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梅州,我的足球回忆.[斑竹已阅]

这篇文章是我很早前发在网易论坛上的,现在拿来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绝对的原创,如果管理员需要判别,可以找网易的管理员.或者私下给我信息,我可以告诉你我在网易的ID.申请加分哦!!!


拥有“文化之乡”“足球之乡”“华侨之乡”三乡称号的梅州,更以“足球之乡”闻名中国,涌现了大批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二三十年代曾经在踢点球的时候射得日本守们员吐血的亚洲球王李惠堂,是梅州足球乃至中国足球的代表人物,是FIFA评选出来的历史上六大球王之一,排名在贝利之前。而如今运动员上场之前要检查鞋底,也是因为李球王在一次比赛中给无耻的日本队员用藏在鞋底的刀片割断脚筋才有这个规定的。


我们高中时候的校长,联合中学的徐柳青校长,在我高一开学典礼上,是这么阐述“足球之乡”的:作为梅州的男人,你们要会踢球,不然,你们不配做梅州的男人;作为梅州的女人,你们不但要支持自己的男人看球踢球,而且你们还要懂球,要不,你们不配做梅州的女人。这句话虽然有些偏激,但正说明了足球在梅州人心目中的地位。我们班,正是因为这句话的鼓励,保持了高中一年级,全班参与,而且保持校内外比赛全胜的战绩。


记得开始接触足球,是刚懂事的时候,我妈抱着我,打着伞去看我爸比赛。我爸那时是厂队的主力守门员,守门的姿势特别帅。应该说认识足球我是从认识守门员开始的。到幼儿园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跟着爸爸看比赛。还非常清楚得记得,那时分不出什么是任意球什么是点球,什么是越位什么是犯规,在那里不懂装懂大声喊叫,样子非常可笑,爸爸则非常耐心地讲解给我听,夹带着战术和技巧,一点一点灌输。然后第二天就抱着爸爸的球,在门坪里和隔壁的伙伴乱踢一通,确实有趣。


上了小学,有了正式的体育课,老师开始组织大家分组踢足球,个子不出众的我给叫去守龙门(惯例:弱的人去守门),梅州踢球的人都知道啦。结果我守的门一个球都没让人进,哼哼,不知道我天天在床上练鱼跃的么?还扑了个单刀。由于身体条件太差,一直不能打上正式比赛,只是业余的玩。周末是最开心的了,早晨早早起来,集合村里的伙伴在老屋的谷坪上踢球,转球气心挑人之后,捡几块石头做球门,就这么杀将起来。每进一球,输的那方要给惩罚,一开始是做俯卧撑,后来又有新玩法,就是抱着头蹲在墙角,然后胜利一方每人射一球,使劲往对方身上射。为了不给这么侮辱,双方都是激烈认真的踢好每一球,偶尔还有一些漂亮的配合和过人,也时常为了有争议的进球吵得面红耳赤。到9点多10点,回去吃个饭,写作业,中午吃完饭,看下电视,两点多又集合了,继续战斗到天黑才罢休。


初中的时候,曾经代表班队出战年级比赛,位置是门将,虽然个子矮,但是良好的站位,扎实的技术,加上初中大家的力量还不够,弥补了我的缺陷,让我很好胜任这一角色。由于队内斗争激烈,我这个个人主义者自然成了牺牲品,摆着我这么个好门将不用,用了另一个蹩脚门将,结果连续输球,到后来实在没办法要换我上去的时候,我已经没上去的冲动了。初中三年的足球生活,比较郁闷。中考完了以后,那才是快乐的开始,没作业没压力,时间长,尽情的奔放,尽情挥洒。


