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第三章抗联铁血贯长虹 七十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王守成、张欠九率领警卫旅撤离夹皮沟,向北走了十余里路,张欠九忽然低声说:“师长,你看!”王守成转过头,顺着张欠九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东南山坳里出现了一队日军,在雪地上排成了长长一列有首无尾的长队,足有四五百人。

日军显然也发现了警卫旅,行进速度明显加快,向警卫旅所在的山坡直奔过来。

王守成沉声说:“张旅长,好虎架不住群狼,敌众我寡,快翻过山坡,向东北猛插,把东洋鬼子甩掉!”

警卫旅的战士迎着“飕飕”的北风,迈开大步,踏着积雪,顺着山梁飞跑。

山坳里的日军迅速分成两队,一队向山梁上追过来,另一队却向东北的山梁跑去。

王守成看着日军古怪的行动,微微发怔,但随即醒悟过来:“他娘的,东洋鬼子要抢占东北方,就是摆明了那里没有鬼子的讨伐部队,那么西面、北面指定有进山讨伐的东洋鬼子,所以小鬼子要把警卫旅的去路兜住,迫使警卫旅钻进他们张开的口袋里。”

王守成喊过张欠九,说出自己对日军行动的分析。张欠九连连点头,说:“师长,咱们必须赶在小鬼子的前面冲出去。”王守成指着爬往东北山梁上的日本兵,沉声说:“东洋鬼子上了那个山岗,三八大盖的射程就够得着咱们了,也就是把咱们的去路堵住了,再要绕过去就要兜大圈子了。”

张欠九眯起眼睛,竖起食指,目测了一下与日军的距离,说:“师长,俺看鬼子离咱们大概还有一千四五米远,三八大盖的射程够不到,不如直接冲过去吧?”王守成眯着眼睛瞧了瞧,点头说:“冲!告诉弟兄们,玩命也得冲过去!”

王守成、张欠九喊住警卫旅的战士,指着东北方,大声命令:“弟兄们,东洋鬼子想抢占东北的山梁,就摆明了那里没有鬼子的讨伐部队。咱们决不能让东洋鬼子占住那里,堵住咱们的去路。弟兄们,冲过去,反身再打他狗娘养的!”

警卫旅的战士发声喊,冲下山梁,在急奔过来的日军面前横穿过去。

正向警卫旅冲过来的日军微微愣怔了一下,但随即明白了警卫旅的行动意图,纷纷疾冲过来。

山谷里的积雪比山坡、山岗的雪深得很多,一脚踩下去,雪深没膝,每跨出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从雪窟窿里拔出另一只脚,想要快跑,也无法跑快。

有的战士被雪窠子绊倒了,就趴在雪地上喘口气,抓把雪塞到嘴里,然后挣扎着继续跑。有的战士摔倒后侧身一滚,居然轻轻松松滚出了很远。于是在雪浅的地方,警卫旅的战士就撒腿快跑,遇到雪深的地方,就滚上一段。

警卫旅的战士在雪地里跑一阵、滚一程,终于奔到了东北山岗的脚下。

警卫旅的战士虽然大多都只是穿着夹衣,但在疾奔之后,人人气喘嘘嘘,脑袋上冒着热气,衣服领子上结了些白霜。许多战士的裤脚被荆棘枯草撕裂了,露出冻得通红的小腿,鞋子里更是灌满了雪粒,雪粒融化,鞋子里就凉冰冰的感觉如同踩到了冰块上。

向山岗冲过来的日军,眼见衣衫褴褛的警卫旅冲近了山脚,又急又怒,纷纷举枪射击。

王守成大声命令警卫旅的战士就地卧倒,开枪还击。

惊蛰闪到一株大树后,左手平举着盒子枪,右手托着汉阳造,也不瞄准,双枪齐发。两名冲在前面的日本兵额头绽出一蓬血花,仰面摔倒。后面的日本兵瞧出情势不是很妙,急忙翻身卧倒,趴在雪地上射击。

王守成大声呼喊:“蔡六斤!”

