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将剩勇追穷寇:毛泽东亲自部署解放海南岛

1949年10月17日,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解放广州后的第三天,毛泽东即致电林彪:“……使十五兵团易于攻取海南岛,消灭残敌,平定全粤。”


当时,从广东溃败下来的国民党军残部已逃到海南岛,连同岛上原有部队,共计10余万人,经重新整编,并依靠岛上50余艘舰艇、40余架飞机,在国民党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字伯陵)的指挥下,组成所谓海陆空立体防御体系――“伯陵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海登陆。此时,第四野战军正在广西境内作战。


12月初,随着广西战役的基本结束,四野前委开始着手进行攻打海南岛的准备工作。鉴于四野第十五兵团所属的第四十八军尚在赣南,第四十四军还要卫戍广州及肃清广东省残匪,只有四十三军可用于海南岛作战。于是,林彪电告正在访苏的毛泽东,拟增派第十二兵团的第四十军参加海南岛战役。同时决定,派李作鹏的四十三军与韩先楚的四十军一道,并配属加农炮兵第二十八团、高射炮兵第一团和工兵一部,共计10万余人,组成“渡海兵团”,由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统一领导,由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组织指挥,“采取小部队偷渡”的办法,渡海作战。


12月16日,毛泽东看到四野发来的解放全广西的捷报和林彪的来电后,于18日电复林彪:同意四野部署,同时强调:“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即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全部兵力,携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力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并提醒四野和渡海兵团,“向粟裕调查渡海作战的全部经验”,注意研究三野十兵团金门失利的教训,以免重蹈金门覆辙。


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林彪即日致电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等,下达了“准备趁北风季节攻取琼崖”的预备令。


受领准备攻取海南岛的任务后,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经过慎重考虑,于12月27日致电四野和毛泽东。电报指出:“一次运一个军的兵力登陆是巨大的组织工作,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进行调查研究,准备物资,收集船只,进行演习等等。以季节论,在旧历年前动作为有利;以准备工作论,恐时间来不及。”同时表示,将尽一切努力争取在旧历年(1950年2月17日)前动作,并希望“派一部空军直接配合”。


12月31日,毛泽东在斯大林别墅指挥部致电林彪:邓、赖、洪27日电已悉,同意“在旧历年前攻取海南”。同时指示:“邓、赖、洪应速到雷州半岛前线,亲自指挥一切准备工作,并且不要希望空军帮助。”


然而,因准备时间紧迫且无法指望空军支援,渡海兵团的登陆准备工作遇到很大困难。在收到毛泽东电报后,洪学智专程从广州来到武汉,当面向四野首长汇报渡海登陆的准备情况。


洪学智开门见山说:“我们原计划春节前渡海,现在看来对困难估计不足。海南岛有十几万敌军,主席指示一次渡过去一个军,按每条船30人算,需要1000多条船。我们现在只搞到四五百条,远远不够,因此请求推迟渡海时间。”


林彪皱起眉头:“我们只有木帆船,必须依靠冬季北风做动力。春节后风向转变,渡海会更困难。”


“邓华和赖传珠同志派我来,就是要把这些困难向首长当面讲清楚。”洪学智说,“我们打算将大部分木帆船装上机器做动力,以机帆船渡海,这样就能不受天气影响。”


“这是好办法,就此办理!”林彪表示赞同。


洪学智笑道:“我这次就是向林总要钱来的,改装机器需要大笔经费,兵团和华南分局都解决不了。”


听了这话,林彪转身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邓子恢。邓子恢一筹莫展,说:“我们也没钱啊。新解放区千疮百孔,到处需要钱补窟窿。”


“这样吧,你直接去北京向军委汇报。”林彪对洪学智说,“一是说明推迟渡海的原因,二是请中央帮助解决经费。”


洪学智来到北京。


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听完洪学智的汇报后,立即将情况报告给毛泽东。


1950年1月10日,毛泽东从莫斯科给中央和四野回电:“既然在旧历年前准备工作来不及,则不要勉强,请令邓、赖、洪不依靠北风,而依靠改装机器的船这个方向去准备,由华南分局与广东军区用大力于几个月内装置几百个大海船的机器(此事是否可能,请询问华南分局电告),争取于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问题。”在毛泽东看来,要取得海南岛战役的胜利,不仅要吸取金门之战的教训,也要看到攻取海南的有利条件,为了使部队树立信心,电文继续指出:“海南岛与金门岛不同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二是敌人战斗力较差。只要能一次运两万人登陆,又有军级指挥机构随同登陆,就能建立立足点,以待后继部队的续进。”同时指示渡海兵团“与冯白驹建立直接电台联系”,并令冯白驹受邓、赖、洪指挥……


“南下打头阵,全国胜利压后阵,都是命啊!”


