b.e.t.a.n.s were murdered and killed.我问她, Do you see that by yourself? Are you chinese?她这时候马上用中文说,我是中国人.我可以说中文.我继续问, Do you see the killing by yourself?我坚持用英文,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听明白.她不回答.我边上一个同胞把宣传材料递到她眼前,希望她看看.这时一个女黑人挤到王同学前面说, Don't touch her.然后王同学就走开了,去和别的人争论.那些材料她始终没瞄一眼. (转自凤凰咨询)

注:文中“我”是一个在杜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王同学便是王千源。


我评:从文字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发现,王千源是认为藏族人在西藏被其他民族的人谋杀了的。在这点上我们可以宽容的理解她,在3月的拉萨打砸抢烧事件发生时,她并不在中国。也许是因为她身处在一个拥有CNN这样的传播媒体的国家,所以和其他民众一起受到了蒙蔽罢了。但我要说的是,抛开一切政治立场,仅凭着华夏民族彼此相连的血脉,为什么同是在国外的中国留学生都能摆脱外人的蒙蔽,她就不可以呢?难道是她生性过于冲动?可她不是说“对待外人,你可以不予理睬、你用比较强硬的手段也好,都可以。但对同胞兄弟的话,是自己的亲人,就要更加理性,要注意情感上的交流。”,所以由此观之,她其实在对待同胞和对待非同胞的问题上还是很理智、很清楚的。那她为什么会宁愿相信“外人”的话,也不相信“自己亲人”的话呢?而另外有一点我们也可以很快地发现,当别人问她是否是中国人时,她会很迫不及待的表示自己确实是中国人[在看到的另一篇采访中,她还强调自己是中国大陆人]。这又是为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这么做的后果,便是让外国民众更加的生信不疑那些CNN们的言论。但是,她还是没有表态自己支持藏独,只是相信自己的同胞干了坏事,被外国媒体蒙蔽了眼睛。只是确实,她是和藏独分子站在了一起。她是不是因为不了解事情真相,摒着和一些外国人一样的“同情心”才站在藏独的一边的呢?


4.王千源接受NPR采访时说:

That b**ch was interviewed by www.npr.org and saying a lot of Chinese are supporting her position and disappointed by Bush’s comment that the Olympic should not be boycotted.

她说她对布什表态说不抵制北京奥运非常失望(转自北美论坛)


我评:到这里,我越来越想不通了。我想即使是抛开一切的亲情,王千源要毅然用公平、平等,怀着对“弱势”藏独的同情心来说话的话,她难道不觉得她这种”对布什不抵制奥运“的失望是对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的不公平、不平等么?且一个在祖国呆了18、19年的人,才出去一年,就已经真地到了为了为别人争“平等”,连对祖国的“旧情”都没有了?难道这就是她政治才华的突出表现么?


5.被问到是否是中国人

大家问她是中国人吗

她就是用英文说:i’m from mainland of China。接着她说:being a chinese does not mean i cannot think indepedently.(作为一个中国人并不意味着我不会独立思考)(转自凤凰咨询)


记者申铧: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发生后你受到的铺天盖地的谩骂和攻击?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王千源:我感到很意外。但他们可以这样对我,也可以这样对别人。我只是他们的一个靶子。中国人现在这种很奇怪的“愤青”状态是心理不平衡的一种表现,是一种变态的所谓爱国方式,但实际上绝对不是在爱国。他们标榜自己,攻击别人。


记者申铧: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

王千源:我不是社会学家,但我自己感觉是,一种比较强烈的社会思潮在人民其他的权利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的情况下,每个人不是心理特别感到舒坦的时候,他们需要发泄的地方。而随着网络的出现,他们的发泄可以由一个非常虚幻的概念转化为针对某几个人。而当他们成为几千几万人结合在一起,就感觉到自己去攻击别人时有人保护。这像历史回潮,我感觉这跟“文革”太像了。我读过那些历史,当时还不信。他们认为文革以及过去的一些事没有发生过,但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着同样的事情。其实中国有一大批的人是不说话,是沉默的群众。他们有观察和思考的能力,现在正在观察思考的有深度的人,目前还没有发出一句话来,而浮在表面上的那层一直比较激动地在说一些话。


记者申铧:你是在青岛受的小学中学教育。你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多独立的想法,敢说真话,而很多你的同学老师、千千万万的同胞却不能做到?

王千源:我可能就是比较愿意看书,比较愿意自己思考。其实中国有一大批的人是不说话,是沉默的群众。他们有观察和思考的能力,现在正在观察思考的有深度的人,目前还没有发出一句话来,而浮在表面上的那层一直比较激动地在说一些话。


记者申铧:你的父母写了一封致歉信,你看了吗?

