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9/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连几天都没见到关胜的军队。侦察兵回来告诉我说关胜的部队全部驻扎在河对岸,目前没有调动的迹象。我很是纳闷,命令王定六带领一批水性较好的水兵团战士,先用小船将他们送到河对岸不远处,然后让他们用泅渡的方式悄悄摸进敌军军营侦察敌军情况。

我在军营里面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终于等到了几位跟王定六一起出去的水兵团战士狼狈的逃了回来。我一看这种情况就明白了八九成这次行动是失败了,连忙叫他们坐下问他们战斗的情况。那些人坐下歇了口气跟我讲述了昨天晚上的情况,原来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没有问题,对面的岸边没有什么船巡逻,他们下水之前相信也没有什么人发现,王定六带领着他们费了不少周折摸进了军营。刚走了不远就发现前面有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王定六当时就来劲了,决定进去看个清楚,在杀了附近的数名官兵以后,他终于带着几个人摸了进去,原来那里竟然是敌军的粮仓。王定六大喜命令烧掉这个粮仓,几个人在粮仓周围分头点了火以后打算趁乱撤退。可是他们低估了敌军的综合素质和关胜的指挥领导能力。敌军并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哪怕一丝的混乱,反而让迅速反映过来的官军将他们团团包围起来。王定六立即集中了所有的军队朝敌人一个方向试图突围,可是敌人实在太多了没两下他们就被敌军全部消灭或者是俘虏了。关胜特地放他们几个回来就是要让他们告诉我我不是他的对手,要我早早投降。

我脑子里突然闪出来一个想法:他们会不会是关胜故意派到我军来的什么人呢?对于一个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将军来说,关胜完全可以先俘虏他们,然后收买或者要挟甚至毒打他们让他们为朝廷做事。但是我立即就把这个想法打消了,因为如果是他们已经决定为朝廷做事的话,他们回来以后就不会向我传达关胜有关说我不是他的对手的话了。毕竟现在关胜最想的就是我主动去进攻他,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会故意示弱。我暗暗的责怪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轻易的怀疑自己的兄弟,他们可是与我同生共死过的呀。我连忙叫军医给他们治疗伤口并让他们下去了。

我坐下来仔细想着现在的情况,现在我们大敌当前而且又损失了一员大将,可以说是处境很不妙。等等……,刚才那些战士回来以后说什么:对面的岸边没有什么船巡逻。对于一只训练有素的水军来说,晚上是不会不安置船巡江的。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敌军中根本没有水师。我终于明白了关胜为什么连续几天按兵不动。可是再一想这个问题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呀!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原来我是被历史上说的关胜那么厉害给吓着了。其实仔细一想就不难明白:关胜他再厉害他也是这个时候的人,而我比他多了将近一千年的知识。现在比起来我应该是强者才对!

敌军现在没有水师,而且具我判断就算是现在敌军再从别的地方调集水师只怕没有一两个月时间根本就不可能调集起足以占据我们压倒性优势的水师。也就是说现在一两个月内对面延岸几十里或者是几百里全部都有可能是我军可以用来突破的地方。关胜显然没有足够的实力防守这些地方,现在让我跟关胜正面作战我可能损失会很大。可是如果我的军队饶过正面战场直插敌人的后方,就会给敌人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可是,我们这边好象只有林冲有这个独挡一面的实力,其他孙立和杨志还需要进一步的锻炼。这样问题就来了,华北平原一望无垠,应当是骑兵理想的战场,而林冲在我军一直是指挥步兵的,如果现在让他反过来指挥骑兵在指挥和编制方面都会有很大的问题。我们此次行动是在敌占区,政治工作非常重要而这也是林冲所不善长的,看来只好我亲自带队了。