蔡六斤腮帮子上留着的乱糟糟的落腮胡子,挂满了白霜,虽是在冰雪天地里,蔡六斤还是在奔跑中解开了衫褂的扣子,敞胸露怀。听到王守成大声呼唤,蔡六斤晃着剃得青光溜溜的脑袋,瞪起环眼,憨声应答:“师长,俺在这呢。”王守成说:“蔡六斤,你带着十个弟兄断后!”蔡六斤挥舞着手里的盒子枪,大声说:“师长,瞧好吧!”

王守成、张欠九率领警卫旅的战士在树木的遮掩下,边打边跑。蔡六斤和十名断后的战士,紧随其后,两挺轻机枪,向冲过来的日军不停地扫射。

日军的机枪,也似泼风般地疾扫,子弹击打在树干上,发出“噗噗噗”的轻响,树皮绽裂,木屑飞溅。

警卫旅的战士顺着山坡跑了十几里路,终于将日军甩落在后面。

蔡六斤抱着挺轻机枪,和三名负责断后的战士赶上来,气喘嘘嘘地跑到王守成来身旁,抹着额头的汗水,说:“师、师长,他娘的,死了七个弟兄。”王守成看着红头涨脸的蔡六斤,问:“打死了几个东洋鬼子?”蔡六斤咧开嘴,笑着说:“他娘的,东洋鬼子没占啥便宜,被咱们干掉了十来个。”

甩掉了追赶的日军,警卫旅的战士脑子里感觉到一丝轻松,便觉得双腿又酸又软,身上既冷,肚子尤饿,似乎肚皮已经饿得贴到了后脊梁上。

饥不择食,战士们有的就抓把雪吃,有的摘下松树上没有落地的松籽,有的俯身采着露出雪面的干蘑菇,有的干脆拽把枯草叶就着雪嚼。

王守成、张欠九率领警卫旅攀上一道山梁,转头看去,日军又出现在远处。王守成又气又怒:“呀哈,东洋鬼子今个儿是和咱们剽上劲了。弟兄们,咱们就和东洋鬼子再比比脚板子,瞧瞧是咱们拖垮了小鬼子,还是小鬼子能够快过咱们的脚板子!”

追赶警卫旅的日军,是日军少佐藤田峻率领的藤田大队的一个中队。

藤田峻眼见警卫旅想要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脱,又气又急,大骂属下愚蠢无用,眼睁睁看着抗联队伍从眼前溜掉了。

藤田峻急命日军疾速前进,蹑踪紧追,务必不使这股抗联部队逃遁。

王守成对张欠九说:“张旅长,看来这伙东洋鬼子倒挺有毅力,王八吃了秤跎,铁了心要和咱们比比脚板子呀。”张欠九笑了,说:“那么咱就瞧瞧,吃了秤跎的王八,能不能跟着咱们在这大山里转下去!”

天色渐黑,朔风忽起。

呼啸的北风卷起地上的浮雪,漫天挥洒。

树枝在北风中猛烈地摇晃,发出“咔咔”的轻响,时不时有折断的树枝落到雪地上。刺骨裂肌的酷寒,似乎将树枝都冻裂冻折了。

王守成、张欠九率领着警卫旅向东北疾行了大半夜。

看看残月西斜,王守成果断地命令警卫旅迅速折而南下。

警卫旅在寒风中雪原上跋涉了十几路,忽然看见前面火光闪烁,一堆堆的篝火连成一片。王守成冷笑着说:“东洋鬼子到底受不了,拉松了是不是?”

张欠九轻声问:“师长,这伙小鬼子很可能就是要和咱们比脚板子的,要不要趁其不备,干他一下子?”王守成摇摇头,说:“咱们袭击了这伙东洋鬼子,就是胜利了,却也暴露了咱们掉头向南的行动,得不偿失,没啥意思。这大风正好可以消除咱们留在雪地里的脚印,告诉弟兄们,咬住牙,吃些苦,再往南走出几十里路,就跳出东洋鬼子的包围了。”

张欠九恨恨地说:“便宜这伙鬼子了!”王守成笑着说:“岭内有的是东洋鬼子。要为东洋鬼子送终,随时随地都会有机会。”

追赶警卫旅的日军少佐藤田峻已将发现大股抗联队伍的消息报告给前线剿匪总指挥龟本大佐,可是令藤田峻不解地是,龟本似乎并不想派兵增援,只是命令藤田峻临机处置,勿使匪团逃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