王千源:不是他们写的。我跟我父母联系过,他们很清楚地告诉我那不是他们写的。


记者申铧:那是谁写的,知道吗?

王千源:我不知道是谁写的。他们绝对绝对不会写。他们很明白地告诉我,他们支持我的做法,他们知道我绝对不会做出有辱国家的事情。他们在沉默中等待春天的回暖。


记者申铧:我感到很吃惊。

王千源:你看他们都写了大字报,写口号标语,又泼粪。这简直就是文革。最可怕的是,这次是人民文革。


记者申铧:非常谢谢你。你年纪轻轻,有这么多想法。

王千源:非常谢谢您给我打电话。我觉得中国现在就是需要让大家听到不同的政见、不同的声音。我希望一个国家有更强大的人民,而不是一个强大的政府逼迫人民连话都不敢说。现在有点像秦朝。秦朝当时为什么灭亡?就是因为暴政。现在我担心的是,这个暴政既有可能出于政府,也有可能出于人民,这太可怕了。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专访王千源)


我评:从以上几段采访中,我们可以了解到:

1.王千源觉得大多数中国人是不会独立思考的。那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现在有点像秦朝”。那为什么“现在有点像秦朝”,大多数中国人就不会独立思考了呢?原因也很简单,那是因为“一个强大的政府逼迫人民连话都不敢说”。既然话都不敢说了,要独立思考干什么?

简而言之,中国大多数人都是要么一声不响的,要么是附和着政府在过日子,基本都是处于自己不动脑子的活着的状态。那么我要说,大家连想法都没了,我们这些劳动人民又怎么会有动力把国家的经济发展上去呢?难不成是飞上去的?或者说是她口中的那一小部分会观察、能“独立”思考的人把整整13亿人口的大包袱扛在肩上,把经济发展上去的?这有可能么?

2.王千源感觉大字报,写口号标语,又泼粪,这简直就是文革。最可怕的是,这次是人民文革。

我对此还是疑问多多。人民连话都不敢说了,怎么又会搞出大字报,写口号,泼大粪之类的事情出来呢?这里面哪一件事情不是在说话的权利之上的?人民连话都不敢说了,那么人民又是怎么闹的都变成“人民革命”了呢?谁看过不敢说话的革命?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北美独立运动、法国大革命这些个资产阶级革命哪一个是在“不敢说话”的情况下爆发的?且最后的那些《权利法案》、《独立宣言》、《人权宣言》哪一部不是“敢说话”、树立新思想的代表?且不说资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的十月革命、我国的秋收起义不都是敢说敢做的代表么??再说说那万恶的文革,连自己都没有经历过的文革,只是看过书罢了,怎么又好意思说“他们认为文革以及过去的一些事没有发生过”。一些对中国现状不了解的外国媒体,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国政府有意隐瞒这段历史。且问一句,真地知道为什么会文革么?那是因为当时GCD内的左倾思想发展到了顶峰。为什么会发展到顶峰呢?那是因为当时党内的一小部分人鼓动着一些把人们“越拉越左”的思想,妄图不顾整个民族的发展,为自己夺得政治上的控制权而作祟。且文革最后的结果是经济停滞甚至倒退。而现在呢?你看到过哪个国家在动荡的“革命”期间,国家是迅速发展的?

3.最后,王千源又认为自己是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的人。那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自己比较愿意看书,自己比较愿意思考。可是王千源啊,很会看书,你从小都读了哪些书啊?照你的看法整个中国像“秦朝这样的压迫人民,控制人民的言论、思想,那么你看的那些书也应该都是被控制过之后,剩下了的那些不会“让人民心生多言论、多思想”的书闹?那你又是怎么从这样的书里面,获得让你“能发出不同政见、不同声音”的能力呢?难道是变出来的?

我知道你不是社会家,看看你也显然不是。你知道人的本质属性是什么吗?社会性啊!你一个在青岛过正常的学习生活过了快20年的人,每天接触这么多的社会里的人,你就能这么独立、这么不受社会干扰?这难道也是你天生政治才华出众的表现?还有啊,其实一直浮在最表面的很激动的那个人是你才对,王同学。实在不想承认,但是那个标榜自己,攻击别人的人,不是也是你自己么,王同学?

综观之前我们从王千源言语里得出的问题:

1.她并没有支持藏独,那为什么还要参加藏独活动呢?

2.对一个如此专业的政治术语(民主)都有了自己的高见,怎么连最基本的自己国家的政治制度都不通晓呢?

