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虽然没有从军的经历,但由于特殊的原因,也接触了几种枪,包括54.64.56自动,5连发,还有在射击俱乐部玩过的小口径等等,但要说印象最深刻的还要属火药枪,因为一次不大不小的意外.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在北方调皮捣蛋的男生(很不幸,我就属于这个范畴)除了喜欢枪刺,匕首外还喜欢玩一种叫做火药枪的武器,就是一种结构简单,可以发射钢砂或者小钢珠的自制手枪.由于制作简单,并且可以成为强悍男生炫耀武力的资本,那时在中学里几乎每个班级都会有同学持有这种武器.虽然此物从外观上看感觉非常粗糙,但威摄力却是普通的刀具无法比拟的.记得又一次和同学发生激烈的争执,情绪失控的我从身上掏出火药枪对准同学的脑袋……那一刻,从同学惊恐的表情里我明白了什么是面无血色,虽然我并没有胆量扣动扳机,但从同学几乎要尿裤子的反应来看,我已经明白了它无与伦比的震慑力.当时的我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经常随身携带两支亲手制作的火药枪,身上一支,书包里一支,以达到标新立异的目的,即使在整个漫长的少年时期,和同龄孩子的多次冲突中,也从未真正的使用过它,但我依然是枪不离身,因为至少认为它可以壮胆,呵呵.

记得在初中时期的某个冬天,中午休息的空当我走进教室,坐在我身后的晓东同学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教室的角落,炫耀般的拿出一样东西给我看,原来是一支可以发射子弹弹头的新式火药枪,我兴奋的拿在手里把玩了好久,但尝试着对着窗外发射了两三次都没打响,于是对此枪可能存在的杀伤力表示赞同以外还对它的稳定性以及可靠性提出置疑,并且声称如果他拿这个中看不中用的玩艺儿在胡同里和我PK,没等他开枪,我左右开功就能把他打成王麻子刀尖铺的形象代言人.晓东同学也不示弱,声言只要他稍加改进击发装置,我手里的古董在他的大杀器面前就只能成为破烂,并且如果在胡同里和我相遇,在20米开外就能直取我性命.两人正在打嘴仗的时候,上课铃响了,我们极不情愿的回到座位上等待老师的到来.

在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各有不同的智慧表现,而猪头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喜欢在不恰当的时间,不恰当的地点做不恰当的事.大概是我的蔑视严重的刺激了晓东同学的自尊,从他坐到位置上开始,就把精力全身心的投入到改造枪支的热忱中,每隔一两分钟他就拿着刚刚修改过的枪对准他的女同桌--我们的班长,然后小声恐吓”: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接着就扣动扳机(当然了,枪一直是哑的),吓的美女花容失色.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实在想不通当初老师怎么把聪明漂亮的班长安排和这个缺心眼的家伙坐在一起?虽然鲜花没有插在牛粪上,但插在牛粪旁边同样让人无法忍受.后来班长慢慢发现他手里的东东打不响(当然她也没想到晓东同学敢拿着可以打响的火药枪对着她发射)也就不再理他.后来的结果证实,班长严重的低估了这个二百五一鸣惊人的决心.突然身后一声巨响,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谁在上课时玩炮仗!?!?!等我回头却看到了晓东一张目瞪口呆的脸和血肉模糊的双手,再看班长,她正双手扶着腰的右侧,伴着轻轻的呻吟,眉头紧缩作痛苦状,好象当年西施肚子痛的时候好象也是这个造型吧.片刻的寂静之后,在老师的指挥下,大家把他俩送到了医院.还好,美女除了右耳被震出血,腰部并无大碍,休息两天后就回到教室了.肇事者双手缝了几十针,也没有留下后遗症.

后来经过晓东和美女的描述,我把事情的细节简单的还原了一下.物理老师正在绘声绘色的讲解牛顿定律的时候,晓东用行动给大家上了一堂化学与物理之间相互关系的试验课.在他最后一次扣动扳机的那一刹,由于此枪不合理的设计,导致枪炸膛了,爆炸的一瞬间,安装在枪口上56式枪弹的弹头以大约每秒340米的时速飞行了约30公分后准确击中了坐在他左侧的美女柔软的腰部,在受到棉袄和多件毛衣的阻挡后,弹头动能减弱并改变方向最后不知所终(弹头好象最后也没有找到,也就是从那天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固执的以为,打仗的时候只要多穿几件棉袄就可以挡子弹).枪膛爆炸的碎片除了一部分飞到了无关紧要的地方,多数都击中了肇事者的双手,所以说,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他的身体受到重创的同时还收获了学校给他的处分,作为对他上课时做物理试验的奖励.

这就是我们少年时期真实发生的荒唐一幕,从那时起,号称胆子很大的我也开始对火药枪产生了莫名的畏惧,当然,对我和同龄的孩子来讲,远离枪械刀具,远离暴力,都是好事,也是我们开始从叛逆的年龄逐步走向成熟的开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