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虚构2006年“美中大海战”

中国始终是维护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的积极力量,中国领导人多次说过:“中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做超级大国。”然而,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令世人瞩目的辉煌成就,越来越表明社会主义中国正日益壮大,那些不希望中国发展和强大的人,喜好对中国海军的发展说三道四,并企图借中国与周边海洋国家的海上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把双边问题国际化,离间和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的关系,妄想再度建立50年代对中国的“新月”包围态势。


1995年11月,美国《海军学会会刊》这一美海军权威刊物,登载了美海军中校弗兰克·C· 鲍里克的一篇文章,题为《孙子与潜艇战艺术》,其中以相当大的篇幅虚构了2006年美海军在南沙附近海域与中国海军进行的大规模海战。这暴露了美军的战略意图,也可让我们感受到21世纪海战的诸多特点,以下是这篇文章的部分摘要。


南中国海争端激化


1999年世纪交替之际,随着南中国海发现大型油气田,该地区的战略形势发生巨变。中国、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在钻探权和群岛主权问题上的争端趋于白热化。作者注:以南沙群岛为中心的海域,油气相当丰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但70年代以来,越、菲、马、文等国相继割占了我大部分岛礁。中国政府从大局着眼,提出了“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表示了和平解决南沙问题的良好愿望各方面通过紧张谈判,在考虑了开发费用和预期产量等因素的基础上,达成了妥协方案,划分了各自的勘探区。经强化开发,到2005年,南中国海可提供该地区三分之一的石油。然而,各方面的敌意犹存,只是未公开化而已。新的油气田不断被发现,谈判则越来越困难。此外,越南、菲律宾的区域,石油产量大大低于预期值,显然有人贿赂了某些公司,让其提供虚假的油气开采前景资料,以换取中方给予的钻探权。而中国则利用这些情报,在与有关国家谈判时,占据了主动。


美国的介入


麻烦始于2006年4月,越南特工队开始在南中国海进行恐怖活动,主要是对中国的商业航运和油气开发设施发动一连串的海盗式袭击,中国作出了适度反应。到6月底,敌对行动已达到严重危及中立国商船安全的程度,日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韩国请求美国为其航运提供安全保障。于是美国开始卷入南沙之战。在“快速护船队”名义下,“斯坦尼斯”号和“林肯”号2个核动力航母战斗大队进入南中国海,开始为悬挂着美国国旗的商船护航。


中国以巧妙的信号作出反应,一方面“希望美国帮助恢复南中国海的正常秩序”,另一方面又反复警告美国“正处于危险局势之中”,中国对美国可能遭受的损害将不负任何责任。


第一次遭遇战


越南海上武装船只,经常悬挂美国国旗掩护其军事行动,进行海上补给。中国海军依照国际法对越南海上武装船只进行登船检查。2006年7月10日,中国海军一艘“旅沪”级导弹驱逐舰,发现了一支由美国“伊利湖”号导弹巡洋舰和“韦伯”号导弹驱逐舰护航的船队,并向这一船队驶进,并以可能藏有越南恐怖分子为由,要求登船检查所有船只。然而美海军护航指挥官予以拒绝,声称船队所有船只均经过正常检查。在遭到美方无理拒绝后,经几次交涉未果,双方引发了武装冲突。中国海军后发制人,向美护航舰队发起了猛烈的导弹攻击。8艘美军舰船被击中,其中“伊利湖”号遭重创,最后被迫返航珍珠港进行大修。美舰的反击仓促不协调,未能奏效。等到“韦伯”号驱逐舰弄清情况时,中国驱逐舰已驶离战场,中国的“船队”也散入其他商船,令人无法识别。


美海军领导层试图谈化此事,坚持所采取的战术和政策是正确的,只是“伊利湖”和“韦伯”号的舰长玩忽职守。


“大扫除作战”


时至8月,美国操纵联合国对中国进行制裁。由于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中国的行动失败,形势又持续恶化,美海军发动了针对中国的“大扫除作战”。


