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被风吹过的夏天

楚云飞上校 收藏 7 271
导读: 飞机引擎震耳的轰鸣声消失在跑到尽头。天,蓝蓝的,空客A3740硕大的身影泛着白光,远去,飞向我未知的远方。机场的风景总是那么清爽,淡淡的桃花静静的开着,樱花飘落,这象征自由的花,是飘向了自由,还是代表自由的飘落?A340载走的,不知是四百个目的各异的人,还有安,和属于我的爱情。走在机场花园上的小径,弯腰拾起一片花瓣,它代表着一段美丽的过往,分别,发生在这个烂漫的春天。 时间:2005年夏天 地点: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旅游的确是一个消磨假日有增长见识的好方式,二十五天,我走

飞机引擎震耳的轰鸣声消失在跑到尽头。天,蓝蓝的,空客A3740硕大的身影泛着白光,远去,飞向我未知的远方。机场的风景总是那么清爽,淡淡的桃花静静的开着,樱花飘落,这象征自由的花,是飘向了自由,还是代表自由的飘落?A340载走的,不知是四百个目的各异的人,还有安,和属于我的爱情。走在机场花园上的小径,弯腰拾起一片花瓣,它代表着一段美丽的过往,分别,发生在这个烂漫的春天。


时间:2005年夏天 地点: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旅游的确是一个消磨假日有增长见识的好方式,二十五天,我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一个辛苦但又快乐的旅程。广播中传来空姐甜甜的声音,打开遮光板,机窗外,一点点被放大的,是我旅程的最后一站——古都西安。轻微的颠簸中,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古老城市宽阔的胸膛。又会是一次辛苦的旅程,我笑着走下飞机。在行李转盘上找到自己那只大号的旅行箱,放在推车上,默默地随着人流想出口走去。

“啊!~~~”一声尖叫在耳边响起,推车的扶手在微微震颤,一地的物品,他人诧异的目光,还有一个女生尴尬的表情。光泽顺滑的长发披在肩上,大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不知所措的委屈。“对不起”我说着便蹲下帮她拾捡东西。在我拾起第N+1个小饰物时,“喂”,她的声音轻轻的,有点胆怯。

“刚才,对不起啊,没……没控制住推车……”

“恩?所以呢?”

我这一问到把她搞的莫名其妙,“什么?”她嘀咕了一声。

“我是说,你那瓶东西打破了,重要不啊?”我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有点傻傻的女孩。淡蓝色的液体从破碎的玻璃瓶中流出,散发出淡淡的兰花香。

“恩……没事,你……我其实……那个,你来西安玩吗?”

“是啊,你是西安的?”

“我啊?我也是来玩的哈~”她第一露出了笑容。

帮她把东西放入背包,放上推车。我们一同推车向出口走去。

“我叫铭,你是……?”

“Annie~你就叫我安吧”她有一次露出了微笑,甜甜的,嘴角,酒窝若隐若现。安,我在心底一遍遍重复这个名字。一场美丽的邂逅,只是邂逅罢。一起走出了机场的航站楼,我才突然发现了什么。

“安”有点不习惯的生硬,“恩,你家人呢?”

她先是沉默了几秒,淡淡一笑,“一个人玩哎!”

“我也是,后天就回家了要”

“我也差不多两三天就走,去市区?”

我点点头,心想这种小说中才有的尽头居然让我碰上了,果然是RP爆发啊。一同走向机场大巴,买了票,放了行李,便上车坐了下来。从机场到西安市中心有五十分钟的车程,夏日下午的太阳透过窗帘充盈着整个车厢,冷气呼呼地开着,却吹不走慵懒的气息。安侧靠在靠背上,轻闭双眸,平静的呼吸,带来发梢上淡淡的兰花香。

