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日起,只谈婊子,不谈政治

从今日起,只谈婊子,不谈政治


暗暗打定主意,从今日起,只谈婊子,不谈政治!这个想法原本由来已久,可由于对政治的贼心一直未死,故始终未能付诸实施,可从今天开始,笔者算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今后笔者的嘴将只会与婊子为伍,彻底与政治划清界限,决不再提及政治一个字,如有违背,便是王八蛋。


高高在上的专家精英们尽可以斥责笔者如何胸无大志、自甘堕落,其实笔者何尝想这样,想当初,笔者不也曾经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过吗,可随着世事的变迁,笔者昔日满腔的政治激情却已被消磨殆尽,再也不敢对政治起一丝一毫的邪念了,只好敬而远之了。身为男人,不谈政治,那又该谈什么呢。好在大汉奸梁鸿志早就给出了现成的答案,世上有两样最肮脏的东西,是男人最爱谈,也最爱干的,一是婊子,二是政治,而后者尤比前者要脏得多。梁大汉奸虽为国人所不耻,但此话确是颠扑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至理名言,尤其在中国,更是如此。既然男人最爱的两样东西中,政治不谈了,那笔者就只得投向婊子的怀抱了。这一投不要紧,却发现婊子委实比政治好得太多,二者一PK,政治远不是婊子的对手,两个回合不到,就乖乖败下阵来了。笔者这条路算是走对了,堪称是弃暗投明的英明之举,好庆幸啊!


婊子究竟有啥好处,能让政治俯首称臣、甘拜下风呢,并使笔者趋之若鹜地拜倒在石榴裙下呢?


首先,正如梁鸿志所说,婊子要远比政治干净纯洁,谈婊子要比谈政治更能无伤大雅。别看婊子千人睡,万人骑,下面脏得很,但人家全是现金交易,一把一利索,绝对童叟无欺;这可不象政治,随便开出一张空头支票,就能将千万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等到该兑现了,随手一挥,就把你支得老远,还没个说理的地儿。由此可见,比起政治上面冠冕堂皇的嘴,婊子底下的“蕊”简直成圣洁天使了。另外,谈婊子可算是男人的正常生理需要,是男人,就很难免俗,就算干了,也属细枝末节,没啥大不了的,若是名人,还可能就此留下一段风流韵事而千古流传呢。政治就不然了,谈好了,干出彩了,虽可威镇八方,风光无限,可若谈崩了、干糟了,那可是连人也作不得的。梁鸿志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他若一辈子远离政治,哪怕天天与婊子滚在一起,就凭他的才学,那今天国人眼里的他,肯定是个风流天下闻、足可顶礼膜拜的大诗人、大学者,又怎会沦为一个身败名裂、国人皆曰可杀的卖国汉奸呢。可惜梁鸿志到枪毙那天,才明白这个理,可也悔之晚矣。


其次,婊子要远比政治更有温情,谈婊子要比谈政治更安全。都说婊子水性杨花,只认钱,不讲情谊,那要看和谁比,若与政治相比,婊子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慈母了。婊子再薄情寡义,也只是冲你钱而去,并且还当面锣、对面鼓,你大可以讨价还价,若和你熟了,白给你都有可能;哪象政治,尽管嘴上跟抹了蜜似的,可若真要动起手来,不仅要你钱,连你的命都可能是它的,而你只有俯首帖耳、感激涕零的份儿,而且还从来没有免费的时侯。啥东西,一有感情,就不难接触,风险也要小得多,这方面婊子的优势,可比政治多得太多了。不论是谈,还是干,婊子的危险一和政治比,尽可以忽略不计。甭管在什么地方,庙堂之高也罢,江湖之远也好,你都可以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地大谈而特谈婊子,用不着担心被什么人偷听,把你报告上去,也不会有什么不速之客登门的顾虑,你谈得咋花花都行,只要你肯牺牲自己的脸皮,那你咋谈都无所谓,还真没啥人能管着你,连“扫黄”都扫不到你。政治可就险象环生了,一旦你一时兴起,谈越了雷池一步,那对不起,苦头随时会降到你头上,够你受的了!正因为如此,即使是在最极权专制的朝代,公共场所也只挂“莫谈国事”的牌子,而绝少见挂“莫谈婊子”的。


此外,婊子远比政治更公开透明,谈婊子要比谈政治更方便。婊子为了广开财源,其收费标准、服务范围、注意事项等向来都是对有兴于此的男人公诸于众的,自是不难心中有数、按图索骥,实在是简便易行;政治就不一样了,几乎没啥东西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尽是藏在黑屋子里,而其禁忌又着实太多,又不让你看见、晓得,说不定啥时就中了套,让你防不胜防、叫苦不迭。婊子的生意大门都能敞开经营,其言路就更四通八达、畅通无阻了,你如有此类谈兴,那有的是舞台可供你的嘴皮子施展,谈上三天三夜都行;政治就差得太远了,不但机关重重,神秘莫测,就是其谈路也窄得如独木桥相仿,好似仅能有一个声音可以通过,稍微差点调,就别想通行了。本以为有了互联网这虚拟世界,能让政治的言路宽些,可现在一看,虚拟世界里的并不见得比现实更宽。想谈政治,现实没门,网上也少路,或许你本不想触及政治,可如你的话里有一丝一毫的政治痕迹,甚至有“体育盛会”这样的字眼,都可能被毫不留情的封杀掉。谈婊子呢,就没了这么多顾忌,虽然“敏感词汇”越来越多,多得都难以统计了,可“婊子”却成了难得的幸存者,怎么谈都可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极少有被过滤或屏蔽的可能。


啰嗦了大半天,笔者只谈婊子的信念是越发坚定了,今后是再也不谈政治了,碰了那么多壁,吃了那么多苦,再不能不长记性了。随之笔者又有丝担忧涌上心头,如十三亿国人都跟笔者学,都只谈婊子,不谈政治,那时间一长,国人岂不将变成只会谈婊子、而谈不了其它的民族了吗,那这样的民族,又将何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真要这样,也只能认命了,谁叫世道就是如此呢,不认不行啊,胳膊拧不过大腿,犯不着为了民族的前途,把自己眼下的吃饭家伙给砸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