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二卷 赤壁鏖战 第三十五节 兄弟之情

gazelle 收藏 1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薜丰知道有一队骑兵跟在自己后面,自被对方盯上就知道了,但他不晓得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他惊奇于对方的不主动进攻,似乎只满足于跟踪,并不打算与薜丰他们为敌。也许他们在寻找最佳的时机。薜丰在心里想。 在旷野中转了半天的时间,薜丰已经是第三次看见这片树林了,看来今晚是找不到大道了,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薜丰知道有一队骑兵跟在自己后面,自被对方盯上就知道了,但他不晓得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他惊奇于对方的不主动进攻,似乎只满足于跟踪,并不打算与薜丰他们为敌。也许他们在寻找最佳的时机。薜丰在心里想。

在旷野中转了半天的时间,薜丰已经是第三次看见这片树林了,看来今晚是找不到大道了,这么大的雪,得为兄弟们找个歇息的地方,树林应该不错,虽然不能升火,找点树枝铺张铺也可以。他挥一下手,带着五十骑轻骑兵悄悄地进入了树林。

于是,树林里相隔一百米的地方驻扎了两支军队,或许还有更多,谁知道呢。

韩玄的这一百骑骑兵先入树林,在约有一箭地的地方静静地看着薜丰安排战士们下马、歇息,他们是一点声音也不敢出,并不是怕自己战力不济,而是在当时的形势下,韩玄实在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他深知,以自己的那点实力,无论是曹家、孙家,甚至是刘家,他都得罪不起,虽然他手下有一员猛将――黄忠。而这天带队的,正是荆州名将黄忠黄汉升。

漫天飘雪,树林间静得似乎能听到雪花落地的“沙沙”声,黄忠作了个手势,军士们口中含枚,战马勒口,马蹄裹布,小心地往后退去。黄忠头戴一顶兽口吞云盔,雪白的长须与雪花一同起舞,手持一张雕花牛角弓,引弓搭箭,锐利的双眼紧盯着刘军马队中那员年轻精干的小将军,箭头不离那将咽喉,见自己的军士退出刘军视线之外,方才轻轻地松了口气,派出警戒哨监视刘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雪渐渐停了,旷野里忽然一下子亮了起来,铺雪的地面白得刺眼,像是满月时洒落的月光。一小队疲惫的骑兵在雪光映照下拉成长长的一串从另一边进入了树林……

同一时间,另一队不知哪一部分的骑兵也从第三个方向进入了树林。

天亮了,东边的天空如火烧似的升腾起一片红霞,清冷的空气慢慢地充斥了整个大地,也充斥了每个人的胸腔。

是个好睛天。魏延心里想。

追踪了一整夜,不但连个人影也没见着,而且还迷了路,这让魏延很是恼火,但看看靠着马身子睡得正香的士兵们,魏延又有些不忍心叫醒他们。昨夜到三更天的时候,魏延看人困马乏,就找了一个背风的悬崖,把马围成圈挡风,让士兵们挤成团休息了半夜。士兵们真是累坏了,骑了一天的马,而且雪地行军要比平常费上不止一倍的体力,他们倒头就睡。但魏延却是一夜没有合眼,按照多年养成的习惯,他挨个检查着每个士兵,为他们裹紧衣装,把战马拢得紧靠着士兵的身体,让他们借马的体温取暖,仔细地叮嘱放出的哨兵,让他们多注意夜色中活动的物体。这一切做完后,他背靠自己的战马,垫着盾牌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轻轻地抚摸着铁山宝刀光滑的刀鞘,抬头看着高远的天空,他明白自己的任何决定都要等雪停天亮了才能实施。

太阳出来了,但一点也不觉得暖和,阳光照射在雪面上,看上去像是满地的钻石在闪闪发光。魏延抬头看看太阳,又看看周围的景物,心说,现在起码能辨清方向了。他知道姚远现在肯定到了樊口,既然追踪不到敌军,自己应该赶紧回去禀报军情,雪天找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且,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樊口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办理。于是他示意军士们跟上来,调转马头往北向樊口的方向行进。

雪虽然还没有开始化,但最上面的一层已经有些结晶,像是烤饼脆生生的皮肤,马蹄踏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魏延的这队骁骑走下山坡,朝着空旷的雪野行去,身后,留下了一串串深深的马蹄印。


樊口。

小小的街道上站满了军队,一队队士兵整装待发。江面上排列着数不清的战船,江口正有军队登船过江。遥望江北岸,甲戈灿烂,旌旗如云,一面“刘”字大旗若隐若现,那是刘备的中军所在。

