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的吼声:“精英”误国为了中国利益远离精英

hypzln 收藏 2 161
导读:mk800:这是一个本不应该说的话题!我个人并不愿意参与目前流行的“愤青”与“精英”的阶层差异之争。我同时也多次奉劝2个阶层不要相互矛盾,不要激化。但是因为本人人微言轻,所以无人理睬。而近期几乎全部精英阶层都站出来炮轰“愤青”。大有一种迫使中共“斩杀”愤青的气势。这一点实在看不下去因此呐喊出来,说几句。 mk800:从文化角度来说,所谓“精英”与“愤青”实际上都是一种泛指。但是如果从经济利益角度去考虑,这两个阶层是几乎相互对立和矛盾的。而他们所处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与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截然不同。“精英”

mk800:这是一个本不应该说的话题!我个人并不愿意参与目前流行的“愤青”与“精英”的阶层差异之争。我同时也多次奉劝2个阶层不要相互矛盾,不要激化。但是因为本人人微言轻,所以无人理睬。而近期几乎全部精英阶层都站出来炮轰“愤青”。大有一种迫使中共“斩杀”愤青的气势。这一点实在看不下去因此呐喊出来,说几句。

mk800:从文化角度来说,所谓“精英”与“愤青”实际上都是一种泛指。但是如果从经济利益角度去考虑,这两个阶层是几乎相互对立和矛盾的。而他们所处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与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截然不同。“精英”阶层可以说最要代表人物类型就是一批学者,专家,大学教授,作家等等。这一群人他们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具有可以贯通上下关系的能力,特别其中一些人他们可能深受了中共高层的器中。而精英阶层所引导和影响到的主要是一些社会中高层人士,包括中共官员在内。可以说这是一个中国社会主要的“权利与势力”群体。他们某一句话甚至可以左右这个国家的前途。也恰恰因为如此,这国家总是摸着石头过河,结果总是不断喝水!现在恐怕水还是喝的不够。


而至于说的“愤青”阶层,这个阶层几乎没有太多的代表人物。他们一般是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以及中下层的人群。虽然名称“愤青”,但是他们之中不完全是“愤怒青年”还一些已经是暮年人们。从国家实际角度出发,这个阶层实际上是中国言论社会的实际的弱势群体。他们在没有进入网络时代以前,他们据乎没有任何更好的反抗手段。他们不具备与大众媒体结合的能力。不具备社会说话权利的他们,在以往就只能采取“暴力”以及非和平手段来发泄他们自我的意愿。这也是人类最基本的一种表达本能。


但是作为“精英”阶层,我说过,这个阶层所覆盖的所谓“中国中产阶层”并不是一个成熟阶层,这个阶层存在一定的问题。他们目前还没有达到欧美主流社会那种具有完全自我意识的时代。同时他们不具有创新性而存在更多的模仿与攀比。


而所谓“爱国主义”在“精英”阶层看来,西方国家所谓“爱国主义”是基本不存在的。他们是一种个人性人性化社会。但是实际上通过本人多年来的了解,所谓“爱国主义”其实每一次都细微的表现在西方人日常所做出的细小的举动。例如:当你遇到一个美国人时候,假设你告诉他“我来自澳大利亚”,“我在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等等这些在中国精英阶层看来都是“闪耀着灿烂光芒”的背景色彩时候,你知道美国人会如何回答你?哦!。或者附加一句“你好”。


这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包括中产,高端阶层。以及底层社会。他们都可能会惊讶。会感叹。就算是精英阶层中那种代表人物,也会很兴奋以为遇到了高人!。


这并不是以往所说的“文化差异”实际上这一点也可以体现出美国人一种爱国。他们并不是因为爱国而爱国。这已经形成了一种趋势和理念。所以他们无需认可你是那个国家来的。因为在他们看来,你从哪个国家来的,那个学府毕业的并不是主要的,美国是一个讲求现实与实力的现实社会。你的能力才能代表的一切。而这对于中国精英阶层长期以来所灌输到中共耳朵里的那些“海外高深”论断。是截然不同。因此造成了我们国民与西方社会往往会出现巨大所谓“文化差异”的所在。


所谓“误导” 精英阶层现在都在高喊“愤青误国”。但是我刚才说了,精英阶层所传递给中共高层的所谓“海外新思维”,其实并不能代表海外主流意识。而且是极少数意识。为了弥合东西文化差异,因此精英阶层总是说“海外洋人都如何喜爱”中国。了解中国。


但是据我所知,在美国40%普通美国人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此外还有大约30%的“美国中产”阶层认为中国不是一个切实负责的大国。仅有不到20%的美国人才认为中国是一个好的,东方大国。在欧洲这个比率更加低。但是精英阶层从不会把这些海外真实信息传递给中共高层。也是导致了中国高层屡屡战略上决策的重大失误。可以说单纯这一点上,精英阶层“罪责难逃”!


美国以及西方国家通行社会结构都是一种“枣核形状”。因此他们中间阶层就是特别重要的一种。而中国目前实际上根本不能影响和缓和与美国中间阶层的矛盾。因此造成了中美之间很多难以融合的裂痕。而这一点恰恰精英阶层反应给中共高层的又是错误的信号。这主要因为他们自身存在的原因。因为他们存在不同程度的“不成熟”。没有标新立异的感觉,他们还是处于对于西方社会以及模式的一种近乎盲目崇拜的阶段。或者模拟阶段,因此“国际惯例”这个词汇曾经风靡整个中国政府官员之口。


所谓“言论自由”。昨天法国《解放报》一篇文章宣称:“中国目前网络与民间的抗议法国行动,实际上是中共在唆使,因为这些抵制法国言论,必须由中共同意才能发布在网络上”。但就这一报道我们可以看出来,法国人还是热爱法国的。但是他们认为中国政府是“近乎邪恶”的政府,这已经不是错误的界限了。因此他们觉得中国封杀“反华”言论是阻止进步。而不封杀“抵制法国”言论,也是阻止进步。也就是说他们把自己首先处于一个比中国要更加高的“批判”高度。类似于很接近上帝的位置。


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中国人最大信仰群体是佛教。不是上帝。而精英阶层为了掩盖他们自身的弱点与不足,便必须要符合迎合这种所谓的“民主”呼声。而作为“愤青”支持中国政府的呼声,就被当作是“悖论”。这实际上是在维护他们这个阶层的总体利益。而并非维护“中国利益”。


但是从言论自由角度来说,可以说中共给了精英阶层最大可准许说话权利。而往往他们拿出来都是对于底层社会以及民众的抱怨与愤怒。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成熟表现。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