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等到明年春季,达·芬奇的名作《安吉里之战》也许芳踪可觅。因为身为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艺术、建筑与考古跨学科中心负责人的塞拉西尼博士,正在测试一项被称为“中子活化分析机”的新技术,能够对达·芬奇所用油画颜料的存在进行探测。塞拉西尼认为,《安吉里之战》在当时的影响力要超过《最后的晚餐》。2009年,一支远洋搜索船队将开始“圣何塞”号沉船宝藏的挖掘。看来新一轮的寻宝热潮即将到来。


达·芬奇的《安吉里之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503年,达·芬奇奉命装饰佛罗伦萨韦奇奥宫的一个大厅,辛苦劳作了大约18个月,他创作了著名的壁画《安吉里之战》,希望借助这幅作品将佛罗伦萨军队1440年上演的经典战役再次呈现在世人面前。与达·芬奇同时代的人认为,这幅画是他最伟大的绘画作品。上图即是根据达·芬奇草稿复制的《安吉里之战》。


16世纪中期,柯西莫·德·梅第奇雇用乔治·瓦萨里对这个大厅进行改建,达·芬奇的著名壁画就此神秘失踪。为了揭开《安吉里之战》的失踪之谜,塞拉西尼博士付出了毕生的努力,他始终相信,达·芬奇的这幅名作是贪婪的瓦萨里私自藏起来的。1975年,他在瓦萨里为韦奇奥宫创作的壁画《基安纳谷马尔恰尼洛之战》中发现了神秘的信息——这幅壁画上的一面绿旗上写着意大利文“Cerca,Trova”,意思就是“只要寻找,便会找到”。


利用先进的热敏和雷达成像设备,塞拉西尼锁定了瓦萨里画作后面墙壁的一个微小气隙,这里恰好就是那面绿旗的位置。他相信,瓦萨里这个达·芬奇的崇拜者和第一个为他写传记的人,私自隐藏了达·芬奇作画的墙壁,为了掩人耳目,他又在上面铺上了一层新的墙壁。明年春天,塞拉西尼将用中子活化分析机对达·芬奇所用油画颜料的存在进行探测。一旦测试取得成功,塞拉西尼便会用对东墙右侧进行扫描的方式揭开绘画史上的这一谜团。


“圣何塞”号沉船宝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708年,西班牙“圣何塞”号在哥伦比亚海岸附近的水域遭到英国埋伏的一个中队的突袭,该船和船上的600人一起沉入大海。据说,船上的金银财宝价值至少1.5亿美元,最多可能达100多亿美元!


1982年,一群投资者(现在经营着名为海洋搜索船队的公司)宣布,他们在远离哥伦比亚海岸的地方发现了这艘大型帆船。今年7月过后,他们与哥伦比亚进行的长达20多年的争夺战宣告结束。该国的最高法院规定,任何被认为与哥伦比亚的文化遗产有关的东西,都归哥伦比亚所有,但剩余的“财宝”则由哥伦比亚与探险者分享。这支海洋搜索船队希望在2009年开始发掘工作。但是另一支远征队在进行调查后表示,那里没有任何东西。


埃及王后纳芙蒂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埃及古物学家大多认为,埃及王后纳芙蒂蒂生于公元前14世纪,是埃及法老王阿肯那顿之妻。通过那具保存于柏林博物馆的著名半身像,埃及古物学家认为纳芙蒂蒂拥有令人惊艳的绝世美貌,再加上她位高权重,使她成为古埃及最令人关注的女性统治者之一。


然而,由于纳芙蒂蒂王后的坟墓至今尚未找到,埃及考古学家对她的死亡时间和死因一无所知。在阿肯那顿法老王统治埃及的最后一个年头,纳芙蒂蒂的名字忽然从考古记录中消失了。许多埃及古物学家认为纳芙蒂蒂的名字之所以消失,是因为在丈夫死后,她以舍曼克赫卡勒这个男人的名字继续维持其统治。据推测,纳芙蒂蒂死后葬于埃及著名的帝王谷,也许就是2000年考古学家使用雷达勘测时发现的距图坦卡蒙法老坟墓不远的一个地点。


琥珀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琥珀屋是巴洛克时期最著名的艺术作品之一,是1716年普鲁士的弗雷德里克·威廉一世送给彼得大帝的礼物。琥珀屋的墙壁由琥珀镶板、镜面和大理石雕制而成,富丽堂皇,堪称世界一绝。


1941年德国纳粹军入侵苏联后,琥珀屋里的假墙壁没有蒙骗得了他们,他们拆卸了这件稀世珍宝。1945年1月,德军撤退,琥珀屋据称也被打包运走,但这件宝物从此失踪了。也有人称,琥珀屋可能在1945年苏联战士燃起的大火中毁于一旦。


77岁的探险家斯科特为了找到琥珀屋已经花掉了几十万美元。他认为,琥珀屋最可能在德国,落到了德国贵族手中,他们每隔6个月换一个地方保存。


清圣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直到现在,也没人说得清圣杯究竟长什么样子。历史学家们表示,1190年左右,在法国诗人克雷蒂安·德·特洛亚的一首叙事诗中第一次提到圣杯。这位诗人描述,骑士珀西瓦尔看到了圣杯,但没有明确说明它是什么。后来,中世纪作家在有关圣餐的争论中将其描述为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使用的杯子。


1995年,《玛格达林的圣杯》一书的作者菲力普斯声称已发现了一个来自一世纪的雪花石膏杯(上图),他认为正是这个杯子引起了所有有关圣杯的传说。


一位意大利中世纪学者芭芭加洛认为,圣杯很有可能就在罗马城墙外圣劳伦斯河下面的墓穴中。他认为圣劳伦斯在3世纪收到了教皇卡利斯图斯二世遗留下来的珍宝,而那个圣杯可能就埋在那儿,因为在地板上的一幅图案中就有一个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