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海軍收復南海諸島

一、前 言


南海諸島向為我國領土,不但在中國古書上已有記載,現行中外出版之圖書(包括地圖、海圖、航海誌等),亦皆有所詳列,可供作查考。故無論就歷史、地理、法理及事實而言,均係不容爭議者。南海諸島是中國南海中眾多島礁的總稱。散佈在臺灣島、海南島、中南半島、蘇門答臘島、爪哇島、婆羅洲與菲律賓群島之間所圍成的盆區內,是一個半封閉的海域(semi-enclosed sea),若由南起北緯三度,北至北緯十一度,西起東經一百零九度,東至東經一百一十八度,南海盆區東西距離約八五○哩,南北距離約一五○○哩,涵蓋的海域面積為三百五十萬平方公里。[1]依其地理位置之分佈,可劃分為東沙群島(Pratas Islands)、中沙(Macclesfield Bank)、西沙(Paracel Islands)、南沙(Spratly Islands)等四個主要島群,此外,還包括一些礁嶼、灘、岩和沙洲。(參見略圖一)東沙群島居最北,西沙群島居正西,南沙群島(舊名團沙群島,日人稱新南群島)則居最南,都有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島礁分佈其中,恰成鼎足之勢。中沙群島則大都屬珊瑚灘礁,常淹沒於海水之下,低潮時始行顯露(黃岩島亦稱民主礁,有小「礁頭」露出水面),形成南海廣大海域奇特的海洋地理景觀。如就露出陸地面積及分佈海域面積而言,以南沙群島島礁最多,分佈面積最廣,西沙群島次之,東沙群島相對最小。就地略而言,東西南三沙群島最為重要,無論在國防戰略、交通運輸、海洋資源與經濟發展上,均具有相當大的價值。


二、外力覬覦和侵佔


從國防戰略觀點來看,三沙群島是中國南方的海防要地。東沙群島位居南海最北端,恰處臺灣本島南端、香港、及大陸珠江口三角中心地區,是臺灣海峽航道的咽喉要地,對護衛臺海地位十分重要。南沙群島南端的曾母暗沙灘礁,即是中國最南端的領土,為鞏固中國南疆之重要前哨。交通上,南海海域有世界最重要的戰略航運線,三沙群島地處歐亞航路要衝,不僅是商旅往來要道,東西文明交流之樞紐,更是國際能源航線由南亞經麻六甲海峽,前往東北亞之必經海上交通線(Sea Lane of Communication,SLOC)


至於經濟方面,南海島嶼都是在特定條件下,由生物礁體發展演化而成的地質產物,基本上都是生物性碳酸鹽島礁;其間蘊藏著豐富的自然資源,尤其具有豐富的海產資源及大量的石油等海底礦藏。因此自十九世紀以來,南海諸島即不斷受到外力的覬覦和侵佔。


先是清光緒九年(一八八三)德國曾派人至南沙群島進行探測,經清廷據理提出抗議,並主張南沙群島屬於中國領土,德國欲強佔我領土主權之陰謀,始未克達成而自行撤離[2],此為南沙群島主權發生爭議之始。光緒十一年(一八八五)中法戰爭爆發,清廷雖戰勝,但因顧及列強之威脅而屈意謀和,承認安南(越南)為法國保護國,雙方並歷經多次簽訂界約,如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之中法界務專約,關於廣東與越南界務規定:「海中各島照兩國勘界大臣所劃紅線‧‧‧該線以東,海中各島嶼歸中國,該線以西各小島歸越南」[3]。事實上,法國認為應屬越南之西沙、南沙群島均在紅線以東,領土主權自應屬於中國無誤。


光緒三十三年(一九○七),由於日商人西澤吉次糾眾據東沙為己有,並改名為西澤島,引起國人的注意;而後雖經交涉收回,且據聞有外人在西沙群島活動,為免重蹈覆轍,清廷外務部乃電請粵省總督張人駿,特派副將吳敬榮前往勘察,遂於宣統元年(一九○九)率隊分乘伏波、琛航、廣金三艦,以水師提督李準為總指揮勘察西沙各島,並於其中之茂林島(Woody Island即武德島)、東島(Lincoln Island即林康島)豎旗鳴砲公佈中外[4],以示對西沙群島主權之宣示。然日本、法國仍不斷在西沙群島活動,企圖建立其霸權地位。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海軍少將許繼祥呈准在東沙島建觀象台,繼之海關亦設立燈塔。次年,並由海軍派員駐守,直至抗戰軍興,始為日軍侵佔。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五月,由沈鵬飛主持之西沙群島調查團,乘海瑞軍艦至西沙群島完成調查工作,並將調查所得編集成「調查西沙群島報告書」,特別指出西沙群島在軍略上之重要性;而此次調查任務,更重申了中國對西沙群島之主權,即如沈鵬飛所言[5]:


