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中国中央军委一号台女兵

一九九六年一月,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命令∶授予总参某长途电话站“模范通信站”荣誉称号。这个由清一色女兵组成的集体,值守的是人称“第一总机”的军委台。她们长年担负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四总部对全军实施指挥的通信保障任务。一群新中国的娘子军在三尺机台上接转的电话,或许就是中央的一个重大决策、军委的一道战斗命令,也或许是卫星呼啸上天、核潜艇紧急下潜、部队开赴战区的一道指令。这些女兵们用甜美的声音,用纤秀的手指,传令三军!

毛泽东主席决定叶飞指挥炮击金门


一九五八年七月,军委台全力保障中央北戴河会议。在这次会上,中央决定∶炮击金门。


设在地下室的军委台早期机房,被紧张繁忙的气氛笼罩。突然,总参作战部部长王尚荣的声音从保密机传来∶“接福州军区叶飞政委。”话务员小张迅速把电话接到了叶飞办公室,但无人接听。王部长用急促的口吻要求道∶“立即想办法找到他。”


小张急忙把电话接到了福州军区作战值班室。值班的参谋告诉她,福州正在刮台风,叶政委带领部队帮助农民抢收粮食去了。于是,小张把电话接到了离叶政委劳动地点最近的部队。终于叶飞的声音传到了小张的耳机里。但叶飞使用的是普通电话,小张转告他∶“叶政委,作战部王部长请你找保密电话讲话。”当叶飞的声音从保密机里再次传来时,小张终于把两位首长请进了一条电路的“密室”。就这样,一个从军委台要出的电话明确了一场战斗的指挥权。


动荡的“九.一三”之夜


一九七一年九月中旬,从军委台的保密机里传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命令∶中央军委命令陆海空三军在中国本土上的所有军事人员停止休假,已经休假的火速返回战斗岗位!首都弥漫着神秘而又紧张的气氛。直到九月三十日晚,西北和沿海几个省的广播电台在播送国庆献辞时,还用了“紧密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党中央周围”的口号。而此时,“林副主席”已作古半个多月了。


由于林立衡通过军委台已向中央报告了林彪要逃跑的阴谋,九月十三日零点过后,一直守候在电话旁的周恩来总理要军委台接林彪,他要亲自劝林彪悬崖勒马。话务员接林彪100专线,再接叶群200专线,长时间振铃都没人接。此时,话务员哪里知道,零时32分,林彪、叶群、林立果等人乘座的256号三叉戟飞机从山海关机场强行起飞,正向人生的终点飞去┅┅


凌晨1点,周恩来又要电话。值班话务员接到周总理命令∶“你们用最快的速度把各大军区司令员都叫出来,让他们到保密机前听电话,告诉他们,在岗位上,不要离开!”


此时,大军区司令员们已经休息,但情况紧急,话务员们用急促的铃声把司令员们“集合”到了保密机前,转达了总理的命令∶不要离开岗位,不要离开电话,等待指示。然后,话务员们把他们一个个依次请到了周恩来总理的电话前。周恩来向司令员们作了紧急部署。


林彪的飞机上天之后,周总理又让话务员立即接通了吴法宪,下达了共和国罕见的禁空令∶“从现在起,不准任何飞机进北京;全国的飞机,没有毛主席、我、黄永胜、李作鹏、还有你,我们5人的联合命令,一律不准起飞!”


天快亮时,周总理又向军委台和中南海总机同时报了一连串的电话,要两个总机通知不同的领导人到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开紧急会议。军委台话务员很快要通了朱德、李德生、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但邱会作迟迟未接电话。话务员继续振铃,过了很久,邱会作打着哈欠拿起了电话∶“这么早吵什麽?”邱会作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当夜,在中国政坛发生如此重大变化时,他还和老婆胡敏、亲家母一起,为庆贺自己有了外孙女而乐滋滋地喝喜酒。随后,中央向军委台下达了切断“林副统帅”办公室一切电话的命令。九月二十日,纪登奎急令军委台本月上旬值勤的话务员,带上电话记录单,速到军委办事组开会。接到通知后,话务员们乘专车来到了西山。纪登奎让她们详细回忆了从九月七日到九月十三日有关林办的来往电话情况,认真查阅了通话人、通话时间及次数。话务员马建英经过仔细回忆,写了有关证明情况。一九七二年的中共中央关于林彪问题的3、4号文件上,就附有军委台话务员的证明材料影印件。


切断“林办”的电话后,一个林彪死党给林彪挂电话,此刻,他还不知道林彪已暴尸荒野。话务员按命令行事∶“对不起首长,我们遵照上级指示,不能给您接转这个电话。”对方急了∶“你好大的胆子,林副主席的电话你也敢卡,反啦?你有几个脑袋?!”话务员解释道∶“这是上级的命令。”对方骂了起来∶“是哪个上级的命令?你他妈快说。谁敢破坏林副主席的通信顺畅,谁就是现行反革命!”话务员心平气和地回答∶“首长,我们有保密规定,不能说,请您原谅。”


九月二十四日八时,周恩来让话务员接通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通知他们马上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在这个“会”上,周恩来说∶“我以毛主席和中共中央的名义宣布∶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暂时离开工作岗位,反省自己的问题。”军委办事组威震一时的“四大干将”被武装押送到顺义县北京卫戍区某师,进行隔离审查。几天后,他们办公室和家的专线电话被切断,从此他们再也不能听到军委台话务员的声音了。


为金日成找到了中国战友


许多中央和军委首长都称军委台的话务员是“不见面的电话秘书”,称赞他们“没有她们找不到的人,没有她们要不通的电话”。一九八四年,来华访问的朝鲜领导人金日成提出,他有一位在抗美援朝初期结交的中国战友,后来失去了联系。胡耀邦当场应允,把任务交给了军委台。时间久远,唯一的线索就是金日成提供的这位战友的姓名和当时的职务。山东姑娘刘静接受任务后,一个个电话拨,一个个地方问,一个个单位找;凭多年积累的经验,管干部的,管人事的,管户口的,管民政的,甚至管火葬的部门她都查了遍,结果依然一无所获。就在金日成主席结束访问即将回国时,刘静终于在大连把他的战友找到了!刘静激动地哭了。金日成打电话给胡耀邦表示感谢,胡耀邦说∶“还是感谢话务员吧,是姑娘立了大功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