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六章 借鸡生蛋的想法

erdosbai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两人沉默下来,一时间只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刘老头儿是盘算说辞,张耀东是感激老头儿的热心肠。几分钟后,刘教授想好了说辞,探过身来,脸上堆出自以为憨厚的笑容,套着近乎道:“耀东,你手里也没有成熟的新电池制造技术,仅凭你现在的知识还远远不够。想法值得鼓励,现状制约着你,如果投资低端电池,市场竞争太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两人沉默下来,一时间只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刘老头儿是盘算说辞,张耀东是感激老头儿的热心肠。几分钟后,刘教授想好了说辞,探过身来,脸上堆出自以为憨厚的笑容,套着近乎道:“耀东,你手里也没有成熟的新电池制造技术,仅凭你现在的知识还远远不够。想法值得鼓励,现状制约着你,如果投资低端电池,市场竞争太激烈了。我想你的启动资金也不多吧,规模太小的话根本无法生存下去。只有投资高端电池才能站稳脚跟,而你又没有相关技术,所以不大可行。”刘教授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张耀东的表情变化,发现张耀东静静地听着自己的讲解,继续道:“我这里有个想法可以解决你所遇到的困难。你知道,新型电池研究是我最近一个课题,就是目前手机、笔记本电脑所用的锂电池,国外掌握在大型企业集团手里,他们只卖给我们成品,技术不转让。所以只能另辟蹊径自己去研究掌握它。我的想法是,你将适当资金投入课题中,研究成功后按值折成股份,技术拥有人算上你的一份,当然我肯定排在最前面。咱们合伙建立公司,共同创业,你觉得如何?”

张耀东听完刘教授的一番讲解,以他这样聪明的头脑,将之间的得失已经全盘考虑清楚,心里暗暗发笑,这老头儿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将技术研究风险转嫁给别人,他自己倒是不用承担,成功了,他拿大头,别人只能喝他剩下的肉汤。难道他将别人都看成傻子吗?张耀东两眼平视,盯着刘金山教授看了好一会儿,将这个狐狸般狡猾的老头城墙厚的脸皮一直看红才罢休,刘老头儿不敢与张耀东对视,低下了头,心里发急,看来这个小伙子完全明白自己的计算,该如何再次劝说他呢?刘金山教授有些犯愁,这即将到口里的肉难道放弃不成,不行,一定尽最大努力挽留下来。

突然一个新的想法冒上脑海之间,赶紧抬起头,老脸泛红有些不自然道:“耀东,不要有顾虑,我确实是为你考虑的。要是你不相信的话,我带你到我的实验室看看研究进展情况,如果你还是有疑虑,我可以将我的教授证书抵押给你,咱们签订书面性协议,你看这样行不行?”

张耀东看见刘教授发急的眼神,心里恍然大悟,这个老头儿看来是研究经费不足,想拿自己充大头。自己手里有技术,这是老头儿完全没有想到的,也是不可能想到的。嗯,去京大享誉国内外的实验室里转一转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资金嘛看情况了,想要自己投入资金,那得栽种下梧桐树,才能引来自己这只凤凰。

张耀东点了点头,刘金山教授终于发现财神爷点头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毕竟是前进了一步,却丝毫没有料到张耀东将他的心里活动和盘算全部理解透彻,老狐狸和小狐狸碰面,难免有一番斗智斗勇。

刘金山教授在前面带路,张耀东紧跟着离开了图书馆,临出门时,被老头儿称为小彤的中年妇女满脸笑意地送两人出门,对张耀东歉意地一笑,算是张耀东刚来图书馆那会儿对他怀疑态度的回报吧。

出了图书馆,张耀东长舒一口气,呼吸着崇明湖飘散过来的水味,心胸之间豁然透亮,图书馆里堆积起来的沉闷一扫而光,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看来晚上与柳馨晚餐聚首还绰绰有余。两人不紧不慢地离开图书馆向校园里面走去,沿途不时能碰见认识刘教授的学生向老头儿打招呼,看来老头儿在学校里还有些地位,不想是外面来的骗子,一会儿到了实验室就一切明白了。张耀东将对老头儿迷惑之处暂时缓解了。

张耀东不时东张西望浏览着京大美丽的校园景色,百年间沉淀下来的文化气息深深浸润着随处可见的一瓦一木,一砖一石。刘教授乘着张耀东的兴致所在,不停在讲解着其中蕴含的文化典故,让张耀东更加沉迷其中。

不觉之间,两人来到京大实验大楼,大楼高约二十余层,几乎将京大所有实验室囊括其中。拾阶而上,刘教授对面带疑问的门卫前一番解释,门卫依然在摇头,显然这里的来客管理更加严格,不比图书馆那般松散,这里集中了京大的精华,甚至是国内最新的研究成果基地,外人进来当然盘查严格。刘教授当然明白学校的管理制度,但还是有些羞惭,毕竟在张耀东面前失去了面子。最后无法,依照制度,张耀东将自己的身份证给门卫过目,并在来客登记本上详细填写自己的情况,严格搜身,将手机等一切可疑物品交出来后,并让刘教授作为担保人也在上面签名,这才放张耀东进入实验大楼。

