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侯:任何爱国行为都必须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


转载者按:这是一篇海外学子给兄弟的信,兄弟非常同意他的看法!任何脱离了法律许可范围且侵害了他人人身权利的过激做法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任何有意把对一些西方政客和传媒的造谣污蔑的愤怒转化为对西方国家人民的民族感情的伤害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比如有人焚烧法国国旗的行为,这就是在伤害法兰西人民民族感情的错误行为,再如对王千源父母家庭的放屎盆子之类的行为,强行阻止他们去家乐福购物的行为(虽然兄弟也赞成有节制的抵制行动),都不是助阵而是添乱,反而贻西语方媒体及国内“愤精”之口实。兄弟赞同国家有关部门采取必要的措施制止这种行为,一切爱国的同胞都有责任将一切不理智的过激言行及其影响减少至最低限度并予以极度的边缘化。我们应该也必须学会象海外学子们那样热情而又不失理性的爱国。



任何爱国行为都必须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


作者:锦侯




一个很个人的想法,这次我看到国内的一些游行有些想法。爱国不应该作为剥夺他人权利的借口,不应该依此去妨碍他人的权利,像合肥的很多做法我极不赞同。我们希望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的声音,同时必须要让别人自由的表达自己的声音。我们在国外和藏独可以肩并肩但是保持和平,因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为什么国内的人要用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去阻止其他的人表达自己的观点?我看到有人故意挡住商场的门口不让他人进入,并且辱骂进入商场的顾客,还有人竟然出什么把冷冻食品放在购物车内让其溶化的自以为是的做法,我很难过,如果在国外外国人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华人,那么就不会有华人这段时间来的这些游行。我对那些上述的这些人的鄙视和厌恶较达赖更甚,他们的所作所为只会让人讨厌而不是尊敬。

而且这种大型的集会有没有经过警方的批准?难道“爱国”就可以违法?

在国外的游行可以成功不是因为我们够狠,人够多,而是因为我们够文明,西方国家的百姓可以容忍我们不同的声音,这个我们要像西方的百姓学习,而不是用“爱国”给自己一切丑陋的行为作解释。当任何人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剥夺他人的权利的时候,蔑视法律的时候他们的所作所为和“爱国”没有关系,他们的所作所为和那些在拉萨街头打砸抢的暴徒没有质的区别,他们更让我厌恶,因为那会彻底的损害所有真正关心国家的人的声誉,使得以后任何的尤其是在海外的斗争更困难。

希望双石兄可以以自己的影响劝阻任何更多的这类的事情的发生,尤其是警方为什么不作为?这个是不对的,任何人什么时候都要无条件的服从警察的指挥,这个是在国外游行的基本常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