8月16日,“大扫除作战”开始,划定马六甲海峡至台湾海峡之间为禁飞区,商船航线各200海里以内为禁航区。此计划严重依赖于从关岛、台湾、日本和菲律宾出动的美国空军,需要在南中国海再部署2个航母战斗大队,并使美国被迫减少了在地中海和波斯湾承担的义务。虽然美军已于8月13日获取了使用台湾和菲律宾空军基地的许可,但在3天后“大扫除”行动开始的那天,又突然被同时取消,一下就使关岛和日本的美军基地不堪重负。同一天,中国重申其立场,强调有阻止并检查美护航队的权力,并警告美方继续拒绝受检将导致严重后果。


“大扫除”行动一开始就麻烦不断。随着敌对行动或多或少地公开化,美海军指挥官们对中国潜艇极为担忧,中国在航道周围设置的数千个假目标煽起了这种恐惧。这一手段极为有效,虽然美军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掌握着制空权,但大量的假目标和极高的虚警率,使目标甄别极为困难。经分析计算,每击沉中方价值1万美元的船只,美方需付260万美元,而整个作战行动美军日耗资12亿美元,精确制导武器的耗费率,比预计的要高出4倍。


后勤方面也难题多多。新的计算机全球运输信息网被扰乱,大批物资不断送错地方,每个装卸点都必须打开所有集装箱进行登记清点,这些难题所形成的后勤瓶颈使弹药补充不足,战区弹药短缺日益严重,结果只好严格控制作战行动。


战役的出色之处是特种部队、别动队和陆战队的使用。他们搭乘潜艇或隐形船出发,在夜间换乘橡皮舟接近目标。一旦登上对方船只,就将其破坏,或俘获其船只,并将船只送交美军手中。不走运的是受潜艇和隐形船的数量、容量的限制,只有少量特种部队参战。


大海战


凯普荣安浅海区之战始于9月6日,当时美舰护卫一支由65艘船组成的船队,正由马六甲驶向日本。情报显示中国一支大型特混舰队正在逼近,准备在纳土纳群岛东北处截击船队。一个有2艘航母在内的美海军特混舰队,由“林肯”号航母率领,从南沙群岛西侧出动,准备截击中国特混舰队。


美空军预警机很快掌握了中国特混舰队的位置,并开始向美特混舰队提供目标信息。7日午夜,美军特混舰队中有4艘护航舰报告主机故障事后调查表明,其推进器缠上了大量高强度凯夫拉或不锈钢缆,然而特混舰队仍认为完全掌握了战场态势,发动进攻可以稳操胜券。8日1时30分,从“文森”号航母上起飞了第一波攻击机群,并与从关岛和日本起飞的美空军机群会合。几乎与此同时,来自预警机的信息全部中断战后调查的文件称美一艘“洛杉矶”级核潜艇被击沉,2架空军预警机被中国潜艇发射的对空导弹击落。美海、空军立即做出反应,迅速起飞了备用机,但到达阵位太晚,无法恢复失去的信息。当美军攻击机群飞临中国特混舰队上空时,只能得到一些零散和混乱的战术信息。


尽管如此,美特混舰队司令仍认为,拥有制空权就可以继续攻击而不会有大风险,于是空袭按计划于2时10分开始。由于假目标、红外诱饵和电子干扰造成了高达40%的差错率,飞行员们难以辨明和跟踪目标,但进攻仍相当成功,中国的2艘主战舰艇驱逐舰、巡洋舰各一艘被击中,17艘较小型的武装民船被击沉或失去战斗力。美方损失微不足道,仅2架飞机被击落。然而美方攻击的仅为中国舰队的一部分。2时30分,剩余的中国舰队占领了对美特混舰队第一梯队的攻击阵位。空军、海军备用预警机发现了这支舰队,但已无法阻止其发起反击了。50多枚反舰巡航导弹齐射,立即摧垮了“库欣”号驱逐舰和“夏洛”号导弹巡洋舰的防御,两舰当即失去战斗力“夏洛”号电气系统损失最重,仍能自航返港;“库欣”号机舱失火,需要拖带。


