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某日,我在网站军坛进行日常浏览时,无意中发现有一个帖子的标题非常醒目:《要让中国伞兵的鲜血染红台海的天空》。


据本文的作者描述,这话是我军的那个空降兵的军长说的,该文的内容主要是赞扬中国空降兵不怕流血牺牲,开展严格的军事训练,为解放台湾,每一个伞兵都留下誓言,要向当年“上甘岭”的先辈一样,不惜牺牲个人的宝贵生命,也要完成党和国家交给的解放台湾的庄严任务。我看后认为,这篇文章写得还挺正统,就是题目有点让人感到不太对劲儿,因为根据常识,我们的伞兵只有安全降落到敌人盘踞的地面上,才能让敌军“血流成河”,但如果伞兵的血都撒在天上了(如本文标题),而伞兵又不是战斗机飞行员,那么,这些在天上就流血牺牲了的众多伞兵能对夺取战斗胜利起到什么作用呢?我们如果和敌军进行换位思考后就会发现,如果这句口号是从台军嘴里喊出来的,那么,不就是一句非常贴切的“反动口号”吗?网友们,你们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是这篇帖子的撰写者文字水平有限?还是真如本帖作者所说的那样,这句话是从空降兵的军长口中说出的,那么,这个空降兵军长是想对人民暗示些什么呢?他是不是对自己的部队以目前的状况去履行攻台的尖刀使命有所顾虑?还是他对最高统帅部的作战方案感觉没把握,才迫不得已喊出这样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悲壮的口号来?联系前段时间在中、俄联合军演过程中,曾有俄新社记者采访参演的俄国一名空降兵的军官的报道,该俄国空降兵军官对中国同行的评价非常低,不但说中国空降兵的战斗力根本不行,除了在这次联合军演中因人为原因发生多起重大事故,还发现中方在军演中简化了演习步骤,有“弄虚作假”的嫌疑。看到这些令人震惊的消息,我这个疯狂的军事发烧友,再也不能忍耐下去了。多年的经验使我似乎感到,参加联合军演的我军空降兵似乎有我们不太了解的隐情。多年来,空降15军一直给我们留下一个印象,即他们是解放军精锐中的精锐,他们的新兵选拔中都是按照“百里挑一”的标准认真进行,该军除了拥有打赢“上甘岭”战役这样名杨世界的美名外,而且多年来,他们也是我军很少几支能够享受到“全训”资金支持的部队之一,如果这样的部队真的出现如报道所说这么大的问题,那么根据我多年军旅经验,他们肯定还有外界所不知道的更加严重的问题没有曝光,如果真的如此,这将对我军未来攻台的总体攻略产生严重影响。因为,我们大家全都知道,台湾及台、澎、金、马诸岛经过台湾军事当局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建设和经营,已经成为世界上地下工事密集、武器装备众多的“要塞化”岛屿,它的总体防卫能力,使那些醉心研究中国大陆攻台战略的军事家都预言,大陆要想仅凭目前这些海空实力就想快速攻占台湾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连拥有超级军事机器的美国要攻占这样的岛屿,也需要半年以上时间进行封锁,另外还要持续进行不间断战略轰炸,在彻底摧垮守军的抵抗意志以后才能夺取。正因如此,大陆攻台更需要在开战前期果断在台湾投下大量伞兵,抢占各军事要点,就象“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一样,彻底破坏台湾的整体防卫体系,使它首尾不能相顾,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军的大部队成功登陆,实现南北夹击,迅速击败台湾的重兵集团,在美国来不及介入的情况下,完成解放台湾岛的任务。但如果解放军的空降部队根本不能完成这样艰巨的作战任务,那么,大陆一方迅速解放台湾的意图只能成为“幻想”!但我国空降部队真有外电报道所说那么严重的问题吗?我决心立即行动起来,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趁着“五一黄金周”这个机会,约请过去自己在军事学院的同学一道,采取自驾车旅游的方式,前往鄂北和豫南等地的那几个空降师的驻地去探探虚实。


