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之忠义乾坤 第三章 齐鲁显威 第九节 初战胜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9/


马不停蹄的赶到梁山泊,林冲已经在那里了。我问起他有关濮州府的战事的事情,原来那些濮州府的人自从我们攻下了祝家庄以后,那些豪门大户和平民百姓都望眼欲穿的盼望我们赶快打过来。而那些官府中人却把我们当成了恶魔一般的人物,他们害怕我们,因为他们知道祝家庄的实力,象这种实力尚且被我们消灭了,那我们也一定有实力消灭他们了。再加上林冲让刘唐打前锋,刘唐这小子本身就是一个火暴脾气现在又带着我们人民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他恨不得把天捅个窟窿。一到战场上刘唐这小子就带着近卫营往人最多的地方打,敌人往往几下就被他打败了。后来敌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赤发魔王”,敌人见到他的旗号往往是望风而逃,再加上那些豪门大户和平民百姓帮助我们。所以濮州府没费多大劲就被我们拿下了。后来,林冲留下了扈成带着三营全面负责濮州府的工作。

而我们消灭濮州府和东平府的敌军的这一段时间,关胜的前锋圣水将军单廷珪和神火将军魏定国带领着两千厢军也已经赶到了梁山泊,这几天水师第一团与他们交过几次锋。可是单廷珪在水军作战方面的造诣远不是我们那些渔民出身的将领所能够相提并论的,而且厢军仗着武器好,船好。我们水兵团吃了不小的亏。

这样以来,我军可以参加这次战斗的总人数也不到六千人。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要力战这些身经百战的敌军看来取胜的把握不大。下午朱贵的侦察兵告诉我,关胜的大部队离我们这里还有不到四百里的路程。四百里,对于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来说,如果急行军也就是三四天的时间,再扣除侦察兵路上所需要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三天时间就要跟关胜的大部队正面遭遇了。如果能在这三天时间内消灭单廷珪和魏定国带领着两千厢军,那么一来我军将从新占有水师方面的优势,而且我们可以给敌人的大部队当头一棒,给敌人士气一个有力的打击。我连忙开会商议部署消灭敌人先锋的事情。

“按照水师第一团报告的情况来看,水师我们很难以占多大优势。唯一的办法就是吸引到陆地上再消灭他们。大家有什么好办法都说说。”

孙立说:“我有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的通。”

“你说说看。”

孙立不紧不慢的说了几句。我们一听,这不正是我们要的计策吗?我们当即就决定采用这个办法。

第二天一早,单廷珪和魏定国正坐在军营里面商量如何尽快消灭我军水师的事情,因为他们也知道大部队两三天就会赶到了,他们不想等大部队来时我们的水师还没有被消灭。那时侯他们一定会被他们的上司责骂的。哨兵进来报告说我们的水师正在营外要求官兵水师出来作战。

单廷珪一听,抓起武器就对魏定国说:“我们正愁没办法消灭贼军水师呢,想不到这些蠢猪一般的贼军水师竟然敢主动来挑战我们。实在是天赐良机啊!今日我们一定要全部消灭贼军水师。”

魏定国疑惑的说:“贼军水师已经有几日不曾出战了,今天怎么突然敢出战了呢?会不会有援兵来了啊?”

单廷珪哈哈大笑了一声说:“魏兄,你多虑了。你想想看那些贼人被我们压着打,已经连续有四五天了。通过这几天的实战,我们可以看出那些贼兵水师完全是一群刚刚脱离土地的农民而已,象这些人就算是再来几万也不是我军的对手。你放心此战我军一定大获全胜。”

魏定国一想也是,就同单廷珪一起上船准备应敌。

河边的芦苇丛被拨开,行使出了一艘艘跟我们的战船相比完全可以称的上是庞然大物的官兵水师战船。在最前面的那艘战船上站着两位威风八面的将军,也就是单廷珪和魏定国了。不远处就是我军的水师第一团,单廷珪命令全舰队摆好阵势向我军杀来。渐渐的两军水师接近了,近的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军的水师第一团官兵,单廷珪命令船上的床弩向我军发射。可能是我军以前吃过这种弩的亏,一见到这些弩射出的箭,我军水兵团的官兵赶快划着自己的小船向后逃窜。