姚远看看身边正准备出发的“铁山军”,又转身看看铁山方向,急得握刀的手青筋迸出,虽然天寒地冻,但他觉着汗水沿脊梁骨像条小蚯蚓般蜿蜒而下。已经整整一昼夜没有见到魏延和薜丰了,也没有一点他们的消息,从昨晚到现在,先后派出去了五拨人打探,到现在一拨人也没有回。

江对岸的令旗挥动了,那是中军催他们过江的信号。姚远的手在微微颤抖,牙咬得“咯咯吱吱”地响,他无法割舍下自己的两位兄弟,但主公的命令又不能违抗。他知道,周瑜的江东军已经在赤壁与曹军接触,因为北军水土不服,多生疾病,且又不习水战,江东军小胜一场,把曹军赶过了长江,双方正隔江对峙。但南军势孤,陆战力量不济,所以周瑜已经多次派人催刘备从江北陆上进军,以形成对曹军的夹击之势,分散江东军的压力。“铁山军”因为兵甲装备整齐,已被刘备列为主力,况且是周瑜曾点了名的,不能不出战。

昨天姚远曾提出要留下守城,并等待魏延、薜丰两人,被刘备否决了。刘备当时表情严峻:“事关存亡,若仍作保留,我辈将死无葬身之地!”

诸葛亮道:“樊口为我军屯储粮草、积蓄军资之地,至为重要,且曹军已至赤壁,距此不过二百余里,曹操惯会劫人粮草,亦不可不防。可令德兴率一军于此防守,主公也好无后顾之忧。”

其实刘备何尝不知道曹操惯会劫人粮草?官渡之战袁绍之所以战败,就是因为乌巢之粮被曹操烧掉了。但是,周瑜已把话说绝,力逼自己全军出动,看来绝不容许自己留后手。况且,赤壁之战乃是一锤子买卖,若是成功,将一飞冲天,若是失败,四海虽大绝无自己容身之地,可以说是成败在此一举,必须把家当全都赌上。

他看着姚远,想了一会,道:“明早全军出动赶赴赤壁,‘铁山军’可为殿后,子龙继之,若至时魏、薜二位将军仍无音信,德兴可自行决定是否随军,如不随军,可将‘铁山军’交由子龙率领,守城人马,德兴自留之。”

铁山军都由赵云带走了,何来守城人马?刘备也是说说客套话。姚远咬咬牙,沉声道:“铁山军训练精熟,赵将军自可将之。若无二位将军消息,远即留樊口,兵士并不留一人。”

刘备注视了姚远一会儿,眼里满是赞赏之色:“德兴善自珍重。”

姚远正欲退出,忽然想起一事,进言于备道:“主公此次进军至乌林地面,或即遇曹军,决战之日,务必于乌林西北华容小道伏一支精兵,曹操或可擒也。”

刘备诧异道:“德兴如何便知曹操要走那条小路?”

原来从赤壁到江陵的路有几条,以华容小道最小最难行,且素不为人知,刘备去年受刘表所托巡视江陵,曾经走过几次,从未与别人提过,因此才十分诧异。

姚远道:“曹操生性多疑,如败,则鸟之惊弓、鱼之漏网,恐大路有伏兵,只华容小道不为人知,且崎岖难行,必谓无伏兵而走之。主公但听远言,若曹操不走华容,则治远之罪!”

他是怕刘备不信自己,所以一下就把话说死了。

诸葛亮却闻言失惊,以目视姚远,示意他不要把话说这么满,为自己预留后路。谁知姚远低下头去,躬身不语。

时糜芳在座,张口欲语,却见刘备抬起手,示意众人不必多言。他起身踱至姚远身前,温言道:“德兴守樊口,多留意城中粮草,若敌军来攻,以我屯粮重地,必用火攻,应将粮草等易燃物品,挪至隐秘之处,切切!”轻轻巧巧地把话叉开了。

因为刘备知道,姚远话一出口,下一步肯定有人要他立军令状,军令状并非儿戏,弄不好是要杀头的,刘备还不想因此失去一个人才。

见姚远仍要坚持,诸葛亮马上进前道:“云长水军已经准备好战船,请主公至江北安营,明早大军即要渡江。”

姚远知道诸葛亮是为自己好,怕自己执拗过甚会惹祸上身,只好默然而退。


正在沉思,只见赵云全装贯束,策马来到姚远面前,抱拳道:“主公又在催促行军,德兴意下如何?”赵云虽与姚远交往不多,但也久闻其谋略过人,心中甚是钦敬,且在当阳时也蒙姚远相助,因此礼数十分周到。姚远对赵云的武艺、人品也非常佩服,见状忙还礼道:“赵将军请率铁山军随主公赴敌,远留樊口。烦致意主公,华容小道实为要津,万不可大意。”

遂孤身立在江边,看铁山大军径往渡口方向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