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西藏人(2)

(本来不想写了,因为发到网上后,发现没人看,可今天看了网上的一个反ZD视频,给整哭了,我想我还是把他写完吧,也算为我的国家尽些绵薄之力)

我所些的这些文字,全是真实的,我知道XZ孩子和我们一样,男孩中好多都成了我们的朋友,我并不是说他们有多完美,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真实的Z孩子在内地的生活状态。

他们真正溶入我们的生活,但我发现,他们和我们还是不太一样

从80年代中期起,我生活的那个小区域就真正的有了Z孩子的身影了,我们在放学的路上会看见他们去食堂打饭,周日去逛市场的时候也时常看见他们。市场里的小贩要说文化水平都不太高,可我感觉他们对待这些XZ孩子的态度就象我父母一样,没有一丝的敌意和歧视,Z孩子淘,当然也有个别坏鸟,买了人的东西不给钱,耍个小赖,但从来没干过什么太过边的事儿。小贩们说起一些淘气的XZ孩子,常是一种笑骂的语气,跟别人说Z孩买了东西耍赖不给钱,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似的,其实也是,你就是找派出所,警察根本不会管。我们那片都是宠着这帮混小子。有一次上街买什么忘了,看摊的是个15。6的小姑娘,周围三,四个Z孩,十五六的毛头小子,也不买人东西,就在那儿瞎翻人家的货,逗人小女孩儿,小女孩气的不行,也没办法,这个拿起来,她赶紧给抢回来,那个又拿一件货,她有得从那个Z孩手里抢回来。Z孩们一边乱翻,还嘴上用他们还不太流利的汉话跟女孩逗。整的小姑娘都脸红了。其实现在想起那一幕,到觉的怪好玩儿的,我们在年轻时也会做这样的事情,青春期嘛。我们HZ学生中也有和Z孩混的挺熟的,但大多数都是些调皮点的学生。想想不奇怪,淘气孩子都能玩儿到一块儿。当时我班里有个孩子叫郝三儿,跟Z孩认识的真多,其中常听他说起一个叫“次仁”的。后来郝三转学走了,在新学校让小痞子欺负,这孙子想了个损招,叫次仁带上一帮Z孩去学校给他出头。因为他知道,Z孩就是打了架也不会有警察管,这家伙跟次仁一说,次仁也答应了。这郝三可牛了,跟我们吹。过了几天我问他这场斗殴如何,他大倒苦水,说次仁到那天根本没出现。害的他大丢面子。

Z孩拿刀拦路抢劫,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我当过兵的老爷子

你别说我瞎编,这事发生在91年的夏天。上边说过Z孩儿在我们那儿会捣点小乱,因为没人管,后来有点收不住了,管不住了,打架的也多起来了,,反正每次他们都不吃亏,一是心齐,二是学校和警察根本不会管他们,反而会处理和他们冲突的H人。这下可好,他们跟河北师院的大学生打,跟附近村里的小痞子打,整个打遍天下无敌手了。Z孩里面的个别坏小子可就更厉害了,开始玩藏刀抢劫了。我们院里横穿一条马路,到晚上的时候行人稀少,我老爷子当时40多岁,在部队是练就一身好胆量,骑着自行车沿着马路回家,一帮黑小子就在路边等着,见单身路人就上前拿刀拦住,吓唬人要钱,他们把我家老爷子拦下,一个愣黑小子拿着把破藏刀在我老爷子脸前晃,嘴里用不太流利的汉话问:“有钱没有,拿出来,拿出来。”我老爷子临危不惧,大喊:“你们敢什么!我是河北师院的老师!我知道你们是藏中的,你敢拿刀捅我一下试试?你要是敢捅破我一点皮儿,你信不信我掐死你?”这是原话,我现在想起来还觉的好笑。那帮黑小子给吓着了,呼啦往后跑,拿刀那小子还用不太流利的汉话跟我爸道歉:“老师,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爸回家一肚子气,跟我们说,倒把我妈吓的够戗,她怕那帮小痞子真要是动了刀,你找警察也不会管的。其实我妈的担心是对的,按当时我们对待Z孩的大环境和周围人的态度,都不会以要求H人的社会准则来要求他们。这种对少数民族的管理方式,我不敢苟同,我想这也是这回XZ事件的一个愿因。我们有时有些投鼠忌器。

89年的夏天,我们一起走在游行的大街上

我想每个30岁以上的中国人,都会对89年那次学潮有深刻的印象。我当时生活的地方是河北省石家庄红旗大街,石家庄人都知道那是高教区,高校林立。学潮的时候,那叫一个热闹,满大街都是游行的队伍,满校院都是大字报,小字报。各种真真假假的运动传闻在我们同学之流传,有一天,藏族孩子也上街游行了,当时是5月份,常下雨,石家庄的大街上也留下了这些藏族孩子们清愿的脚印,我还记的当时他们的口号有一句是:“爱国不分民族。”当时河北的电视新闻从不报道学潮的任何事情,但当晚河北新闻里就给了一条简讯,大概有30秒吧。由此可见XZ学生在河北的分量啊。其实现在回想起那年夏天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那时幼稚,现在想想当时的热情的确是盲目的,可以说是给社会带来了某种程度的危害。可这些XZ孩子也和我们走在一起,一起热血沸腾的去省政府前淋过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