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的故事--------神枪医助


我在坦克三营当坦克驾驶员时,营里有个卫生所,里面有一个助理医生,一个卫生员。说是卫生所,只不过是医生和卫生员的宿舍里多了一个药架子,白门帘上多了个红十字而已。

医助姓程,是河南人,文质彬彬,体质偏弱,眼睛有些近视还不戴眼镜,说话慢条斯理,大家都喊他娘娘腔,医术不高,但态度极好。

那时当兵的随身携带武器,他的卫生所兼宿舍的墙上也挂着一把54式手枪,出门时间一长就背着走了。无论那个连外出进行训练,他都背着枪,叫卫生员背着药箱子去保障,看谁手破了,就抹点紫药水、红药水。但无论那个连搞射击训练,他却从来不沾边,不象有些人一听打靶就来凑热闹。问副营长才知道程医助从当兵起,无论打什么枪,从没中过靶,所以他也从不碰枪,用他的话说:“打一次靶丢一次脸”。

一次我们八连搞25米手枪第一练习射击,他又带卫生员保障,连长非让他打几枪,他很不情愿的用他的手枪打了五发子弹,靶纸干干净净,一发都没中。我们连的有些老兵就在旁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风凉话讥笑他,说的他脸红一阵,白一阵。指导员又给了他五发子弹,他打一枪,大家笑一次,他又打了一枪,还是没中,大家哄堂大笑。突然,见他快步走到靶子前面,用枪抵着胸环靶的10环红心连开三枪,随后把靶纸扯下来往回走,边看嘴里边念念有词的说:“我就不信打不上你”。他的举动,到把大家看的目瞪口呆了。回到宿舍,他把命中三发十环的靶纸贴在墙上,以后我们再到卫生所要药看病,都叫他神枪医助了,等到老兵走了,新兵来了,很多人不知真象,真以为他是神枪,都很虔诚的喊他神枪医助。

卫生所后面就是营房的后墙,再往后就是公路,公路和后墙之间有一片我们种的麦地,其实当兵的种麦子也不是因为吃不饱,只是三营长是农民出身,看到营房后边有个空地就让弟兄们种上麦子了。但七十年代初的老百姓还不是人人都温饱的,时有老百姓过路时顺手把麦穗掐走一片的事。

一天中午神枪医助从外面保障回来,听到墙外有动静,趴到墙头上一看,隐约见一对男女正钻在麦地里忙活,他随即高喊:“有人偷麦子了”,那两个人爬起来就跑,他顺手把手枪拔出来对天举着喊:“抓偷麦子的”,在挥舞的过程中鬼使神差的枪响了,只见已经跑出200多米的男的一下子栽到在地。这一下子把程医助吓坏了,赶紧跳墙出去,到跟前时女的早跑的没影了,只见男的捂着屁股趴在地上哼哼。

程医助把男的扶回卫生所,经检查没什么大事,就是子弹擦着屁股烫了一溜沟,卫生员帮忙擦了满屁股的红药水、紫药水(卫生所也就有这些)就算完了。男的边哼哼边说:“就算睡了别人的老婆是犯错误,您给我提个醒,我改,怎么也犯不着用枪打呀”。

事后,程医助用急救包的卫生巾从我们食堂包了十个馒头给他,那男的一手提着馒头,一手捂着屁股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个事只有我们营里的人知道(我们一个营一个营房),经分析可能是枪沉,他一扣扳机子弹打到地上,碰到石头跳弹打到男的屁股上了。不管是碰巧还是偶然,反正附近的几个村子里的群众都互相传着说:“可别偷坦克营的麦子,坦克营里有个神枪医助,几百米外说打你左屁股就打不上右屁股。上次***跑出几里地,让他一枪就放倒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