进去之后,刘教授面带羞色,在前面带路,张耀东理解地拍了拍老头儿的肩膀,表示自己的理解。老头儿这才恢复正常,对张耀东点了点头,领着他乘坐电梯直奔自己所在的实验室而去。

刘教授所在的应用物理研究室在八层,不一会儿电梯嘀嘀的声音提示两人到达了目的地。电梯门打开,老头儿当先走出去,张耀东随后跟进。老头儿领着张耀东来到入口处一个房间内,向里面的管理员说明情况,女管理员探出头看了看张耀东,不一会儿拿出两身白大褂,显然是进入实验室的穿戴。两人进入里面的更衣室,换上白大褂,走出更衣室,进入楼层里,只见里面穿着白大褂的人流不时从各个房间内进出,忙碌的身影映衬出这里紧张的工作气氛。

刘教授径自将张耀东领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隔壁就是实验室。办公室门没有锁上,里面有几个男女学生正在围着靠门一张桌子边激烈争论着,一推开门,看见刘教授进来,争论声嘎然而止。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恭谨地向刘教授问候道:“老师,您回来了。”刘教授点了点头,顺手拍了拍该男生的肩膀,吩咐大伙儿道:“你们继续讨论,我陪客人到里间去。哎,小张,帮忙倒两杯茶来。”随着学生里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脆生生应诺,转身准备沏茶去了。

进入里间,刘教授有些尴尬地看着张耀东,赶紧收拾了一下办公室凌乱的书籍和图纸,勉强腾出一个比较干净的椅子,让张耀东坐下,自己坐到办公桌后。俩人刚刚落座,马尾辫女生端着两杯沏好的茶水走了进来,给刘教授和张耀东各放了一杯,转身离开并随手将里间门关上。

俩人端起水杯连续吞咽了几口热茶,一下午几乎在炎热的图书馆查找翻阅了大量书籍,身体内的水分大量消失,急需补充。房间里一时间只听见喝水声,俩人边喝水边思考话题,尤其是刘金山,被张耀东所说的资金搅动地心神不宁,犹如几只耗子钻进风箱里乱跑寻找出口。

刘金山放下水杯,打了个哈哈,身体前倾,对着办公桌前旁边椅子上神神在在端坐的张耀东说道:“这个……这个……耀东啊,觉得我这里如何?虽然办公室乱了一点儿,正好说明我们对研究的重视程度,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这个课题的重要性你也能感觉得到,正如你想投资进入这个行业,里面蕴含着无限的商机,前景光明啊……”“行了行了,这些我都知道,用不着你解释,直接说正题吧。”张耀东满脸不屑地看着这位想资金想得快要发疯的可怜老头,由于深知刘金山受着资金短缺的苦恼,有求于自己,所以张耀东完全可以高高在上。如果刘金山技术在手的话,张耀东即使有再多的金钱,情况会完全不一样,而是他来央求老头儿。只可惜,老头的研究课题仅仅是课题,离成功还有相当的距离,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样诡异的场景。

刘金山讪讪笑着,脸上泛起一团红晕,显得很是“可爱”,看来以前老头像今天这样情形地授人以短经历不多,尽管为人还算是玲珑剔透,想着从张耀东身上“透支”投资,毕竟实战操练不多,一上来就在气势上完全被张耀东压迫。如果外面的学生此时进来看见自己尊敬且严峻的刘教授此时的状态,一定会大惊失色,诧异万分。当然刘教授也会羞愧地无地自容。

刘教授毕竟是高智商人物,即使有些尴尬,但脑筋转换地很快,立马将话题掉了个:“耀东,想不想看看我们这个实验室,一般闲人根本进不来,也就是咱爷俩投缘,我才拉下这张老脸央求门卫放你进来的,没有我的担保,你一辈子别想进入这样科研重地。怎么样,乘着今天难得的机会,进去溜一圈,保不住对你未来的创业有所裨益!”说话的时候,刘教授满脸放光,判定张耀东一定会进去,毕竟他要投资建设电池类企业,而这里恰好是天国研究新型电池的重要实验室之一,各类研究设施齐备且非常先进,想进去借光取经的人还真不少。刘教授心里盘算的相当好,即使张耀东再聪明颖慧,也不能转一圈就将自己的技术家底吃透,只能是看了眼馋,心痒后看见这么先进的研究设施,对自己的实力一定有一个感性的认识,才能放心给自己投资的。

张耀东眼珠一转,明白了刘教授的心思,心里确实想见识一下当今电池行业在国内最先进的实验室,当下点头应诺。刘教授看见张耀东同意,高兴地站起身,领着张耀东到隔壁实验室而去。

穿过外间,几个学生已不见踪影,都到了隔壁的实验室,看来对刚才的议题有了统一认识,到实验室进行验证去了。推开实验室大门,张耀东不由吃惊于眼前所见情景。以前在自己的省城大学也去过各类实验室作过实验,那里的设施和这里一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整个实验室一尘不染,光滑的瓷砖将实验室地面装点得如同光滑的镜面,为了保持赶紧,每隔半小时全面用拖布清洗地板一次。顶棚上一排排荧光灯将实验室照耀的特别敞亮,大约十几个身着白大褂的老师学生围绕着各类设备正在聚精会神操作着,有几个人在电脑操作着,实验室唯一只能听见的声音除了人们的呼吸声,只剩下键盘敲打的声音了。