如果一切都是梦,我希望星光依旧,不再有白昼。淡淡的兰花香中,不知安的梦中,又是怎么一个缤纷的世界。


时间:还是那个夏天 地点:依旧是那个机场

一天半的时间,一瞬即逝,对我来说,却成了二十七天旅程的全部。从前,发生的,都已忘却;将来,却又未能感知;只有着一天半,两个素昧平生的人,在千里之外的异乡,留下一同走过的足迹,却成了我所有美好的回忆。相处中,我们惊讶的发现,我们来自同一个城市,她比我小一个月零二十二天。也读高二。一个个巧合,让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尽管,只有一天半。

我定的机票和她是同一个航班,唯一的不同是我的日期比她早一天。咸阳机场国内出发大厅里,我拿着刚换来的登机牌同她道别。

“先回去了哦。别再又发生‘交通事故’了,小心被人趁机拐卖走。”我调侃地说。

“什么嘛,这么没同情心,除了你还有谁这么邪恶啊?”她也调侃地说,脸上还是那淡淡的微笑。

“好喽,我去过安检了哦~”我拿出手机晃了晃,“短信联系~”

“恩,再见哦。恩……回去再见。”她也向我挥了挥手机。

转身进入安检通道,经过一系列不是很仔细的检查后,我顺利地进到了候机大厅,手机响了,闪动的图标是一条新短信:

“发件人:安 怎么没被当成恐怖分子抓起来啊?”

隔着安检区,安微笑着向我招手,尽管我看不清她at distance,但是我感觉得到她在笑,能够破处一切坚冰的微笑。我回了她一句:

“886,回去吧,别被保安发现抓起来了,恐怖分子的朋友~”

一会儿,她向我看看,挥挥手,转身离去。长发很随意地扎成一束,在后脑上欢快地跳动着。人潮涌动,淹没了安的背影,惨淡的灯光,投下无数斑驳的身影,光怪陆离中,有种风起梦醒后的不知所措的迷离。如果这是一场美丽的梦,一切都该醒了吧?05年的夏天,异地如梦的邂逅,被微风吹过,像樱花一样,飘落,在心底。


时间:第二天 地点:杭州萧山国际机场

如果这是一场梦,我不愿醒。

如果一定要醒,我希望这不是一场梦。

回到杭州,我并没有回家,而是在机场等了一天,我要等安回来。过去的两天太美丽,美丽的像童话一般缥缈,像抓却抓不到,命运,是个迷。但那甜甜的微笑,淡淡的花香和手机中的短信却又在诉说着现实的存在。我决定留下来,我宁可带着支离破碎的梦开始新的旅程,也不愿在希冀中沉沦,然后迷失。

“南航CZXXXX航班已经到港……”广播中播放着即时航班信息,是安的航班。我没有去出口,而是在边上的休息里,倚着立柱,默默注视着出口。

还是推着手推车,没扎起的头发自然地披在肩上。走出出口,一个中年男子和她拥抱,是他父亲吧,我想。跟着他们走出航站楼,中年人帮她把行李放进一辆白色BMW530I的后备箱。看来是个“富家千金”,我不禁吐吐舌头。口袋里一阵震动,有短信:

“发件人:安 我回来了哦,到杭州了~”

我想了想,回了句“热烈欢迎”

就在我按了发送键抬头的一瞬间,我和安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她望着十数米外的我,表情先是惊讶,而后是欣喜,最后趋于平静。几秒钟后,她同她爸说了什么,便向我跑来。我迎上前去,脸上烫烫的。

“你怎么还在机场啊?”

“恩,那个什么,我有点事儿”

“这样啊,这个……”她拿出一个包装古朴的盒子,“给你”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陶制兵马俑的模型。因为时间关系,我没能去兵马俑博物馆,想不到安这么细心,我心中一阵感动。

“好精细啊,太谢谢你了”

“喜欢就好,一起回去不?”