单廷珪哈哈大笑了一声,对着他的士兵大声喊道:“各位兄弟,你们看看,你们前面就是那些被你们打的向丧家犬一样四处逃窜的人就是我们此战要解决的贼军水师,冲上去把那些无恶不作的贼人杀的一个都不剩。冲啊!”官兵的水师舰队迅速的向我们追过来,双方的舰队在梁山泊这个只有十几里宽的湖面上进行了一场,你死我活的追逐比赛。

可能是我们船太差了,也可能是我们的水师第一团经过长时间的劳累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渐渐的两军水师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可是这时我们离岸也不远了。只见我们的舰队四下一转就消失在岸边的芦苇丛里。

单廷珪气的直骂娘,这个战术是贼军水师常用的战术。只要往芦苇丛中一跺,基本上官兵水师就找不到了。这次单廷珪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些可恶的贼兵水师全部消灭,命令全舰队分头去找。可是找了半天只在前边不远处的岸边找到几十艘贼军水师的战船,可是上面一个人都没有,相信那些贼军已经全部登岸了。单廷珪原本准备命令水师登岸去捉那些贼兵,可是又一想现在正是盛夏时节,河边的芦苇生长非常茂盛。而且自己的军队习惯与水战,不习惯陆战。如果刚才贼军水师仅仅是为了把自己吸引到这里,而在河边的芦苇丛中埋伏一只军队。那样的话,如果贸然冲上去恐怕就会给自己的军队带来灭顶之载。想回去,可是这么大的一次军事行动竟然一无所获又实在不死心。而且大部队就要来了,如果此战没有结果,贼兵的水师可能就要交给大部队对付了。到时候挨骂是小事,功劳就会全部归关胜所有,至于他会不会在宰相面前给自己美言几句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正在犹豫中,魏定国走了过来,看他相处朝夕的好朋友脸色好象有些不对,就问他有什么事。单廷珪犹豫着把心中的想法告诉了魏定国。魏定国听后,哈哈一笑说:“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你放心,有我在,这个问题交给我解决。现在是盛夏时节,河边的芦苇生长非常茂盛,这样就最容易点火。如果真的在这里埋伏一只军队,我可以一把火将他们全部烧死。”单廷珪听了非常高兴,说:“既然魏兄有办法,就赶快施你的锦囊妙计吧。”

说完,魏定国命令士兵将硝石,硫磺等物绑在弩箭上,点燃以后用弩射到河边的芦苇丛中,冲天的大火立即就燃了起来。不一会儿,河边的芦苇丛就被烧的干干净净,可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到一个我军的战士。魏定国对单廷珪说:“看来贼军是全部逃跑了,我们还是赶快上岸追吧。”单廷珪立即命令全部士兵上岸追贼兵。

官兵往前追了大概有六七里路,看不到一个贼兵的影子。单廷珪和魏定国正在纳闷,忽然听见从不远处传过来一阵马蹄声。单廷珪和魏定国连忙下令全军戒备,还没等他们列阵完毕,一队骑兵已经冲到了他们的跟前,官兵仓皇应战。在这里地势平坦,在这种地势条件下骑兵就是步兵的克星,没有两下工夫官兵仓皇之间结成的阵势就已经乱成一团了。这时候在另一侧冲过来一只步兵,为首的那个人鬓边有朱砂记,不用说这就是刘唐的近卫营了。那些官兵再我们人民军的两支王牌军队的联合打击之下,不到一刻钟时间就有点支持不住了。魏定国想点火,可是已经跟我们混战在一起了,点火只能连他们一起烧死,而且附近连草都不多见,点火作用也不大。

终于敌人开始溃退了,我们的两支王牌军队一直死死追着不放,魏定国也被刘唐活捉了,他的几百圣火兵也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单廷珪领着剩余的不到三百惨兵退到岸边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船只已经全部被我们的水兵团缴获了,看守船只的士兵要么战死,要么被俘了。单廷珪看前无退路,后有追兵只好带着剩余的不到三百惨兵向我军投降了。

在军营里面,晁盖和刘唐向我报告了战斗的全过程,并且将单廷珪和魏定国一起押了上来。经过我的一番半教育半开导另外再加点威胁的话,单廷珪和魏定国先是跟我们争论了一番,后又说要考虑一下,也只好由他们了。我将俘虏的几百名敌军士兵和两位将领交给了我们的一小队战士让他们押送回济州交给吴用和李云安置处理。并且再三叮嘱他们,一定要给吴用和李云说要尽力争取他们加入我军。

各位大大,还请多多支持,多多点击收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