刘教授一进实验室,眼睛就放起光来,变得精神百倍,这是他一生事业所在,在这里能够专心致志搞研究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心灵寄托。张耀东紧跟在刘金山身后,听着他不停地介绍各类仪器设施的功用。张耀东在辅脑的协助下全部心神放在眼耳所见所闻,与辅脑存储的爱丽文明有关电池研究知识对应搜索,大部分仪器设施对上了号,如果要研究自己的生物储能电池,还缺少一些关键性仪器。张耀东眼角斜视,看见刘金山满面红光介绍着自己的得意之作,骄傲自豪的神色跃然脸上,不由得心里暗笑,如果自己透露出生物储能电池的研究方法,还不能把他戴着的金丝眼镜掉到地板上砸碎了。这个念头闪过脑海间时,心里不由大叫一声“天助我也”,怎么自己就没有想到这么个妙招呢:假如自己借助这个实验室的现有设施以及他们智力资源,有以下好处:一是避免了自己单枪匹马的力量薄弱,能够加快理论转化成成果的进度;二是自己事业起步不用投资建设实验设施,尽管自己发展起来后肯定要建的,但现在不需要,最紧迫的就是实验成果,将生物储能电池样品研制出来,注册专利,尽快投资兴建企业;三是能够借助刘教授的名声有效避免自己技术的来源,实验样品出来后,世人普遍认为自己有创新性思维并且动手能力强,将所想转化成成品,真正的技术来源倒是隐藏起来。

张耀东因为想到这个偷梁换柱、借鸡生蛋的创意,兴奋地全身上下的细胞欢快地跳跃起来,停下脚步,眼神呆呆地注视前方。刘金山走在前面,还在喋喋不休介绍自己的杰作,说了半天眼角余光不见了那个帅气小伙子的身影,扭回头一看,只见小伙子傻愣地呆在实验室中央。不远处两个女孩子发现了张耀东的窘状,正在交头接耳说着悄悄话,不时用手指指点点。刘金山返身走回去,路过两个女孩而身边时咳嗽了一声,两个女孩一看是教授,赶紧转回身继续自己的研究,只是两只滴溜溜的黑眼珠不时转动着,用余光扫视着张耀东,肩膀不时抽动,显然心里还是忍窘不住,心里暗笑着。

刘金山边走边觉得同样好笑,这小伙子怎么突然就呆在当地傻了呢。来到张耀东身旁,拍拍张耀东肩膀,轻轻喊道:“张老弟,怎么了?”

张耀东正沉浸在自己的构想中,忽然觉得有人拍自己的肩膀,醒过神来一看,首先是一双充满笑意的眼睛隔着镜片看着自己。张耀东马上醒悟自己走神了,而且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走神,一定会被这个老家伙笑话的,可不是,越过老头肩膀,正好看见两个女孩捂着嘴对自己指点而笑。

张耀东觉得自己这会儿不能在实验室呆下去了,一声不吭拉起老头的手,转身返回。刘金山明白张耀东脸皮有点儿薄,没有吱声,随着张耀东走出实验室。

两人重新回到刘老头的办公室,落座后张耀东仍然有些抹不开脸,两人开始无聊的喝茶,一时间屋子里沉闷起来。张耀东静下心来,和刚才刘老头的位置刚好颠倒过来,开始措辞实现自己灵光乍现的想法。

“嗯,这个……刘教授,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张耀东小心翼翼开始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正式场合的谈判,而且是面对一只心思灵活的老狐狸式人物,不知能为自己争取多少利益。

刘金山教授本来心里很是焦急,半道儿上莫名其妙被张耀东拉了回来,以为张耀东根本看不上自己的心血,此时一听张耀东的话,心里狂喜,反倒变得沉稳起来,缓缓喝了口茶,将茶杯放下,吐出嘴里茶叶根,慢条斯理地道:“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我知道您缺少研发资金,本来呢我根本看不上眼的,但我刚才忽然有个想法,那就是我可以投入资金,金额呢最多二百万,我要参与到你们的研究团队中,算是你们这个团队的编外人员,当然如何给我一个正当的身份,就得您老去办理,我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一来呢我加入进来可以就近监督资金的使用落实情况,二来呢能够亲身体验体验一线研究气氛。”说到这里张耀东心气静了下来,语气更加平缓,谈不成又如何,大不了自己起步缓慢而已,不会损失一毫一厘。“还有,就是这笔资金具体怎么使用完全由我说了算,算是我捐献给你们,但是你们不能阻拦我在实验室的行为。当然我会完全遵守实验室规程,一不偷盗,二不破坏,只是想验证我心中的技术构思,而且仅仅限定半年期限,您就平白得到二百万元的投资,怎么算您老得了大便宜,您觉得如何?”张耀东说完这么长的话,有点儿口里发干,端起茶杯轻轻喝了口茶。球已经发出,就等老头怎么回应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