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三章 间谍网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许期中认识龙行键是在胜利后的授勋仪式上。龙行键与他同封侯爵。排名甚至在他之前。许期中内心还是有点看不上新帝国最年轻的侯爵。尽管听起来有天花乱坠的战功,实际上还是靠了岳父之力。 许副首相没想到龙行键和他第二次见面竟然是他主管的部门发生了严重的泄密案。龙行键穿了身便衣,只跟着一个同样是便衣的秘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许期中认识龙行键是在胜利后的授勋仪式上。龙行键与他同封侯爵。排名甚至在他之前。许期中内心还是有点看不上新帝国最年轻的侯爵。尽管听起来有天花乱坠的战功,实际上还是靠了岳父之力。

许副首相没想到龙行键和他第二次见面竟然是他主管的部门发生了严重的泄密案。龙行键穿了身便衣,只跟着一个同样是便衣的秘书,谈话时甚至将秘书打发到了门外。眼前的百胜侯不像是威震敌胆的战将,权势熏天的保安总局局长,近卫军司令。而像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但这位“大学生”的眼神是犀利的,令同样是权势熏天的当朝新贵,副首相兼工商部长许期中感到一丝害怕。

面前的三份文件像三份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龙将军,这个,这些文件是如何得到的?”

“对不起。职责相关,我不能告诉你。许大人,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如何?不是伪造的吧?”龙行键盯着副首相。

“是真的。这份,”许期中捡起其中那份修建机场的计划,“其实的有关内容是交通部根据军方意见起草的,财政、工商要会稿。它其实还不是最后的稿子,也没有正式下发------”

“这是个好消息。我们就从这份文件入手。许大人,这些文件是以工商部的名义下发的,对吧?我的意思是,虽然形成文件经过了若干部门的讨论。但成文是在工商部。”

“是的。您知道,我其实管着六个部,包括交通部。平时的部务是常务副部长潘唯主管。”

“许大人。您绝对没有问题。否则我们就进不了帝都了。但工商部出了问题。在文件形成下发的环节上。此事绝非小事,如果文件是敌人的间谍所谋------”

“龙将军,你的意思我明白。你的焦虑也正是我的焦虑。你一定要将三份文件的来源告诉我,否则我很难向你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嗯,”龙行键想了想,将过程告诉了许期中。

“刚结束的安全检查是冲着它来的?”

“是的。”

“发现漏洞了?”

“没有。否则就不来求您了。”龙行键也用上了敬语。

“潘唯是可以信任的。理由和您对我的信任相同。他在十年前就跟我一起工作了。如果他是敌国间谍,我简直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他可以参加。”龙行键马上决断。

“你要我们做什么?”

“从这份文件成文,有多少人接触了它。而且是在秘密状态下。”

“我明白。潘唯来为你提供工作上的方便。你亲自抓吗?”许期中明白其中的厉害,如果工商部潜伏着敌人的间谍------“龙将军,我对帝国的忠诚不输于你。请你放手干吧。”

“谢谢。我对情报工作完全是外行。但我有懂行的助手。我会一直关注案件的进程。”龙行键起身告辞。

梁广之委托肖月清对信封案的调查没有进展。统计一周内帝都发生的盗窃案(已报警)共1300余件,涉及帝都的22个区。这些案件中失主是工商部官员的没有。再往前上推一周,案件的数量大约翻了一翻。但仍没有工商部官员报案。

“帝都的治安问题很严重啊。”龙行键低声说,同时他感到侦破案件是件非常枯燥无味的事了。

“也许是别的部失密。”肖月清说,“政府部门二内共有23人失窃。”

“这些是报了警的。更大的可能是不报警。”梁广之说,“换了你,会将自己暴露在警察视线吗?报警的反倒没有了问题。还是局座从工商部入手正确,就以那份交通文件入手,它接触的人最少。”

“好吧。交通部和财政部呢?”肖月清问。

“不必惊动。因为还有二份文件,可以旁证问题出在工商部。”梁广之说。

“好吧,你们干起来吧。”龙行键说。

梁广之和肖月清带着龙行键审阅同意的部下去工商部了。龙行键摁铃让秘书将7局朱月局长叫来。7局还在旧总局的地方,龙行键对那里有着过于惨痛的回忆。当局长五个月,没有登过7局的门。

他是落实针对他的刺杀案的侦破工作。这件事是7局主抓的。

“死者已经证实是胡敢特别行动队的人。逃走的那个没有线索。敌人在帝都有我们不知道的藏身之所。两天的搜查没有找到胡敢和他漏网的手下。”朱月汇报。

“真笨。难道我被打死你们才有线索吗?”龙行键焦躁起来。他离开椅子在地上走着,“搭上了两个忠勇的兄弟!他们死的基本没有意义!”龙行键站在朱月面前,“你认为他们会罢手吗?”