“不了,我还有事”虽然很不愿意,但我还是向她说了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那我先走了哦,回去要给我电话哦”

看她跑向BWM,回头、微笑、招手。梦很美,很轻,风一吹,就破了,但是白天的阳光,很暖,很灿烂。

夕阳余晖下,一架B737轻盈的腾空而起,向着明天,飞去。


地点:纷繁 时间:复杂

暑假一晃而过,收件箱中不忍删去的短信,是这个夏天绿荫下一同走过的两行脚印。秋风吹过,等暮然回首,也只有遍地金黄,难觅曾经的足迹。告别高二,高三的学习压得人得不到一丝喘息。我和安在不同的学校,心照不宣,从未提及“恋爱”之类大人视之如虎的东西,只是朋友,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

日至一天又一天的翻过,秋天很美,冬天很静。地上飘满了落叶,而后是一片雪白,隐匿了一切。白雪总要融化,梦总会醒来,尽管它,很美。


时间:2006年初春 地点:家乡

寒假还没结束,江南已是春回大地。放眼望去,处处可见含苞待放的生命的气息。清晨,依旧有“二月春风似剪刀”之感,薄薄的晨雾,给双眼蒙上了一层迷离的朦胧。我站在楼下,宁静中有一丝寒意,我不禁立了立衣领。手机上,是安的短信“到楼下等我,有事”

远处,朦胧中,又一个轻盈而又熟悉的身影,渐渐走进。安的发丝上沾着些许露水,我不禁调侃道:“什么事火急火燎的?火星人侵略地球了?”

“是啊,时间不多了呢,火星人很厉害的”她笑了,“所以我要把这个给你……”

一个粉红色的心形盒子,里面是银白色的项坠,代表爱情的三叶草项坠。安的脖子上也挂着一条,闪着银光,很美。我明白了什么,我把盒子放回她的手中:“安,有些事并不能总向人希望的方向发展……”

安摇摇头,甩下一滴泪珠,扭头跑走,留下我一个人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发呆,白茫茫的一片,迷惘的远方。

接下来的几天,我是在煎熬中度过的,短信不回,电话不接,QQ上也永远是灰色的头像,安像是人间蒸发般从我的世界中消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像梦一样轻轻地来,又像梦一般突然的结束,却引得心一阵又一阵的悸动。

安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是那之后的第九天,尽管那只是我熟悉的清秀的笔记:


铭:

这七天,一直没有理你,对不起,别生气好吗?就像第一次在西安机场那样原谅我好吗?我需要时间静一静,我心里很乱,很难受。其实那天我是想告诉你,我得走了,我爸雅趣新加坡,我也将去那里完成学业。那片三叶草算是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见证,即使命运使我们无缘再见,那三叶草会是我们永恒的记忆,不再彼此忘却。和你认识的六个月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真的。I wish I could be with you forever,but I know that is just a wish. But the days we spent together is the most beautiful and sweety time I have ever had,it's unforgetable!If we could have another chance,I won't let you go,and,I love you.


YOURS LOVE

ANNIE


一滴水珠溅落在信纸上,是泪水吗?我不知道,大脑中是我和安从西安开始的一幕幕,接着,被定格,被放大,最后,远去,中间是大海,一望无垠的蔚蓝。


时间:2006年春天 地点:杭州萧山国际机场

春天,一切都是那么欣欣向荣,可这却是我和安分别的时节。一段两人在机场开始的旅程,将在机场走向他的终点。安的父母去换登机牌和托运行李了,留下安和沉默不语的我。案的眼睛有点湿润,走进我,我轻轻把她揽在怀中,发丝上飘过,一丝淡淡的花香,心中的痛。安终究还是走进了安检通道,转身,挥手,微笑,流泪,一个瞬间定格成了永恒,笑着流泪。


飞机的轰鸣声还在时不时的响起,取下三叶草,放在手心那片花瓣的边上,

你说过牵了手就算约定

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就像来不及许愿的流星

再怎么美丽也只能是曾经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

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就像是精灵住错了森林

那爱情错的很透明


风起梦醒,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花落知多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