西沙群島為我國最南之領土。國人向不知注意,致令地利為外人垂涎,以故經營操諸日人之手者幾及十稔。近日我政府與國人幡然覺悟,知領土主權不可喪失,而地利及實業不可不及時啟發也;於是有籌備西沙群島調查之舉。


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法國悍然宣佈佔領西沙群島的武德島(Woody Island),次年七月,再強佔南海中的九個小島[6],我政府對法國此舉,嚴重抗議外並聲明保留對南海九小島之權利。而後法國因無充足理由,先自動退出西沙群島,又隨二次世界大戰之爆發退出南沙群島,並承認其係屬中國之主權。


日本覬覦我東西南沙群島,起於一九○七年日本提倡「水產南進」,乘機佔據南沙群島中之若干島嶼,諸島中最先被其侵佔者為東沙群島,其次為西沙群島,至於南沙群島之被掠取,早在民國六年(一九一七)即有日人平田末治等組隊前往該群島中的伊都阿巴島、雙子礁等處,調查礦產。次年,又有日本海軍退伍軍人海軍中佐小倉卯之助應日本「拉薩燐礦株式會社」之邀,率隊前往南沙群島調查燐礦資源,曾遍歷北二子島(North Danger N.E.,即北子島)、南二子島(North Danger S.W.,即南子島)、西烏島(Spratly)、三角島(Thi Tu,即中業島)、長島(Itu Aba, 即太平島)等主要島嶼,準備開採燐礦,此為日本侵略我南沙群島權益之濫觴。事實上,南沙群島早有我漁民經常川居留該處,從事水產漁撈事業,眼見利權外溢日人手中,我政府雖曾多次提出交涉,卻未見效果,且因案牘記存不詳,致無從考據詳述。抗戰期間,日軍再進據東、西沙及南沙群島,時因法國之介入,引起雙方利益衝突,日本內閣會議遂於昭和十三年(一九三八)十二月,決議將南沙群島劃為日本領土,並更名曰「新南群島」。次年三月二十日,再決定將「新南群島」交由臺灣總督府高雄州管轄[7]。日本為積極發動南進政策,在南海諸島建立電台、氣象台、燈塔、淡水池、營舍,並將Itu Aba島,更名為「長島」,興建日軍南進之海軍基地,企圖將北自韓國、日本、琉球、臺灣,南迄菲律賓一線形成鏈島內之水域,俾利其國家生命線與國防戰略物資之掌握與維護。直至民國三十四年八月,日本戰敗投降,依聯軍統帥部之規定,所有在北緯十六度以北的日軍,都應向聯軍最高統帥部投降,包括西沙群島在內,均歸由中國負責受降。南沙群島的日軍亦依指示向我海南島榆林港駐軍投降,直至八月二十六日,所有日軍全部退出南海諸島。十一月二十一日,美軍艦艇計有USS.DD﹣225,HSS﹣UOLT,US.SREROX等三艘,曾於長島登陸[8],並未引起主權之爭議。