“九死一生,这回可要革命到(海)底了!”


解放海南岛困难重重。我渡海部队不仅面临航渡距离远,水流急的困难,且登陆点均在我军炮兵射程之外,我方无法对渡海部队进行火力掩护;而国民党军的军舰则能驶至中流,对我渡海部队实施轰炸拦截。同时,岛上国民党军有40余架作战飞机,可随时从空中直接支援守岛的国民党军。而我空军部队刚刚组建不久,短期内难以投入实战,因此四野渡海兵团必须在完全没有空军掩护的情况下,以木帆船为渡海工具,以陆军单独向敌陆海空三军立体防御发起进攻。


在这种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四野首长和渡海兵团指挥部积极贯彻毛泽东的指示,想方设法,认真进行渡海登陆的各项准备工作……


首先,在确定了以机帆船为主要渡海工具后,林彪即派四野后勤部长陈沂携巨款南下广州,征集船只,购买机器。但当时广东一带因遭受国民党退踞台湾前的疯狂掠夺,较大一些、能使用的机器已被抢掠一空。于是,陈沂决定去香港、澳门,在那里利用一些社会关系,会同有关部门购买一些登陆艇。然而,陈沂的行踪很快被国民党特务发现,他们会同港英当局和美国情报机关,联合控制港澳地区可能有机器或船只的厂商,使陈沂无法买到所需物资,最后仅买回一些罗盘针、防晕船药和救生圈等。


与此同时,我渡海兵团倒是派人收集到了100余部旧机器,并送往黄埔造船厂,以备改装机帆船。但征集到的这些机器,不是因过于老化不能使用,就是因马力太小带不动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改装了几十艘机帆船。而这些,对于渡海登陆作战来说远远不够。


物资准备的任务固然艰巨,思想准备的任务也不轻松。尤其是在没有进行深入的思想动员和政治教育的情况下,练兵活动便已开始,以致部队中一度思想混乱。从东北一路杀来的“东北虎”,大多数人没有见过大海,他们在陆上横扫大半个中国从不畏惧,但面对汹涌澎湃的大海,心里却有些发毛。


解决思想问题,除了进行必要的政治教育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战士们了解大海、熟悉大海,使他们由恐惧大海到热爱大海、拥抱大海,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


于是,一场规模空前的海上大练兵,伴随着广泛的思想动员开始了。


练兵活动中发生的两件事,对取得海南岛战役的胜利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第一件:在一次夜练中,四十三军某部8名战士扬帆出海,与一艘国民党军舰遭遇。在副排长鲁湘云指挥下,战士们勇敢机智,沉着应战,并利用近距离时敌舰的火力死角和我军“船小好掉头”的优势,用手榴弹和机关炮,打退了敌舰,创造了“木船打败军舰”的奇迹!


另一件:1月下旬,四十军某部官兵截获了一艘形迹可疑的渔船,并从船上自称商人的男子身上搜出一把左轮手枪。经审问,“商人”终于亮明身份,原来他是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是受纵队司令员冯白驹的委派,偷渡过海与主力部队取得联系来的。


前一件事极大增强了战士们以木船渡海登陆取胜的信心;而后一件事则使邓华等认识到:既然符振中能够偷渡过来,我们也必定有办法偷渡过去。这在购买大批机动船无望的形势下,对渡海兵团确立新的渡海作战方针,产生了重要启示。


1950年2月1日,叶剑英和邓华主持召开广州作战会议。会议根据符振中提供的情报和部队当前的准备情况,研究制定渡海登陆的可行方案。


参加会议的叶剑英、邓华、赖传珠、洪学智、肖向荣、韩先楚、李作鹏、张池明、符振中等,经过连续几天反复研究,确定了新的作战方针,即:仍以先前设想的以木帆船为主要渡海工具,在无空军支援、配合的情况下,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方法,一举解放海南岛。同时,拟以四十三军准备一个团先行偷渡过海,四十军若准备来得及也以一个团寻机偷渡。

2月9日,邓华、赖传珠等将新的作战计划,电报四野和毛泽东。


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看到邓华和林彪的来电后,非常高兴,并对随同访苏的师哲说:“四野找到了解决海南岛的办法,不要空军参战,他们准备用木帆船分批渡海。”


12日,毛泽东致电林彪并转邓华:“同意四十三军以一个团先行渡海,其他部队陆续分批渡海。此种办法如有效,即可能提早解放海南岛。”


经过紧张准备,到3月底,我渡海兵团便征集船只2600余艘,船夫1.4万余人,动员民工97万人,筹粮3750万斤,筹款100万银元,动员牛车4.5万余辆,为部队运送、储备了大批足够的粮食及武器弹药。同时,他们继续将缴获到的卡车的发动机拆下来,装备到木船上,改造成“土舰队”,作为“指挥舰”、“通讯舰”和“护卫舰”,为海南岛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第一次偷渡,我军便轻而易举突破了