当时我们姓氏组了一支队,天天开到旁边刚开发的小区的空地上踢球(华侨城)。为了和别的姓氏的人抢场地,有时候甚至4点多就到那里,点着篝火踢球,然后下面埋点番薯,饿了就挖出来吃,哈哈。最后没办法了,这样争下去不是办法,就来了一场对决。那时我们队缺了好多人,刚好去了7个人。我舅40多了还去守门,除了一个和我同年纪的外,其他都是小学或者上了年纪的人,而对方都是17左右的队员。就这么开始了,上半场才打了30分钟,对方已经给我们射进15球。对方弃权,从此我们独自享受这片开阔的“球场”。当时我们内部也打得激烈,我们下屋的常挑战上屋,但是都是输多赢少,呵呵,主力都在上屋。那个暑假是最快乐的暑假,无优无虑,整个村子的人都在一起踢球,无论老少,女人就在旁边观看,其乐融融。鞋子是6天一双,我爸笑我马拉多纳都没我那么快穿坏鞋子,哈哈。


上了高中,班里男多女少,建足球队的时候,登记的人占了男生总数的90%,一共是22人。那时高年纪的师兄为了不让我们有磨合的机会,在开学第二星期就开始了高中联赛,而且在抽签的时候,动了手脚,我们小组四个队,一支高三的去年冠军,一支高二队加两支高一队,明摆着要踢我们高一的出去。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们班在第一场比赛里,以一个漂亮的2:0干净利落的干掉了卫冕冠军,上半场我们还在不断地磨合队伍和适应场地,打得很辛苦,但是下半场,我们适应了之后,马上进了两个球,打得卫冕冠军大气不敢出。第二场,4:1胜同年级的一个班,这场比赛让我们的左边后卫扬名联中,他以一个精确的角球直接破门,还打了一次立柱一次横梁,被冠于角球杀手称号。第三场比赛,高二的师兄弃权。与此同时同年级一个班也在另一小组全胜出线。接着,高年级的用自己手里学生会的权利,取消了这次比赛。让我们饮恨联中!接下来一年,我们打了无数的比赛,每个星期都有一到两场,校内的,校外的,均取得胜利。一次,有个外校的队很狂,要和我们打钱的,就是输了的要付给对方钱。开出底价是100外加一个球5块。我们没想那么多,因为从来没打过这种,想想没关系,就打吧,结果上半场就打他们8:0,下班场全部替补出场,又打进5个。从此,我们队就开始这么“赚钱”,队服,喝的水,都是这么一场一场打回来的,一年之中,没输一场球。


上了高二,大家开始打麻将的打麻将,喝酒的喝酒,抽烟的抽烟,谈恋爱的谈恋爱,打光碟机的打光碟机,都没心思训练,以至于我们班在高中联赛4进2的时候,1:3败给了常年输给我们的三班。终场哨音响起的时候,我们哭了,全班抱在一起哭,可是悔恨也没用了,事实已经注定,我们高中实现冠军的梦想,彻底破灭了,因为高三,很多同学在下学期就开始不来上课的了。


高三下学期,我们很多人,都放弃了我们的梦想,打工的打工,为了上大学的拼命读书。而我,也慢慢远离了足球,远离了心爱的足球场。


最后一次接触足球,是大一的体育课,我们班一男生向我挑衅:你们梅州人不是说足球之乡么?来比脚法如何?就踢那篮球柱子。我不理会,他开始利用体育委员的声望,召集大家来看,我不得不为了我们足球之乡的名誉而战斗,虽然是一场微不足道的战斗。首先他先挑比赛方式:从中圈踢,用脚内外正三个部位各射一球,到了三分线内才可以落地,否则算失败。他连续不中。我出场了,几年的功底,让我射出了三粒漂亮的点杀,砰砰,三中二,一个擦着柱子过去。他看傻了,不敢出声,我不再继续挑选比赛方式的权利,因为我知道,再和他比赛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我已经完全征服了他。我也知道,我在这,用这个方式,结束了我的足球,彻底离开了让我伤心让我欢笑的足球。



本文内容于 2008-4-20 6:01:20 被sntian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