我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向大会提出了我的有关想法。不出所料,我的想法在会议上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一致同意。我在会上当即下令:暂时免除晁盖代理骑兵团团长的职务,改由我代理。骑兵团,近卫营,一团和特种兵部队还有一部分侦察兵组成人民军挺进支队,由我担任支队长。另外由晁盖带领二团,三团和水师第一团继续监守在梁山泊一带。命令水兵团抽出一部分船只将挺进支队运到河对岸去。我们此次军事行动以机动和轻便为主,我要求所有士兵只带五天军粮,部队所到之处要积极宣传我们政府的各项政策,就地征粮。并且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们这次只初步进行土地改革,只用武力消灭那些一些仗势欺人并且民愤极大的豪门大户,平分他们的土地给附近的农户。其他的我这次就先不管了。

部队按照我的安排进展十分顺利,袭击敌人的粮道,截断敌人的补给线,宣传我们的思想,着手打击一些民愤极大的豪门大户,改变老百姓对我们的看法。我们在敌人的后方忙的不亦乐乎,可是我想这时候我们的宋徽宗一定是在皇宫里面急的直跳脚吧。我估计他也应该给关胜下令要求追赶我了吧。过了大概几天时间,我们进攻到了应天府附近。这时当今的朝廷已经被我搞的阵脚大乱,连忙命令关胜派一批兵帮助应天府的厢军消灭我军。

关胜接到这个命令之后被搞的哭笑不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我的围魏救赵之计,我的几千士兵根本无法撼动当今的军事重镇应天府,我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调动关胜的军队。可是朝中那些猪头竟然义无返顾的朝我的口袋里面钻,可是即便是这样关胜也没有办法。这几天关胜的繁心事还是真的不少。先是被我军截断了补给线,后又被我军的水师第一团整天在骚扰。可是这些对于关胜这样一个军事方面的人才来说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他命令手下得力的将军派重兵押送补给,并且命令全营后撤十里扎营,并且命令士兵扩大巡逻范围。这样以来我军的上述办法都没有用了,关胜也趁这个机会加紧训练士兵,等到朝廷水师援兵赶到的时候再于我们一较高低。可是朝廷的命令关胜也不能不听啊!没办法只好让郝思文先带两千厢军加五百禁军骑兵来帮助应天府的厢军消灭我军。

郝思文也不是傻子,他也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同时他也深知在平原上去追击一只机动性很强的部队到底有多难。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办法,朝廷的圣旨可不是想违背就可以违背的。不过好在是这只军队中有五百名禁军骑兵,在应天府附近应该是骑兵的绝佳战场。“这可是我们全部的骑兵力量啊,希望我能够,完成兄长交给我的任务。”郝思文暗自想道。

郝思文的兵力一动,我的侦察兵就立即把侦察到的详细情况报告给了我。我拿到准确的情报以后苦笑:看来这个关胜还真是不好对付呀!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结果还是没有成功的调动他的主力。不过调动两千厢军外加五百名禁军骑兵也够我喝一壶的了。我立即召集所有军官开会研究如何应对现在的形势。

“情报显示,我们已经成功的调动了两千厢军外加五百名禁军骑兵来追赶我们。由关胜手下得力大将郝思文带领,战斗力应该说还是很强的。如何消灭这些军队我想听一下各位的意见。”

“师弟,如果说我们在这里吃掉着两千五百敌军,我们付出的代价肯定不会小。我看还是这样吧:我们的军队除留少量在应天府附近坚持作战以外,主力部队化装绕过郝思文的军队。赶到关胜的军营后面,在由二团三团和水兵团配合的条件下狠狠的捅关胜一刀,我想效果肯定不错。”不用说能够说出这种有水平的话的人现在在我们军中也就只有林冲一个了。

“林师兄的办法道是不错,可是最大的问题就是谁留在这里牵制敌军呢?要知道留在这里的人一定要有足够的胆识和智慧,而且就算是这样留在这里的危险性非常的大。”我仔细想了一下说。

“旅长,我愿意留在这里。”说话的是小温侯吕方。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留在这里的危险性非常的大,你千万不要冲动。”林冲一看到是自己手下的人当时就急了,大声嚷道。

“林团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没有冲动,我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说到这里吕方停了一下,接着他又说出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一席话来。

各位,想听是什么话吗?就请各位多多点击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