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炮兵阵地上依旧是一阵热火朝天的景象。数架战斗机尖啸着从头顶上划掠而过,萧扬仰头看了看那几抹消失在夜幕中的夜航灯,低声的咒骂着。至于嘛,不就是攻占小小的防府市嘛,用得上这些的阵势吗?又是炮击又是轰炸的。在这样下去,大概又是一场简单的战地清扫了。

一旁的司徒涛倒是乐得自在,举着夜视望远镜的他不时的发出啧啧的赞叹声,看样子空军的火力表演又吸引了这小子,萧扬鄙视似的扁扁嘴。老岳也是,他好歹也是个侦察营营长,现在可倒好,成了导盲犬了,成天屁颠颠的跑来跑去,说到底也就是给炮兵和空军指引目标,还忒不要脸的说自己是执行的目标定位任务,狗屎,也就是拿个激光定位器照射着日军的重要目标,其他也就没有他们侦察营什么鸟事了。有的时候,空军直接用电视制导炸弹就把那些目标轰掉了,人家对这些地面引导员从来都不买账。

不过说实话,这烟火表演的确是很精彩。一排排的炮弹怪叫着从头顶上飞过,在天边炸出道道的火光,就冲着那接连而起的火柱,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美丽的烟花。尽管萧扬心里有一百万个不乐意,可也没办法。炮火准备还没结束,是轮不到装甲部队冲击的。那些呼啸而下的炮弹可不管你是不是自己人。 2005式主战坦克再怎么皮厚甲坚,要是被那些漫天而落的155毫米榴弹直接命中,也会被炸回到原始零件状态去的。

这幅战场画卷倒真是很壮观。无数的萤火纷飞在夜空下,流星雨样的炮弹划过天幕,如梳样的整齐。接连升腾而起的照明弹将战场照亮得如同白昼一般,远远的可以见到那片闪动的火光,那里便是日军的防线所在。听说日军西部方面军司令部便设立在防府市。萧扬憋着一肚子的火,要是那些狗日的炮兵将日军的高级军官直接给一锅烩了,那可就惨了。萧扬还指望着逮上几条大鱼呢!嘿嘿,换上枚勋章回去。不过司徒这家伙老是泼冷水,他说日本人的那些指挥官都是尽他妈属兔子的,见到风声不对头早就跑得没影子了。还等着你去俘虏。

无穷无尽的炮击使得萧扬感到了厌倦,他只想着待会儿能够用自己战车的履带去把那些日本狗崽子的骨头渣碾碎,而不是去收拾炮兵和空军留下的遍地尸首。也许日本人会因为司令部的所在而拼死抵抗的,萧扬很是期待着能够有那么一场激烈的战斗。那样的话,他可以尽情的释放出战斗的激情,而不是像个白痴那样打扫被炸得面目全非的敌人尸首。

十余架直升机轰鸣着从萧扬的头顶上掠过,旋叶卷起的气流迷离着烟尘,以至于萧扬不得不拉下风镜。操,这算什么鸟事,陆航团的那些家伙也来凑热闹来了。不过这也意味着地面攻击的开始。果然,炮火开始渐渐的向日军防御纵深延伸,电台通讯频道内,一阵急促的嘈杂。

“上,上,装甲营压上去!”萧扬怒吼着。作为攻击主力的253团的那些家伙早就按奈不住了,攻击命令刚一下达,他们的ZBD-97式步战车便扬起漫天的烟尘,冲了上去。刘天年这个狗日的,做什么事情都这么急不可耐,真他妈的把装甲营当作是协同攻击了。

战地上一片火光闪动,冲击的装甲部队的头顶上,无数的火光接连射出,那是陆航团的攻击直升机开始了他们最拿手的超远距离猎杀。一枚枚反坦克导弹呼啸而出,向着那些日军战车扑去。萧扬的心中一阵肉疼,本来日军的装甲力量就有限,陆航团这么一折腾,哪里还有多少日军坦克够自己来收拾了。90式、TK-10,嘿,日本人的这些好东西倒是不少。

“2号弹,装填!”萧扬这一次并没有呆在那辆指挥车内,而是跳上了一辆2005式主战坦克,好久都没有体验那种机甲隆隆、纵横天下的感觉了。自动装填机将一枚尾翼稳定钨芯脱壳穿甲弹快速地送入140毫米低压滑膛炮的炮膛。

“距离2400米!”火控系统迅速的锁定了目标,计算机计算好射击诸元“放!”萧扬怒吼着。

炮弹呼啸而出,从正面直接的射穿了那辆正在机动避让中的74式中型坦克。轰的一声巨响,这辆74式战车在爆炸声中迸发出一道冲天而起的火柱,弧形的炮塔被高高的抛出。整台车在惯性作用下向前滑了几米,便停了下来,在火光中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萧扬觉得有些无趣,竟是些74式坦克。没有TK-10,也没有90式,除了74式这种窝囊废就是薄皮的轻装甲车。他丝毫感觉不到那种战斗的热情,2005式坦克的140毫米火炮用来对付装甲防护力很差的74式简直是有点大材小用。253团的那些家伙倒是杀得兴起,一辆辆ZBD-97式步战车、89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疯狂得冲击着日军的装甲队形。那些89式自行突击炮对于日军的74式战车来说,简直是种可怕的杀手。接连而来的120毫米穿甲弹足够将那些74式坦克打得浓烟滚滚了。而ZBD-97式步战车则横冲直撞着,100毫米火炮和35毫米并列机炮轻而易举的便可以将那些没有什么防护力的日军轻装甲车炸得粉碎。

