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障碍掣肘 北京再次回避“金融中心”定位

四大障碍掣肘 北京再次回避“金融中心”定位

2008年04月19日 11:22:55 来源:经济观察报

上海?深圳?还是北京?


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三个城市都将自己定位为中国的金融中心,但是现在,北京似乎要改变自己的定位。


你可能不会想到,金融业目前已经是北京的第一大产业。本报上周获悉,4月8日,北京市政府市长办公会讨论通过了 《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产业发展的意见》(简称《意见》),这是北京市首次以市政府的名义就金融业发布指导性意见。


但是《意见》并没有明确北京金融业的定位问题,“金融中心”被再次回避。


当然,只是回避一个定位还不是北京金融业唯一的问题。业内众多人士分析认为,机构人员难负重任、领导重视程度不如上海、缺乏全国性政策支持,都是掣肘北京金融产业发展的障碍。


第三个《意见》


此次《意见》首次提出北京金融产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和工作目标。指导思想的核心是:确立首都金融产业发展的战略地位,深化首都金融产业发展区域规划,优化首都金融发展环境,强化首都金融市场建设,提升北京作为国家金融管理中心和金融信息中心的影响力。


根据北京市金融办提供的数据,2007年,北京市金融产业实现增加值1126.3亿元,占全市GDP的12.5%,实现税收1232.7亿元,占全市完成税收总额的27.7%,金融业对北京经济的贡献率为10.1%,已成为首都经济的支柱产业和龙头产业。


事实上,月初发布的文件是北京市有关金融产业发展的第三个 《意见》,前两个《意见》分别是2003年9月22日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发布的《关于促进金融产业发展的意见》和2005年2月7日北京市发改委、财政局、地税局、人事局联合下发的《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产业发展的意见》。前者的核心内容是西城区承诺加大金融业基础设施投入,进一步改善为金融机构和金融人才提供的服务;后者是为了吸引金融机构入驻北京而给予优惠政策待遇,包括给予金融机构补贴和高管人员的税收优惠等。用北京市金融办一位官员的话讲,这主要是为了在通过提供优惠政策吸引金融机构入驻方面和上海、深圳等地看齐。


不过,这次通过的《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产业发展的意见》,是北京市首次以市政府文件的形式就金融业发展发布指导性意见。


在这个《意见》中,北京金融产业工作目标被概括为四句话:优化一个布局、构建四大体系、实现四个突破、着力五个提升。


北京目前是中国最大的金融机构集聚地,金融产业集聚效应不断显现。截至2007年底,在京法人金融机构430家,各类营业性金融机构4224家,已有包括摩根大通银行、德意志银行、瑞士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在内的7家外资银行决定在京设立子银行,其中摩根大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已经正式挂牌营业,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将在4月底挂牌。


仅以北京金融街为例,截至2007年底,有法人金融机构72家,2007年金融街实现税收858.6亿元,占全市税收总额的19.3%,已经成为北京市乃至全国一平方公里高端产业聚集程度最高、创造价值最大的区域。CBD及周边地区汇集了北京市80%以上的外资金融机构,截至2007年底,CBD区域内金融机构总部8家,法人金融机构32家,外资金融机构代表处63家,已经成为北京市国际金融资源最集中的区域。去年10月,海淀稻香湖、朝阳金盏、通州新城、西城德胜四个金融后台服务区建设已全面启动。


四大障碍


虽然金融已经成为北京市的第一大产业,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也指出,金融是北京的战略性产业,但是《意见》却再次回避了北京的金融定位问题:北京到底要不要明确建设金融中心?


事实上,一些障碍的存在为北京金融产业的发展增添了不少难度和挑战。


过去几年来,定位问题一直困扰着北京金融业。由于上海在1990年代初浦东开发开放时提出了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口号,并获得国务院的认可,相当于有了国际金融中心的“尚方宝剑”,因此多年来北京一直在回避 “金融中心”这个话题。事实上,除了上海之外,过去几年来深圳、天津乃至西安等城市纷纷提出了建设“区域金融中心”、“北方重要金融中心”等等的口号,北京在金融业定位上始终含糊其词。在业内人士看来,定位不明确已经成为北京金融业发展的最大障碍。


除了定位模糊之外,北京市从事金融工作的政府机构级别低、工作人员严重不足,难负建设金融中心的重任。


2005年初,北京金融工委和金融办正式撤消,其相关职能并入北京市国资委,在国资委增设了金融处。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北京国资委金融处承担了化解北京市属金融企业风险的任务。到了2006年底,外资银行开始申请设立法人银行,首批申请的9家法人银行全部把注册地选在上海,这深深刺激了北京,恢复金融办成为北京考虑的议题。在原北京市常务副市长翟鸿祥的推动下,2007年5月,北京市编制办通过了恢复北京市金融办的决议;8月,金融办人员到位。


但是此金融办已非彼金融办,北京市金融办全称北京市金融服务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作为副局级单位挂靠在北京市发改委,领导配置是一正二副,主任是副局级,两个副主任都是正处级。目前,人手不足已经成为金融办的最大难题。金融办下设三个室,编制为24人,在编16人,这16个人既要面对700多家已经在北京开展业务的金融机构,为他们排忧解难,又要积极引进新的金融机构入驻,为他们兑现优惠政策;既要加强与全国性金融管理和监管机构“一行三会”及设在北京的金融管理和监管机构“一部三局”加强联系,又要处置和化解市属金融机构的风险。


相比之下,上海市金融办的条件就要好得多。上海市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是上海市政府负责金融管理和服务工作的职能部门,领导配置是一正四副,主任是正局级,副主任是副局级。金融办下设机构包括政策研究室、金融机构处、金融机构二处、服务联络处、上市重组处,再加上与金融办合署办公的中共上海市委金融工委,上海市从事金融工作的公务人员超过100人。


与上海、深圳和天津相比,北京在政策支持金融发展方面也处于不利地位,到目前为止北京并没有获得全国性政策来支持金融产业发展。而上海有浦东新区开发开放和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政策,深圳有经济特区的改革试验田政策,天津有滨海新区的金融改革试验区的特殊政策,这些都是全国性的政策。


缺乏全国性政策为北京吸引金融机构增添了不少难度。其他城市为了吸引金融机构入驻,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动作,就以税收政策而言,其他几个城市都可以对金融企业及其工作人员提供比北京力度更大的税收减免和优惠,并且在全国性政策支持下,这些措施十分灵活,北京则只能依据《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产业发展的意见》给予有限的优惠和减免。这也是中信证券不愿意把注册地从深圳迁回北京的主要原因——在深圳可以享受15%的所得税税率,即使今年“两税合一”之后也有五年的过渡期。(记者 李利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