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线》 第三章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2/


4

郊野外,欧阳正在整理自己的伤口。长衫已经被撕成两片缠在身上,他和六品正尽力把它束紧。欧阳直起身来试了一下,每一下轻微的动作都痛得他直咬牙。

“我看是不行。”六品满脸怀疑。

“我看是行了。”尽管刚束上的衣服里已经在渗出血迹,欧阳还是弯下腰,去拿鬼子怀里的手枪。

“我来我来。”

“得自己来,这都干不了,我躺这儿得了。”欧阳努力着,他终于做成这个简单的动作,对自己也多了几分信心。欧阳直起腰来,心情好了很多,“挺好。六品,你来搀着我,我给你带路。”

“咱们去哪儿?”

“进城,咱们回沽宁。”

六品搀着欧阳向沽宁城奔走。

牌楼已近在眼前,过了牌楼就算进了沽宁。欧阳停下,随便抹了一把颈子,上面的伤口还在流血。他听着自己粗重的喘气声,觉得那都不像出自自己。

“这城里有鬼子吗?”六品有太多想弄明白的东西。

“大概有吧,可更多是中国人。”

“这城是不是已经被鬼子占了?”

“我不知道。”

“你比我还玩命,你比我还恨鬼子。”六品说,“你肯定有挺要紧的人在城里,所以你这么玩命。”

“什么?”欧阳看着六品那张憨厚的脸,自己都没觉察到的心事居然被个认识不到一个时辰的人说了出来。

“你脸上写着嘞。我老婆孩子都已经死啦,我都快疯啦。这么老久我就跟你说过话,我看得出来。”

“大概是吧。有个人挺要紧,可很多人更要紧。改天我跟你说,如果咱们还能活下来的话。”

“我来背你。”六品笑了笑伸出手来。

他是这种人,丢失了自己的牵挂就愿意把别人的牵挂当成自己的。

“不不,等一下……我不是跟你讲客气。”欧阳挣开那双热情的手,望着百米外的牌楼,“这是进出沽宁的必经之道,没道理这么安静。”

牌楼一个人没有,不止是太安静,而且有点死气沉沉。欧阳看了一会儿,终于再次开步。六品搀着他,一步一步地穿过这牌楼。它后边是条百米长街,欧阳早晨从这里出城时还有几个路人,现在只有一件无主的衣裳被风卷着吹过,六品伸手抓住,那是件小孩衣裳,六品憨憨的脸上顿时有些伤感。

欧阳把那件衣服拿过来放在窗台上,轻而坚决地把六品往后擞了一把,六品一惊:“你是说这条街上有鬼子?”

欧阳摇摇头:“我先走,我认路。”

他走得摇摇欲坠,抱着双臂,夹着腋下的伤口,束腰的布条里藏着手枪,他的手握着枪柄。

六品用他特有的专注看着欧阳走开,又轻推路边一家房门,门从里边闩着,他竭力想从窗户里看清什么,却只看见小户人家特有的拥挤与幽暗,他再凑近一点,额上被什么狠抓了一下,他惊退摸枪,一只猫从屋里蹿了出来。欧阳苦笑,后肘被人轻碰了一下,六品终于不愿意再在原地呆着,欧阳再没说什么,由六品搀了往前走。

“这里头真要有鬼子咱们是不是就准得死?”

欧阳注意力全在周围,他有口无心地应着:“被枪打死还是被刀砍死?”

“挨枪子儿。”六品蛮有信心地摸摸背上的布包。

“那就再不用拼死挨活报什么信了,现在这架势,枪声一响,沽宁就是炸开的马蜂窝。”

“那你干嘛不开枪?你有枪。”

欧阳看看自己腋下的枪,他有些心虚:“因为谁也不知道鬼子要干什么,我也……”

“你是什么人?”

被一个老实人怀疑地瞪着绝不好受,欧阳苦笑,他知道自己必须答得小心:“我是好人,你也看得见。”

六品终于点了点头移开目光:“我妈总教我别太听别人的话,可我一总不听她的话。”他宽厚的肩膀就几乎把欧阳全拦住了。

欧阳苦笑:“这是个赌,六品,赌挨枪子儿就得大家公平。”他轻轻地把六品拉到与自己平行的位置。

两人终于走过那条吉凶未卜的长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