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前线 东京包围网 第三十章 避免悲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9/



“在这里还过得习惯吗?”陈广问。

“对了,我还没感谢你收留了我呢。”凌子又一个鞠躬,“非常感谢,但是,我不会给你添麻烦吗?要知道,追我的人可是日本政府。”

“我跟日本政府有些过节,正想找他的麻烦呢。”陈广一笑。

松本凌子也笑了,“我见过不少商人,他们的原则都是绝不招惹政府,尽量少得罪政府官员,但是像您一样的商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也不用问我为什么会被日本政府追捕,却可以收留我,甚至不怕得罪政府。”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陈广说。

“如果您愿意说的话,凌子当然洗耳恭听。”

“我出生在中国东北的一个农村里,村子很穷,但是我们过的却很开心,一家人在一起,后来我参军离开了家,一走就是2年,等我再回到家的时候,那里已经不复存在了,只有一些防化部队的官兵驻扎在那里,村子里的人已经全部被迁移了出来,后来我才知道,那附近有日军二战时遗留的化学炮弹,因为放的时间太长了,导致炮弹里面的有害物质全部泄漏了出来,一个村子的人全部被感染了,包括我的父母和妹妹,虽然政府给了我们家一些补偿和新的房子,新的地,但是我妹妹的身体太虚弱,最终还是没有撑过去,而我的父母在几经折磨后也先后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我就知道是谁的责任,日本政府,他们推脱相关文件丢失了而没有给我们任何预警。事发后又把自己当没事儿人一样置身事外,当时我就在想,这样无耻,垃圾的日本政府,为什么我们中国不丢个核弹去为我的父母报仇呢?”陈广看了一眼松本凌子,后者的头很低,几乎不敢直视对方的目光,“生气归生气,我还是要活下去,要继续生活,我一步一步努力最终成为了一个商人,虽然我很不愿意,但是还是避免不了和日本的贸易往来,毕竟我手下还有一群人要吃饭,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原谅过日本政府,如果有机会让日本政府不痛快,我会非常乐意的。”

“对不起。”松本凌子带着哭腔说,“实在对不起。”

“算了,责任是日本政府的,我从没想过跟你这个小姑娘过不去,实际上我也认识一些日本的朋友。”陈光咬了咬牙,“责任在日本政府,而不是日本人民,我从小就是这么被教育的。”

“不,每一个日本人都有责任,这个罪孽不仅是日本政府的,每一个日本人都是背负着这个罪孽的。”松本凌子已经跪在了地上,“对不起。”

“如果仅仅道歉就能有用的话,那么世界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不幸的事情了。”陈广看着对方说,“不过你也不用太自责,我认识的日本人里很多跟你有同样的观点,他们也希望能够谢罪得到中国人的谅解,但是很可惜的是今天的日本被右翼集团控制着,军国主义思潮的蔓延和对历史的否认已经让这个国家变得是非颠倒,妖魔横行,所以你们这样想法的人是无法起到任何作用的。”

陈广站起身来,“我真的很期待他们的表现,当有一天原子弹再次降落在这个国家的时候他们或许才会思考自己连续不断所犯下的错误,但是那时恐怕一切都已经晚了。”他转过头来,“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跟日本政府作对了,虽然你也是日本人,但是首先,日本政府想抓到你,我就偏偏不会让他们抓到你,其次,你长的很像我妹妹,我也不会允许我自己第二次失败无法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松本凌子的眼泪顺着脸流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中国东北,10几架军用运输直升机正在夜晚高速飞行着,很快直升飞机在大山中悬浮在了空中,几名身穿防化服的士兵顺着绳索滑了下去,然后就地展开搜索。

“这一带地形十分复杂,你确定是这里吗?”紧急事务处理小组组长孙成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坐在旁边的沈宽,这个人到现在依然是个谜,如此身居要职的人他竟然完全不知道,也查不出来他的身份,对方到也丝毫不在意他的盘查,对于他对自己身份的怀疑,沈宽只做过一个解释,所有的人都是可以威逼利诱的,尤其是身居要职的人,大多是威逼利诱的重点对象,如何防止别人的威逼利诱呢?那就是根本没有人知道你这个人的存在,那么他们就连拉拢的对象都找不到自然就无法采取手段来威逼利诱了。

“根据相关的记录,我们判断是在这一带,这一带是无人区,平常就人迹罕至,我相信就在这里。”

“老鹰老鹰,这里是雪豹,我们发现了异常情况。”通讯器里传来一个镇定的声音。

“果然在这里,老孙,我们下去吧,注意安全。”沈宽说,孙成点了点头,暗想什么时候跟这个神秘人物这么亲密可以喊老孙了。

直升机的高度下降了一些,两人在几个战士的协助下用绳索滑了下去。一个穿防化服的军官立即跑了过来。

“首长,地面部队已经抵达了,现在已经会合,正在作业中请跟我来。”

两人跟着跑了过去,没多远,就发现了一个山洞,洞口几个士兵正在安装防化门,几个人走了进去,只见里面已经零零散散的站了几个人,正在清点堆积在这里数量惊人的炮弹箱,孙成走过去,看了看这些炮弹箱。

“这些都是侵华日军遗留的芥子气炮弹?”

“从炮弹箱来看是这些炮弹没错,但是具体的还要检查过才知道。”一个防化部队的军官说。

孙成回头看了看沈宽,“‘总司令’用来掉包的芥子气炮弹就是从这里拿的?”

“没错,我查了一下,无论是防化部队还是‘井冈山’都没有有关这里有化学武器的记录,不过从记录看,‘中央红军’的一支部队曾经在这里做过山地训练,可能是那时发现的,然后没有上报,就自行处理了。”

“他们还真是处心积虑啊。”孙成骂了一句,“这次老楚是被他们害惨了。”

“我查过‘中央红军’直升机的使用记录以及装备使用记录,和燃料消耗记录,最后发现只有这里在他们的活动范围之中却没有任何异常,如果仅仅是山地训练,他们却并没有上报上级说这个地方适合训练。”沈宽继续说。

“不管怎么说,这次事情闹的不小,你们派去日本的人有消息吗?”

“暂时还没有,但是这是很正常的,日本已经被他们弄的鸡飞狗跳的,防卫省,情报部,自卫队,警视厅,连美军都大举出动了,他们的联络也得格外小心,否则一旦被日本人发现,落到日本人的手上,那后果不堪设想,一般来说,他们只会在完成任务后撤退前或者任务失败后给我们一个通讯,其他的时间则完全是独立作战。”

“那就是说我们现在只能等了。”

“没错,军方或者安全部的人如果有动静的话会明确我们和事情有联系,现在即使日本政府找到这些人,猜测他们是中国政府的人,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说明他们跟中国政府有联系,到时候即使闹到国际上,我们也可以说这些人是日军遗留化武的受害者,是专程为了报复日本去的,那样依然跟我们没有关系,但是这件事情继续引起世界的关注对日本却并非是好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