伴随装甲部队冲击的是搭乘着ZHB-94式装甲运输车的步兵,一辆辆装载有‘红箭’坦克导弹的WZ551A式轮式装甲战车则不断的将导弹射向那些一边释放着烟幕、一边撤退的日军坦克。高速奔驰而来的‘东风铁甲’高机动车上的中国士兵丝毫不避流矢,探身在车外,扫射着远处的日军阵线。一道接着一道的烟柱缓缓升腾而起,那是被击毁的日本战车。

刘天年,你个狗日的,你就折腾吧。萧扬咒骂着。你们机步团也就只能收拾这种废柴。萧扬感觉到真是很不爽,像这种根本没有什么装甲力量的日军,机械化步兵就足够应付他们了,而自己堂堂一个主战坦克营却只能在一旁跑得好看,看看这些没用的74式战车,不用说是140毫米坦克炮了,就是以2005式坦克那彪悍的身躯撞过去,估计日本坦克手都会被撞得个血肉模糊的。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别上的对手。好比拳击比赛中重量级的拳王在和业余拳手比赛一样。和二战中将日本人的95式‘小豆豆’放过去和‘虎王’决斗没什么差别。

气愤归气氛,萧扬可没闲着,一枚呼啸而出的140毫米杀爆弹直接的砸进一辆日军96式轮战的车舱内,-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车舱内一阵血肉横飞,96轮战的半个车身都被炸了个稀烂。防守在阵线上日军反坦克部队只来得及射出第一批‘MAT’反坦克导弹,便被陆航团的武直群给杀得血肉模糊,一溜烟的机炮弹沿着日军的防线打出无数欢跃的音符,飞溅的血花中,日军反坦克阵地上一阵鬼哭狼嚎。成群的中国战车蜂拥而来。

萧扬恼火的爬出车舱,探身在坦克车外,操控着12.7毫米机枪猛烈的扫射着阵地上的日本人。几乎每一辆战车上,杀气腾腾的中国士兵都选择了探身在炮塔外,操作机枪体验屠杀敌人的那种快感。萧扬一边低吼着,一边不断的转动着机枪,曳光弹的火蛇如鞭似链样的抽打着那些狂乱中的日本士兵,将他们成群的割倒在血泊之中。

碾压过阵地,履带下各种金属物件的破碎声中,交织着重机枪粗野的低吼声,弹壳如雨样的散落而下。萧扬破口大骂着,身体随着机枪的转动而扭动着。这完全的不再是一场战斗,而是成了一场屠杀,一场完全一面倒的屠杀。140毫米滑膛炮射出的杀爆弹将成片的日本士兵炸得粉身碎骨,没有一辆战车的履带、轮胎上不沾满了淋漓的血肉。

“那里便是日军西部方面军司令部的所在地!”萧扬爬出坦克和一名253团的上尉短暂交流了几句后,立即命令驾驶员转过车身,掩护这支机步连向日军司令部发起攻击。

缓缓碾压过遍地的瓦砾,萧扬转动着机枪,冲着街道两边建筑的窗口一阵狂扫,子弹噼里啪啦的在墙壁上打出蜂窝样的弹孔。远处一道火光闪来“反坦克火箭弹”萧扬喊道

看似笨拙的2005式坦克轻盈的扭过车身,高速倒车。火箭弹擦着坦克车身一掠而过,在不远处的街边炸开。后退中的坦克转过炮塔,火光一闪,车体微微一颤,一枚140毫米杀爆弹呼啸而出,将那名日军反坦克兵炸成了两截。萧扬转过机枪猛烈的泼洒着弹雨。

两辆‘东风铁甲’跟随而后,车顶机枪塔上同样是狂吐着火舌。两个身处在街垒中的日本士兵浑身是弹孔的倒在血泊中,一发杀爆弹轰然而来,破烂的机枪被气浪掀飞出去。

“上,上,上”萧扬捂着耳机,冲着上尉打着手势,两辆‘东风铁甲’越过2005式坦克旁,几个扛着反坦克火箭弹的日本士兵接连被打倒。前面就是日军司令部所在的掩体了。

萧扬紧握住12.7毫米机枪的握把,警惕的看着那黑森森的掩体内。两枚震撼弹被步兵们投入掩体内,爆炸的沉闷声传了出来。一名端着榴弹发射器的士兵闪身而出,一枚单兵燃烧弹轰然砸入掩体内。隐约之间萧扬可以听到掩体内那篸人的惨叫声,沉默许久,青烟渐渐散尽。十几个士兵打开95式步枪上加装的战术手电,在上尉的带领下,交叉掩护着走入掩体内。

几声断断续续的枪声传了出来,萧扬有些兴奋起来。难道还真有一两条大鱼?枪声沉默了下来。许久之后,提着枪的上尉走了出来,冲着萧扬失望的摇了摇头。嘿,还真如司徒所说那样,那些日军指挥官还真是属兔子的,早就跑了哇。萧扬不免更加的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