敌人陆海空“三位一体”的“伯陵防线”。


三只木船打败了三艘军舰


在征得林彪和毛泽东的同意后,经过一个月的紧张准备,“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作战方针便开始进入实施阶段。


此时,由于岛上的薛岳部队正加紧“围剿”我琼崖纵队,冯白驹曾多次要求派部队偷渡支援。为加强我海南岛的内应力量,粉碎敌人的“围剿”阴谋,同时为大举登陆做准备,1950年3月5日黄昏时分,随着邓华的一声号令,我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二团一个加强营的800名勇士直扑海南岛。


3月6日下午1时30分,加强营登上海南岛,随后在琼崖纵队的接应下向五指山挺进!


3月10日下午,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三团一个加强营,共1070人,终于等来了盼望已久的东北风。并于12日清晨登上海南岛,同前来接应的琼崖纵队独立团会师。


首批两个加强营的偷渡成功,加强了岛上我方力量,并为主力部队最后登陆积累了经验,创造了条件。为进一步摸清“伯陵防线”的虚实,为大举跨海登陆做准备,邓华等决定进行一次强渡。


3月26日傍晚,琼州海峡再次刮起强劲的东北风,一声令下,早已做好准备的四十军一个加强团的2991人,分乘72条木帆船和9条机帆船,在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率领下,从雷州半岛灯楼角起渡,乘风破浪,直驶彼岸。


3月31日22时30分,由四十三军一二七师一个加强团共3733人,分乘88条木帆船,以左、中、右三路纵队,在师长王东保的率领下,向海峡彼岸驶去。船过琼州海峡中线后,与敌一艘巡逻舰和两艘炮艇遭遇。为掩护主力部队继续航行,我三条小木船冒着敌舰的炮火勇敢地逼上去,在距敌舰200米时才一齐开火。火箭炮和六○炮连连命中目标,机关枪、冲锋枪打得敌舰火光飞溅,最后连手榴弹也扔了上去。那艘大舰见势不妙拖着浓烟逃走了,两艘炮艇也急忙掉头远遁。我军创造了世界海军史上“用木船打败军舰”的奇迹!


战后,当邓华等渡海兵团首长听到“三只木船打败三艘军舰”的消息后,感叹不已,并向四野和毛泽东报告了他们的事迹。


毛泽东阅后批示:


这是人民海军的首次英勇战绩,应予学习和表扬!


此时,我军登上海南岛的兵力已近一个师,加上琼崖纵队,接应登陆的力量已大大加强。同时,兵团主力部队的登陆准备工作也基本准备就绪,且已从几支偷渡部队中取得了一定的渡海作战经验。另外,谷雨前后仍有偏北风可资利用,因此大规模渡海登陆的条件已经具备。这时,我渡海兵团战士的畏海情绪,也早已随着练兵活动的开展一扫而光。此时,战士们求战情绪高涨,斗志旺盛,适宜于一鼓作气渡海作战,彻底解放海南岛。


在此之前,“旋风将军”韩先楚等人曾与邓华发生激烈“争执”,在韩先楚、李作鹏看来,目前岛上敌人已经停止“清剿”琼崖纵队,开始重点加强海边布防,敌人有了几次教训,以后不可能再轻易让我军小规模偷渡成功。韩先楚说,我们现在偷渡过去的船去多回少,如果继续这样“逐步添油”,就会使主力部队的最后登陆因船只不足而难以形成重拳。


经过几天认真考虑,渡海兵团指挥部于4月10日下定决心,确定4月16日19时启航,大举强攻海南岛。这一日期,是经过多次核对气象资料,并访问沿海渔民,经反复调查研究后确定的。


4月16日18时30分,随着“启航”令下,我东、西两线部队分乘千百条渡船顺风而下,直指海南岛。


这次强渡分两个梯队。第一梯队共2.5万人,由韩先楚率军指挥四十军主力和四十三军一部先行渡海;第二梯队约2万人,由邓华率兵团指挥部随四十三军主力继后。


4月17日6时,经过彻夜激战,韩先楚率领的第一梯队全部登上海南岛的预定地段,强攻成功!


18日凌晨,四十军主力近2万人,在韩先楚的率领下向东疾进。次日,在美台地区歼敌1个团,并占领加来。接着,继续向澄迈、海口方向前进。


不久,第二梯队也登陆成功,在与接应部队会合后,连续挫败了敌人的多次反攻,并袭占福山。


至此,海南岛西北沿岸的各要点已全部被我军控制,“伯陵防线”不复存在。


23日,第四十军一一八师率先解放海口市。5月1日,海南岛西岸的八所港(今东方市)被我攻克。至此,海南全境获得解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