三、戰後接收西、南沙群島


抗戰勝利後,南海諸島暫由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管轄,但當日軍集中榆林港候令遣返時,法國即趁我尚未派軍進駐南海諸島之前,先行佔領若干島嶼,並派軍艦經常於南海諸島巡邏。三十四年十二月八日,臺灣省氣象局曾派員自高雄乘「成田號」帆船出發,先後登陸林康島(即東島)、林島等處,並植牌豎旗,以示西沙失土重歸版圖,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七月,政府鑑於三沙群島之重要,決定將南沙、西沙群島改歸廣東省政府管轄。八月一日,行政院訓令外交部已令飾廣東省政府,暫行依照內政部劃定接收之「南海諸島位置略圖」範圍,接管東沙、西沙、南沙、團沙各島群(當時所稱的南沙係指中沙群島,而團沙係指南沙群島)。嗣為切合實際情況乃決定由海軍協助接收,並由海軍派兵進駐各島,九月十二日,海軍中程軍艦運送觀象台及陸軍整編六十四師一五九旅之步兵一排,首先進駐距離大陸較近的東沙群島,重新豎立國碑[9],其他諸群島則因法國之覬覦,收復任務實已刻不容緩。當時雖在復原與剿匪同時並進之際,仍決定由內政部、外交部、國防部、海軍總部、空軍總部、聯勤總部、廣州行轅及粵省政府等單位所派代表,編成西沙、南沙群島視察組,依據內政部劃定接收南海諸島之範圍,前往該群島實地勘察及測繪地圖,擬具永久建設之計劃,包括島嶼之命名、港岸設備、移民及開發等相關建設方案。進駐兵力由海軍運輸前往各島,必要時另派陸軍增防,所有進駐員兵除薪津均准照現行待遇之三倍發給,每三個月實施運\補一次外,並暫以一年為瓜代之期,必要時不得超過一年半時間,以確保戰力與士氣之維護[10]。海軍進駐西、南沙群島兵力係由太平(驅逐艦)、永興(攻潛艦)及中業、中建兩戰車登陸艦組成,為爭取進駐時間,任務編組為兩個分隊。由海軍總部上校附員林遵為指揮官,率太平、中業為第一分隊,運送南沙電台及獨立第二排員兵和物資進駐南沙群島,並以長島為進駐目標。海事處上校科長姚汝鈺為副指揮官,率永興、中建為第二分隊,運\送西沙電台及獨立第一排員兵和物資進駐西沙群島,以武德島為進駐目標[11]。十月二十六日,四艦集結上海,以同時進駐兩島為原則,完成各項整備任務,二十九日上午八時離滬南航。其中永興、太平兩艦裝載指揮部人員,中建艦除械彈物資外,另裝載進駐西沙電台獨立排官兵五十九員,國防部、內政部、空軍總部、聯勤總部等代表各一員;中業艦裝載進駐南沙電台獨立排官兵五十九員,內政部代表二員,空軍總部、聯勤總部代表各一員,及必要之武器、糧秣、裝備等。內政部代表並攜帶經由海軍總部同意以太平、永興兩艦命名之石碑,準備豎立島上,作為收復西沙、南沙群島之憑誌[12]。十一月二日正午十二時抵虎門砲台,接廣州行轅、廣東省府代表及技術測量人員,以每島編組十六人,分別登乘中建、中業兩艦。六日離虎門經三亞,九日移駐榆林港後,除積極瞭解南海諸島情況外,並進行有關遠航之整補工作。


由於南沙距離較遠,進駐艦隊必須先西沙二日出發,方能達到同時進駐之目的。惟因天氣惡劣,指揮官林遵上校率太平、中業兩艦,於十一月十二日和十八日,兩次試航均以風浪險惡,導致艦船機件損壞,而被迫中途折回;因此不得不改變計畫,先行進駐西沙群島[13]。十一月二十七日,副指揮官姚汝鈺上校率永興、中建兩艦排除萬難,於二十八日下午安抵武德島海面,經環島勘察後,旋即開始進駐人員及物資,並登陸展開測量工作。嗣因海上風浪逐漸增強,加以週礁四伏,水道閉塞,各項運輸工作備受影響,歷時五晝夜始大致就緒。十二月一日正午,姚汝鈺副指揮官並主持升旗暨立碑(正面勒有『衛我南疆』四個大字,背面則刻『海軍收復西沙群島紀念碑』,立碑前另加刻日期)典禮,作為主權之依據;同時將武德島改名為永興島,以為永興艦進駐該島之紀念[14]。十二月四日,永興艦離武德島(中建因鋼索絞斷,先一日前即駛離)復向西南航行偵察庫里生特群島(Crescent Group)發現帛托島(Pattle Island即珊瑚島)有電台燈塔遺跡及房屋數幢,羅勃島(Robert Island即甘泉島)有小型砲壘遺跡,均因海象不佳而未能登陸,僅攝取照片後,即駛返榆林港。


十二月九日,林遵率太平、中業兩艦三度啟航赴南沙群島,十二日晨安抵長島海面,隨即派兵登陸搜索,並開始搶運物資及進駐部隊,待所有任務告一段落;十四日下午四時,全體官兵及各部代表,在島上舉行升旗立碑典禮,其一:碑文正面上為青天白日國徽,下刻『太平島』三個大字,背面刻『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重立』,左右分別刻「太平艦到此」及「中業艦到此」;其二:碑文前面刻『南沙群島太平島』,背面為『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重立』,左右亦分別刻「太平艦到此」及「中業艦到此」。同時將長島改名為太平島,以為太平等艦進駐之紀念及主權之依據[15]。十五日上午,兩艦離太平島北航,沿途並巡視賴他島(Loaita Island即南鑰島)、帝都島(Thi Tu Island即中業島)、雙子礁(North Danger Islands)及西沙群島最南之南極島(Triton Island)後,於十七日返抵榆林。稍事整補後,四艦即一併駛返廣州,順利完成接收南海諸島之任務。