深入实际,仔细评估。

由于早就有一齐出去旅游的建议,所以我很顺利地联系了在京各大单位的几个原军事学院的同学好友,在4月15日一大早,就悄然驾车离开北京,沿京石高速向武汉进发,由于遇到节日路上车流量大,8个小时的车程,我们足足用了12个小时才抵达武汉。接着,在第二天一早,我们沿着武汉至黄陂公路一直向北行驶,在黄陂县城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又沿着盘山公路,直接开到了位于黄邳县城以北80公里处距离红安县城不远处一个小山顶上下车,放眼望去,前边是位于湖北和河南交界处的一望无际的丘陵地带,我们知道,这里解放前是中国工农红军的著名“黄麻”解放区,在这里诞生了我军的许多著名高级将领,他们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原来,这里是我们解放军的两支头等主力部队(第54集团军和空降15军)的练兵场,几十年来,两支著名部队就是在这里,常年累月地担负着军事训练任务,特别是在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中期以前其它部队都“下海”挣大钱时,这两支部队也没有停止军事训练,我认为,以常年练兵养成的军事素养和精神面貌,他们是当之无愧地我军头等主力。看着一望无际的大小山峦,我们正在热烈谈论这里曾出现过多少我军的著名将领,以及他们曾有过怎样的英雄业绩之时,梦寐以求的场景出现在我们眼前:由一水儿的“东风”带棚大卡车组成的车队,满载着身着迷彩服、手持各种武器的全副武装伞兵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们是去练兵的!居然连“五一节”都不休息,果然是名不虚传!我们几个同学击掌相庆:太有福气了!原来想通过军分区、人武部的熟人帮着联系才能看到的伞兵训练,没想到被我们碰上了!我们今天可要好好看一看,这些伞兵的野外作战功夫究竟比不比得上我过去经常见到的那些军区侦察大队的侦察兵!到底谁的工夫强一些?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骝骝不就知道了?我们高兴的喧哗着,大嚼着孝感麻糖,一边硬生生地把车挤进了装载着伞兵的车队,一边仔细地观察打量这些伞兵和他们随身携带的武器与别的部队有什么不同。好在我们有北京部队的车牌,这些伞兵也没有为难我们,就一直跟到了演兵场,我们攀爬到伞兵训练场对面的一个小山包上,纷纷拿出个人的望远镜和照相机,观察着伞兵们的操练。今天下午进行的是伞兵野外打坦克科目训练,由于是复训科目,所以进展的很快,担任“假想敌”的装甲车也很配合,所以,在伞兵们摆下“天罗地网”不久后,几辆担任“敌人”坦克的装甲车就被裁判为“报销”了。我尤其注意那个抗着大腿那么粗火箭筒(据说这种火箭筒是我军步兵打坦克的秘密武器,只需一发,就可以把美国在伊拉克横行霸道的那种M1-A2坦克打个“对穿”)的小伙子,他的动作实在麻利。在战友们吸引敌人坦克注意的紧张关口,他依靠地形作掩护,迅速接近敌人,在距敌坦克100多米处,连出现、带瞄准、击发一气合成,只用了1秒钟,就准确命中敌坦克(当然是教练弹)。我们见此,议论道:怪不得前段时间总部在组织外国使馆武官去参观军事演习时,表演的伞兵打坦克非常受到外宾的赞扬,原来这些伞兵弟兄确实有两把“刷子”。但我也知道,这些轻装伞兵最害怕的就是遭到敌方火力覆盖,如果没有空中掩护,他们在敌后进行这样的作战境况会很不妙。我注意到,这些伞兵都是中等个头,每一个人都长得很壮实,晒得黑黝黝的,我从他们的外表可以估算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平均体重应该普遍比野战军的侦察大队那些侦察兵重20公斤,他们每个人的皮肤象镜子一样很光亮,另外,他们手中的武器,也也因常年累月的被手掌皮肤的摩擦,也都出现了烤蓝被磨光,油漆被磨光的情况。从这些表面情况看,他们一是营养良好,医疗保健及时,二是常年经常进行艰苦训练,才能养成如此健壮的体魄。相比以前我们常见的那些军区侦察大队的侦察兵,眼前这些伞兵的身体健康情况要好得多,我们估计这主要得益于他们享受的“航空灶”伙食标准。如果陆军的侦察大队也能够享受到这个标准的话,那么身体也会长得象这些伞兵那样壮实。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边观赏着名胜古迹,一边品尝着山区特产和老同学的招待,在老朋友的积极安排下,我们在鄂北、豫南山区转了一周,我们参观了许多空降兵的部队,和他们的指战员进行了“零接触”,并在实地谈话中了解到部分我们想知道的情况。其中,我们着重询问了这些伞兵军官,为什么在“信息化”要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你们不去提高陆空协同作战水平,反而还这么热衷装备前苏联在上世纪60年代采用过、已被美军证明在现代化作战中作用不大的大量装备空降装甲车和重型火炮的问题。因为我们大家都看到了这几年美军不管在打伊拉克还是打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虽然出动了很多伞兵和特种部队,但我们并没有看到美国使用空降装甲车之类的东西做法,美国的空降兵充其量只是使用了一些高机动作车甚至两轮摩托车,有时甚至还化装成“塔利班”武装,骑着马作战。我弄不懂我们的伞兵为什么都到这个年代了,还在重走前苏联在40年前的老路。空降部队的军官解释说,这有两个原因,正是因为美军能够得到“不间断”的空中火力支援,所以才不需要战车的和重炮的支援;而我们不可能得到美国那样“随叫随到”的火力支援,如果我们的伞兵要完成完成攻占敌人的坚固防御阵地或在对抗敌人重装甲部队的围攻时,如果我们能够使用自己的装甲战车和重炮进行抗击,情况会好得多。第二,美国有大量武装直升飞机可以持续不断地掩护自己的部队,并可以后撤伤员,运送给养,我们的伞兵对在台作战中能够得到多少空中支援,在没有切实掌握制空权之前,空军领导无法承诺,因此,我们认为自己遇到的问题还得靠自己解决比较可靠,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空降部队才向总部申请搞了这么多重装备。如果我们要能得到类似美军那样的空中支援,那么,我们空降兵打台湾就方便得多了。


作者声明:本文所有资料数据均摘自公开渠道,如有雷同,请不要对号入座,本人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