“不会。您府邸与家人的安全我们都做了最完善的警卫。”朱月唯一庆幸的是总局长个人及其家人未在事件中受伤害。

“让我的家人像老鼠一样躲在洞里?这就是保安总局的形象?如果敌人的目标对准首相,总长或者其他军政要员,我们有多少保卫力量要投进去?嗯?”龙行键摸摸自己受伤的右臂,那里已经不疼了。“要动动脑筋!我们太被动了!”龙行键摆摆手,让朱月回去。自己仍在办公室里转着圈子,“胡敢经此失败,会在什么时候动手呢?他不会罢手,不会的。”龙行键叫进吕晓斌,让他将胡敢的档案取来,越详细越好。

龙行健第一次以一个情报军官的眼光审阅档案。胡敢的阅历是复杂的,和胡敢相比,龙行健觉得自己的阅历苍白的像一页纸。他一页页翻阅着胡敢的档案,履历表,鉴定书,表彰通报,立功证书,处分决定------像时光倒流,从源头看这个人的一生。

龙行健必须承认,胡敢的人生是丰富多彩的,今年62岁,身为帝都人的胡敢上过学,当过地质工程师,参军,退伍,当警察,又进入保安总局,从一个中尉干到了少将。胡敢不同时期都留下了照片,龙行健承认,年轻的胡敢是英俊潇洒的,比自己强多了。数百页的档案他到下班也没读完,甚至忘了为什么调这个人的档案。直到吕晓斌将午饭送进了龙行健办公室,才将他从档案中唤回来。

龙行健开始吃饭。这段时间他中午不回家,节省下来的时间可以干很多事,特别是枯燥无味的案头工作,虽然不喜欢,但必须完成,所有需要他签字的文件没有他的签字就完不成程序。

婉儿来电话,叮嘱他要吃好饭。这段时间苏洁在医院上班,尚未因怀孕而休息。小如在中学念补习班,中午也不回来。家里只有崔静和婉儿。每天中午家里都要给他打电话,说些内容基本相同的话。

龙行健一面吃面条。一面继续翻阅胡敢的档案,猛然,一道闪电照亮了龙行健的思维,他意识到自己发现了对手的秘密了!

女人!对,就是女人。胡敢受过二次处分,都是因为女人,第一次是在地质勘探队,未婚的胡敢搞上了一个已婚少妇,事情败露被少妇家人闹到了勘探队,队里为此处分了胡敢。后来胡敢就辞职离开队里了。再一次是在帝都当警察期间,已婚的胡敢搞大了一个女大学生的肚子,被其家人揪住不放,警局处分了胡敢。和上回的情节差不多,胡敢不久就辞职了,大约在一年后加入了保安总局。以后胡敢似乎顺风顺水,一路高升。在7局局长的位子上就呆了6年。

“将朱月、慕贺和王磊叫来。”龙行健对着通话器命令吕晓斌。王磊也是7局的老人,现在是2处处长。

王磊30多岁,白净脸皮。在龙行健面前有点拘束。

“坐,可以抽烟。”龙行健从抽屉里取出一盒烟扔给朱月,“说说胡敢。这个人有什么爱好,生活方面的。你们都是他的老部下了,敞开了谈。说错也没有关系。”

慕贺先说,像讲故事一样回忆了胡敢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龙行健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他的话。王磊补充,讲到了胡敢的风流,“他比较好色,看中的女人一般逃不脱他的手心。当时7局至少有三个他的相好。”龙行健看着慕贺,慕贺点头,承认王磊说的是事实。

“那些女人呢?有没有现在总局工作的?”

“有一个。丈夫是外勤,死了。总局招人又将她招进来。是做情报分析的。叫张荣妹。”

“我想胡敢现在仍在帝都,就在我们没想到的某处藏着。城市太大了,再严厉的搜查也有死角。我就是一个例子嘛。你们不要有负担。7局当前的主要工作是找到胡敢,而且是活的。前朝的大量官员或者被抓,或者丧失了富贵回家做了寓公,其中没有对帝国心生怨恨的?肯定有!胡敢和他们有没有联系?隐藏在帝国的反对势力是孤立的还是已经结成了一张网?这些都要顺着胡敢这条线追查。胡敢的案子要突破思路,原来那种大搜捕不再搞了,从胡敢的生活习惯入手!查清楚!也许他就在某个情妇家里猫着。那个叫张什么的女人,让她提供一些胡敢的情况,但注意秘密调查,关于她和胡敢的事,你们不要再提了。我不追究这个。我要你们尽快找到胡敢!”

“是。”朱月和两个部下起立敬礼,“我们全力以赴抓到胡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