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火受阻事件的本质是中国与欧美的经济对抗买单,但谁该为此买单?!

法国这次成为中国人民的众矢之的是因为他们忘记了他们最崇拜的领袖“拿破仑”先生的话:“中国是一只沉睡的雄狮,一旦醒来,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颤抖……”

此次事件的本质是中国经济迅速发展间接抑制欧美的经济发展,美国通过各种渠道和方法最终迫使中国人民币升值,从而使中国经济成果白白送给美国,由于人民币的升值到目前约有中国2007年GDP的15%流入到山姆大叔的口袋。但是欧洲却没有太大的好处,所以欧洲要称此绝佳机会向中国施压以便可以从我们的口袋白白拿走我们的经济建设成果。于是事情发生了,大家想想身上一国总统,是国家精英中精英,难道不知道得罪世界上四大经济体的后果,难道不知道惹毛世界最大市场的后果?就像资本论中所说,当利润达到300%时,资本家会冒包括生命在内一切危险——这就是法德英同时向中国发难的主要原因!

东西方的对抗在所难免,就是当年世界工厂日本与欧美的经济对抗一样,日本由于政治经济军事完全操控于美国被迫签下《广场协议》从而使日本30年的经济成果完全被欧美卷走,日本陷入20多年的经济危机和低谷,最近由于中国经济的带动终于有了一点起色。就如同当年欧美与日本的对抗一样,现在中国与欧美的对抗也是在所难免,前段时间我们让人民币升值已经让美国攫取了大量利益而走。最终结局要看中国是否能够挺住,我认为其主要信号就是要看中国股市,人民币升值股市就暴跌,如果人民币还在升值而且股市回升了,那我们就悲哀了——中国降是第二个广场协议下的日本;如果股市一直维持到欧美输了这场战役再回升,并且同时人民币适当贬值,那我们就可以倾天长啸了——中国战胜了欧美联盟!

对抗是难免的,上一段说的是对抗两种普通的结束方式,下面我谈我最希望看到,也希望是中国政府希望看到,并且努力做到的第三种结果!

让日本为中国与欧美的经济大对抗买单!

如果日本政府足够聪明的话就会利用这次欧美反华事件向中国示好,毕竟日本不同于欧美,日本经济是否恢复完全要仰仗中国的态度和经济发展均势,中国也许会忍下欧美的压力,因为与欧美直接对抗中国会风险较大,并且具有较大的不可预知性,虽然从技术角度分析中国与欧美强硬对抗中国的赢面更大些,但实际上的因素过于复杂,不可控性太大,中国政府不该冒直接对抗这么一个大号风险。

但是如果中国政府向日本低头弯腰的话,中国人民对日本的长久被压抑的反日情结会很容易被激发,从而有极大引起民众哗变,反日情绪会迅速成为反中共情绪,认为其重复当年晚清和蒋汪对日本的不抵抗政策。这对中共政府绝对是非常危险的,因此中共绝对不会纵容日本对中国圣火的践踏。

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日本只是美国的一只狗而已,当我们中国被美国这个主人、英国这个管家、法德这两个佣人、日本这条狗狗同时欺辱时,如果我们力量足够强大的话绝对是打主人脸、伤管家身、残佣人足、断狗狗腿。

但目前我们实力还远不够与美欧直接对抗,因此我们只能降级处理,降级处理肯定会带来一些民愤。为了尽可能大的消除民愤就必须把软柿子捏碎,于是方案就顺变为:委婉抗议主人做法、严重抗议管家言论、骂或轻伤佣人、打死狗狗,这个方案是转移民众视线,一方面让我们大众知道政府是足够强硬的,另外让我们普通民众间接知道我们还不足以和美欧强势抗衡。

我认为如果中共政府不敢与日本政府抗衡的话,中共政府在当前被欧、美列强压制,日本凌辱的情况的,国内不产生大变化是不太可能的。至少上层建筑决策层会至少分成三派,如果矛盾加之民间情绪不可调和于是就产生三个势力,此时若美国实时互动一下,中共就会分裂成为三个党分别为原党的2/5、2/5、1/5左右——于是颜色革命爆发,

