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爷子面对疯狗撕咬时,态度决定一切


完整的标题意义是“当家里的老爷子,被村里恶霸老财豢养的一群疯狗撕咬的时候,他老人家身边的儿女所表现出的各自态度,往往会让人们看到他们每个人的德性或人品。


常言说:“吃一样的饭长百样的人”,“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话是这么个话,但不经历事端,有的时候还真就看不出来,这不,2008年的春夏之交,当地球村恶霸财主的疯狗CNN,露着青面獠牙向中华户主的老爷子扑了上来的时候,这老爷子的众多儿女,就出现了各自不同的反应。


1、多数的儿女无疑是选择了奋不顾身的冲上去护住老爷子,并予以疯狗以猛烈的还击,尽管平时这个当家的老爷子也非十全十美,这些儿女对老人家也有着这样和那样的意见及抱怨,但他们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能“胳膊肘向外拐”,尤其是在老爷子有难的时候;他们还知道,当前地球村有些人家的“门风”还很操蛋,他们平时也总想熊个人啥的,而自己家的老爷子呢?脾气又太好,就容易让人欺负,所以,儿女就理当在老爷子面临威胁时冲上去,打跑疯狗,再加倍努力建设好自己的家,免得再遭人欺负。其实这事儿,就是搁到绝大多数人家的儿女身上,他也都一定会这样去做,不然是会让人家笑话的。就说不久前吧,不就有那么一位曾被公认在过去抗击“法西斯”疯狗时表现英勇的人家,当面临另一支“贝月”的疯狗进攻时,却把自家的老爷子毫不犹豫地给扔了出去,结果是“科索沃”的鸡也飞了,“索维奇”的蛋也打了,这家人的名声也受到了些影响,有的人不就说了嘛:“当一个国家连自己的领导人都可以出卖时,她已经没有什么不可以出卖的了”。


2、老爷子还有另外一些儿女,那是属于暴脾气的一伙,沾火就着,其实这样的儿女家家都有,兴你们家有“鹰派”,就得允许我们家有“愤怒青年”吗?应该说这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更何况还是疯狗欺负人欺负到家了,难道还不许人家愤怒愤怒吗?而最应该受谴责的,怎么说也是那些欺负人的疯狗嘛。面对一条骂人全家都是“暴徒和恶棍”的疯狗,人家家里有几个孩子气得高喊要去砸恶狗主人家的玻璃,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更何况人家的孩子可真比那些恶霸家的孩子有正事儿多了,因为人家门风好,所以生了气也不过是喊两嗓子而已,可某些经常“熊人”的地球人家,他们愤怒起来,那可就要命了!他们可真敢去砸人家的玻璃。大家都知道吧?就是一个“911的愤怒”,老美家就在一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谎言下,狠砸了一个本来与“911”根本就不沾边的老伊家玻璃,结果,一下子就葬送了人家近百万人和自己4000多年轻孩子的生命,况且到现在还没完事。


3、正如同“吃一样的饭长百样的人”所说的那样,也许是由于老爷子教育不好的结果吧?,也可能是后天的事故,比如:进屋时脑袋被门框给挤了、小时候骑大鹅把脑袋给摔了、不小心让外国拍花子给拍了等等,老爷子还有一些比较个性、另类的儿女。他们在疯狗扑向老爷子的瞬间,在常人看来,他们即或不能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护住老爷子,但能给老爷子递过去一根打狗棍也算可以吧?而就是递不上去打狗棍,他总可以帮助老爷子吆喝两声,赶赶疯狗也行吧?可老爷子的这些各色儿女却是怎么做的呢?好吗!他们端个膀、插个兜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着老爷子说:“你看,我早就说你身上脏、有味儿吧?,你就是不听不改,看看,这能怪人家咬你吗?”哎!看着痛心,听着寒心哪!,这是什么样的败家孩子。兄弟啊!(应该还算兄弟吧?),老爷子他纵然就是有千错万错,可这也不是数落他老人家的时候啊!?你是想让外人看咱们的热闹吗!?


当然,如果你自以为你是“眾人皆醉你獨醒”的高人,或者是以为自己俨然是“世界公民”,你认为:“对!我就是要让外人看看我们家不是没有高人”,那我就只能回答你一句:“啊呸,狗屎!”


如果你自以为,终于等到了一个能把自己早已积存的,对老爷子的巨大不满发泄出来的机会时;你庆幸此时此刻你的发泄能让更多人知道,只是感到格外的解恨,因此你根本不在乎疯狗咬不咬人,也不在乎咬得是谁时,那我也只能对你说上一句“卑鄙!无耻!”


如果你早就垂涎别的财主家好日子,早就盼着家里有一日也能“变天”,因此,趁此机会向自己的老爷子“逼宫”时,那我想你最好还是把恶霸老财的真实想法摸清楚再说吧,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打谁的主意?可千万别到最后你新的主子把你给买了的时候,你却还在那里为他数钱。


4、脑袋坏了的儿女,修理修理还是可以用的,而有一些“疑似”华家老爷子的儿女,也许就不可救药了,它们是这样的一群,即:不是想分家想疯了的,就是中了邪的轮子;不是寄人篱下甘当奴才的霉运,就是已经被恶霸老财收买了的WT,对于这些“疑似”华家儿女的家伙,我们最好还是不提它们为好,它们简直不值一提!


“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国国如此,家家这样。但不管怎样,父母有难,儿女挺身而出,这才是人间正道。如果开始的时候,你还看不清楚对方疯狗的本质,那么,现在疯狗已经到了“暴徒和恶棍”的程度了,我想你大可就不必再钻牛角尖了。因为这种带有明显的西方傲慢、种族歧视色彩的狂吠,其对象显然并没排除你。但如果你执意认为“暴徒和恶棍”的言论并未影响到你什么,甚至您高兴的认为是:“四大人终于和我讲过话了!”*那卡弗蒂先生的确也说了“我们愿向受到此言论影响的人们道歉”,也就是说你是不需要道歉的人,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劝你一定要去看看心理医生,查一查你是否存在着“受虐倾向”?



*鲁迅.《说“面子”》: ——“要面子”和“不要脸”实在也可以有很难分辨的时候。不是有一个笑话么?一个绅士有钱有势,我假定他叫四大人罢,人们都以能够和他扳谈为荣。有一个专爱夸耀的小瘪三,一天高兴的告诉别人道:“四大人和我讲过话了!”人问他“说什么呢?”答道:“我站在他门口,四大人出来了,对我说:滚开去!”


本文内容于 2008-4-19 19:11:18 被吉鸿昌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