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正版】此后,此前

点绛唇


月冷风清,迢迢河汉今宵浅.莫辞杯盏,斗酒钱千万.

醉不成欢,墙外莺双闹,春正好.伊人去了,又被无情恼.

记得,那年,正是这样一首小词,在茫茫的世界里,牵起了一根摸不着、看不见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剪不断、理还乱的线。时间就那样一天天的过去,昨日的歌舞喧嚣抑或是灯红酒绿之流,都已烟消云散。鸡声茅店月,拉起了远航的号子。走过万水千山,两个人在空间上似乎更近了,但是一种淡淡的忧伤,却只能让两颗各自孤寂的心渐行渐远。

十分后悔当时一念之差再加上自己不理智的冲动,打破了那样一种美丽,以至于在今后的日子里,却需要共同承受那么一份到了一定的年龄似乎就是与生俱来的痛苦。重回故地,首先看到的是红莲寺的废墟,是谁,在那废墟之上悲黍离?轻轻拾起一块瓦砾,奋力的向远方掷去,盼望着能够一下砸到老和尚的秃脑袋,但是很不幸,老和尚没有出现。那瓦砾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咕咚”一声掉进了江里,溅起了白泠泠的水花,顿时水面上荡起了一轮轮的涟漪,如同心潮那样淡淡的起伏。忽而江面上传来一阵歌声,只见一个邋遢道士扯开破锣般的嗓子高唱:”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另一个年轻道士不禁在一旁偷笑,不料那邋遢道士却转过脸来,狠狠的说了一句:你真没文化!“雁去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正是“吹面不寒杨柳风,人生处处是相逢。”于是,随那老道士唱道:“桃花观里桃花红,桃花扇底桃花风。桃林不识桃花面,桃花陨落太匆匆。”唱罢,相视而笑,一同引去。

桃花观里,正是花开并花落之时,琳琅绚烂,青云干天,流彩泄地,自不必说。只是似乎少些往年的喧嚣。而今故地煮酒对诗,竟颇有沧桑之感。那道士却念个:“【中吕快活三】见桃花红过玉人面,见桃花无意弄杯盏,见桃花陨地多少片;客人呵,你莫要再谱桃花扇。”正自伤神的时节,我只好随口念个:【正宫叨叨令】“可怜我重游故地空嗟叹,却落的犹如昨日已忘言。”........

酒渐多,那日头融金般的西斜。不觉已是华灯初上。拖着沉重的影子,歪斜的走出了桃花观.......

明天,是否也如今天?


本文内容于 2008-4-19 11:30:45 被优雅的痞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