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故事100人 黄帝 费无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


在楚国,有一个叫费无忌的人是当时太子的少傅。少傅这个官职是干什么的呢?他的职责就是辅助、教导太子。在朝中官员中是很高品级的官。在少傅的上面,还有太傅,少傅在品级制度里是从一品,而太傅就是正一品,彼此相差半级。当时楚国的太子叫建,而楚王正是历史上有名的楚平王。在费无忌少傅的上面,也就是费少傅的顶头上司,那是伍奢这个老顽固,费无忌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自然,伍奢也是不会喜欢这个费少傅的。就算是他们共同的上司,他们将来的楚王,现在的楚太子建同样对这个费少傅有点厌恶。不仅仅是厌恶而已,太子建压根就不信任这个少傅。他当他不存在,当是是透明的。因此,他从来有问题就不会去请教这个少傅。按理这个少傅也是他太子的老师的。他在他的眼里、心里只有这个太傅伍奢。于是,这就使得费少傅连带太子也一块儿恨上了。但是,人家是太子,是楚平王的继承人,是将来的楚王,他费无忌又敢说什么呢?

这个费无忌虽然得不到太子建的宠信,也得不到他顶头上司伍太傅的喜欢,但是在楚平王那里,这个费无忌还是很有市场的。楚平王是一个很喜欢面子的人。只要说他的功绩盖天,夸说他是古今帝王,是天下无双,这个楚平王就会很兴奋。如果你拍的马屁居然有一点哪怕是捕风捉影的所谓根据,那楚平王就更会宠爱你的。当然,在满朝大臣里,具有费少傅那样敢于把干麦草说成纯金条的人真是太稀有了。于是,费无忌的才华得到了楚平王的高度认可,他简直就是楚平王的最爱。

在楚平王的时代,历史已经到春秋的晚期。虽然还是诸侯林立,不过已经基本上出现了几个大的诸侯集团的雏形了。在秦国和楚国的几次争霸中,楚国都落了下风。于是,在合朝大臣的公议后,楚国决定要和秦国言和。在当时,言和的最佳手法就是联姻,让两个国家成为儿女亲家。这样,他们都一家人了,于是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就可以相互提携和相互支援了。秦国在春秋时期是做过一代霸主的国家,而楚国也不含糊,他们也是一个面积巨大、人口众多、实力强大的,同样也是做过霸主国的大国。于是,在楚平王看来,秦楚的联姻是一件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是有百利无一弊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到底交给谁去做呢?其实,这个事情是任谁都可以做得好的。因为,虽然在最近伋次秦楚之争当中,楚国都是处在下风,而秦国也没有得到多少便宜,想必秦国对楚国的实力也是有相当的佩服和惧怕的了。他们也许也正在思量这如何和这个南方的大国和强国打交道的问题。所以,这样几乎是没有悬念的一次外交活动,楚平王就想便宜自己的心腹去做。这样,一来可以在他的心腹面前赢得更加的追捧,而在那些和他的心腹敌对的方面来说,也可以显得他楚平王宠信之人也是一些智能之人,是一些可以予以大事的人。在楚平王的众多心腹当中,楚平王最后还是挑选了太子建的少傅费无忌去秦国说亲并且把秦国的公主给迎娶回来。

于是,就在楚平王二年,太宰大人费无忌奉了楚王的钧旨前往秦国为太子迎亲。这个费大人可是楚国的栋梁人才,楚王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都里不开他的。现在,为太子迎亲,那可是一件事关楚秦两个大国外交的大事,这样的事情交给费大人去办理,平王是最放心不过的。在费大人离开的前一天,楚平王在偏殿,拉着费大人的手说:“你是孤王的心腹,你就是我的化身和影子。你去秦国一定要尽心竭忠,可千万不要丢了我们楚国,尤其是孤王的面子啊。”

“大王您就放宽心,微臣就是丢了性命也不会丢大王您的面子的,大王的面子就是楚国的面子,就是楚国百姓的生命。我会把大王的话当天条一样来信奉和执行的。”费无忌慷慨激昂地说。在楚平王那里,这个费无忌就是一个绝对的忠臣,是一个他完全信得过、可以托付整个楚国的干国之臣。

车辆急切地向咸阳驰去,费无忌费大人很惬意地坐在马车里,他在盘算什么呢?我们不知道,兴许是在国事劳心吧。两边的风光象是走马灯一样地过去,这时光正是仲春时节,万紫千红,鸟语花香,田亩中农夫种田,青翠的田亩与红装的农家女装点着大地,煞是好看。可是我们的费大人就没有往窗外看上哪怕那么一眼,他真是要专注地思考问题哦。看来,国之干臣就不是我们这些小百姓可以比拟的。

