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经济军事形势驳荒谬的"宋仁宗盛世"论




大家知道,宋仁宗时形成了“冗官”、“冗兵”和“冗费”,即所谓的“三冗”。所谓“冗官”,宋初内外官不过三、五千员,到景德年间(1004一1007年)就增到一万多;而在景德以后的三十多年,即宋仁宗皇佑年间(1049一1052年),激增为两万多员;几乎每隔三十年,官僚群即翻上一番。宋对官员们的俸禄又是极为优厚的,一般官员除捧钱、禄粟之外,日常所需,无不应有尽有。正如赵甄北所说:“恩逮于百官者唯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有余。”(赵翼<24史札记>)随着官员的倍增,官员们的俸禄也就倍增。


“冗兵”一项尤为惊人。宋太祖时养兵二十二万,到宋仁宗庆历年间增至一百二十五万,为百分之五百八十........


所谓“冗费”,是与“冗官”、“冗兵”紧密地联系着的。官和兵“冗”到什么程度,“费”也就“冗”到什么程度。如郊祀之费,这是皇帝每年祭祀天帝时对官员们的例赏,景德年间为六百万缗,到皇佑年间则为一千二百万缗。官员增加了一倍,“冗费”也增加了一倍。士兵增加了六倍,因而开支尤为巨大。皇佑年间任过三司使的蔡襄,在《论兵十事》中,把当时总数为一百一十八万一千五百三十二人的军队开支,同国家总收入、总支出作了比较,军队岁支总额为四千八百余万,总全国总收入的六分之五。稍后,张载也计算军队开支的情况,称“养兵之费,在天下十居七八”。不论是六分之五,还是十居七八,军队开支之巨大是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


这样的军队又有什么战绩??????

西夏元昊称帝建国就在仁宗年间,小小西夏在延州、好水川、定川寨等把宋军打的连战连败,呵呵。




宋仁宗庆厉以后,每年入不敷支,差三百万缗左右(张方平《乐全集》卷二三,《论国计出纳事》)。宋仁宗时已经无法应付“三冗”所带来的巨大开支。据蔡襄统计:皇佑年间的两税收入,钱四百九十三万二千九百九十二贯,不足额为二千一百八十五万五千五百五十贯,绢帛三百七十六万三千五百九十二匹,不足额为四百九十八万一千九百四十三匹;粮一千八百七万三千九十四石不足额为八百八十七万四百八十一石。在日不敷出,财政赤字岁增的情况下,宋政府究竟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和措施才“应副得足”呢?只有加税,各种商业税,甚至牛活着上税,死了也上税,看过《宋朝经济史》的都知道: 宋仁宗统治期间,各项赋税都在激增,从而形成两宋三百年间赋税增加的第一次高潮。




这一时期的庆历新政是怎么回事?就是想解决这些财政民生问题。而说宋朝赋税低也是不对的,宋朝当时的人就有说法:建炎年间(1127--1130)初,广州州学教授林勋献《本政书》言:

“国朝兵农之政,大抵因唐末之故,…二税之数视唐增至七倍。”(见《食货志》引)!!!


宋人描写农民此类困苦现象之诗歌甚多,司马光《道旁田家》“田家翁瘟俱垂白,败屋萧条无壮息。翁携镰索温携箕,自向薄田收黍翟。静夜偷春避债家,比明门外已如麻,筋疲力敝不入腹,未议县官租税促。”<见《温公文集》卷二).此在私债压迫下官税仍催逼不止。


这样也算盛世?



其实历代盛世都是讲究文治武功的,哪一条仁宗朝都是没什么指望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