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大海啸恐怖的阴影尚未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今年8月下旬以来,墨西哥沿岸地区又遭受“卡特里娜”飓风的袭击,其损失不亚于一场战争。大自然的“变脸术”再一次证实了自然力的惊人。而人们在实验室中模仿大气变化的新概念武器——气象武器,同样令人惊骇,目前它正一步步走进现代战场。


“呼风唤雨”并非神话

人工影响局部天气的技术主要包括:


人工降水。可造成洪水泛滥和交通阻塞。其基本方法,是根据云的性质,分别向云体内播撒制冷剂(如干冰、丙烷等)、结晶剂(如碘化银、碘化铅、间苯三酚、四聚乙醛、硫化亚铁等)、吸湿剂(如食盐、尿素、氯化钙)和水雾等,以改变云滴的大小、分布和性质,改变或加速其生长过程,达到降水或消云的目的。

人工造雾和消雾。用来掩护己方重要目标和区域,阻挡敌方光电侦察设备的工作,影响精确制导武器的命中率。其基本方法,使用造雾剂在海洋上空造雾;向雾中播撒制冷剂,使雾滴冻结成冰晶,降至地面,达到消雾的目的。


人工防雷电。一是向对流云中播撒碘化银,使云中形成大量冰晶,增加云中放电的电流,从而减少云向地面放电的可能性;二是将大量导电性能良好的物质(如涂有金属的尼龙针)播撒到云中电场较强的部位,或在地面利用高压放电产生大量只带正电或只带负电的电离子,并借上升气流带入云中,增加云内的导电性能,使云内的电荷中心通过逐步放电而中和或消失。


人工影响台风。使之袭击对方港口和海岸设施;目前,人工影响台风的试验正在进行中,其方法是将大量的碘化银播撒到云中,使水滴冷却结冰,由此释放出的热量将减小台风眼与其外缘的气压差,从而减弱台风的风力。


让气象为战争服务由来已久

有规模地将人工影响局部天气技术用于战场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先使用的是造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制式发烟弹药和器材首次用于战场。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烟幕的战场运用有了较大发展,美、英、苏、德等国军队的烟幕使用已达战役规模。与烟幕的影响相类似的是人工造雾。1913年海军最早使用造雾剂在海洋上空造雾。毒气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后,陆军开始使用造雾剂造雾。战后,空军也开始用人工造雾掩护作战行动。人工消雾技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的。20世纪40年代,英国首次采用燃烧汽油加热空气的方法,消除了机场大雾。


首创气象战的是美国。越战时期,美军曾秘密进行了长达7年之久的人工降雨。越南地处热带丛林地区,美军利用西南季风期雨季的有利条件,在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地进行人工降雨作业,目的是破坏交通运输线“胡志明小道”。在越南战场上,美军的人工降雨使作业地区降水量增加了30%以上,一次可造成每小时80多毫米的特大暴雨,使战场上洪水泛滥、桥断坝溃、道路泥泞。当时,地处北部的越南民主共和国为保证道路畅通,不得不从战斗部队抽调大批人力和物力进行抢修,军事运输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由美国总统约翰逊批准的这项秘密气象作战计划,前后耗资2160万美元,出动飞机2600多架次,投放催雨弹4.74万枚,参加作战的人员为1600余人。据美军统计,1971年4月初未进行人工降雨时,每周通过“胡志明小道”的物资运输车多达9000辆;而6月份美军投入了1391枚人工降雨催化弹后,每周车流量锐减至900辆,其效果大大优于使用B-52轰炸机实施轰炸。


“气象武器”离我们还有多远

气象战具有自己的特点:一是在一定天气条件下进行;二是在局部地区进行,影响相关的天气区;三是人工作业必须接近有利天气区,这在双方交战状态下会受到影响;四是多采用催化剂进行作业。但据1981年4月1日英国《卫报》报道,英国经过13年的秘密研究,突破了传统的施放催化剂影响局部天气的框框,从调节大气基本结构的思路出发,通过人工调节对流层中静电屏蔽层的密度来决定气团的运动,从而实现对天气和气候的控制。据称,它可以控制5000公里范围内的天气,而且成功率超过93%。


气象武器和气象战十分隐蔽,人工影响天气所造成的后果与自然天气变化浑然一体,难以分辨;而且在某时、某地对天气施加的影响效果,可能在几小时甚至几天以后在距作业区很远的地区才表现出来,人们很难发现其与人工作业之间的联系。因此,气象战可在敌方毫无觉察中达到战争目的。但气象武器也有不足之处,如不能区别对待攻击对象,参战人员和平民、交战国和中立国,有时甚至连己方和友军部队的行动也会大受影响。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对各种气象条件的认识和了解更加深刻,一些新的科学设想正在帮助人们打开思路,去寻找更廉价、更有效的控制天气的新办法。可以肯定,人们在这个基础上将找到控制天气的新技术,开创一个真正的“呼风唤雨”的新时代,气象武器和气象战将会活跃在未来的战争舞台上。【信息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