车很快就到咸阳,在等候了三天后,费大人终于见到秦国的国王。秦国的国都是在咸阳。秦国的国王当时正是秦庄王在位。他的宫殿是巍峨雄壮的章台宫。费无忌就是在这座当时秦国最盛大的礼仪场所章台宫朝见了秦庄王的。高高的玉陛一直通向秦王的宝座,两厢的武士手执斧钺锤戢,而十八站殿将军一个银盔银甲,腰间辘辘宝剑,神采奕奕、高大威猛。而站在玉陛最高一级的四大护殿元帅,更是金盔金甲,一个个虎视眈眈。这令费无忌从心底里感觉到凉气嗖嗖。他有点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怎么放、脚如何迈了。不过,秦国也很明白,楚国是一个如日中天的大国和强国,对于这样大国的使臣是不能想对其他芝麻绿豆国的使臣一样待遇的。于是,礼宾官迎了上去。

也正是因为秦王很明白现在的楚国正如日中天,于是很愉快地就把他先已经答应过的秦国最美丽的公主交给了费无忌费大人带回楚国。自然了,这个费大人是不会单车匹马而来的,他的马车后可是一个车队,而这些车队并没有空着回去,秦王又给回馈了相当的几乎同样值钱的礼物后,费大人打马回楚了。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个秦国的公主虽然说是很美丽,但是她一致就没有露过面,费大人心中很是失望。他是害怕万一给太子娶了个丑女,那可怎么对得起楚国、对得起楚王、对得起太子、对得起楚人哦。费大人苦恼极了。车已经往楚国回驰,眼看距离楚国是越来越近了。而天气也已经是暮春的时候,费大人感觉自己身上一阵躁热。

费大人下得车,他随步走向公主的车仗。哇,不得了,远远地,在一层红纱巾的掩映下,公主正在沐浴。她的头恰恰伸出围子,好美丽的脸庞,好动人的身段,费大人看得心都摇曳起来了。这不能怪我们的费大人,他也是男人,美色当前,有男人不动心的就不是真的男人了。就算他是国之栋梁也不例外的。看得呆了的费大人并没有真的呆了,他的脑瓜飞速地运动起来,他在一会子后告诉塔吊副手:

“你,在后面慢行三五天,我先打前站回去报告大王,要大王做好准备前来迎接秦公主大驾。秦国是大国,我们不能怠慢啊。记得哦,外交无、小事。”费大人一脸的严肃,他很郑重地对塔吊三个副手交代了一遍又三遍,这才放心地去了。在急驰的马车上,费大人的手紧紧地握着,好象要跟什么人开战似的,他的脸也是那样紧绷着,也象是有人借了塔吊米而还他的是糠一样。他的眼睛也是圆鼓着的,神情是非常非常地投入。

秦公主入洞房了,娇羞的新娘非常的漂亮,堪称人间尤物。而新郎并不是太子,他是太子的老子,楚平王,费大人的心思,这样好的新娘给了太子,而太子是以后的王,要等他当了王,我才会受宠,将来的东西还是没有现实的管用啊。谁知道这个太子到时候会不会忘记也难说。于是,在路上,费大人一直就愁眉不展呢。我们的费大人思考得更远,“这个太子毕竟是要当王的,现在他不能收拾我,将来还是会的,不如……”费大人毒毒点头后,“何况这个太子建对我向来是有成见的,既然你已经对我不仁,那就休怪我对你不义了。当今主上最忌讳的事情就是谋反,对,我就去控告你要谋反。太子啊,你就等着上套吧。”

于是,太子的母亲先是被人进谗言陷害。接着,因为母亲被害而心神大乱的太子在朝堂上当众顶撞了楚平王。在这个时候,费无忌做为少傅又站出来为太子辩护了很久。他知道,他的辩护是慢性的毒药,只会对太子坏,而不会对太子构成任何正面的好处的。果然,太子被外派镇守一个叫城父的边邑去了。太子带了兵,费无忌这才更加有了陷害太子谋反的借口。于是,这个少傅指使他的心腹不断在带领着旗幡不明的军队在城父附近游来游去,形成城父军队正在紧急调动的态势。而这些军队的让人感觉的数量和质量都是楚平王部署在城父的兵力的数倍。于是,太子在城父招兵买马、图谋不轨的事件就有了很多探子打探到的事实做为证据了。

太子被楚平王下令处死。而在这个时候,太傅伍奢自然要站出来。可是,伍奢的站出来已经晚了,费无忌早就编织了一张大网,将耿直的伍奢的话在楚平王听去全都变成了资助太子谋反的宣言。于是,伍奢被囚,而太子在他心腹的极力营救下,也终于逃到了宋国。伍奢虽然是逃不脱厄运,他的老实守信的大儿子也回到郢都与他的父亲伍奢一道受死。但是,伍家的精英,老二伍员却在杀死楚平王的使臣后叛逃到吴国。就是这个伍员,在若干年后在吴国借得五十万大军,使得整个的楚国陷入了绵延的战火,就连已经死掉的楚平王也被起出来鞭尸。

这个费无忌啊,真是国之干臣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