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nol.net 2005-03-29 09:53:56 《中国青年报》

华山脚下的兵器城不是存放兵器的地方,它的全称叫中国华阴兵器试验中心。简言之,兵工厂生产的武器需拿到此地来做定型试验,合格,则发给证书,准其批量生产,装备三军。反之,则需提出意见、提供数据,让厂家进一步研制、改进。有人形象地称此是给武器发“准生证”的地方,可见其重要。


试射连炮兵每年要打万发炮弹


中心靶场,两门自行火炮架在那,离炮十来米的地方,几十发炮弹整整齐齐铺了一地,一群官兵在那儿忙碌着。他们显然有明确分工,有的搬运炮弹、有的填弹、有的发射、有的作记录,有条不紊,看不出有什么新奇、兴奋的表情。这就是试射连的兵,人们称他们“天天上战场”。兵工厂把生产好的各种火炮送到中心,火炮和弹药怎么样,能否装备部队,首先要进行发射试验,这就靠试射连的官兵一发一发地进行试验发射。据悉,这个小连队的士兵却保持着3项全军之最:服役期间打炮弹最多,该连炮手平均每年要打8000至1万发炮弹;操作火炮种类最多,他们每年要操作各类火炮20多种;每分钟发射炮弹最多,他们创造了1分钟发射14发炮弹的全军纪录。


但当试射连的兵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有一次,某型火炮进行强度试验,要求炮手每分钟要打10发弹。这样,瞄准手、装填手、射手都必须站在火炮旁,连续装填和发射。一组炮弹打完了,强大的冲击波和热辐射震得炮手头昏眼花,但试验不能停,炮手只能接着再干。后来,炮管打红了,炮手的工作服、手套都被烤糊了。试验结束后,许多战士耳鸣了十多天。


任何地区的气候环境实验室都可模拟


盛夏时节,中心环境模拟试验室,四壁挂满了霜花,墙上的温度计显示:此时此地的温度为-35℃。武器在高温、低温、湿热、淋雨等恶劣自然条件下,性能怎样,能否使用,使用效果如何等,都需要试验。过去,为了找到符合试验要求的气候环境,试验室的官兵需要冬去漠河,夏去海南,费时费力费财。自从十几年前建起这个环境模拟试验室后,最兴师动众的环境试验变得静悄悄的了。


目前,该试验室能模拟高温、低温、低温高湿、高温高湿、淋雨等世界上任何地区的气候环境。高温,从0℃上升到80℃只需四五个小时;低温,4小时内可降到-70℃,10小时内可降到-100℃。在这儿工作可不轻松。炎炎酷暑,穿皮衣戴皮帽进低温室,三九冬日,着短裤背心入高温间已够难受了,更难受的是让你春夏秋冬一日过。有一回,某边防部队急需检测某雷达在恶劣气候下的精确度,试验室的人马立即行动起来,进“火炉”烤上几十小时,接着入“冷宫”冻上几十小时,然后再淋雨,连续4昼夜陪着,折腾得够呛。


低温室有一个小窗口,外面就是靶场。火炮根据实验要求冻上一段时间后,炮手就得进来进行试验发射,看其在低温条件下各项性能指标是否合格。低温零下几十度,高温50℃至70℃,室内完全密封,一开炮,声音、硝烟、冲击波都散不出去。据说,曾晕倒在里面的试验人员不是一个两个。


三代反坦克导弹全在中心实验定型


“常规兵器武器系统的制导化发展趋势是新军事技术革命的主要内涵,随着军事科技的迅猛发展,常规武器与尖端武器的界限已越来越不分明了。比如常规武器加上末端制导,修正就变得智能化了。”中心制导兵器室,一位浅笑盈盈的女子点评天下干戈事。她叫张景玲,一个安安静静、清秀文雅的淑女,其头衔却是制导兵器总体室主任。她在南京理工大学念书时学的是火工品专业,毕业参军到中心,任过炮位指挥,一双纤手却打过无数炮弹。


张景玲特别注意跟踪最新的科技发展前沿,凡是她负责试验的武器,她总是想法提前了解,提前到兵工厂去跟踪、学习。“你自己都不懂,到时怎么给人家提意见呢,根据什么给人家发‘准生证’呢?”武器的研制、生产周期慢,张景玲跟踪了解某型高炮无线电近炸引信和海军某型舰炮引信,一跟就是10年。这位36岁的高级工程师始终强调“现代军事科技发展太快了”,她和她属下的科研人员“渴求更新知识的愿望非常迫切”。


中心设立制导兵器室是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待常规武器试验。要适应现代武器发展的需要,就必须提高试验手段的技术含量,所以基地开发了制导武器试验与鉴定技术。目前,制导室已有导弹、火箭、引信、仿真4个专业,“空军的一些武器现在也拿到我们这儿来做试验了。”张景玲的话语中有几分自豪。


张景玲有理由自豪。近几年来,该中心完成了我国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反坦克导弹武器系统的设计定型试验任务,并在我国常规兵器试验靶场首次在定型试验中应用计算机仿真技术,有效地减少了实际射击数量。目前,我军装备的反坦克导弹都是经过该中心试验定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