即使没有完全分裂,三个派系之间的不可调和性也会大大影响中国的政策和国际发展,最终实现欧美抑制中国成功,那是中国最好的局面将是经济增长稳定在2~4%左右,人民币大幅升值后迅速贬值,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成果完全被欧美卷走。

如何避免这种结局的出现就是要利用第三套方案,将欧美对中国的压力转移到日本,请日本替中国买单。

杀鸡儆猴是当前中国稳定国内民众和国际地位的唯一正确手段,如果杀的好、杀的秒,不仅不会使非洲投靠日本、印度,返回欧美怀抱,反而使非洲更加相信中国的领导能力,同时使东盟意识到不应该将自己的安全置于比日本还要危险的境地。美国都照顾不好他们最听话的狗狗——日本,还有什么能力使他们的婢奴级的角色完全不被中国伤害,至少会中立于中美之间才是东盟的最佳决策。

中国如果打压日本,美国很可能会称机迫使日本经济滑回到广场协议之时,然后再次卷其近30年来全部经济成果,最后嫁祸中国。然后发动欧亚非抑制中国,时刻准备带走中国30年经济成果。

日本的地位对于亚洲接近英国对于欧洲,英国往往是欧美冲突的众矢之的和受害国,欧美一起冲突首先遭殃的就是英国;虽然我们不希望日本成为第二个英国与我们对抗和成为美国抑制中国的有世界上最大后台的先锋,但中美之间应该有一个利益冲突缓冲带,美国希望是台湾,让台湾成为中美冲突、讨价还价的缓冲,以前我们被美国牵着鼻子,也确实是以台湾为缓冲的代价做的。

但现在不同了,我们已经学会用朝鲜和伊朗与美国讨价还价,并且运用得比较熟练了,但那只是政治和一小部分的军事缓冲带,我们之间还没有经济、政治和军事一体的缓冲带,至少日本是完全有能力做政治经济的缓冲带的,通过这次事件我们应该让日本成为中国与欧美之间的经济缓冲带,让日本的经济巨大倒退来缓和中美利益冲突——即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

决战于境外,决战双方都没有损失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也是美国不会讨厌,甚至有点喜欢(因为可以把日本经济受损嫁祸于中国)的,就像当年日俄冲突却战于中国的东三省一样,当时即使战败的俄国也从中国身上大量揩油而走,所以说俄日之间有胜负,但纵向来看,他们自己都没有吃亏,反而受益,只是日本很大,俄国中型利益而已,反而是中国为日俄两国的冲突买了单。

现在明眼都知道是欧美与中国的冲突,是一场经济战争,我们也应该选择一个为中美战争买单的国家,日本最好不过了,不仅仅日本经济实力雄厚完全有能力付账,更因为日本是美国的狗狗的,杀狗之后非洲、东盟和世界会明白中国虽不足以与美国抗衡,但完全可以打杀其走狗的,于是各国开始调整国策,中国开始强大——所谓的国际大国开始显现。

1998年美国轰炸我们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之后立即有三个国家投靠了美国,之后又陆续有两三个国家开始脚踩两只船,并与中国脱离长期友好关系,成为中国的普通邦交国。如果这次我们再失败,加上日印对非洲的全力攻势,会让非洲成为第二个中东,即美国主导的一个原材料提供基地,且中国变得弱势和无甚影响力,中国再次被世界孤立,这与1949年刚刚开始建国伊始的局面是一样的,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政治之后是经济,没有了原材料基地,东盟、澳洲、南美也会称机向中国漫天要价,然后中国经济就会发生重大动荡。

本人只是出于战略考虑,至于战术或者说技术层面上的东西,由于本人对经济不甚了了,不敢说具体如何实施,但想来高人众多,且肉食者未必鄙,毕竟如水均益之流还不是主体,希望国家尽快制定相应决策并加以实施,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中国和欧美笑呵呵地在同一个圆桌上喝茶的场面。

另外一个让我较为担心的就是,我们如何做到声闻于天,我认为无论我们的想法多么幼稚,多么单纯,或有可取之处,或被上层建筑决策者的灵感有所触发,从而且使其战略决策更上一层,或使其去除战略决策之微暇,因此一是提供较好的意见,更重要的要有一种声闻于天的渠道!

本文内容于 2008-4-19 15:00:29 被墨琪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