3时,美军按计划发起第二次打击,这次美全力出击。中国的欺骗战术略为降低了美军的攻击效果,但结果仍很痛苦,5艘中国的主战舰艇驱逐舰、护卫舰、巡洋舰和60艘武装民船被击沉或失去战斗力。美方仅损失6架飞机,还准备按时间表于4时30分发动第三次攻击,以摧垮对方的抵抗,扩大战果。


与空中打击相反,反潜战进行得极差。美海军“托皮卡”号攻击核潜艇已失去联络4小时事后调查表明,“托皮卡”号核潜艇被碳纤维网缠住,其动力舱被炸坏,带着其全体艇员于7日午夜沉没。


反潜战指挥官被洪水般涌来的“疑是敌潜艇”的信息所淹没,但又苦于机载反潜鱼雷严重短缺,只能严格限制开火。尽管实施了30次以上的反潜攻击,仍然至少有2艘中国潜艇悄悄占据了有利的进攻阵位。这时候,美军正要发起第三次空中打击。


恰在此时,灾难降到了美军头上。4时40分,正当“林肯”号航母回收第二波攻击飞机时,被2枚尾流自导鱼雷击中。海水涌入舰身,大火顿起,“林肯”号当即瘫痪并停止回收飞机。此时,“文森”号航母正放飞第三波攻击机群,也无法接收这些飞机,所有返航飞机只能向空军的4架空中加油机求援。然而数分钟后,显然是第三艘中国潜艇发射的红外制导对空导弹,将2架加油机击落。美国特混舰队的核心遭受攻击,海、空军飞机又无法空中加油,面临险境,美特混舰队司令只得取消第三次空袭,整个舰队北移至相对安全的海域。


胜负的界限


无论从战略还是战术观点看,美海军在此次海战中明显占据主动,甚至最后一轮空袭被取消,中国舰队仍未能发起反击,亦不能阻止美海军护航的船队在第二天通过该海区。然而,在政治上,这次作战是美国的一场灾难。全球信息网和电视新闻,每晚播放着美舰燃烧着大火、孤立无援的录相剪辑,尤其恐怖的是:那些在救生筏中的美国水兵遭受鲨鱼袭击的镜头据分析这些图像是通过潜望镜拍摄的,潜望镜上的十字线还适时进行调整,使画面更为清晰,并在上网前经过增益处理,令人想起十几年前的摩加迪沙街头。


随着此战的细节不断被披露,国会和政界领导怒不可遏,公众舆论极力反对,美国总统别无选择,只得取消“大扫除”行动。“快速船队”改为绕开南中国海的航道航行,因为绕道太远,参与的各国船只越来越少,而中国许诺为中立国商船提供安全保障。


中国实际上还赢得了对越南的南沙之战。到10月底,海上恐怖主义事件和海盗袭击显著减少 ,中越又回到了谈判桌旁。10月24日,日本停止了美国空军对其基地的使用权。外交情报表明,从10月14日起,日本已和中国、越南进行秘密谈判。11月1日,美国中止了“快速船队”行 动,停止介入南沙之战,同时,也终结了美国海军在南中国海的主宰地位,至少暂时是如此.。


两年后,2009年1月19日至20日,北美潜艇战研讨会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安纳波利斯召开。全球军事电视电话会议网对研讨会进行了实况转播。美国公开了南沙之战中的人员损失情况,正式统计美军官兵阵亡583人。美国海军情报局局长评论南沙之战如同越南战争一样,美国在毫无防备中打了一场“海上非正规战”,是美海军的一次屈辱和失败。并称在南沙面前,马汉理论的拥戴者们显得过于自信而又手足无措了。但如果把孙子的教导牢记在心,就可以对中国海军理论家和国际组织召开的全球军事电视电话会议的代表们说,一场战斗并不是全部战争,并警告说“不要低估了美国海军,很可能我们还会再次碰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