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得到叫“妈妈”的权力,少女被逼疯退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美丽的花季少女,在六年的时间里,为了得到自己能够叫“妈妈”的权力,从调解到上诉,身心憔悴,疲惫不堪,最终被逼疯退学在家。永远告别了自己那想梦幻般的校园生活,过起了让很多人牵心挂肚的无奈的日子。该事件受到了《北方晨报》《华商晨报》等多家新闻媒介的关注,但还是没有帮她实现叫一声“妈妈”的心愿。为什么挽不回来实现不了呢?打了5年官司,女孩的妈妈李女士名字叫李玉霞,但在法庭上她突然宣称自己不叫李玉霞,而是叫“李玉梅”,并切坚决否认与女孩有血缘关系,不是她的妈妈。随着庭审的深入,让这桩找妈案越来越扑朔迷离。这里的结症又在那里呢? 她叫黄路遥,1989年出生,现住于辽宁省盘锦市沙岭镇,父亲黄晓东,母亲李玉霞。1994年,父母离婚,她随父亲生活。2002年黄晓东因交通肇事去世。黄路遥无人抚养了,她的爷爷与妈妈协商后,李玉霞同意抚养黄路遥,并带走了黄路遥继承父亲的遗产一万元。在生活中,李玉霞不准孩子叫她妈妈,只准叫姨。黄路遥忍受不了不让叫妈妈的痛苦,十个月后,她自己回到了爷爷那里。发誓在也不回李玉霞那里去了。


黄路遥的爷爷问清事情的原委后,决定起诉李玉霞,要求变更抚养关系,并要求她支付黄路遥的抚养费。但此时事情却有了突然的变化,对方不承认自己是孩子的妈妈,并宣称自己不叫李玉霞,而是叫“李玉梅”,否认与黄路遥有血缘关系,身份证显示原出生于1967年10月25日变为现在的1976年9月17日,民族由汉族变成了蒙古族,户口所在由原来的盘锦市双台子区东风派出所变成了兴隆台区的创新派出所管辖。后经法院调解达成协议:黄路遥与爷爷生活,“李玉梅”每月支持120元抚养费。


但“李玉梅”一直未付抚养费,黄路遥的爷爷再次起诉,2005年,经兴隆台区法院审理做出判决:“李玉梅”从2005年10月起每月付给抚养费260元至原告独立生活为止。


黄路遥的妈妈不服次判决,以“李玉梅”之名上诉,2006年3月3日,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法庭上,黄路遥的妈妈称自己叫“李玉梅”,而不叫李玉霞。4月18日,法院驳回了“李玉梅”的速讼请求,并认定“李玉梅”与李玉霞为同一个人,既黄路遥的妈妈。


可这样,她还不承认黄路遥是自己的女儿,2006年辽宁省公安厅刑技处受盘锦市公安局的委托,做出了“辽公刑技(DNA)[2006]1268号亲子鉴定鉴定证书”,认定“李玉梅”是黄路遥生母的可能性为99。9%。


黄路遥的大伯黄晓光说:“孩子从14岁开始就打官司,一直打了6年,幼小的心灵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她分明是被逼疯的,做为一个孩子,难道找回自己的妈妈就是这样的难吗?”。


那“李玉梅”又为什么不认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千方百计的非法改变自己的户籍资料呢?黄晓光说:“最大的目的她就是想摆脱对黄路遥的抚养义务,为了达到此目的,她采用一切不当的手段将自己的年龄、名字、民族都重新做了改动,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双面人’”。


黄路遥的爷爷介绍:06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她所读的盘锦市北方工业学校的老师将她送回家中,说她精神不太好,当日把寝室的饮水机扔到了楼下。到家她就把妈妈给买的衣服都翻找了出来,用火机点着,还到出乱砸东西。这时,家里人感到孩子的精神有问题了。5月31日,将黄路遥送到了鞍山市精神病医院进行了治疗,其主治医师马医生说,她患的是中度精神障碍,有疑心、幻听、忘想、不承认有病等症状。随着时间的发展,受到经济的限制,她平时只能吃一写顶药,不能进行更深一步的治疗,病情越来越重,每到夜里,我与她奶奶都是轮流看着她,怕她在我们睡着时,做出一些对我们不理智的事情,那后果不堪想象,我们现在也是精神惶惶,不可终日,也要承受不了啦。


因“李玉梅”的户籍是真实的“假资料”,所以她敢强硬的不承认黄路遥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才造成了黄路遥的精神遭受重创,最后被逼疯。这里有些事情很是让人费解,“李玉梅”她的能量何其了得?可让自己的户籍资料来个“大换脸”?普通人去改个名字,都是难的很,她却能轻易的把自己的出生日期、年龄、民族随意更改,可看出这里的奥妙所在。


对“李玉梅”的户籍更改问题,派出所的一位负责人说,这可能是户籍民警在交接工作时造成的。可令人不解的是,交接工作咋还能把一个公民的户籍资料“交接”变更了呢?


这是《北方晨报》记者姜宵虎采访黄路遥(病前)时的一段对话:


记:你确定眼前的人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吗?


黄:她确实就是我妈,还有随便认妈的吗?要不是我爸爸遇车祸,我也不会去找她的。


记:你和“李玉梅”一起生活的10个月快乐吗?


黄:如果快乐,我就不会跑回爷爷那里。她工作不顺心,回家就拿我撒气,在她家,她不准我叫妈,只准我叫姨,其实我心里很想叫她一声妈吗。


记:你恨你妈妈吗?


黄路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始终没有说话。


《华商晨报》记者陈军与黄路遥(病前)的对话:


记:你恨她(“李玉梅”)吗?


黄:还没有到恨的程度,只是不理解她的行为。(尽量不让泪水滑落)


记:如果有一天,她来认你,你会接受吗?


黄:她骗了我好多次,我有些害怕。


记:那你会原谅妈妈吗?


黄:说不清楚。。。。。。。(停顿片刻,摘下眼镜)如果有一天她老了,生活不能自理,也许我还会原谅她,照顾她。我不会象她那样,那么绝情。


“如果有一天她老了,生活不能自理,也许我还会原谅她,照顾她”,多么朴实真情的一句话啊,看得我双眼含泪,多么美丽懂事的女孩,你对妈妈的承诺,在这深受伤害和疯魔缠身的情况下,还能够实现得了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