四、設置西、南沙群島管理處


然此次進駐及偵察行動,卻引起法國政府之注意,認為西沙群島係屬其越南殖民地所有。事實上,三十五年十月五日,法艦希福維號(F.S.Chevreud)即已入侵南威島和太平島,三十六年(一九四七)一月十日,並派機至永興島偵察,顯有侵奪之企圖。時西沙氣象台台長李必珍即電報海軍總部核備[16],十六日,內政部、國防部舉行西沙、南沙群島建設實施會議,討論兩群島之行政隸屬問題,決議「西、南沙群島,仍屬廣東省政府管轄,俟海南行政特別區奉准成立後,即歸該區統轄。目前則暫由海軍管理。」嗣經國民政府批准後,責令海軍總司令部分別設立「南沙群島管理處」和「西沙群島管理處」,執行各該島之軍政事宜;另在廣州設海軍黃埔巡防處,由姚汝鈺任處長,協助西、南沙群島防務工作。一月十七日,法單桅軍艦F43「東京人(Tonkinois)」號企圖驅走我守軍,準備登佔永興島,經我守軍嚴密戒備,雙方堅持至翌晨五時四十分,該艦自知理屈離去,另轉赴距永興島西南約五十浬之帛托島(Pattle I.)登陸,並留駐軍二十人[17]。此舉不但引發我方之譴責與抗議,亦影響我原擬進駐帛托、羅勃二島之計畫,我政府除電請駐法大使館查明真相外,並堅持法軍必須先行撤兵為要。針對南海諸島之主權問題,中法雙方曾先後於三十五年十月和三十六年一月進行交涉[18],最後法國因提不出有力之主權證據,加以在越南戰事告緊,乃自動放棄對南沙群島之談判。


五、再次進駐,重歸版圖


鑑於外國勢力的入侵,及西、南沙群島之建設實施計畫,政府於三十六年初,開始籌備有關二次進駐之計畫,決定先派遣海軍中基軍艦逕赴西沙永興島實施運補及測量調查工作。三月二十四日,中基艦於青島修竣出塢後,即駛抵上海第一基地司令部,裝載人員物資準備遠航。四月三日該艦離滬,途經廣州、榆林並稍事整補,二十二日中午抵達西沙永興島,旋即展開各項駁運\作業,並包括對林康島(Lincoln I.)之勘察,五月二日,該艦因小艇損壞及淡水不足駛返榆林港。與此同時,中業、永興二艦相繼完成南沙運補準備任務。五月十八日,中業自榆林港出航,永興於次日繼進,二十一日下午安抵南沙太平島,俟運\補作業完畢後,二艦分別於二十六日(永興)、二十七日(中業)返回榆林港,再次完成西、南沙群島之進駐任務[19]。


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一日,內政部正式核定南海中屬於中國領土之四個群島,及其所屬每一島嶼、暗沙和礁灘之名稱,共計有一百六十七個[20]。重歸我國之版圖,並對國內外發佈以昭告世人。其中為紀念各艦登陸成功,以海軍接收軍艦名稱或艦長姓名命名者,除前述永興島(以永興艦命名)、太平島(以太平艦命名)外,另有中建島(以中建艦命名)、中業群礁(以中業艦命名)、敦謙沙洲(以中業艦長李敦謙命名)、鴻庥島(以中業艦副艦長楊鴻庥命名)等[21],尤具有彰顯我海軍恢復海權之歷史意義。同時內政部除保留東沙和西沙兩群島之原有名稱外,團沙群島因位於南海之最南端,也是我國最南之領土,遂將南沙群島改為中沙群島,團沙群島(又名新南群島)改稱南沙群島,以符實際情況。而後雖因海南島籌劃建省,設海南特區行政長官公署,並擬將南沙群島亦劃入海南特區公署管轄,惜因赤禍蔓延而未見諸實行。


六、結 語


南海是我國向來主張的歷史性廣大水域其中的一部份。此一週界幾由陸地包圍近三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半封閉式海域,由於諸島嶼及海域散布廣袤,百餘年來先後遭致西方列強的覬覦及週邊國家的瓜分。抗戰勝利,海軍對南海疆域之收復,不僅象徵自甲午戰敗以來,我國海權力量得以首次向外伸張,同時對我領海主權之確保,尤其具有歷史的意義與價值。惜因戰後國共兵燹不斷而無暇顧及,加以蘊藏之豐富資源為各方所覬覦,南海領域問題卒衍生成多國之爭議,以致目前僅東沙群島(Pratas Islands)及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中之長島(Itu Aba, 即太平島)仍由我國統轄,其餘島礁則分由中共、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及印尼等國佔領。有鑑於此,民國八十二年我政府通過「南海政策綱領」,明確宣示南沙、西沙、中沙及東沙等群島主權屬於我國,並宣示願意在和平理性基礎、維護我國主權原則下,開發此一海域。即使如此,面對現實環境亦僅止於主權宣示而已,相較於戰後海軍接收南海諸島之實際行動,已不可同日而語矣。事實上,若非當年海軍先立足於主島「太平島」之上,我何能有今日南海主權宣示之立場。海軍「艱險定疆」壯舉已成歷史追憶[22],惟典型在夙昔,於今猶值得一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