3.她为什么会宁愿相信“外人”的话,也不相信“自己亲人”的话呢?

4.才出去一年,就已经真地到了为了为别人争“平等”,连对祖国的“旧情”都没有了?

5.你又是怎么从这样的书里面,获得让你“能发出不同政见、不同声音”的能力呢?

每天接触这么多的社会里的人,你就能这么独立、这么不受社会干扰?

6.她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要承认自己是中国大陆人呢?

我只能对于其人的两种可能性:

1.这个人在网络上的背景根本都是子虚乌有、统统是假的,也许她在这个事件中扮演的纯粹只是某个西方政府的“托儿”。

但这种可能性太小了,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哪个007在混入敌方阵营之前,是先暴露身份的。且这种做法最后的结果顶多是让外国人再多相信一点虚假的事实,而对于国内则是将这个王千源列为众矢之的罢了。这显然还不如某些西方政府或媒体反华行为来的比较奏效,让我们国人在国内大家一起起起哄、发发火,性之所至之时也像藏独分子那样砸砸东西、放放火,最后闹的个奥运会真的开不起来来的激烈,效果更好。

2.那只有第二种可能性了。且我认为第二种可能性可以很自然的解释上面的所有疑惑。

也许王千源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搏出位”。

1.她并没有支持藏独,那为什么还要参加藏独活动呢?

答:也许王千源想要“搏出位”啊。刚好可以利用这么一个事情,明确的标榜自己的“民主”。

2.对一个如此专业的政治术语(民主)都有了自己的高见,怎么连最基本的自己国家的政治制度都不通晓呢?

答:应该不是不通晓,只是本来就只是想要借“藏独”这么个事为载体,把自己的“民主”秋波送出去就可以了,无须对此过于认真。

3.她为什么会宁愿相信“外人”的话,也不相信“自己亲人”的话呢?

答:为了在政治大国实现自己的政治梦想,目标如此明确了,且要是混的好的话,也许再也不回来了,当然是先把个人利益摆在国家、民族利益前面了。

4.才出去一年,就已经真地到了为了为别人争“平等”,连对祖国的“旧情”都没有了?

答:同上。

5.你又是怎么从这样的书里面,获得让你“能发出不同政见、不同声音”的能力呢?

每天接触这么多的社会里的人,你就能这么独立、这么不受社会干扰?

答:表达的所有的话都是遮掩自己最终目的的一层纱。其实自己也不是真地有心要帮别人“藏独”的,就想撒了谎的人前言不搭后语。

6.她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要承认自己是中国大陆人呢?

答:我是中国大陆人都能和你们一样民主,看我政治才华多出众、多有造诣啊。简直是孺子可教么。


说实话,现在不满现状的人有很多,可是国家真的是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去发展的,不论是在经济、政治还是文化上。


就像我,一个快要高考的学生,我多想一觉醒来,教育部发通知下来说高考取消了,学习负担不会那么重了,学生可以早上九点到校,下午三点放学,选修自己喜欢的科目来读了。可是我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且我也赞成不要发生。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个漫漫渐进的发展规律的,我相信现在我高考,我负担重,但到我下一代的时候,他们不用在被学习所捆饶了。


还有,看看历史,那一些妄图超越规律和事实的事情“大跃进”“文革”,不是最后都是经济搞垮了,思想搞混乱了,人民的生活反而每况愈下了。


虽然我们国家在民主政治上真的发展的程度还很不够啊,是相当不够!但是我们看到政府是注意到了,且真的在这几年很重视的在开展各种中央、基层政治活动了。而且发展政治民主建设也是要有一个背景,要有一个人民一定的政治基础的。像王同学这样老是鼓吹“民主”,且说话有很多很多矛盾的“政治人才”,我是不想她耽误掉我那个等待真正减负春天的到来。


所以,王千源不是“汉奸”也不是“藏独”,她只是一个头脑有些发热的“民主”爱好者。


而这种几边都讨好的举动也体现了小女子涉世未深、心机太重,可惜最后只会落得猪八戒照镜子的下场。


其实爱好民主真的没有错,但是这种不管不顾国家、民族的行为实在只是一个小孩子的幼稚之举,难以看出任何政治才人的影子。


而建议大家也不要再骂她了,美国人很聪明,发明了冷战和热战。我们大可也学一回美国人,对这种人实施冷战,不要满足了她“搏出位”的目的。要知道我们越热战,别人就会觉得这个人还挺重要、挺有用的。要是真的要来热的,我们也来那种非暴力不抵抗运动,就是让西方不要得逞。


当务之急,发展经济、开好奥运,让四方来客看一看什么才是遇事而不乱的大国风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